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柳孚三:傅傑的“衰世、治世”与“和谐社会”的卖儿卖女
(博讯2006年2月23日)
    柳孚三更多文章请看柳孚三专栏
    一、衰世的“和谐”
     (博讯 boxun.com)

    “龚自珍说,衰世的特征就是一切都已千疮百孔,不可收拾,都由於万马齐喑,故面貌同治世。衰世中文辞像治世,名声像治世,声音笑貌也像治世,然而并不是治世。衰世昏暗无色,而与治世的质朴无华相混同;压抑沉寂,却与治世的平和静谧相混同;道荒路废,但与治世之坦荡平展相混同;人心混沌,思想禁锢,却与治世之完美无缺、无所议论相混同。”这是经历过衰世的傅傑先生读书心得,也是经验之谈、有感而发.
    
    他还说:“救衰世,重点是士须知耻,“士皆知有耻,则国家永无耻矣;士不知耻,为国之大耻”,历览近代之士,初入仕途而存知耻之心者,已不多矣;官做得越久,知耻之心越少;官做得越大,马屁之功越高。今政要之官,所知不外二事,一车马服饰,地位待遇;二言词捷给,对上逢迎。长此以徃,上行下效,举国如处水火,则何以为国?”(《貌似治世的衰世》,<文汇报>2004年2月13日)
    
    二,卖儿卖女和“盛世”
    
    胡锦涛同志2002年12月6日在西柏坡学习考察时说:“现在,我国已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的发展阶段。经过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二十多年特别是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十三年的艰苦奋斗,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我们完全有理由为此感到自豪。”
    
    2002年,在西安工作的洛南人闫乐可(化名)肝内胆管结石,手术后病情突变,无钱求医,两个孪生儿已卖一个,还要卖另一个。
    
    2002年,一对外地农民夫妇,在北京街头一家快餐厅前叫卖儿子。小孩被汽车扎伤已成残疾,他们无能力追究肇事方责任也抚养不起小孩,期望好心人收留。
    
    2002年9月29日《大江网》报导,南昌东万宜巷内,有湾里罗湾乡人,45岁,家一贫如洗,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结婚6年连生4个孩子,3男1女。女孩最大,六七岁,最小的男孩还在襁褓中,只有几个月大。养不活,要卖给养得起的人家。结果没有人买小孩,也没有任何人伸出援手。
    
    2003年07月25日,沈阳北塔小区,一名妇女当街叫卖自己的亲生儿子,要价仅仅一百元。
    
    2004年01月05日《京华时报》报导:一个江西杨姓老头在前门正阳门卖4个小孩,从2岁到7岁,两男两女,都是他的亲生骨肉。由于家里穷,和老婆离婚后,老杨领着4个孩子流落街头,过乞讨生活。
    
    2005年8月日(沈阳晨报记者刘凌报导):铁岭西丰县王爱云因丈夫姚伟被当地法院关起来了,需要7,000元钱才能赎出来,家里穷,只能卖了孩子,开价7,000元!
    
    2月17日《扬子晚报》报导:早上9点左右,南京方家营附近一名中年男子因生活困难,将自己两个4岁大的双胞胎男孩开价30万叫卖。
    
    以上仅仅是《议报》上转载的几个“伟大成就”、和让胡锦涛“完全有理由为此感到自豪”例子。
    
    三,专家说法:卖子可判5年以下徒刑
    
    辽宁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佟连发表示,我国法律规定有生命的自然人是不能成为买卖对象的,因此买卖亲生子女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无效的合同交易。"按《刑法》规定,负有抚养义务而拒绝抚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这是什么样的法律专家?穷人卖儿卖女要判刑,那么把老百姓逼上卖儿卖女绝路的中共反动派又该当何罪?专家没有说,也不敢说.这就是“士不知耻,为国之大耻”也。
    
    现在的社会学家是没有“社会”、不要“社会”的光桿“学家”。我有幸听过一个所谓社会学教授的报告,他设计了几百道问题的问卷,追踪访问了几百上千人,但作了十几二十年时间的“追踪研究”之后,他居然讲不出他所调查的对象在“人的现代化”上到底有多少变化、有什么要求,官民关系、警民关系有什么变化,如火如荼的维权运动、令人发指的野蛮拆迁和暴力征地在他的研究中竟变得无影无踪,下岗工人、欠薪民工一类弱势群体似乎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冷血的专家、无耻的士,正是这衰世的帮凶和粉饰者。
    
    四,从小官看大官、从犍为看大陆
    
    一面饥寒交迫,一面骄奢淫逸。老百姓为什么卖儿卖女?就是中共流氓的贪婪掠夺、狠刮地皮。
    
    中共四川犍为县委书记田玉飞于2002年11月27日,将拥有4.6亿元总资产、1.9亿元净资产的犍为电力仅作价4,000万元,匆忙签约卖给乐山市民营企业王德军的东能集团公司。而提出开价8,000万元购买该公司的乐山市电力股份公司等企业,则被拒之门外。在这桩低价变卖国有资产的钱权交易中,为了酬谢田玉飞,王德军在2002年10月至2004年9月期间,分17次向田玉飞兑现了当初的"承诺":人民币1,504万元、美元9万元、住房3套及装修、轿车2辆、50万元的银行卡等等。田玉飞因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于10月19日在成都中级法院受审,涉案金额高达3,200余万元。犍为县本是一个经济不太发达的县份,作为共产党县委书记的田玉飞,却搜括了如此巨额财富,令人啧啧称奇。(2005-10-31《中国法院网》:《十月法制焦点回顾》)
    
    四川犍为县县长杨国友,在任职期间收受贿赂61万元,于11月3日起,在四川双流县法院受审。(2005年11月03日《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四川犍为县长首次受贿害怕,县委书记喊"收下"》)
    
    像犍为县这样党政头目狼狈为奸的县,在四川决不止一个,在全大陆更不计其数。县是如此,乡村亦如此,省市中央更是如此。所谓“上行下效,举国如处水火”,硕鼠横行,贪贿遍於域中,国则何以为国?
    
    而这些罪恶恰恰就是在胡锦涛所谓的什么坚持“两个务必”,什么“从自身做起”、“特别是领导干部艰苦奋斗”,什么“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居安思危,戒奢以俭”、“忧劳兴国,逸豫亡身”、什么“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天花乱坠下普遍而迅速地爆发着、漫延着。(2002年12月6日胡锦涛《在西柏坡的讲话》)
    
    22-feb-2006
    
    原载《新世纪新闻网》http://www.newcenturynews.com/Article/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柳孚三:黑社会在党的阳光雨露下茁壮成长
  • 红军不过是杀人越货的土匪/柳孚三
  • 柳孚三:老革命安青松给胡锦涛同志的信
  • 柳孚三:我党搞的是半吊子军国主义
  • 柳孚三:“民族之旅”成了 “马屁之旅”
  • 柳孚三:一只恶心透顶的老虎
  • 柳孚三:尚有儒生坑不尽,留他马上说诗书
  • 柳孚三:试看今天域中,竟是土匪之世界!
  • 柳孚三:卢展工书记欢迎舆论监督?
  • 柳孚三:新闻点评——流氓政权下哭泣的农民!
  • 柳孚三:煞有介事的特首补 “选”
  • 柳孚三:让百姓多喝几碗粥吧
  • 柳孚三:绝望的中国农民
  • 柳孚三:今年是儿童节
  • 柳孚三:“和谐”社会中的冷漠与残酷
  • 柳孚三:為吴三桂平反
  • 柳孚三:暴政不亡,天理何存?
  • 柳孚三:“战争赔偿”和刘亚洲们的呼声
  • 柳孚三:连战自取其辱
  • 柳孚三报导:爱滋乡的乡长大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