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台北陪伴燕鵬參加維權聲援斷食活動的日記/溫金柯
(博讯2006年2月24日)
    作者:溫金柯
    2月14日,台灣人權促進會舉辦「聲援維權行動,控訴中國暴政」的活動,暫時避居台灣的中國民運人士燕鵬在會上宣佈,以24小時禁食祈禱的方式,響應聲援活動。我作為燕鵬的友人,同他一起禁食24小時,聲援高智晟律師、郭飛雄先生、胡佳先生、齊志勇先生、陳光誠先生……等人的訴求。根據「聲援維權絕食團」的要求,參加絕食活動的人,必須寫一篇絕食日記公布出來。因此,謹將我參與這場活動的過程和見聞記下來,作一個記錄。
     (博讯 boxun.com)

    我在台北的中央廣播電台服務,擔任「為人民服務──楊憲宏時間」的幕後工作。楊憲宏先生這個節目,從2005年1月開始播出。過去一年多來,訪問的對象多是中國大陸的維權人士、獨立作家、異議人士和普通人民。高智晟律師、郭飛雄先生、胡佳先生、陳光誠先生等人,都曾經是節目訪問的對象,對於他們的理念和處境,我們都有長期的關心和了解。2月4日,高律師發起「聲援維權絕食團」,開始48小時的接力絕食活動,很快的看到包括香港、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地都發起了響應的活動。身處在台灣,也難免生起念頭:「那台灣呢?」
    去年,燕鵬從宜蘭來到台北以後,透過節目的訪問,和他認識以後,由於他租屋的地方與我住得近,因此常有機會來往。2月9號,我打電話給他談起此事,燕鵬馬上就說:「我要響應!」他的熱情,打破了沈悶的空氣。我說:「既然如此,我們問問看,台權會有何想法?」因為燕鵬等人來到台灣,長期以來,都是台灣人權促進會在連繫、照顧的。打電話連絡了以後,才知道,原來台權會的前任會長魏千峰律師和其他幾個執委在那一段時間,已經初步談到要關心此事、表達對中國維權活動的聲援,只是還在初步研議的階段。「燕鵬要絕食聲援」,讓台權會的聲援活動進一步推動起來。經過台權會緊密的安排,「聲援維權行動,控訴中國暴政」的活動在14號正式舉行。
    
    在活動正式舉行之前,作為在活動中唯一要進行絕食活動的燕鵬,曾經一度有過猶豫。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有些在山東的好朋友希望他一貫保持「只做事、不出風頭」的風格,也有朋友認為「絕食太激進」等等。我們對此有過一些討論。我認為,「接力絕食」無論如何都是極為溫和的抗議。因為無論是48小時,還是24小時,在自己的家裡絕食,任何人都知道,是死不了人的。所以,它並沒有像天安門廣場的絕食活動那樣決絕,有「以死相逼」的味道,它只是以身體可以接受的持續饑餓,向中共當局發出:「你不可以如此」之意而已。除此之外,我們在台灣做的,只是海外無數聲援活動之一,只是配角中的配角,因此也不存在是否出風頭的問題。我說的這些,燕鵬都認同。尤其是當燕鵬看到他熟識的中國工黨主席方圓先生,在澳洲坎培拉參加絕食活動的消息和照片,更是疑慮盡消。因為他看到方圓先生只是做了該做的事而已,並不存在「出風頭」或「激進」的問題。再加上,我表示要和他一起在活動當天宣佈斷食24小時,燕鵬就更放心了。
    在活動正式舉辦之前,發現由台灣《大紀元時報》發起的聲援絕食活動,12號起已經在世貿二館外進行了。台灣大學教授張清溪、明居正兩位先生,知道台權會籌辦的活動,表示也要在當天斷食24小時,同時在兩邊進行聲援活動。這樣,台灣人權促進會和台灣《大紀元時報》主辦的接力絕食聲援活動,就自然結合在一起了。
    14日早上11 點,台權會主辦的活動在立法院對面的「台大校友會館」正式舉行。相關的活動情形已有報導,這裡不再重複。12 點多,活動結束了。張清溪教授邀請燕鵬和我,一起到一○一大樓附近的世貿二館,參加那裡舉辦的接力絕食活動。張教授非常客氣,邀請燕鵬和我,和一起參加絕食靜坐的朋友們談了自己的想法,並一起在靜坐區坐下來。半個小時以後,我回電台繼續工作,燕鵬回教會見牧師。我說,下班以後,晚上會再回到世貿二館靜坐。燕鵬說,他也要來。
    下午,回到辦公室。饑餓的不舒服,讓工作的效率變得不好;可能血醣降低了,腦袋昏昏沈沈的。傍晚,台北下起雨來。下班回到家裡,內人和孩子準備要吃飯。我說:「我們走路到世貿二館,你們去紐約紐約(世貿二館旁的百貨商場)吃飯,我在樓下和絕食的朋友一起靜坐。」然後,打電話給燕鵬:「下雨了,你住得遠,就別來了。我住得近,還是去看看吧!」(燕鵬這一個星期才從台北市搬到台北縣的中和市,教會的附近。)
    一家四口就撐著傘,走到世貿二館。內人帶著孩子吃飯去了,我則走到靜坐區。靜坐區的朋友比白天少一點,靜坐的人們擠在大遮陽傘下,但仍然是白天的這些人。放下雨傘,找個空位坐下來。雨漸漸大起來,靜坐的人們仍然十分沈穩安靜,大多數人在閉目沈思,有人閱讀著小冊子《九評共產黨》,也有人折著《大紀元時報》的聲援特刊。靜坐區的前面,擺著活動的橫幅、圖片和資料,幾位志工朋友向往來的路人介紹活動的情形,邀請他們簽名聲援。這裡是台北市最熱鬧的信義商圈中安靜的一角,華燈初上,穿著時髦的人們,在這裡輕鬆地走著,商圈裡各種燈光閃爍著,各種聲音喧鬧著,和這靜坐區的景象,和諧地放在一起。
    我在靜坐區閉目默禱,也感受到同坐人們的沈穩。有時張開眼睛,看著向路人介紹情況的志工。這些志工朋友,無論是男是女,他們總是帶著歡喜的態度,去向往來的路人解說。我約略的估計,大約五個人中,有一個人會停下來聽,接下聲援特刊,甚至簽名。而無論是路人面無表情的拒絕,還是認真的傾聽,這些志工臉上歡喜、從容的微笑從來沒有改變過。我沒有問他們是否都是法輪功的學員,但我相信他們都是。同樣作為宗教徒,他們的修養讓我敬佩。這些人原本就是如你我一般的上班族、家庭主婦,現在卻成了在街頭平和地宣揚反共、反迫害人權的尖兵。如果真的有神,那麼,我覺得衪工作的方式真的是太奇妙了。
    饑餓使人感受到的,直接就是自己食欲的存在。平常我們總是很輕易地,透過「飲食」調伏食欲帶給我們的困擾;而斷食則是透過「承諾」的意志力來調伏。慾望對意志力的挑戰,一方面呈現了我們身心的軟弱,一方面也呈現了「承諾」的莊嚴。因此,在靜坐中,饑餓成了喜樂的一種形式。過了一個多小時,內人和孩子吃過飯,到靜坐區找我,再一起走回家中。回家後,看看書,喝喝水,早早睡去。
    15日早上醒來,饑餓感不存在了,反而覺得身心輕安愉悅。上班過平常的日子。工作到11點,打電話給燕鵬,說:「我要開齋了!」燕鵬約了晚上請我全家一起吃飯。晚飯後,又從我家一起走到世貿二館,去看望靜坐的朋友。發現靜坐的人們換了一茬,昨天在場的人都不在了,但是他們的莊嚴、平和、寧靜、平穩是沒有不一樣的。燕鵬和我們全家,在那裡與工作人員聊了一會,就送燕鵬去搭地鐵回中和了。
    幾天過去了,世貿二館的接力絕食活動仍然繼續著。而我只要有機會,總會繞過去看看台北街頭這個莊嚴的角落。每次去,場景一直沒有改變。而在電台工作時,聽到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先生前去聲援、陸委會副主委黃偉峰也去了……。而從17日以後,電子郵箱中,再沒有收到高律師寄來的信,知道高律師的電話被切斷,網路也被切斷了。心懸念著高律師的安危,楊憲宏先生總是說:「中共不敢對高律師動手!」。而有消息說,呂副總統表示要安排近日去世貿二館聲援絕食活動。一切一切,都在懸念中。
    
    溫金柯二月二十二日於台北 _(博讯记者:巫恩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