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关心平路女士, 别只关心杨振宁先生
(博讯2006年3月02日)
    杨先生的婚事,引起了世人的议论纷纷。其中,尤为关切的,是平路女士。
    
     这,实在让我感到不平。我感到不平的是: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人关心着杨老先生,为什么就没有人关心一下这位平路女士呢?就因为杨老先生得过诺贝尔奖,名气大,你们就关心,平路女士名气小,你们就不关心,未免太私利了吧? (博讯 boxun.com)

    
    当然有人说,平路女士不需要关心。她没有“一百年的孤独。”不,一天也没有。一分钟也没有。她欲尿的时候是何等的流畅,一泄如注。她有着温馨的时光,昂扬、灿烂。她还需要别人关心么?可是,她自杀了。只不过她没死。
    
    一面是一对安静的夫妇,并不需要你们的关心,你们偏要去关心,关怀备至,关怀到他的小便,关怀他一百年。一面是一个自杀过的问题女孩,你们却漠然置之,袖手旁观。你们都有病啊?你们是否认为,自杀是正常的,而好好的生活却是不正常的,这世界看不懂。
    
    她有着温馨的时光,昂扬、灿烂。她除了彼此体温,还有着更多的东西来解决她的孤独。那她为什么要自杀呢?
    
    难道一个曾经自杀过的女孩不需要关心么?一个发过心肌梗塞的人,心肌梗塞复发的几率要比常人高上五十倍,因而也就更需要旁的关心。这只是一个常识,难道你们不知道么?美国有很多州通过了一个梅根法案。有过性犯罪前科的人,必须通知其邻里。我正在起草一个法案。对於一个有自杀前科的人,应该要通知其邻里。我以为,这些人最需要关怀。
    
    你们可以冷酷。等到那一天,你们打开报纸,赫然入目的是:“昨日消息,阳明山庄的平路女士悬梁自尽,原因不明,警方正在调查之中。”那时候你们就会深深地后悔,后悔不听我今日在之言,以至于一个心灵如此纯洁,生活如此浪漫,有着温馨的时光,昂扬、灿烂的女孩就这么走了。走得怎么凄惨,冷清,因为大家都在忙著8228。
    
    所以,为了防止这样的悲剧重演,请关心平路女士。请拿出人类最起码的同情心,关心平路女士。关心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手机,一有紧急情况,马上联系警察,以免悲剧发生。
    
    平路女士对别人的真相很感兴趣。那么,平路女士,能不能把您的真相也告诉大家?您当年为何要自杀呢?是因浪漫而自杀?还是因自杀而浪漫?您又是如何自杀的呢?是悬梁?是跳楼?是剖腕?还是服毒?您又是如何获救的呢?是悬的梁断了?是跳的楼不够高?是刀子太钝?还是服错了药,把阿司匹林当毒药了?问题是,谁会告诉我们这样的真相呢?平女士,请别误会,如果您对别人的真相很感兴趣是因为天生的好奇心的话,则我对您的真相很感兴趣纯粹是出於关心。您又够幽默,又够浪漫,世界缺不了您。
    
    不用看您的小说,我就知道您是写小说的高手,您看:
    
    日后,不满足的妇人用扭曲的欲望或变态的凌虐,掌理家、支使子媳、或顿挫那只无能的老兽。
    
    真相是……
    
    老夫少妻怎么过日子?
    
    眼前飞著细小的蚊子,视网膜有破洞,膝盖头也飕飕地风湿骨刺,睡到夜晚有欲尿的感觉,站著,憋气,却又像滴漏一样迟迟出不来。
    
    老男人的夜,实情像叶慈的诗篇《航向拜占庭》吗?
    
    Anagedman is but a paltry thing/老年男人无非琐屑小事
    
    A tattered coat uponastick/竿子上汤著一件破布衫
    
    还有彼此体温也解决不了的孤独。
    
    见诸艾瑞丝.梅铎(IrisMurdoch)的丈夫JohnBailey描述他们晚年相处的书(英文书名是《ElegyforIris》,中文译成《挽歌》),写道“我们在彼此身上看到了孤独”,当杨振宁碰到翁帆,老年的孤独碰上青春的孤独,加起来,说不定正好是小说家马奎兹的题目:
    
    一百年的孤独。
    
    无从跨越的还有……两人之间两个甲子的时代,其中难以跨越的时代感。他的生命章节已经写到最后,而前面那些关键的章节,萧条异代不同时,她甚至尚没有出生,又怎样用超前的心智一起去重数、去缅怀、去相濡以沫?
    
    即使两人偶有温馨的时光,不是昂扬、不是灿烂,像是站在晚霞的回光里,随处带著淡淡的哀愁,
    
    您看,这小说的架构不就有了么?真是天才。您有诸葛先生的先见之明,真相都给您写出来了,还要说“问题是,谁会告诉我们这样的真相呢?”这,我要批评您,您太虚伪。
    
    而且,我感到奇怪,您为什么不写您自己呢?您不是说了么:“其实,他们依著传统的模式相遇与相交,像是某种形式的郎才女貌、某种形式的各取所需,其实并非异类的情爱,亦算不上艰辛的苦恋痴恋,过程既不惊世、也不骇俗,”这“既不惊世、也不骇俗”的小说,有什么写的必要?写了也没人要看。所以我劝您放弃算了。
    
    您为什么不写写您自己呢?我很赞成您说的“对人生的真切情境,我们愿意……理解多少?”所以,把您的真切情境写出来,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惊世,什么叫骇俗。您不是说了“当然是啊,我是一个非常浪漫的人,因为我身上有背叛的力量(笑)”那就把您的浪漫史写出来,让一班只知道“好浪漫!”“没见过的,真罗曼蒂克。”的愚夫俗妇见识一下,什么叫浪漫。
    您不用写自己如何小便一泄如注,也不用写自己除了彼此的体温以外,是如何解决孤独的。这些都太俗。您就写写您自杀不成到美国念硕士,在拉斯维加斯
    街头邂遘了既无名衔、又无地位、更无财富、容貌丑陋,满脸疥癣的灰狗乞丐。您用您“坚贞勇气与叛逆精神的精诚”,用您“清亮的眼睛,以及眼睛里对人生实况的体察……以及悲悯。”一见钟情,以身相许。您身上背叛的力量立即爆发了出来。心动不如行动,您马上找牧师证婚。结果找遍拉斯维加斯全城,居然没有一个律师愿意。您心灰意懒,走进了赌场。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苍天不负浪漫人,上帝也被您的精诚所至感动了。一个晚上在赌场兼职做发牌员的牧师愿意为您证婚。您忘了当时的乐曲么“郎不才,女不貌,好比乌鸦配麻雀,这才显我们坚贞勇气,这才显我们叛逆精神。既幽默,又浪漫,既惊世、又骇俗。浪漫世上我第一,蒂克人间无人匹。谁人敢与我争锋,坚决给他颜色看。”
    
    您看,多好的题材,这本小说出来,说不定下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就是您的了。
    
    平女士,现在世界上是唯平独浪。可惜人们都是这么的无知,这么的愚昧,居然连这么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都不知道,居然都去跟在杨翁的后面说浪漫,叫蒂克。这怎不叫您愤愤不平,发出“浪漫不浪漫”的天问呢?这一帮愚夫蠢妇,真是的。平女士,我可是坚决支持您的革命行动的。不过,劝您一句,身体保重,犯不著跟这一班愚夫蠢妇呕气,更千万别为了他们再去寻死觅活的,不值。其实,只要您把这一本小说写出来,只要人们了解了真相,人们是会改变看法的。等您拿了诺贝尔文学奖,“走道两边频频轻呼”就该是您了。您看,您的《浪漫不浪漫》一发表,我不就成了您的粉丝了么?我得承认,我也曾经有过您所说的“迷思”,对“浪漫”有过不正确的理解。是您的文章开了我的窍,使我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浪漫。
    
    当您和您的夫君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时候,您难道没有听见有人在后面频频轻呼:
    
    “好浪漫!”
    
    “没见过的,真罗曼蒂克。”
    
    这就是我呀!我以为,只有您,才是浪漫之王,蒂克之后。只有您,才有资格消受这“频频轻呼”。我承认,我没有看过您的一本小说,并且,不好意思,今后也不会看了。我不敢说您的作品不好。不看,纯粹是个人原因: 我的胃有点不好。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成为您的粉丝。您的一篇《浪漫不浪漫》就足够了。
    
    我也能理解您,为什么看了别人的“果然祝福盈庭”便妒火中烧。想想您在拉斯维加斯婚礼的凄凉和冷清,要不妒火中烧也难。不要说您是您当事人,便是我一个旁观者都感到不平。人们啊,你们就这么私利,平女士的婚姻既幽默,又浪漫,既惊世、又骇俗。而杨先生的婚姻“其实并非异类的情爱,亦算不上艰辛的苦恋痴恋,过程既不惊世、也不骇俗,”凭著什么杨先生的婚礼祝福盈庭平女士的婚礼却祝福廖廖?这世界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无怪乎平女士要发出“它也遮蔽了人们清亮的眼睛”的感叹了。我坚决支持您向这世界讨还公道。您的嫉妒不是您的错,只怪这世界太不厚道,把应该给您的盈庭给了别人。
    
    只是,看了您的<浪漫不浪漫>还有一点点不明白。看在我是您的粉丝的份上,请千万点拨一二。
    
    谁都知道,是人,总是要老的。就是平路女士,只要您不再次自杀,或者再次自杀不成,(有没有我的一份功劳?嘿嘿。)您也会老。承蒙您告诉大家,有一些人老了,会变成“无能的老兽”。那么,当您老了的时候,您将会变成什么呢?无能的老兽?有能的老兽?无能的神女?还是其他什么不伦不类的东西?问题是,谁会告诉我们这样的真相呢?您的读者中,大概有很多是不愿成为“无能的老兽”的罢。您有什么秘方,请千万拿出来与大家共享。其实,兽,并非要等老了才会变的。有的人,看上去是年轻一些,可尖嘴厉牙,咬人嚼骨,和兽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还有一点请教,您对儒家文化深有研究,请一定指教。你说的“浪漫就是反叛,对传统世俗的背叛。我认为老夫少妻切合儒家的传统,并不反叛。真正的浪漫一定是反传统,要有勇气承担和传统不同的信念。 ”使我深有受益。我在您身上领会到了真正的浪漫。譬如说尊老是儒家的传统,您就敢反,而且反得这么的彻底。我也赞成您说的“老夫少妻切合儒家的传统,并不反叛。”那么,什么是浪漫,是反叛呢?是老夫老妻么?是少夫少妻么?看来也不象,这和门当户对也差不了多少了,不会是您的主张。有了,您所说的,莫不就是老妻少夫?如果我的理解不错的话,那我希望您,以身作则,再显浪漫,勇反传统,惊世骇俗,梅开两度,青春可驻。和杨老先生比一个高低,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浪漫。我相信,胜利一定是属于您的。 祝您下半生幸福。
    
    平路女士说得不错“同样逻辑下,我不是反对老夫少妻,只是反对将名衔、地位、财富、容貌等表面的附丽,当成通往幸福的金光大道。”假如说平路女士生活有什么不如意的话,实在也是正常的。平路女士名衔有了,地位有了,财富想必也有了,说到容貌,实在很抱歉,不是我不肯恭维,实在是不敢恭维,平女士可别说我胆小哦。这就难免有人把平路女士“当成通往幸福的金光大道。”今后,说不定会骗了平路女士的钱去泡小妞,说不定会谋杀平路女士的双亲。你们可以充份地发挥想象力,发挥你们从平路女士文章中学来的想象力,去想象将来会发生什么。没有办法,“谁会告诉我们这样的真相呢?”平路女士是绝对不会的。所以,只能想象,一定要想象。不管怎样,绝对比“不满足的妇人用扭曲的欲望或变态的凌虐,掌理家、支使子媳、或顿挫那只无能的老兽。”要严重,可怕得多。
    
    所以,为了避免这可怕的结局,平路女士,听我一声劝,把名衔、地位、财富全都扔掉,向婷婷学习,去做个轻微智障女孩去,以平女士的聪明,这自然只是小事一件。这样,您将来就能找到“同病而不同命,苟延到死而不离不弃,在千疮百孔的现实中,却丝丝缕缕……嗅到了令人心动的浪漫气息。”这不正是您所向往的么?
    
    平女士,请别误会,我不是反对婚姻,只是反对将名衔、地位、财富、容貌等表面的附丽,当成通往幸福的金光大道。我这可全是为了您的幸福考虑。
    
    该结束了,好像应该写点祝福之类的。该祝福您什么呢?幸福?健康?太俗气,太传统,没意思。长寿?或许您不喜欢。看来,还是祝您继续浪漫,继续幽默。最后,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效劳的话,请吩咐,不用客气。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振宁的杨翁老少配=北美同性恋、吸大麻?
  • “三问杨振宁先生”的三个常识
  •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郭知熠
  • 杨振宁终于跳出来了!
  • 赵平波:杨振宁先生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 清华学生怒批杨振宁:不忠不孝不仁不义/马普尔小姐
  • 朱学勤评论杨振宁:说真话并不需要付出太大代价
  • 驳杨振宁中国大学“很成功”(图)
  • 中国大学办的很成功?杨振宁言论遭抨击/梁发芾
  • 余杰:杨振宁究竟爱哪个“国”
  • 写给将在央视露面的杨振宁先生
  • 杨振宁老牛吃嫩草缺德/何哲
  • 李政道: 杨振宁通过诬蔑和贬低来索取荣誉
  • 曾仁全: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 杨振宁有伤道德风化吗 - 与徐水良商榷
  • 美丑倒置——杨振宁“婚事”带来社会问题
  • 从科学家到交际花 杨振宁的文化反叛
  • 作为女人,我羡慕和杨振宁结婚的翁帆
  • 杨振宁倒是个孝子
  • 余杰:杨振宁究竟爱哪个“国”
  • 杨振宁夫妇十指紧扣 昨日穿梭“时光隧道”(图)
  • 杨振宁为清华筹款1000万美元 期盼李嘉诚捐10亿
  • 杨振宁新学期将参与清华学校事务 (图)
  • 杨振宁2004年大出风头 从科学家到公众人物(图)
  • 杨振宁与翁帆今天在广东汕头登记结婚(图)
  • 杨振宁未婚妻翁帆抵京甩开众媒体记者
  • 杨振宁未婚妻翁帆抵京甩开众媒体记者(图)
  • 杨振宁传婚讯家人反应谨慎(图)
  • 陈宽:《易经》准确“推演”杨振宁的晚年婚恋
  • 82娶28:杨振宁不愿多说 翁帆神秘消失(图)
  • 杨振宁未婚妻翁帆大学老师:我本人不大赞同(图)
  • 杨振宁即将再婚 清华呼吁尊重个人选择 (图)
  • 杨振宁质疑博导制度
  • 杨振宁海南演讲:中国离诺贝尔奖不太远了(图)
  • 杨振宁评中国高校教育:清华本科生水平超过哈佛
  • 杨振宁:“西方式的的民主,并不适合中国”
  •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将定居清华园(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