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小平言六四:我们还没动用空军呐/幻影
(博讯2006年3月02日)
六四”的事实还需要澄清吗?---为六四十五周年而作兼鸣戴晴

     幻影
     在“六四”周年纪念且伴随着痛苦的回忆就要叩响人们心灵的时候,原本彰明较著的残酷现实及谁是谁非的道德与法律责任也都再清楚不过了。可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沉淀与思考后,一些人确仍陷在一片迷雾中,纠缠着一些细枝未节的反正曲直,这其中就包含受人尊敬学而致用的作家与学者戴晴。她认为“六四”是民主进程的倒退及要追究究竟是何许人扮演了这一角色的言论实在令人困惑。“六四”中知识分子与抗争的学生们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隔着一层的软弱表现本来正是他们自已需要检讨的。戴晴女士的一系列文章和在《天安门》电视专题片中力透纸背对共产党专制体制的阐述都让人肃然起敬。对我们这些当年的学生来说,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都把她和他们那一代人,做为经风雨见世面的智者而当做楷模,特别是她特殊的身份,总希望她能获得一些核心天机,用智慧来力挽狂澜。但读罢她的言论后,让人颇感惊讶的是,她那么能思考有智慧的人竟也如此这般的糊涂到家了,这让我们对以她为代表的知识分子阵营愈发的感到失望了。小而言之是对这几个被称为“知识”的分子,大而言之是对六四的知识层感到深深的无奈。在人们一再探究六四的知识分子精神领域为何总是缺钙的时候,戴晴女士自以为是的深刻剖析事物的迷津,又给这钙质中加进了一些不应有的酸性物质。 (博讯 boxun.com)

    我说是戴晴,并不是指戴晴一个人,而是指以她为代表的一些人和一种事后诸葛亮的迟钝与荒谬。本来,有关分析澄清“六四”的前因后果、是非曲直,不是我这样的“文学青年”来完成的。而是那些“职业革命家”应该做的。可既然革命家都认为自已“革命”错了,那就只好知难而进,写点并不是自已专长的文字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六四”是猝不及防来到人们眼前的,这当然是同胡耀邦的去世有直接的关系。在胡被罢黜的一段时间里,尽管以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仍在力撑危局,但在被公众称为的“左派”的左右夹击中,并受到新的垂帘听政的邓小平幕后制肘下,人们普遍感到了压抑,胡耀邦的突然去世,让本来就已毒化的政治生活迅速地发酵了,人们盛传胡是在左派的围攻中,心梗突发而气死的,由此,看上去非常精干的他,让人毫无思想准备的去世,几乎就让追求社会进一步开放进一步民主的人们的精神几乎失控了。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的俗话似乎又得到了某种印证。虽说赵紫阳名份上仍掌握着改革的大权,他的智囊团也很活跃,但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实权是在谁手里,而且极左势力大有在这实权左右摇摆中收复失地、东山再起的劲头。怎么办,路向何处去,大革命时期处在彷徨中的青年们再一次又被抛到了历史的起点上。共青团出身的胡耀邦是青年的朋友,虽说他在世掌权时,知识青年们也常常不顾全大局不识大体地给他找一些麻烦,但他依旧是青年们精神上的知已,而当这知已连个招呼都没打一下就走了的时候,青年们才感到弥足珍贵。随后,恰奉赶上他的一系列悼念活动和追悼会的召开及接着的“五四”青年节的到来,学生们才借机走上街头,宣泄出了自已的不满与抗议。而在这期间“4.26”社论的出笼,无疑是给这运动定性和火上浇油,后来学潮愈演愈烈其中有一半原因是针对这社论的。
    “六四”结束后,官方最喜欢谈的就是学生们是被极少人的阴谋所利用,用袁木之流的话来说,是被一些长胡子的人所左右。这不过是他们多年的阶级斗争思维哲学在作崇,认为到处都是地富反坏右,到处都是叛徒、特务和走资派。实际上从运动一开始,官方就力图将这场爱国运动泼上污水,这期间,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在孙中山纪念日那天,当学生们围着孙氏画像在广场上群情鼎沸时,有人竟不合常理、令人匪夷所思地爬到了画像顶端踩踏,当时,在学生们的一片呼喊他下来的声音中,这肯定不是学生的人竟处之若素地仍在踩踏着画像的画框,而当晚中央电视台就将这一镜头播了出来,目的是不言自明的。随后,在整个广场的绝食抗议示威中,特工们的大批渗入,捣乱破坏的手段不停地运用。我就亲眼目睹了不停地散布冲击人民大会堂的假消息,后来我特意到人民大会堂门前查看了一下,发现学生们井然有序地坐在一定距离之前,所谓“冲击”纯属胡扯八道。当运动进入到过渡阶段时,他们甚至把精神病患者也弄进了广场胡闹乱喊。非旦如此,就是学生领袖们之间也在这种破坏中相互怀疑着、猜忌着、试探着并发生过内哄,而“祝贺赵紫阳荣任中央军委主席”这样的口号,连小孩子都知道是谁在用离间计煽风点火。想必在“六四”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事实终会浮出水面的。
    学生们在广场抗议示威时,发生过两次颇具戏剧性的插曲,一是吾尔开希突然宣布要让学生们撒出,也许吾尔开希的想法并没什么错,但他欠考虑的说辞,实在让人不知所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当时说的大意是广场下面现在聚集着大量的坦克,军人要冲上来了,学生们要撤向使馆区。这对正在义愤抗议静座示威的学生们来说,无疑是一种示弱和胆小鬼的表现。我敢保证若真这样行事,官方肯定就会动员宣传机器说,他们不惜利用使馆区,投向西方反华势力的怀抱,摇尾乞怜。而本身就没建立起个人威望的吾尔开希以为他自已俨然已是一呼百诺的领袖人物,张口闭嘴地大呼:我是吾尔开希(不是说我是高自联负责人)云云,实在让人感到滑稽可笑。对我们来说,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爱国运动,让一个异族青年指挥来指挥去,也实在有点不舒服。我并不是一个民族主义及大汉族主义者,但以众多汉族学生为骨干力量的反抗群体,难道就没有一个领袖人物出现,实在是欺我华夏无人。苏联卫国战争胜利后,身为格鲁吉亚人的斯大林仍在歌颂俄罗斯人的功绩,也是名副其实。当然,抛开这些因素,我依然认为吾尔开希是维族人的骄傲也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骄傲。第二件事就是戴晴、于浩成、刘再复、苏晓康等知识精英在戈尔巴乔夫访华前夕突然出现在广场的学生们面前,力劝学生们撤离广场,他们每人都讲了一段居高临下想要指点江山但确又感人肺腹的话。然而,他们忘了,在学生运动风起云涌已多日并己引发了全世界人关注的时候,他们仍游离在学生们的精神领域之外。这样当他们出现在广场,就如同几个过客的演员,秉承上方导演的旨意,非要把一台砸锅而又穿邦的戏强行演下去,后果可想而知。戴晴今日言,是学生们不妥协的顽固导致了以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进入窘境,最后被迫下台,民主的进程也由此倒退了。可戴晴女士是否想过,当“四二六”社论还像一把达摩克利斯剑悬在学生们的头上,当学生们内心里,随时还存在着开除学籍、毕业分配不公甚至被抓的心理阴影,且戒严令又没取消,怎又会草草收场呢?包括你们这些既想利用学生,又想把自已隐藏起来的知识俊杰迟迟没有走到运动的前台,像哈维尔他们在“七七宪章”所表现出的勇气那样,真正的去指引领导学生运动,难道你们不是也存在着被迫害被镇压的心理恐俱?共产党的本质你们是比谁都清楚的。
    再者了,要真正想让学生们撤离广场,仅靠站在那里发号施令实在是知识分子的一种幼稚病(怪不得老毛看不起你们民众也对你们不抱什么希望)。共产党说支部建在连队上,要让每个战士死心踏地的拥护。你们要想扭转一个风暴一样的政治运动的走向,必须要深入到学生们中去,耐心地去做他们的思想政治工作才行,并且还要有具体的撤离步骤才行。让我们对你们深感失望的是,在经历过那么多的政治运动后,你们仍是那么的书生气,记得当时女作家谌荣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内容是在说“学生们已做完了该做的事,剩下的由我们去完成。”但时至今日,你们究竟完成了什么?“三一八”惨案后,包括蔡元培、朱自清、鲁迅、傅斯年、梁启超等人都奋起同学生们站在一起讨伐北洋军阀的恶行,逼使段政府倒台并深受良心谴责,可你们的勇气和智慧哪里去了。你们今天抱怨学生们不识大体、不顾全大局,恰恰应该反省的是你们自已何以那么无能、无奈?事态发展到最后,不只你们去了广场,阎明复也去了,最后赵紫阳同今天的总理温家宝也去了,但哪已经无济于事了。吾尔开希在同李鹏对话时有一句话没说错,现在在场的学生并不是由我们这几个人所能决定了的。当热情勇于献身的北京市民每天把你包围着、保护着,当香港方面提供来的帐蓬已成安营扎寨的架式,你怎么能撤得了呢?当时深入到学生中去做工作的,我看到的只有严家奇一人,但我对他说的也是在这种状态下千万不能撤。当时政府和学生已形成胶着态势,谁也都不肯名不正言不顺地撤出。假若你要真不管不顾地发个声明就走人了,一是对不起已负出重大代价的市民和部分工人,二是肯定也撤不出来,剩下坚守不动的学生你能撒手不管吗?而且,在历史上,任何一场政治抗议运动,也都不可能无疾而终的—“五四”“四五”;“三一八”;“一二九”;“巴黎公社”和“五月风暴”。无一例外的是在最后的解决中而成为历史的一页。现实是学生们被迫滞留在广场,有一半原因是当局欲擒故纵,一再强化事态所致,在各阶层与学生谈判对话中,没有进行任何实际的妥协与退步,而是口气一步比一步强硬。“4.26”社论没更正,围攻的戒严部队没撒走,领教过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多次食言不秋后算帐的记录,谁也不会相信他们的承诺。戴晴只是一味地指责学生们不妥协,可为什么不去遣责当局也不妥协呢?要是谈判就应双方都做出让步---这折冲尊俎的幕后补偏救弊正是你们要完成的。何况就算是学生撒了,就会万事大吉了吗?幼稚!戴晴女士应该明白是没有第三条道路的。面对军队的镇压,学生们以血的代价做到了他们所能做到的一切。当学生们最后手挽着手在士兵的剌刀下唱着《国际歌》走下纪念碑基座时,那一幕是如此的悲壮。让人略感欣慰的是在这“最后的时刻”,以刘晓波为首的“四君子”,和同学们在一起,还没有完全辱没中国知识分子的傲骨,虽说我对高鑫当时没完没了的念他们的“绝食宣言”并不赞成。知识分子中,那时著名的风云人物今天却迅速地边缘化了,有些甚至成了名噪一时的“极左分子”,张口闭嘴大批国际帝国主义,歌颂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严家奇万润南已很少让人提起,方励之仿佛蒸发了。当然,今天,我们还有以丁子霖、蒋彦永、刘晓波包括已故的吴祖光为代表的众多的称为六四人脊梁的优秀的知识分子—他们便是中国的良心和未来的希望。
    就运动中学生们不可避免的种种失误而言,我个人认为“六四”当中学生们犯得最大的错误是不应把矛头对着邓小平,这样也就失去了政治平衡的筹码。但学生们毕竟只是一些热血青年,他们中有些激进分子甚至把矛头也对准了没能遏制住腐现象的赵紫阳。这恰是需要戴晴他们这些人的政治智慧来运帱帷幄,可他们没有做到。他们只想做一把秀就完了。邓小平为平息他所说的“反革命暴乱”,不惜动用众多的正规军、集团军从根本上来说是想显示他仍大权在握、仍能控制住局势,仍能指挥调动得动军队。“六四”遭镇压后,他在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指挥官的讲话,结尾时曾说过一句:我们还没有动用空军呐!此话说明他与民众的对立情绪己到了多么尖锐的地步,以陈希同为首的谎报军情事态者又是怎样煽动起了他对民众的仇恨—当时竟风传有人要对邓家子女进行暗杀;“杀二十万人稳定它个二十年”也是在这极端的煽动与对立的状态中传出来的。但邓小平那么有大智大勇的领袖人物,会看不清那些真正别有用心人的“用心”吗?“我们还没有动用空军”的话除了证明他的情绪失控外,也从侧面证实了他确实不太了解实际情况。因早在绝食抗争刚开始时,军机就曾飞临在广场上空向学生们抛撒过传单。这话当时在向各单位传达文件时还保留着,后《人民日报》刊登时给删去了。这删去不管是不是窥一言而知全貌的错误,起码官方也是认为此话不妥吧,既是不妥就没有需要更正改错认错的必要吗?对“六四”的无辜死难者进行相应的抚恤难道不也是应尽的“人道主义”吗?曾表白过“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陈希同,身为市长在配合戒严部队进城的同时,是否还想起这些学生和市民都是你这父母官的子民是否告知过各医院各救治单位要同时全力抢救他们。今天你也成了阶下囚,老百姓对你泡没泡小蜜、贪污没贪污、腐化没腐并不太在意,在意的就是你曾助纣为虐破坏运动、镇压人民。你在作“平暴报告”时那歇斯底里的样子,人们通过电视的转播历历在目。你认为你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你要告江泽民,也许你又想起了舆论和人民。但这就是历史的报应,你与人民为敌,人民自然也会抛弃你。
    记得叶立钦在“十月革命”的纪念日曾说过要同时纪念死去的红军和白军—“六四”中死去的学生市民工人知识分子与军人都是受害者,他们都应该被哀悼。
    日出月落,“六四”过去了这么多年,仅躲在书斋中分析事物缘由的戴晴等人,不管好心还是坏心总是脱离当时广场和围绕着广场的中国特定环境及人们的心理素质,想当然的认为要如此这般才行。比如,有些人还嘲笑和指责学生跪地请愿的举动。而恕不知这恰是中国人特有的精神品质的体现,因中国人古来就有跪地死谏与负荆请罪的传统,这和封建不封建意识根本没有什么必然联系。满脑子封建专制意识的恰好是共产党和共产党的统治者们。实际上,正是学生们的这一举动才赢得了大多数人的人心。包括我自已在内,当时只要见到李鹏接过请愿书,马上就会离开学生的游行队伍。可事实恰恰相反,于是人们就把其和“文革”中的周恩来相比,身为周恩来养子的李鹏为何不能以义父为榜样面对群众呢?而说到周恩来,人们自然又会和“四五”天安门事件联系起来,在建国50多年间,搞了无数的群众运动,只有“四五”和“六四”是真正自发的“群众运动”,其余的不过是在人为的操纵下进行的。“四五”天安门事件的最终平反,使人们映照着“六四”的平反时间表,于是人们就在法不责重的误导下走向了街头。“六四”结束后,一些人并不惧怕地吹嘘自已烧了几辆几辆军车,其心态也是自认为自已是英雄而想获得奖赏的,他们天真地认为,“粉粹四人帮”的日子不会太长久。可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近二十年。在广场最后大军压境的时刻,责任感已替代了这事件对与否的过程。不管怎样,你必须要坚持到最后一刻。在绝望中,流着血泪的学生们仍在指望能出现一个菲律宾恩里莱和拉莫斯式的人物,因为那场反马科斯独裁统治的“菲律宾革命”胜利了。当时的传闻及今天已被证实的事实,的确实有有正义感、有良心的老帅们在试图阻止这一悲剧的发生(我就接到过一封用大字号毛笔繁体书写的署名徐向前的主持正义的信,在广场广播过两遍后就交给柴玲,建议让广播车尽快开到戒严部队的前沿念给军人们听),一些执们戒严令的军人们也是在消极地违抗上方的命令。纠察队的学生曾把一个穿着便衣的解放军连长当成“战利品”送到广播台来,我当时就质问他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老百姓都是支持拥戴子弟兵的,为什么今天却在阻当你们?连长无言以对,只是喃喃道我们是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不会伤害百姓的。后来我还是广播让学生们把连长安全送出去,因你是不可能授人以柄把他当成人质的,同时我亦连续广播让学生们把军人们有意弃在广场当成“战利品”的枪枝悉数交到邻近的公安部去,否则你又会被栽上抢夺抢枝的暴徒了。军人们肯定也处在镇压与撤离的矛盾与困惑中,但有着忠君传统的六四军人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像随后的罗马尼亚事件那样操戈而反,这实在是一个历史的遗憾。学生们所指望的像戴晴这样有着特殊身分的特洛伊木马,也没指望上,最终,他们被政治家们彻底地抛弃在了广场上---许多人对柴玲在逃亡中对外国记者发表的那通欠考虑的悲愤演说多有指责,但这对一个没有政治经验20多岁的学生来说也不难理解,在大悲与愤怒与恐惧替代理智的失态中,己不可能说出深思熟虑的话了,这种天真的表白恰恰证明了学生们单纯的一腔热血而没受任何阶级敌人的指使。应该说,学生们是被潜在的一些政治势力利用完后给遗弃了,但历史是不会忘记他们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宁: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 牟传珩:求效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邓小平的“合二为一”
  • 牟传珩:邓小平时代的外交定位——中共三代外交探索(3之2 )
  • 强国论坛: 邓小平对中国的十点警告
  • 1976年红旗杂志批评邓小平的文章
  • 浅评邓小平的“猫论”/宁心潮(小莘)
  • 谈谈七三年后邓小平的政治生涯/老田
  • 张华:胡锦涛“清算”邓小平江泽民
  • 从我村的情况看邓小平改革以来的教育/亢振洲
  • 胡、曾联手悄悄执行邓小平对美战争部署,避免打草惊蛇
  • 林和立:张德江搞错邓小平理论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
  • 为毛泽东辩护—兼谈邓小平的历史责任及本来面目(下)
  • 为毛泽东辩护——兼谈邓小平的历史责任及本来面目(上)
  • 李扬:应该反思邓小平的经济改革路线了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论邓小平的功过
  • 歌颂领袖邓小平
  • 柳同:邓小平是中国改革最坏的总设计师
  • 陈翰圣:究竟什么是邓小平的局限性?
  • 邓力群回忆录:当面拒绝邓小平
  • 金正日访问广州大塞车 阵势超过邓小平南巡(图)
  • 邓小平和胡锦涛的第三年(图)
  • 胡锦涛学习邓小平的抓权方式
  • 赵紫阳:“武力镇压六四事件责任在于邓小平”
  • 邓小平侄女邓朋侵权罪成立 彭建东诉心声
  • 赵紫阳九○年代受访 将六四镇压归咎邓小平(图)
  • 香港上诉庭认定邓小平侄女侵权罪
  • 刘华清回忆录:邓小平曾有意交军权给赵紫阳
  • 邓小平女儿邓楠升任科协党组书记 比原职务高半级
  • 邓小平女儿邓楠被免去副部长职务
  • 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政治遗腹子,六四血债的欠债人!
  • 蜀官将改革功劳全归邓小平
  • 新华网发表题为“学习邓小平民主法制思想 发展民主政治”的文章
  • 林真:江泽民引邓小平先例 拒绝今年交权
  • 谁动了邓小平胡锦涛的合照?(图)
  • 邓小平的政治遗产与中国共产党的严重腐败
  • 胡锦涛在邓小平诞辰百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全文) (图)
  • 人民日报社论:沿着邓小平开辟的道路前进
  • 从几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看邓小平的屠夫本色及两面派性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