[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徐水良
(博讯2006年3月06日)
    徐水良更多文章请看徐水良专栏
    
徐水良

    
2006-3-5日

    
    
    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实际上分成两派,一派是传统马克思主义倾向,俗称左派;一派是自由主义倾向,俗称右派。两派吵得不可开交。但结果,在当代中国的大变革中,两派都搞得声名狼藉。分别成为代表官僚们顽固守旧倾向、和经济上大抢劫大掠夺倾向的吹鼓手和帮凶。下文《主流经济学家为何声名狼藉》,作者批判的,主要是自由主义倾向的经济学家。
    
    我们必须坚决抛弃传统的违背科学,违背学术、政治、和探求真理所要求的那种可笑的没有意义的划分,即左和右简单化划分。以科学和真理来避免和纠正无论是被认为左的错误,还是被认为右的错误。
    
    当然,经济学的问题,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而是世界性的问题。全世界的经济学,都必须在新的人本主义历史观的指导下,重新改造并且重建,改变原来建立在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当代经济学。在吸收前人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重新寻找基点,在新的基点和基础上,重新建立起以新的基点为基础的新的科学的系统。
    
    好多年来,在研究意识科学,和新人本主义历史观及社会科学的同时,我也曾经思考过经济学的重建问题。但是因为这个工作量实在太大,除了在批判马克思主义时简单谈了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一些批评外,一直没有时间来研究现存经济学的批评和重建问题,甚至没有谈过经济学重建的基点和基本原则问题。多年来,严家其等先生一直催促我把我的理论写成书,认为民运是小事,批判马克思主义也不是大事,把这些理论写出成书才是对历史起长远作用的大事。家里太座则几乎天天骂我不抓大事抓小事,做无用功。但是,非常惭愧,也许本人尘缘未尽,怎么也放不下面临巨大危险和可能的巨灾的我的民族和我的祖国;兼之写出来也没有地方出版,也就一再拖延,连新人本主义主义基础理论也没有写出书来,辜负了他们的殷殷关切之情。
    
    希望有作为有抱负的学者们一起,来重建全新的当代经济学。 _(博讯记者:路明)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徐水良
  • 中国经济学家到底有几个?/徐水良
  • 汕尾血案: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徐水良
  • 徐水良: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 徐水良: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在哪里?
  • 徐水良: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 徐水良: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 徐水良:“国民党又回来了”
  • 徐水良: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 徐水良: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 徐水良: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 徐水良:奇哉,怪事!
  • 徐水良: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 徐水良: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 徐水良: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 杨振宁有伤道德风化吗 - 与徐水良商榷
  • 徐水良: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 徐水良: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 徐水良: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 徐水良《网路文摘》社论: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