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赵勇被扫出团中央大门,不是下放是败逃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2月26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博讯 boxun.com)

    昝爱宗
    
    
    2月22日,《河北日报》报道,原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赵勇,摇身一变成为现中共河北省委常委、委员。
    
    2月23日,团中央的报纸《中国青年报》没有刊登这则新闻,却变相刊登了一篇名为"全国青联十届二次常委(扩大)会议召开,杨岳当选全国青联主席"的新闻,中间夹带了这个一句"私货"——"中共河北省委常委、刚刚卸任全国青联主席的赵勇参加会议并讲话(该报记者江华报道)"。
    
    为什么说这个新闻夹了"私货",因为这个会议是2月22日召开的,当天"中共中央任命赵勇担任中共河北省委常委"。可赵勇作为"参加会议并讲话"的人员,其身份不可能是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既然不是河北省委常委的身份,那么他还是维持老身份——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否则他一个河北省常委,根本就不应该来参加团的会议,来了也不应该讲话,因为团中央主管的青联轮不到河北省的干部"插手"。即使他赵勇刚刚卸任全国青联主席,更不应该来,因为与他的河北省委常委身份不符,乱了套。
    
    《中国青年报》夹带这个"私货",有点弄巧成拙的味道。整个一篇报道挺好的,为什么要"插"这么一句"中共河北省委常委、刚刚卸任全国青联主席的赵勇参加会议并讲话"呢?赵勇开会是为了讲话,到底讲了什么,报纸又不透露。恕我直言,这篇报道就是变相刊登赵勇出任"河北省委常委"的新闻,为赵勇作一冠冕堂皇的告别。
    
    赵勇出京,也可以说成"被扫出团中央大门",只是不知道此行是"下放"还是"败逃"更准确些?赵勇本来就是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团中央设第一书记,不设副书记,那么赵勇就相当于团中央第一副书记。第一副书记,虽然是副部级、副省级级别,但到了省里就应该是省委副书记。可赵勇仅仅是一个"省委常委",无疑是下降了一点,说"被扫地出门"并不过分。赵勇到底是什么人呢?虽然《中国青年报》一个字不说,但网络上却铺天盖地,比如这个"赵勇同志任河北省委常委"的新闻,在百度新闻上搜索居然有45个网页,却一个也没有与卢跃刚和《冰点》有关。就连美国专门刊登或转载新华社或地方省市党报报道的《侨报》,2月24日也以"赵勇任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标题报道,比国内的报道少了一个"同志"。该报道称:曾任中国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的赵勇经中共中央批准,出任中共河北省委委员、常委。这是继2005年7月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张宝顺、胡伟分别升任中共山西省委书记、新疆自治区副主席后,又一位团中央高官出任地方大员。同样没有提中共忌讳的"冰点"停刊事件。不过河北自己的报纸《河北日报》报道最详细:赵勇,男,汉族,1963年1月生,湖南益阳人,1982年6月入党,1982年7月参加工作,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博士学位。历任湖南省革命老根据地经济开发促进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省民政厅社会处副处长、处长,共青团湖南省委副书记,共青团中央青工部副部长、部长,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委员等职,2003年7月后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副部长级)、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委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
    
    43岁的赵勇,其身份变化,不仅仅是因为他有共青团背景,还是因为他太"勇敢"了,他着手整顿《冰点》,借助手中的权力撤李大同和卢跃刚的职,惩罚发出不同声音的人。这样的人,其手段,其勇气,岂不叫"小人当道"?
    
    想不到赵勇这么年轻,仅比我长六岁,却那么不知好歹地挥霍自己仅有一点"权力"和"勇气",来对付一些只会编版和写文章的文人,难道此举就是"伟光正"的正当行为吗?我认为,赵勇这个人,也不过是"伟光正"的影子而已。
    
    浙江有个"政治明星"汤勇,和赵勇的"勇"是一个勇字。该同志被免职前任中共浙江省金华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前任中共东阳市委书记。2005年4月10日,金华市下属的东阳市画水镇众多农民因企业污染环境引发群体性事件,后来酿成重大群伤事件,国际影响很大。作为东阳市委书记的汤勇,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虽然后来被提拔到副厅级的金华市委常委职务,照样免不了咎,被免职回家。
    
    浙江的汤勇比团中央的赵勇还大一岁,都属于团派。汤勇的简历如下:男,1961年11月生,浙江金华市武义县人,1978年12月参加工作,1984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省委党校研究生学历。曾任武义县布厂团总支书记,共青团武义县委副书记、书记,武义县下杨区委副书记、陶宅乡党委书记,武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武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武义县委副书记、东风莹石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董事长,金华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东阳市委副书记、市长,东阳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现在,汤勇被扫出金华市委大门,赵勇也被扫出团中央大门,一前一后,是否有一定的联系呢?有,两人作为领导,处理事情不当,就应该承担最坏的结果。不过,赵勇还比汤勇幸运,汤勇现在家闲居,赵勇却摇身一变,异地为官,难道异地的官就好当吗?
    
    非也,赵勇这一次不是下放而是败逃,因为离卢跃刚所在的地方越远,似乎就越"安全"。人都说,眼睛里容不得沙子,赵勇这个《中国青年报》的沙子走了,《冰点》也快复刊了。但是,如果三月一日复刊首期就要批驳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不放过"冰点",似乎又要激化矛盾了。难道赵勇想要自己在河北省常委的新职位上下台,为"冰点"复刊报个到吗?
    
    想当初,浙江东阳的汤勇,已经由东阳市委书记的位子上升迁为金华市委常委,没想到升职后仍免不了被追究责任,最后导致下台——职位升得越高,摔得越厉害。
    
    现在,是不是又轮到赵勇败走麦城了?如果"不是",那么,《中国青年报》将《冰点》继续进行下去,大家都相安无事,读者也不必天天到邮局发行处退报了。可是,如果偏偏有人不想有个好结果,非要一个坏结果,继续将"冰点"变"污点",那么,其用心何其阴暗也。
    
    2月25日,"冰点"停刊前发表最后一篇文章的作者——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袁伟时在网上公开发表文章,对即将到来的《冰点》复刊如此感怀:"冷眼眺望,悲愤忧思",责问"《冰点》复刊,昔日勃勃生机能否保存?""为什么一个阅评组的意见就可以决定一家报刊、出版社和一篇文章或书籍的生死?"
    
    他指出,这是明摆着的远离法治的人治。在一个法治国家这是绝对不容许的违法勾当。复刊决定规定要在第一期刊登批判批判袁伟时的文章。"对此我无任欢迎!条件是我必须能够正常使用我的公民权利,维护学术自由和学术尊严。任何正直和合格的学者都不怕反驳,也不怕承认自己的错误。更重要的是这乃现代国家应有的制度,也是我国宪法明文保障的权利。
    
    55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教会中国人一个简单的常识﹕世界上没有句句是真理的圣人!""冰点"停刊,是常识与反常识的较量,虽然反常识暂时占了上风,其实看清楚点是他们大大地失败了,袁伟时教授说,"任何人的主张和文章都可能有错,只有自由讨论的制度和民主决策的程序可以发现和减少错误。没有学术研究的自由,包括发表成果的自由,就不可能有学术正常的发展。如果大权在握的官员承认这个常识,承认这是不容侵犯的制度,《冰点》风波无从发生……"一个机构、一个人有超越法律的权力,随意宣判这篇文章'极端错误',那个报刊要立即停刊,你们伤害的不仅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份报刊,而是在戕害中国发展的生机!"
    
    现在,终于轮到赵勇败逃了,但逃到河北就能万事大吉吗?当我从网上看到报纸对"2月9日先进性教育中央检查组组长、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赵勇带领检查组深入甘肃榆中县农村检查指导时提出的四点要求"简直要笑了,他说"要在分析评议中把找准问题作为重点,找不准的要反复找,要触及灵魂深处、触及每一个人的思想",他赵勇针对"冰点事件"和卢跃刚2004年7月5日发表的《致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的公开信》,找准了自己的问题没有?反思过自己没有?何时真正触及自己的灵魂深处?
    
    对于赵勇提出的另一点,"每一个党员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党员要向群众公开承诺,接受群众监督",他赵勇接受过"冰点"主编李大同这个群众党员的监督了吗?自己不正,如何正人?天天讲"和谐社会",天天讲"先进性教育"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自己却天天背离这个嘴巴上的东西,岂不要自己大摔跟头?
    
    在一个人民毫无个人尊严可言,毫无言论自由的国度,是不可能成为一个文明的国度的。文明与野蛮,往往就是一张嘴和几张嘴的差距。如果赵勇不明白这一点,真不如辞官回家,幸福地"卖烤红薯"。
    
    前有汤勇,后有赵勇,真不希望这些人继续"勇"下去了。还有外交部的发言人秦刚,似乎也把赵勇的"勇"当模范,他居然公开挺赵勇,说什么袁伟时先生评析义和团的言论"严重违背历史事实,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损害《中国青年报》形象"。真是继续"有勇无谋"下去啊。按照江泽民的话讲这些人真是不知道"闷声大发财"。不过,外交部网页已悄然删去秦刚这段发言,看来秦刚的"刚"也和赵勇的"勇"一样,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赵勇之勇,不是真勇,而是伪勇。看历史上的真勇,勇士们的声音至今还振聋发聩,如爱国志士、现代化先驱邹容在他的《革命军》中说﹕"有野蛮之革命,有文明之革命……野蛮之革命有破坏,无建设,横暴恣睢,知足以造成恐怖之时代,如庚子之义和团,意大利加波拿里,为国民添祸乱。"陈独秀更彻底地说﹕"我国民要想除去现在及将来国耻的纪念碑,必须要叫义和拳不再发生……现在世上有两条道路﹕一条是向共和的科学的光明道路﹔一条是向专制的迷信的黑暗的道路。我国民若是希望义和拳不再发生,讨厌可耻的纪念物不再树立,到底是向哪条道路而行才好呢?!"
    
    赵勇之勇,不过是"义和团"一般的"勇",非文明之勇,非光明之勇。这样的"勇",不但违反文明规律,更是对和谐社会的破坏。袁伟时先生所言很及时,任何现代政权的合法性都只能在自身的作为中去寻找。建立民主制度,让公民通过定期的选举表达对现政权的态度是其中一个主要途径;通过自身的作为去赢得公民对现政权的支持是另一条主要途径,可现实中国居然出现"把中共与义和团等不分青红皂白杀人放火之徒相提并论,实在不伦不类"。中共不应自比义和团,同时作家、记者更要说真话。"如果一个国家的公民如果不敢正视历史和社会的真实情况,理智就不可能融入这个国家的文化,成为民族魂不可缺少的部分。伟大的国家和伟大的民族从不害怕民族自省,因为这是推动自身前进的不可缺少的动力。靠虚假构筑起来的盲目自大虽可满足一时的民族虚荣,但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往往被狂妄愚昧的权奸利用,把整个国家推向危险的深渊,义和团就是活生生的典型。"
    
    因此,借"冰点"风暴爆发的机会,我希望更多的知识界、新闻界人士支持"全民讲真话",反对中宣部继续抡"大棒子"打人,不再让一代一代中国人继续"吃狼奶"。
    (2/25/2006 15:3)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丹:"我不做赵勇的狗"
  • 卢跃刚“致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赵勇的公开信”
  • “冰点”事件馀波共青团中央书记赵勇调任河北省委常委
  • 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赵勇调任河北省委常委(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