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维护左派在党天下办网的权利!/张三一言
(博讯2006年3月04日)
    
    中共封杀了大体上属于马列毛原教旨左翼网站后,我写了一篇《支持封左网,并列出X大理由》游戏短文。(
     http://www.cityforum.com.hk/zone22/phpbb-2/viewtopic.php?t=394 (博讯 boxun.com)

    或
    http://www.haichuan.net/BBS_Data/1/600/70/5000/800/564795.asp?oD=1)
    这是一篇以子之矛击子之盾的漫画式文章,讽刺和指出他们求仁得仁、作法自毙、被请入瓮;更主要的是揭露独裁政权封杀言论自由的恶行。这是感情发泄之作,但是道理就不能这样说了。我要说的道理是:左派有在党天下办网的权利!
    
    这可不是现在才说的,在五年前中共封杀《真理的追求》和《中流》时,我就高调地写了几篇力挺邓力群的文章,还和一些民主人争论过。
    
    有很多道理说出来好像是人人都懂,人人都认同,而且好像人人都必然会如此做。实际上并非如此。很多被认知并视为理所当然的大道理,一碰上具体的事情,就完全和认知走样,甚至相反。对封左派网就是如此。人们都认同每一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但一遇到自己不满者的权利被剥夺就不愿意给予支持和维护了。乐见到自己不满的人受到挫折失败,特别是受到求仁得仁、自作孽式回报而挫折失败,是人之常情;给予冷嘲热讽亦无不可。但是,一个认同自由的人不愿甚至反对维护左派的言论自由权利是不合理的;因为它违背了自己“每一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的认知。
    
    下面谈谈维护左派权利,反对左派权力。
    
    我认为,人们鼓吹和促进自由民主,为的是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而不是为了打击、惩罚反自由民主或鼓吹、实行专制的人。说得更极端或许也是更清楚一些就是:我们鼓吹和促进自由民主也是为了让那些攻击和反对自由民主和鼓吹、实行专制的人能享受自由民主的权利。
    
    
    [一]、我们支援的是左派言论自由的程式正义,而不一定是左派自认为的实质正义。
    
    这里经常混淆不清有两条界线:
    
    其中一个混淆不清是这样的。在双方进行辩论,一方质疑、批评、否定对方的理论观点时,另一方就经常会说对方没有民主精神,不能容忍不同意见,不尊重或剥夺他的言论自由权利。这方面的情况在反民主,尤其是那批所谓“独知”者表现得特别突出。这些人总是分不清“反对你的观点”和“反对你表达观点的权利”是不同的两回事。
    
    对方质疑、批评、否定你的理论、观点,正是自由民主精神的体现之一。自由民主的共同“原点”就是“个人的独立自主、个人自由、基本人权”。“不认同、质疑、批评、否定对方理论、观点”是个人独立自主作出判断,然后自由地表达出来,实行自己的基本权利,正好是这一精神的表现。这个质疑、批评、否定并不是对方独占,你也有相同的权利;即互相都可以对对方进行质疑、批评、否定。这明显不过没有任何一方压制剥夺了对方的言论自由权利。只要否定你理论观点的对方没有要求不准你说话,你就不能说对方有剥夺你言论自由的思想;只要否定你理论观点的对方没有用权力封杀你行使表达你观点的权利,就不能说对方剥夺你言论自由的权利。
    
    辩论各方必然是自认为自己正确、符合真理,是正义一方。对方否定自己,各方都可以视为对方“否定正义”。这正义是实质性的,所以是否定实质正义。自由表达的权利,在这里被视作是程式正义。也就是说,“否定对方的实质正义并不构成否定对方程式正义”。
    
    这里讲的“实质正义”所加的前提是“自认为”的正义,而不是共识的正义。所以这里的所谓正义是各取所需和各自定义的正义;是没有公信力、不能作客观准则的正义。但是,这里说的程式正义则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可作客观判断的准则。我们维护的是这种有客观准则的程式正义,而不是那种主观判定各取所需的实质正义。
    
    我说要支持和维护左派在党天下办网的权利,指的就是支持和维护这个程式正义。这个维护和支持,并不构成不能“不认同、质疑、批评、否定对方自认为是正义的实质内容”的理由。因而,嘲讽左派自食其恶果和支持和维护左派在党天下办网的权利并不矛盾。
    
    
    [二]、我们支持的是左派“表达”反对自由民主的“权利”,不能容忍的是左派自己用或借用政府“压制和剥夺”言论自由的“权力”!
    
    第二个混淆不清的情况如下所述。什么是“压制和剥夺言论自由”?压制和剥夺言论自由只能指运用权力,特别是政府权力以专政暴力禁制人们自由表达的权利。左派掌权时不停手地用其手中权力对民众的自由民主人权实行残酷压制和剥夺,形左实极右的现政权掌握权力后,对民众自由民主人权的压制剥夺一如旧贯,而且今再转烈。对此,我们绝不能容忍,必须完全彻底批判、否定和根除。可是,现在还有不少的失权的左派还是一如旧贯,还是惯性地要求权力对民众实行党禁、言禁。对此我们尊重他们自由表达前提下,作不留情的批评。但是,这时失去权力后的左派在言论上要求禁止自由民主人士的言论自由权利,和“用权力剥夺言论自由权利”是不相同的两回事。我们只能指没有权力的左派有“压制言论自由的思想”,不能指责他们剥夺他人的言论自由权利。这两者是人们经常搞混了的。
    
    不管他们的主观想法如何,客观事实是:现在他们沦落到和我们同一命运,都被他们的主子封口了,都失去了自己的言论自由,被迫处于向专制权力讨取自由权利的位置。不管他们心愿如何,或许,他们还要和自由民主派划清界线,要“反击”右派“挑拨”他们和党、政府的关系,但是,他们的维权思想和所有不满、反抗行动,在客观上都和民众维权、争取自由民主人权站在同一战线上,起到同一作用。这是由不了他们主观意愿的。这点我们可以从被封的中国工人网总编辑严元章严元章的观点得到证明。严元章说:“我们如果是尊重历史的,不是造谣的,不是为某个国外集团服务的,是为公民伸张正义,甚至是为自己伸张正义,这样的所有的言论,都应该是自由的。”严元章认为北京当局封杀中国工人网这样的左派网站以及封杀呼唤民主自由的所谓右派网站都是错误的。这不是明显表达出因为左派脱离了共产党成为独立的意识派别后,在客观上必然与右派站到同一阵线上向形左实为极右的共产党掌权集团争取自由民主权利了吗?
    
    自由民主人权当然要人们争取才能实现,但是主观争取也要有客观条件。什么是客观条件呢?社会意识、利益的分殊而形成不同政治思想派别或利益集团,这些派别和集团的互争、交流就是种要客观条件之一。在有自由民主人权意识前提下,这些互争、交流的磨合过程就是社会自由民主人权累积和成长的过程。
    
    理由可以这样陈述。不同利益集团和意识派别在斗争、交流、??商、让步、妥协中有两个结束方式:一是古已有之今已不烈的你死我活的零和斗争;用的是暴力。一是如今渐行渐盛的是??商、让步、妥协的双赢游戏,用的和平方式。??商、让步、妥协的前提是各方的权利和地位平等,实践过程是必须遵从大家同意的准则。这样的准则,就是民主原则。即是说,??商、让步、妥协的双赢游戏前提是民主精神,遵从的是民主规则,过程必然是民主精神、原则的实践,结果是民主文化的累积。所以我们说,“不同利益集团和意识派别在斗争、交流、??商、让步、妥协”本身就是民主。
    
    支持和维护左派权利的意义就在于增加社会多元化的因素,累积更多的不同意识派别和利益集团,为各集团间现在或未来进行??商、让步、妥协的双赢游戏创造条件。其实这就是促进社会的自由民主。
    
    我们支持维护左派在党天下有办网的权利,既是自由民主人权的逻辑使然,实质也是支持和维自由民主人权的一个方面。这是我们支持左派在党天下办网的权利的第二个理由。
    
    
    [三]、左派的“实质正义”也有值得支援的内容。
    
    我们反对的是左派所持的僵化思想。但是左派并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它是活在有活思想的人群中,其思想必然受到民众活思想影响,所以其思想并不是纯之又纯的共产党僵固的原教旨思想,其中必有反映民众诉求的东西。这些东西可能是我们会认同的。就事实来看,今天被封的左派思想中有一部分是我们认同和支持的。这里是指他们维护广大弱势阶层的权益。
    
    被封的中国工人网总编辑严元章和他的许多观点相同或类似的朋友认为,中共现在名义上是共产党,是代表工人阶级利益,但实际上显然已经变质了。 严元章说:“中国的资本家有三分之一是共产党员,也就是说,党也规定,资本家也可以加入共产党。我们能不能相信这一点,这就是一个资本家可以代表工人的利益?可能吗?所以,可以肯定共产党政权性质有问题了。” 他表示不能自动相信任何一个统治集团精英,包括共产党领导层精英的意见就是真理,一种意见是否反映劳动阶级的利益和心声,应当通过言论自由的渠道充份表达,让民众做出自己的判断。我认为,严元章这些话不能说没有道理。或者可以这么说,在这里左派严元章认为的实质正义和我们的实质正义是重叠的;也就是说在里,我们有了实质正义的共识。依据这一点,我们有了第三个必要和有义务支援和维护左派权利的理由。
    
    
    2006/2/28
    维护左派在党天下办网的权利!
    
    张三一言
    
    
    中共封杀了大体上属于马列毛原教旨左翼网站后,我写了一篇《支持封左网,并列出X大理由》游戏短文。(http://www.cityforum.com.hk/zone22/phpbb-2/viewtopic.php?t=394或http://www.haichuan.net/BBS_Data/1/600/70/5000/800/564795.asp?oD=1)这是一篇以子之矛击子之盾的漫画式文章,讽刺和指出他们求仁得仁、作法自毙、被请入瓮;更主要的是揭露独裁政权封杀言论自由的恶行。这是感情发泄之作,但是道理就不能这样说了。我要说的道理是:左派有在党天下办网的权利!
    
    这可不是现在才说的,在五年前中共封杀《真理的追求》和《中流》时,我就高调地写了几篇力挺邓力群的文章,还和一些民主人争论过。
    
    有很多道理说出来好像是人人都懂,人人都认同,而且好像人人都必然会如此做。实际上并非如此。很多被认知并视为理所当然的大道理,一碰上具体的事情,就完全和认知走样,甚至相反。对封左派网就是如此。人们都认同每一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但一遇到自己不满者的权利被剥夺就不愿意给予支持和维护了。乐见到自己不满的人受到挫折失败,特别是受到求仁得仁、自作孽式回报而挫折失败,是人之常情;给予冷嘲热讽亦无不可。但是,一个认同自由的人不愿甚至反对维护左派的言论自由权利是不合理的;因为它违背了自己“每一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的认知。
    
    下面谈谈维护左派权利,反对左派权力。
    
    我认为,人们鼓吹和促进自由民主,为的是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而不是为了打击、惩罚反自由民主或鼓吹、实行专制的人。说得更极端或许也是更清楚一些就是:我们鼓吹和促进自由民主也是为了让那些攻击和反对自由民主和鼓吹、实行专制的人能享受自由民主的权利。
    
    
    [一]、我们支持的是左派言论自由的程式正义,而不一定是左派自认为的实质正义。
    
    这里经常混淆不清有两条界线:
    
    其中一个混淆不清是这样的。在双方进行辩论,一方质疑、批评、否定对方的理论观点时,另一方就经常会说对方没有民主精神,不能容忍不同意见,不尊重或剥夺他的言论自由权利。这方面的情况在反民主,尤其是那批所谓“独知”者表现得特别突出。这些人总是分不清“反对你的观点”和“反对你表达观点的权利”是不同的两回事。
    
    对方质疑、批评、否定你的理论、观点,正是自由民主精神的体现之一。自由民主的共同“原点”就是“个人的独立自主、个人自由、基本人权”。“不认同、质疑、批评、否定对方理论、观点”是个人独立自主作出判断,然后自由地表达出来,实行自己的基本权利,正好是这一精神的表现。这个质疑、批评、否定并不是对方独占,你也有相同的权利;即互相都可以对对方进行质疑、批评、否定。这明显不过没有任何一方压制剥夺了对方的言论自由权利。只要否定你理论观点的对方没有要求不准你说话,你就不能说对方有剥夺你言论自由的思想;只要否定你理论观点的对方没有用权力封杀你行使表达你观点的权利,就不能说对方剥夺你言论自由的权利。
    
    辩论各方必然是自认为自己正确、符合真理,是正义一方。对方否定自己,各方都可以视为对方“否定正义”。这正义是实质性的,所以是否定实质正义。自由表达的权利,在这里被视作是程式正义。也就是说,“否定对方的实质正义并不构成否定对方程式正义”。
    
    这里讲的“实质正义”所加的前提是“自认为”的正义,而不是共识的正义。所以这里的所谓正义是各取所需和各自定义的正义;是没有公信力、不能作客观准则的正义。但是,这里说的程式正义则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可作客观判断的准则。我们维护的是这种有客观准则的程式正义,而不是那种主观判定各取所需的实质正义。
    
    我说要支持和维护左派在党天下办网的权利,指的就是支持和维护这个程式正义。这个维护和支持,并不构成不能“不认同、质疑、批评、否定对方自认为是正义的实质内容”的理由。因而,嘲讽左派自食其恶果和支持和维护左派在党天下办网的权利并不矛盾。
    
    
    [二]、我们支持的是左派“表达”反对自由民主的“权利”,不能容忍的是左派自己用或借用政府“压制和剥夺”言论自由的“权力”!
    
    第二个混淆不清的情况如下所述。什么是“压制和剥夺言论自由”?压制和剥夺言论自由只能指运用权力,特别是政府权力以专政暴力禁制人们自由表达的权利。左派掌权时不停手地用其手中权力对民众的自由民主人权实行残酷压制和剥夺,形左实极右的现政权掌握权力后,对民众自由民主人权的压制剥夺一如旧贯,而且今再转烈。对此,我们绝不能容忍,必须完全彻底批判、否定和根除。可是,现在还有不少的失权的左派还是一如旧贯,还是惯性地要求权力对民众实行党禁、言禁。对此我们尊重他们自由表达前提下,作不留情的批评。但是,这时失去权力后的左派在言论上要求禁止自由民主人士的言论自由权利,和“用权力剥夺言论自由权利”是不相同的两回事。我们只能指没有权力的左派有“压制言论自由的思想”,不能指责他们剥夺他人的言论自由权利。这两者是人们经常搞混了的。
    
    不管他们的主观想法如何,客观事实是:现在他们沦落到和我们同一命运,都被他们的主子封口了,都失去了自己的言论自由,被迫处于向专制权力讨取自由权利的位置。不管他们心愿如何,或许,他们还要和自由民主派划清界线,要“反击”右派“挑拨”他们和党、政府的关系,但是,他们的维权思想和所有不满、反抗行动,在客观上都和民众维权、争取自由民主人权站在同一战线上,起到同一作用。这是由不了他们主观意愿的。这点我们可以从被封的中国工人网总编辑严元章严元章的观点得到证明。严元章说:“我们如果是尊重历史的,不是造谣的,不是为某个国外集团服务的,是为公民伸张正义,甚至是为自己伸张正义,这样的所有的言论,都应该是自由的。”严元章认为北京当局封杀中国工人网这样的左派网站以及封杀呼唤民主自由的所谓右派网站都是错误的。这不是明显表达出因为左派脱离了共产党成为独立的意识派别后,在客观上必然与右派站到同一阵线上向形左实为极右的共产党掌权集团争取自由民主权利了吗?
    
    自由民主人权当然要人们争取才能实现,但是主观争取也要有客观条件。什么是客观条件呢?社会意识、利益的分殊而形成不同政治思想派别或利益集团,这些派别和集团的互争、交流就是种要客观条件之一。在有自由民主人权意识前提下,这些互争、交流的磨合过程就是社会自由民主人权累积和成长的过程。
    
    理由可以这样陈述。不同利益集团和意识派别在斗争、交流、??商、让步、妥协中有两个结束方式:一是古已有之今已不烈的你死我活的零和斗争;用的是暴力。一是如今渐行渐盛的是??商、让步、妥协的双赢游戏,用的和平方式。??商、让步、妥协的前提是各方的权利和地位平等,实践过程是必须遵从大家同意的准则。这样的准则,就是民主原则。即是说,??商、让步、妥协的双赢游戏前提是民主精神,遵从的是民主规则,过程必然是民主精神、原则的实践,结果是民主文化的累积。所以我们说,“不同利益集团和意识派别在斗争、交流、??商、让步、妥协”本身就是民主。
    
    支持和维护左派权利的意义就在于增加社会多元化的因素,累积更多的不同意识派别和利益集团,为各集团间现在或未来进行??商、让步、妥协的双赢游戏创造条件。其实这就是促进社会的自由民主。
    
    我们支持维护左派在党天下有办网的权利,既是自由民主人权的逻辑使然,实质也是支持和维自由民主人权的一个方面。这是我们支持左派在党天下办网的权利的第二个理由。
    
    
    [三]、左派的“实质正义”也有值得支持的内容。
    
    我们反对的是左派所持的僵化思想。但是左派并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它是活在有活思想的人群中,其思想必然受到民众活思想影响,所以其思想并不是纯之又纯的共产党僵固的原教旨思想,其中必有反映民众诉求的东西。这些东西可能是我们会认同的。就事实来看,今天被封的左派思想中有一部分是我们认同和支持的。这里是指他们维护广大弱势阶层的权益。
    
    被封的中国工人网总编辑严元章和他的许多观点相同或类似的朋友认为,中共现在名义上是共产党,是代表工人阶级利益,但实际上显然已经变质了。 严元章说:“中国的资本家有三分之一是共产党员,也就是说,党也规定,资本家也可以加入共产党。我们能不能相信这一点,这就是一个资本家可以代表工人的利益?可能吗?所以,可以肯定共产党政权性质有问题了。” 他表示不能自动相信任何一个统治集团精英,包括共产党领导层精英的意见就是真理,一种意见是否反映劳动阶级的利益和心声,应当通过言论自由的渠道充份表达,让民众做出自己的判断。我认为,严元章这些话不能说没有道理。或者可以这么说,在这里左派严元章认为的实质正义和我们的实质正义是重叠的;也就是说在里,我们有了实质正义的共识。依据这一点,我们有了第三个必要和有义务支持和维护左派权利的理由。
    
    2006/2/2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