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问杨振宁先生”的三个常识
(博讯2006年2月26日)
附“三问杨振宁先生 ”原文

    
     有一方佳人,写了文章。据说是“供大家共同探讨和玩味的”。因此,也来探讨和玩味一下。文章读毕,感觉一点,一方佳人的文章只有一句话说对了: (博讯 boxun.com)

    
    当然,杨翁配是你情我愿,又符合婚姻法,本来是无可非议的。
    
    可是,“本来是无可非议的”事,却非要引来平路女士和一方佳人的议论和训斥。这事情就有点奇怪。不知道这两位女士的心理是否有点变态,喜欢议论“本来是无可非议的”事。当然,说起来是杨先生不好。佳人说了:
    
    但是,非要大言不惭的告白天下,说是"天作之合",我们就不得不疑惑的问到:难道合法的就都是合理又合情的吗?
    
    所以,事情还是杨先生的错。本来,两位女士是不想非议的。“无可非议”,又有什么可以非议的?两位女士不至于连这点逻辑都没有吧。错就错在杨先生说了"天作之合",这就惹动了两位女士的肝火,“不得不”出来仗义执言了。只不知是为谁仗的义,为谁执的言?
    
    所以,诸位,你们若有婚姻嫁娶,你们应该说“我是被人头堆积起来的威望擒获的”或者“我是被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威望擒获的”或者“我是被台湾当代最卓越的作家之一的威望擒获的”。这样的话,还可以算是“无可非议”。千万不能说是"天作之合",或者“天赐良缘”。否则的话,这两位“名门之后”“就不得不疑惑的问到:难道合法的就都是合理又合情的吗?”这两位“名门之后”就要来“探讨和玩味”了。
    
    现在的社会,流行偷窥。一般人的偷窥,大约也就是从门缝里张进去,从窗眼里张进去。然后再把拍的照片,网上张贴出去。这两位女士“长大了也免不了总是天真的好奇和任性的窥探”。这个偷窥可真是绝了,还要钻进人家鸳鸯被里去偷窥,要看人家是怎样的“一树梨花压海棠”,然后再一五一十,绘声绘色地描述给众人听。我说佳人,你这一招,真的是“破了吉尼斯世界记录”了。
    
    这位佳人行文很谦虚,“容我细看了平路女士和杨振宁夫妇的文章后,也来凑热闹谈点自己的粗浅看法吧。”说实在的,我不知道这位女士是已经“细看了平路女士和杨振宁夫妇的文章”还是还没有“细看”。我倒是建议这位佳人先去进修三年中文,再来发表高见。好了,不管是已经看了,还是还没有看,先来看看她的“粗浅看法”吧。在这位女士的眼中,杨翁配是怎样的呢?
    
    恶之花
    
    梨花压海棠
    
    妖艳刺目
    
    等同于“早年杀人如麻的四川军阀杨森,曾将14岁的幼女纳为第7房小妾,且还残忍地杀害过几名"红杏出墙"的妻妾。”
    
    
    等同于“美国作家艾迪梅尔.纳布可夫的"处女作"所写“老男人毕生觊觎小姑娘肉体”
    
    等同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作家奈保尔嫖妓。
    
    假法律的名义干著伤天害理的事情。
    
    天作之孽
    
    一树盛开的海棠当真的要被一枝老梨树杈压折了花瓣
    
    这就是这位佳人的“粗浅看法”。在这位佳人的眼中,杨翁配简直是十恶不赦,罪该万死。这位佳人恨不得就要喊出来:“你给我去死吧!”什么“一方佳人”,十足的一个一方泼妇!我看到的就是,一方泼妇是在中文论坛上当众撒泼,揪着一个老人毒骂恶打。其变态,其恶毒,实在非常人所能逆料。究其原因,不过就是杨先生说了一句"天作之合",就这四个字,就仿佛冒犯了佳人的尊严,就仿佛踩到了佳人的尾巴,引来了佳人的一顿恶骂。如果说,卫慧的《上海宝贝》,九丹的《乌鸦》,都还只是靠着自己的身体来推销自己作品的的话,两位女士则是靠着泼妇骂街,欺负老人来推销自己的作品,其人品之卑劣,又不可同日而语了。
    
    一方佳人“恭恭敬敬地向杨振宁老先生提出三个问题,以供大家共同探讨和玩味。”恭恭敬敬地玩味,这种语文修辞,除了心地极其肮脏的人以外,怕是不会再有人想到的。
    
    第一个提问则是:用人头堆积起来的威望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威望究竟有什么不同?
    
    佳人果真是不知道两者的区别么?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样子佳人不单需要去进修三年中文,还需要去上小学甚至幼稚园,念念。佳人想知道“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威慑力可以等价于砍掉多少颗人头?”吗?那你先去搞搞清楚:“一代名门之后”“可以等价于砍掉多少颗人头?”“台湾当代最卓越的作家之一”“可以等价于砍掉多少颗人头?”“曾任著名报社主笔”““可以等价于砍掉多少颗人头?”如果这样的问题还搞不清,那就象一个三加四还算不清楚的孩子,非要缠著大人问七乘八等於几,不是太荒唐了么?虽然我不能答复“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威慑力可以等价于砍掉多少颗人头?”不过我知道,拿“一代名门之后”“台湾当代最卓越的作家之一”“曾任著名报社主笔”的威慑力和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威慑力来比较的话,那是无疑于拿鸿毛来比泰山了。
    
    第二个问题,“借此机会还要追问您一句,您是不是愿意您的女儿或者孙女也象翁小姐那样去"诗意"地嫁一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父亲的"老可爱"呢?”佳人看了本文,第一个回马枪想必也就是这“追问您一句”了。虽然我完全可以回答说:“我没有这个义务来回答你。”不过我还是很愿意回答:“我不愿意。”不过我不愿意,并不表示我就会去指责别人。我不愿意我的女儿去嫁给一个大她二十岁的"老可爱",但是我并不会去指责相差二十岁的老少配“假法律的名义干著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愿意我的女儿去嫁给一个穷光蛋,并不等於我就会对嫁给穷人的女孩横加指责。我不愿意我的女儿独身,但是我会对独身的女孩表示尊重,她有他的权利。我不愿意我的女儿去当尼姑,但是我会尊重尼姑的信仰。一个人独身,自有她自己的理由。要我去管他什么“独守空房凄凉心态”,当然我更不会从唐诗翻到宋词,翻出些恶言毒语来詈骂。佳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说到底,我没有两位女士这么的闲空。
    
    生活在二十世纪的人,居然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还要来“三问”。我看白活在二十一世纪了。
    
    看起来,两位女士都是折花的能手,不过,折的是“恶之花”。两位都是肩负重任,社会风气的振兴,被压海棠的解放,独守空房凄凉心态的解救,都靠着两位救苦救难的女菩萨了。两位真是任重而道远。
    
    做一个折花的能手当然是不够的,还需要当一个育花的能手。要有破有立么。“恶之花”是给两位找到了,折掉了。那么,善之花呢?我看是非两位莫属的。两位女士的婚姻,一定是模范夫妻,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年龄般配,干柴烈火,夜夜春宵,合法,合理又合情。两位告诉了读者,什么样的婚配是罪恶的婚配。何不把自己的婚配也告诉读者,也让大家开开眼界,知道这“善之花”是何等之善。何不告诉读者,你们这两枝海棠,是如何被一棵嫩桃树压得花枝招展,颤声连连,幸福无比的。也让大家学习学习,则对於社会风气的改善,善莫大焉。难道两位就只想揭别人的鸳鸯被,就不想揭自己的鸳鸯被么?我知道,"天作之合"是两位女士的专利,别人是不能随便乱用的。两位女士就不想显示一下你们的"天作之合"么?
    
    《一树梨花压海棠》,堪称罪恶之花。两位何不来个针锋相对,写一本?绝对能比“重要著作有长篇小说《行道天涯》;小说集《红尘五注》、《百龄笺》、《凝脂温泉》、《禁书启示录》等;评论集《爱情女人》、《女人权力》、《非沙文主义》等;”要卖座,也不需要靠踩踏一个老人来促销。
    
    一方佳人对老少配实在是很有研究。古今中外,靡有孑遗。不过,何以独独忘了孙氏中山呢?难道孙先生不属於“愿意您的女儿或者孙女也象翁小姐那样去"诗意"地嫁一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父亲的"老可爱"么?佳人何以就忘了钻进他们鸳鸯被里去看看他们是怎样的“一树梨花压海棠”?佳人何以就忘了问问孙先生的威慑力可以等价于砍掉多少颗人头?何以这孙先生就成了“一代英雄名流”,可以用来为平路女士的脸上贴金呢?难道佳人不知道蒋介石的婚姻史么?何以他也成了“一代英雄名流”,可以用来为平路女士的脸上贴金呢?
    
    无人自甘守寂寞,你刚唱罢他登台,宝贝乌鸦尚未去,又见泼妇上坛来。
    
    最后,给两位女士一点忠告,饭要吃个三分饱,不要吃得太撑了。不要以为老人无还手之力,可以任你欺负,也要防有人路见不平。
    
三问杨振宁先生 - 原文

    
    2006年2月18日
    
    由平路杨翁之争,从大军阀杨森侃到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
    
    作者:一方佳人
    
    一,引子
    
    “我们以前没有听说过平路女士,也没有看过她的文章”。在最近一期的《亚洲周刊》上的一篇强烈抗议的文章里,杨振宁夫妇非常生气地、对平路表示不屑一顾地如是说。容我细看了平路女士和杨振宁夫妇的文章后,也来凑热闹谈点自己的粗浅看法吧。
    
    看来,我们的这一对在二十一世纪全世界华人社会里老少配,破了吉尼斯世界记录的可人儿杨翁夫妇,真的要在新世纪中国性开放的大花园里,再来开出一朵"恶之花 "(The Flower of Evil,法国诗人波德莱尔诗歌名)了。曾记否,这热闹的媒体舞台上,一会儿是卫慧的《上海宝贝》,又一会儿是九丹的《乌鸦》,再一会儿又是"超女之声" 纭纭,近日,本来已经快要过气被淡忘的杨翁夫妇"28:82"新版"一树梨花压海棠",又再次被炒热起来,把他们的"恶之花"开放得更加妖艳刺目。我不得不感叹道:"江河日日新,人才辈辈出","无人自甘守寂寞,你刚唱罢他登台";新世纪目睹怪状一怪再怪地出现,也是难怪哦!
    
    二,平路,何方神圣?
    
    由相关资料我们可以知道:
    
    其一,名门之后:平路女士乃享有「台湾心理测验之父」美称的一代宗师、前台湾师大心辅系着名教授路君约先生的独生爱女。1953年,路老先生43岁时在台湾高雄喜得平路女士;平路的二伯父路友于则于早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期间,结识孙文、廖仲凯、邓演达、蒋介石、陈果夫等诸多一代英雄名流,后任职北京《益世报》,将全副精力献身革命,直至事因遭张作霖以颠覆罪名,自躲藏之俄国大使馆被拘捕,与李大钊一起被处以绞刑,盛年殉难。路友于先生实乃中国革命之伟大先驱。而平路女士当仁不让地是一代名门之后。杨翁在《亚洲周刊》上说:"我们以前没有听说过平路女士……",因此,本人很遗憾地觉得,如此一个ABC 式的简单问题,出自杨老先生这样一个着名的自然科学家之口,实在是令人感到惊讶哦。
    
    其二,其人学问:平路,本名路平。台湾大学心理系毕业,美国爱荷华大学数理统计硕士。台湾当代最卓越的作家之一:不管是题材的选择、创作的技巧、关切的方向,都深具出入时空而开疆拓土的格力和成就。重要着作有长篇小说《行道天涯》;小说集《红尘五注》、《百龄笺》、《凝脂温泉》、《禁书启示录》等;评论集《爱情女人》、《女人权力》、《非沙文主义》等;剧本《是谁杀了×××》;及散文集《巫婆的七味汤》、《我凝视》等。曾任着名报社主笔,并在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与台北艺术大学兼任教职。二○○二年至今现任台湾驻香港光华新闻文化中心主任。
    
    三,"浪漫不浪漫"的风波由来
    
    在我看来,也许是平路这个独生女从小就被路老先生的"心里测验"所熏陶娇宠成性,长大了也免不了总是天真的好奇和任性的窥探,尤其是对"非常"的人事,一切都视为"好玩"。
    
    一向认为笔剖"非常"是好玩的事情,从小被"宠坏"了的老顽童平路,面对杨振宁提出的"她是否应该反省,应该道歉呢?"这样一本正经的责难,她只好自我解嘲道:"无奈:杨翁没幽默感"。还特别以"同礼"的方式书面回应杨翁的公开信。她写道:"一篇幽默与诙谐的文章,却说我'咒骂'他们,刚好旁证这代沟,得过诺贝尔的老先生与新现代女性的代沟确实很大!" 哈哈!平路呀平路,我们真要拍手感谢路大师当年对你的娇宠和珍爱哦。
    
    平路的无奈是真实的,而杨翁在"浪漫"这件事上缺乏幽默感也是真实的。这大概是各位爱热闹的朋友也应该认同的吧。
    
    说实在,平路说杨翁没有幽默感,也不完全如此。可爱的杨老先生──其实这杨翁分开了真的没什么可爱的,只有当他们双双十指相扣相拥成趣地穿起了情侣装,成了二十一世纪中国人老少配破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一道靓丽的风景时,才真的非常的幽默可爱至极哩!不是吗?看看他春风得意面对十几亿的观众,勇敢的玩把"82" 与"28"的数字游戏,创造"老少配"的人间童话,并且把一切全归功于"这是天作"是"上帝最后的礼物"时,你能说他是没有幽默感吗?!
    
    四,"老少配"究竟是"浪漫"还是"旧瓶装新酒"
    
    关于名人的老少配及"男女之大碍",从历史上我们还可以多看三例:
    
    例一,1972年2月20日,杨森在台湾度九十大寿,蒋介石派人在"国防部"三军军官俱乐部为他布置寿堂。蒋介石亲书"贞固康强"的寿轴,杨森把它挂于寿堂正中央,以示炫耀。生日会上,杨森叹息说:"我这个人就是喜欢跟年轻人在一起,这样才有朝气。"国民党元老张群知道他又想娶妻,便笑言:"那你就再娶一个嘛。"于是,杨森以招募秘书之名娶进了年仅17岁的中学生张灵凤做他的第12任妻子。《红楼梦》里有"十二金钗",那是在小说里,现实中,他杨府里还真有 "十二金钗"。真真可谓"曹雪芹的笔杆子真不如杨森的枪杆子"哦。结婚后,国民党元老于右任送来一副狂草,"海誓鱼龙舞,山盟草木知。"90岁的老翁娶了 17岁的小姑娘,真能说是海誓山盟吗?不到一年,张灵凤居然又为杨森生下最后一女,一时传为海内外的奇谈。有史记载,早年杀人如麻的四川军阀杨森,曾将 14岁的幼女纳为第7房小妾,且还残忍地杀害过几名"红杏出墙"的妻妾。
    
    例二,1959年1月,年近花甲的美国作家艾迪梅尔.纳布可夫的 "处女作"《洛丽泰》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目榜首,为什么说是他的第N本小说还是"处女作"呢?因为《洛丽泰》的内容,竟是一部老男人毕生觊觎小姑娘肉体而走进监狱的故事。这部小说后来由大导演斯坦利.库伯力克执导改编成电影,即便在当时性解放处于高潮的美国,仍旧遭到一系列的恶评,翻译成中文时,其名字竟为颇有诗意的《一树梨花压海棠》!
    
    例三,200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作家奈保尔当年对媒体说,他对在婚姻出现危机时他经常光顾的妓女们表示"感谢"。
    
    瑞典的小报当日都用整版篇幅报道这一自爆绯闻的做法纷纷予以报道。以文笔犀利而富于争议着称的奈保尔自曝坦认,由于忙于工作,他无暇去追求更体面的情妇,他只有常常在妓女的怀中寻求慰藉。他在接受美国NPR电台采访时说:"她们给予我安慰,我知道,当我需要时她们乐意效劳。"他的采访内容部分经瑞典公共电台转播。他说:"我无法去追求其他的女人,因为这耗费时间。如果你想引诱一个女人,如果你的婚姻在各方面都不如意,你就无法决定这样去追求,这需要很多天,很多星期的时间,这等于是放弃事业。他还强调说,妓女"给我以生活中别处无法寻得的性慰藉。"但同时他又承认,这种经历并未教会他什么。毫不以之为耻的奈保尔说:"这种女人不会教给我们什么东西。"
    
    负责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文学院的成员则说,对2001年文学奖得主的言论丝毫不以为意,因为他们是纯粹按照文学成就的标准来选择获奖者的。马儿姆维斯特教授说:"我们只对作品进行判断。有很多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我永远不会引以为友。"文学院的成员艾伦说:"诺贝尔奖是对文学的褒奖。与他事无关,这不是品行或道德的评奖。"
    
    五,三问杨振宁博士
    
    由上面的三个举例,我想恭恭敬敬地向杨振宁老先生提出三个问题,以供大家共同探讨和玩味。
    
    提问1:
    
    由上述大军阀杨森老夫少妾的例子,我们要问道,军阀杨森有何德何能,可以在当时蒋介石制军森严的台湾,得以如此放肆地行荒诞之婚配?相关资料让我们看到,杨森只是一介武夫,在民国军阀混战时期,为争抢地盘,打过数百场战争,是个杀人如麻的乱世枭雄,并因此在后来当上国民党陆军上将、二十军军长。1950年4 月,蒋介石委杨森为台湾"总统府上将国策顾问"、"战略顾问委员会战略顾问"。杨森在国民党军阀中,以妻妾成群,儿女众多而出名,他公开的妻妾有12位,子女共有43人,其荒唐畸形的婚姻分外引人注目。
    
    我们的疑惑是:军阀杨森之所以可以有"17:90"的老少配畸形婚姻,是他杀人如麻才得以有如此显赫一时的高位,如果权利和名声可以等价交换的话,要砍多少颗人头,一万?两万?仰或是十万颗人头?才可以达到以90岁的高龄还可以"获得"一个 17岁女孩子的芳心(如果她真的是投之以芳心)?而以此类推,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威慑力可以等价于砍掉多少颗人头?才可以让一个82岁的老男人,赢得一个28年轻女子的"诗意"的妙漫婚姻?(
    
    二零零五年一月中央电视台播出的《面对面》节目中曾有一节王志和杨振宁的对话中,杨振宁回答王志关于他们的婚姻时说:"是的,我写这几句话,是考虑了以后写的,是我真实的感觉。你知道所有的诗句,含义是讲不清楚的。这句话如果需要解释,它的诗意就没有了。
    
    第一个提问则是:用人头堆积起来的威望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威望、对于支配一个行将就木的老男人企图去擒获一个年轻貌美的妙龄女子的人性(不是兽性)欲望,究竟有什么不同?
    
    提问2:在上面的例二,美国作家艾迪梅尔.纳布可夫的"处女作"《洛丽泰》翻译成中文时,其名字竟是词句"一树梨花压海棠"!这句词是什么意思呢?它典出于宋代词人张先(990-1078,字子野)和苏东坡之间的文人调侃。张先在80岁时娶了18岁的女子为妾,一次聚会上,好友苏轼做诗调侃他:"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诗歌里的梨花指的是白头丈夫,海棠指红颜少妇,再用一个暧昧的"压"字,可谓风流尽显。
    
    李清照是宋代最着名的女词人,她的《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等。表达了她的生离死别之苦楚!在宋代,对于士大夫文人来说,纳妾是天经地义的事,青楼冶游对于男性更是家常便饭稀舒平常的事情。李清照的诗歌正是这种独守空房凄凉心态的写照。因此,我们可以说,平路的文章里的意境:"这□样目光所聚,背叛了世俗?不,我要说,他们恰恰是切合于世俗。"这不就正是点明了杨翁配同中国古代男女关系里的那些什么"一树梨花压海棠"之类的"风流尽显 "是一脉相承的旧瓶装新酒吗?
    
    热情吹捧赞美杨翁婚配的新加坡的尤今女士是否应该知道,杨翁的婚配行为,诚若平路女士所言,不是"尤今",而是在"尤古",尤封建、尤帝王将相三妻六妾、尤女人是男人的尤物、玩物和性奴!而绝不像您尤今女士所说的那些让人听了很肉麻很"迷思"的奉承话。借此机会还要追问您一句,您是不是愿意您的女儿或者孙女也象翁小姐那样去"诗意"地嫁一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父亲的"老可爱"呢?
    
    当然,杨翁配是你情我愿,又符合婚姻法,本来是无可非议的。但是,非要大言不惭的告白天下,说是"天作之合",我们就不得不疑惑的问到:难道合法的就都是合理又合情的吗?
    
    到此,我不得不效仿着法国女革命家罗兰夫人走上断头台时,面对远处的自由女神雕像,说出的那句不朽格言的语调来说:法律啊!多少人假汝的名义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情哦!
    
    提问3:
    
    就例三,关于200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作家奈保尔嫖妓的新闻报道和由此引出的当事人的态度、以及瑞典文学院的态度。奈保尔的态度显然是理直气壮:" 我是嫖客!我怕谁?"。但是,瑞典文学院院士马儿姆维斯特教授说:"我们只对作品进行判断。有很多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我永远不会引以为友。"文学院的成员艾伦说:"诺贝尔奖是对文学的褒奖。与他事无关,这不是品行或道德的评奖。"显然院士们在道德上并不苟同奈保尔关于嫖妓的言论。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作家奈保尔底气十足地说:我对妓女们表示"感谢",并说:妓女"给我以生活中别处无法寻得的性慰藉。"他感情的就是大有我是嫖客我怕谁的骄横劲儿哩!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美籍华裔着名的物理学家杨振宁博士,可爱的杨老先生也得意洋洋地说:我们认为我们的婚姻是"天作之合"!本来,是绝对没有这篇文章的。可正是由于杨老先生的这句话,我感觉到不得不写几句了。究竟是"天作之合"还是"天作之孽"?我总觉得,当一树盛开的海棠当真的要被一枝老梨树杈压折了花瓣的时候,在美丽的大自然中总是件罪过的事!不知杨老先生是否也有过同样的悲悯之心?
    
    无论是奈保尔还是杨振宁,是不是凭借一个诺贝尔奖的头衔,就可以母仪天下而无远弗届?明明是个人老心不老的眷恋春色的"82蝶恋花",娶了个一心高攀枝头的"28伊人鸟"。这股花鸟虫鱼的春风,在本来就是 "新(性)生活"意识春潮涌动的中国大地上又多开了一朵添乱的"恶之花"。杨博士将西方典型的男才(财)女色的结合方式向本来就既好色又压抑的国民发出了一个强烈的骚动"性"号,让一些有权有钱有地位的男性(甚至喜好男色的女富婆)一个个欣喜若狂,因为在他们的面前,由太平洋的西岸此时"海龟"款款来了一个独步江湖的模范雄性大侠,这个手握金色诺贝尔奖盾牌的超高龄大侠,这个可以让孙女和重孙女们乖乖以身相许的祖父大侠,竟让许多中国的老男壮男青男甚至少男在年轻貌美的女子面前顿失了阳刚!这可不真是一个颇有"诗意"的犹如来自荷里活大片的无敌雄性大侠嘛!难怪杨博士的"老丈人",年仅64岁的翁老先生在此盾牌之下,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表示支持女儿"献身"给人类科学事业!
    
    六,平路,为什么是平路?
    
    让我们再回顾上面对平路的简介:其"重要着作有长篇小说《行道天涯》";够了,就是这本小说刚好孤陋寡闻的我不久以前读过,虽然我不甚了解她为何要叫这样的书名,但重要的故事情节还是记得一些。最记得平路她指名道姓还配有许多市面媒体没见过的珍贵照片,开宗明义本书就是以国父孙中山和其遗留在世的刚刚盛放生命之花的,充满活力,自然渴望有爱情滋润的"年轻快活的寡妇"──国母宋庆龄的非常婚姻生活为背景而创作的。书里面有几句很让人过目难忘的话:"再没有别的事,能够比让年轻异性甘心情愿的奉献来得可喜……""没有人确切知道先生未来的历史地位,正好象没有人预见到伟大的生命要由死亡来完成"等等。
    
    我窃窃思忖,以杨翁的敢想敢为的大无畏儿女情长气概和大彻大悟的快乐人生智慧,就算他们没有读过《行道天涯》又有何妨呢?!国父国母尚且只是她小说里探究追踪的人物,对平路的"老少配──浪漫不浪漫?"的任性女孩般的不解的"迷思",杨翁又如何能严肃苛责得起来呢?
    
    呵呵!平路,也就是只有这个被一代宗师娇宠熏陶过的平路,才能惹出这样天大的"浪漫"风波和笑谈了!
    
    七,多点幽默,生活就变得可爱起来
    
    幽默大师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一书里曾写到:"象其它的物理学家的灵心那样,能测量出一颗行近地球的星辰的光线,或去研究无从捉摸的原子构造……猴子的无目的的,善变的,暗中探究的好奇心比较之下,不得不使我们承认我们确有一个高贵的,伟大的灵心,有一个能够了解这宇宙的灵心。"大师又说到:"人类底灵心是不合理的,是固执的,偏见的,是任性的,是不可预料的,因此也就可爱。""人类易生错误的本性是人生色彩的精粹所在"。
    
    大师不愧为大师,他认为幽默可以使世界和人类避免更大的痛苦和难堪!生活仅仅就是一种艺术。不是吗?
    
    我不得不说,我会更加喜爱平路的种种探究真相的任性,她的"迷思"是非常可爱的。
    
    杨翁如果有了更新更高更大的幽默感,自然会不骄不躁而且小心谨慎地回避那些满世界网友的众声喧哗,来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疼我娇妻",“管他别人吃不着葡萄酸溜溜,只要我俩甜甜蜜蜜在心头。”大部分时间三缄金口,偶尔放点新料吊吊众人的八卦胃口,收放自如,自然会更加享受到这来自不易的上帝最后的美意和礼物!做一对活神仙逍遥快乐又何需他人来羡慕和赞美?
    
    "浪漫不浪漫,孤独不孤独",真真是说不清楚的别人的或欣喜若狂或凄凉难忍或烦恼不堪,比如在下的我,越是热闹的场面,我就越感觉孤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郭知熠
  • 杨振宁终于跳出来了!
  • 赵平波:杨振宁先生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 清华学生怒批杨振宁:不忠不孝不仁不义/马普尔小姐
  • 朱学勤评论杨振宁:说真话并不需要付出太大代价
  • 驳杨振宁中国大学“很成功”(图)
  • 中国大学办的很成功?杨振宁言论遭抨击/梁发芾
  • 余杰:杨振宁究竟爱哪个“国”
  • 写给将在央视露面的杨振宁先生
  • 杨振宁老牛吃嫩草缺德/何哲
  • 李政道: 杨振宁通过诬蔑和贬低来索取荣誉
  • 曾仁全: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 杨振宁有伤道德风化吗 - 与徐水良商榷
  • 美丑倒置——杨振宁“婚事”带来社会问题
  • 从科学家到交际花 杨振宁的文化反叛
  • 作为女人,我羡慕和杨振宁结婚的翁帆
  • 杨振宁倒是个孝子
  • 胡祈观点:对杨振宁“祖孙恋”的遐想 等六篇
  • 杨振宁,您爷不为爷了,我们岂能装孙子?
  • 余杰:杨振宁究竟爱哪个“国”
  • 杨振宁夫妇十指紧扣 昨日穿梭“时光隧道”(图)
  • 杨振宁为清华筹款1000万美元 期盼李嘉诚捐10亿
  • 杨振宁新学期将参与清华学校事务 (图)
  • 杨振宁2004年大出风头 从科学家到公众人物(图)
  • 杨振宁与翁帆今天在广东汕头登记结婚(图)
  • 杨振宁未婚妻翁帆抵京甩开众媒体记者
  • 杨振宁未婚妻翁帆抵京甩开众媒体记者(图)
  • 杨振宁传婚讯家人反应谨慎(图)
  • 陈宽:《易经》准确“推演”杨振宁的晚年婚恋
  • 82娶28:杨振宁不愿多说 翁帆神秘消失(图)
  • 杨振宁未婚妻翁帆大学老师:我本人不大赞同(图)
  • 杨振宁即将再婚 清华呼吁尊重个人选择 (图)
  • 杨振宁质疑博导制度
  • 杨振宁海南演讲:中国离诺贝尔奖不太远了(图)
  • 杨振宁评中国高校教育:清华本科生水平超过哈佛
  • 杨振宁:“西方式的的民主,并不适合中国”
  •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将定居清华园(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