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义和团屠杀大量平民铁证如山—张海鹏美化义和团将使自己蒙羞
(博讯2006年3月03日)
    因刊登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先生的“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以下简称现文]”,中国知名周刊冰点被勒令停刊,此事经改周刊主编李大同的公开抗议,搞的世人皆知,再加上对岸著名作家龙应台回应和中共党内开明派和民间知名学者的联名关注,更具影响力。经过大量事实的公开,本来这次事件谁是谁非,已是众所周知。冰点复刊后,让事情冷却下去对决定封禁该刊物的他们来说是较佳选择。可是他们对舆论的批评还是不虚心接受,决定要组织写批判袁伟时先生的文章。经过他们的组织努力,2006-3-1号由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张海鹏主笔撰写的“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主题[以下简称反文]”在冰点周刊上发表。该文反驳了袁伟时先生的《现》文的许多观点,否认《现》文的义和团反文明反人类的说法,认为近代中国,义和团的反帝斗争具有独特的历史地位。
    
     看完《反》文,我发现张鹏海研究员一直在美化义和团,为清政府辩护,却回避《现》文的义和团反人类反文明的罪证。此举极大的违背了历史事实,极大的伤害和被义和团屠杀的无辜平民的后裔,极大的激起了中国民众的义愤,为了纠正《反》文的错误观点,我对《反》文做一些回应。 (博讯 boxun.com)

    
    对于中国近代史:在坚定的反帝反封建上这点上,我和张研究员以及袁伟时教授的观点是一样的,分歧只是该怎么反;在清政府和帝国主义谁在那场战争中该负主要责任这个问提上,通过阅读《现》文和《反》文,对照其中的大量史料,再参考其它一些史料,我觉得双方观点各有需要修正之处,具体如何修正,本人暂不做论断,结论有待日后进一步研究史料后再定;在义和团反文明反人类罪是否成立这个问题上,请张海鹏研究员正视以下《现》文中的那场战争发生前后的这些关于义和团的证据:
    “最有代表性的是山西巡抚毓贤的作为。六月初一(6月27日),他将太原洋人办的医院烧掉,同时“将省中洋人,诱令迁居一处。当于教堂内搜出妇女二百一十一口,年老者数人,而五六岁十余岁至二三十岁者居多……于六月十三日,不动声色,带领兵勇,前赴洋人聚居之处,亲自兜拿。该洋人等尤敢拼力抗拒,奴才麾令勇敢数人,冒死突进,将洋人大小男女四十四口,及同恶相济的教民十七名,一齐擒获,立即绑赴市曹,同时正法”;“寿阳县秦锡圭拏获滋事之洋人七名口,押解前来,一并将其立正典刑。是晚北门教堂亦为拳民焚烧,省城洋人教堂已无遗迹”。当时的报刊还报道:“寓晋西人,得京师乱耗。群求毓贤保护。不料竟诱聚而歼之,且手刃数人焉。”
    
    “总计在义和团事件中,全国各地1900年6月24日~7月24日期间,被杀外国人231名,其中儿童53名。他们大都死于义和团之手。至于中国的教徒(教民)和所谓“二毛子”被杀的,更是没有算清的糊涂账,其中绝大部分是被义和团杀死的,官兵也杀了一些。仅山西一省,就有中国天主教徒5700余人被杀。奉天(辽宁)全省“教民人命千余”。“而直隶(河北)全省杀人焚屋之案,几于无县无之。其杀人多者,一县竟至一二千名口”。甚至浙江亦“抢劫、焚毁教民家室至一千余家之众。“受害最烈”的北京,当时有关人士留下不少实录:1900年6月18日“城中日焚劫,火光连日夜……夙所不快者,即指为教民,全家皆尽,死者十数万人。其杀人则刀矛并下,肌体分裂,婴儿生未匝月者,亦杀之残酷无复人理”。“法国天主堂在西安门内西什库,刚相(刚毅)尝督兵攻之,亦不能破,拳实不敢前,哗噪而已。拳匪既不得志,无以塞后意,乃噪而出永定门。乡民适趋市集,七十余人悉絷以来;伪饰优伶冠服儿童戏物,指为白莲教;下刑部一夕,未讯供,骈斩西市。有妇人宁家,亦陷其中,杂诛之,儿犹在抱也……”。
    
    这些都是义和团迫害屠杀无辜平民的铁证,除了这些证据,我又再查找了其它一些文章,发现其中虽然有一些史料和袁教授《现》文所说的被屠杀的教民在数字上略有出入,但是大部分史料对那时义和团屠杀大量信仰基督教的中外平民的事实都和《现》文一样予以肯定。看到这些像山一样的铁证,我不禁联想到了纳粹集中营大屠杀和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南京大屠杀,相比之下,无论手段之野蛮残忍[妇幼也不放过],被害人数之众多[数十万计],这三次大屠杀有惊人的相同之处。不同的是,纳粹集中营大屠杀和南京大屠杀的实施者已被历史判为有罪,并被审判和制裁,而上个世纪处发生在中国的义和团针对信仰基督教的中外平民的大屠杀却至今没有受到应有的谴责、批判和定罪。 在我们的教科书中,义和团被说成是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受到人们的赞扬和欣赏,而义和团屠杀平民的罪行却被淡化和回避,不为后人所知。
    
    在这样的教育下,我们的后代将会成长为什么样的人呢?近年来我们一直在谴责日本教科书刻意美化侵华战争否认南京大屠杀,我们是否对发生在我们国家的义和团针对平民大屠杀有过真实记录和深刻反思呢?这一些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五四时期:“‘邹容在其著作《革命军》中说“有野蛮之革命,有文明之革命。……野蛮之革命有破坏,无建设,横暴恣睢,知足以造成恐怖之时代,如庚子之义和团,意大利加波拿里,为国民添祸乱’;‘李大钊在他著名的宣言性论文《东西文明根本之异点》中说:时至近日,吾人所当努力者,惟在如何吸取西洋文明之长,以济吾东洋文明之穷。断不许以义和团的思想,欲以吾陈死寂灭之气象腐化世界’;“陈独秀发表在《新青年》上的《克林德碑》一文,更是全面分析了义和团运动在五个根本方面反时代潮流的特征,陈独秀最后总结说:照上列的事实看起来,现在中国制造义和拳的原因,较庚子以前,并未丝毫减少,将来的结果,可想而知。我国民要想除去现在及将来国耻的纪念碑,必须要叫义和拳不再发生;要想义和拳不再发生,非将制造义和拳的种种原因完全消灭不可。”
    
    重温这些民族先贤的言论,我们可以知道他们当时对义和团做法有过较仔细的反思,也得出了较理性的结论。以这些结论为基础,站在当代,我们有责任反对时下刻意美化义和团的行为。从现代法治的精神出发,刻意美化义和团是不合理的。按现代法治的精神,人们在战争中杀死武装的对手,这是出于自卫,可以免受法律追究,但是即使在战时,那些没有参与战争的人,不管他是什么人,不管他的国籍民族信仰,只要他们没参与战争,就是平民,而针对平民的屠杀就是反文明反人类。
    
    请看现代部分国际法庭裁定反人类罪时依照的一些法规:
    
    《前南联盟国际法庭规约》第5条规定:"国际法庭应有权起诉在武装冲突中,无论是国际性质还是国内性质的,直接针对任何平民犯下的下列犯罪行为负有责任的个人:(1)谋杀;(2)灭绝;(3)奴役;(4)驱逐出境;(5)监禁;(6)酷刑;(7)强奸;(8)基于政治、种族和宗教原因的迫害;(9)其他不人道行为."
    
    《卢旺达国际法庭规约》第3条规定:"卢旺达问题国际法庭应有权对出于民族、政治、人种、种族、或宗教原因,在广泛的或有计划地攻击平民中对下列负有责任的人予以起诉:(1)谋杀;(2)灭绝;(3)奴役;(4)驱逐出境;(5)监禁;(6)酷刑;(7)强奸;(8)基于政治、种族和宗教原因的迫害;(9)其他不人道行为."
    根据这些法律以及其它一些相似的法律,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于2002年2月12日被联合国战犯法庭以反人类等罪名起诉,前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于2005-10-19被伊拉克特别法庭以反人类等罪名正式进行审判;
    
    同样的,我们根据这些法律再看上个世纪初发生在中国义和团屠杀大量平民的行为,很明显那就是一起反文明反人类的罪行,即使当时没有成文可以定义反人类罪的法律,按照自然法,义和团反文明人类的罪名也成立,因此,袁伟时在《现》文中对义和团当时屠杀大量信仰基督教的平民的行为做出反文明反人类的定义,完全符合现代法治精神,其观点应予以支持。只是张海鹏研究员在《反》文中对义和团当时针对平民的大屠杀不但视若无睹,反而极力为义和团辩护,极力美化义和团,随着大家的反驳和大量那场大屠杀的罪证的浮出水面,张研究员必将因再论现代化和历史教科书蒙羞,那些背后指使张研究员写《反》文批《现》文的人也会因此蒙羞。
    
    我现在把事实的真相以及他们的行为将会导致的后果陈述给他们,让他们知道是与非,善与恶,荣耀与羞耻,他们要是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重新认识历史,和罪恶划清界限,我还是愿意欢迎他们回到文明的队伍中来,否则他们就会和义和团一样,面临人们的重新定位。
    
    2006-3-3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义和团、穆斯林极端分子和现代化
  • 义和团VS李鸿章:谁更爱国/王霄(图)
  • 如果义和团知道刀枪能入
  • 朱学渊: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 陈泱潮:从“新义和团”运动看历史的报应
  • 扶清灭洋的香港义和团/凌锋
  • 朱学渊: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 李怡:义和团翻版
  • 如果义和团知道刀枪能入
  • 刘自立:北京又闹义和团?
  • 章笑拳:新一代海外义和团进行曲(图)
  • 章笑拳:《胡哥也是义和团》
  • 章笑拳:胡哥也是义和团!
  • 重评义和团
  • 悲哀:一百年前的义和团运动又席卷神州
  • 说几句义和团 --- 它也是爱国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