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主席:总书记重提马克思主义很可笑吗?/周之金
(博讯2006年2月22日)
    二十岁青年周之金在北大讲座上直面质疑演讲者:总书记重提马克思主义很可笑吗?
    
     重提马克思主义很可笑吗? (博讯 boxun.com)

    
    当把国家的指导思想(政治上的意识形态)也似作为很可笑的时候,这是不是一个民族的迷失?
    
    胡主席:
    接信好!(也不知这信能不能寄到您的手上,但我仍旧希望您能看到它,毕竟这是专门写给胡主席您的)
    
    现坐在北大的图书馆,面对着这些类似繁星浩海般的书籍,联想起当今中国社会之巨变,太多的感悟,太多的唏嘘。也不知道我昨天寄出的资料您收到了没有,但我还是很心痛的向您再次提起了笔。
    
    什么事我们国家都会发生,而又是那么的让人出奇预料,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一直怀疑我的错觉,但现实还是浮现了出来,有点让人难以呼吸。
    
    昨天晚上在理教听了一个关于《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现状》的讲座,在为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群体堕落而深感忧虑的同时,我也为另一件事而异常的震惊。
    
    首先表明:我是尊重这个讲师的,毕竟他是个有良知、有社会责任感而敢于说真话的知识分子,但一些话还是使我陷入了困境。因为这关系到一个指引民族前进的方向,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我希望也不要采取异端)
    
    讲师在讲演中关于国家的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与传统影响)时提到了这么一句:“好象在前天新闻里还看到了说胡锦涛在会上重提马克思主义,说要高校培养一些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什么的,我觉得很可笑,确实觉得很可笑。”
    
    当时场面哄堂大笑,继而是一连串的鼓掌声,夹带着“是啊、对、就是、真的可笑、对对”的声音。而我是觉得相当刺耳的,比以前那些个在“企业伦理”课上说“产权改革是把抢来的生产资料送回给人家,不叫国有资产流失”和在“科学社会主义主义”课堂上直接攻击社会主义,说什么“毛主席时代党风好不过三天,要全盘的否定”还要难受,为什么都是一些挂着羊皮的狼呢?先不说我是否信仰马克思和社会主义,但我认为在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本而立国的社会主义国度里,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在现在马克思主义被严重边缘化的时候在中央政治局的会议上提出来便并让全国人民知道,这并没有什么不妥。(也必须是要重点的再提出来的时候了!)
    
    讲演完后是提问时间,我用纸条写上“X老师,对您刚才提到的胡锦涛主席提出的高校里要培养一些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经济学家)很可笑,您能不能说说为什么很可笑?您觉得胡主席会意识到自己很可笑吗?那为什么?”提了上去。
    
    我的条子念出来之后,堂下又是一阵哄笑声,当然也鼓掌(可我确实不知道他们笑什么,为什么鼓掌?是笑我问得痴还是赞我提得好?)
    
    讲师是这么回答的:“为什么可笑,我觉得很荒诞。我往时读马列,彻夜难眠,思辨的力量,感性之美,省美的享受。马恩的出发点是不是非常好的,对原始资本积累(的剖析)十分到位,他说的话现在知识分子不敢说,面对血一样的事实,已经不敢面对,是血淋淋的剥削,像深圳的工厂。但相对我们这个社会,马克思已经非常的遥远,已经扬弃了。他的精神和理想灵魂值得学习,但与现实脱节的。对胡锦涛他的成长经历我没有研究,所以不知道,但至于他为什么要提,是帝王师的道理……”
    
    有个同学插话:“老师,我觉得马克思理论非常精妙,尤其对资本的理论非常高妙,但为什么我们国家的知识分子就不去研究马克思,只是口号化,表面形式化,为什么不真正实际地去研究、去深入呢?”
    
    讲师答:“刚才我说了回避是一回事,但与现实是脱节的。”
    ……
    
    胡主席,看到这个问题您能想到什么?会觉得奇怪吗?会震惊吗?还是真的觉得很可笑?这可是在传播马列主义而发起“五四运动”的国立北京大学啊!不知您及中央怎么想,反正我昨晚彻夜未眠——为我们国家感到羞耻!为什么又是可笑的呢?为什么有些北大学生也随之附和赞同,这是马克思主义自身的问题还是意识形态教育方面错位的问题?这个也许确实很难回答,或许这个讲师没有错,他是独立的作家学者,他讲了真话。我也很赞同现在中国的新资本家对工农的剥削和已经没有人敢面对了。但问题是:这些年来,由于一些方面盲目的改革所造成和逐渐暴露出来的问题,再加上西方文化的冲击,使马克思主义(甚至是社会主义思想)遭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严重的边缘化,或者更进一步的说被人扬弃了。但当一种具有国家性质的指导思想也都被看作为“很可笑”的时候,我们的意识形态是不是该到(信仰)危机暴露的时候了,这也看出了,我们这个民族仍旧是处在一种意识和信仰迷失的状态之中,这个对于那即将来临的所谓的文明世界——不管是否存在,这种状态是很不正常的。
    
    既然知识分子都群体的堕落了,也无缘去指责谁,毕竟在充满谎言的空间中说真话是很难的,甚至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改革开放20多年来,国人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在这个知识和观念都陷入了多元化的世界,国家能统合的国民意识形态已经遥不可及,因为曾经高度统一过的信仰经过“文革”和“**”,特别是现在混乱的、虚伪的“市场经济”后,国人的信仰现在已经支离破碎了——这是一个民族凝聚力的丧失,也是作为一个国家之团结力量的无形的削弱。所以,改革开放这些年来,只一味地注重经济产量的单一增长,带来了很多难以挽回的损失,而尤其是忽视对上层建筑(政治上的意识形态)的教育与强化,确实造成了很大的问题。确切的说来,忽视了对全民关于政治思想的教育,对整个国家的建设,它的隐形性破坏力是很大的,而这特别又是在信仰方面,当然,更深入的研究,又会发现,说来说去,这又与目前党自身的作风问题和混乱的伪市场经济有很大的关联。
    
    我不想表述太多,在当今我们这个传统道德基本丧失、信仰和信任也严重缺乏而逐渐趋向于“自私自利”的唯一的信仰只异化为“权力与金钱”至上的权贵社会(很心痛的说出这句违心的话,但我不能欺骗党),如果一旦否定了近百年传承下来的“马列毛”,我们不知以后国家的指导思想是什么?因为走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唯一的选择——毕竟世上哪一个国家都不希望也不允许中国走向类似于美国这么强大的资本主义强国,这在根本上就注定了中国走资本主义只能是死路一条——无可质疑的!但以这些年来中国不断的“右倾”,不断的“权贵资本主义”化,如果不能及时挽回,这可以说是为我们的国家敲响了灭亡的警钟——还盲目走下去的哈,历史很快就会证明!
    
    中国近百年,是探索的百年,是迷茫的百年,也是混乱的百年,但遗憾的是直到现在这种状况还在继续,在救国道路(主要以意识形态为主的政治方向)上寻找了以个又一个,否定了一个又一个,总是不断的探寻,又不断的否定,像是无头的苍蝇,这是我们这个民族的迷失,也是国民性和国家意识的丧失,在这样一种意识混乱、思想不清、国民盲目的状态下,不管结局多么悲惨,历史注定要循环,悲剧注定了要重演,中华民族的灾难也注定了要陷入历史的轮回。而就是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旋涡之中,我们这个受尽无穷灾难的民族虽然是在50年来看到了一些曙光,但在这样混乱下去,我们的民族怎么复兴,伟大的民族复兴之路又在哪里?
    
    而近年来,我们国家的思想界更混乱,某些人(不排除居心不良者)首先是不遗余力的“反毛”,这是用不着负责任的,占了便宜之后还出不了恶气,又反过头来“反马列”,恶气出了的,也还不知足,还把暗枪指向了社会制度,不惜一切的“反共反社”,反着立国之本,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国家这样的疯狂,就是这样一种意识的混乱,居然给描绘成“追求民主的象征”,是“民主的潮流”,也由于在党内某些人一次次没有原则的妥让下,终于造就了目前这样一个意识形态极其混乱而严重的阻碍着中华民族团结进步的不和谐的社会。主席啊,为什么这种这么荒唐的事情尽在我们国家出现!问问他们,这种反常的情况到底还要延续到什么时候?我们这个民族可不能再又灾难了,确实承受不起!
    
    在“反马列反毛反反共反社”的立场上,有些人是永远都不会妥协退缩的,嚣张的也有,现在形式更隐蔽。可无论如何,作为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立国之本的中国,以这些作为根本指导思想的无产阶级政党,不能再退缩啦!这简直就是共产党的耻辱,是我们国家的耻辱。而试想:一旦“马列和毛”被否定,那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呢?——这个结果很痛心,因为就目前“改革”的剧烈交锋就说明了一切:有一些人开始对改革开放不满了,开始抵制了(当然,这不能怪他们,这也是历史的必然,虚假的‘改革’和混乱的‘改革’或者是用心不良的‘改革’必须得叫停,不然,一旦翻车的话中国没有救!苏联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也强烈地建议党必须对目前地‘改革’要反思,因为这场改革已经严重地脱离了邓公20年前说过地社会主义改革的初衷和根本的目的,我们不得不怀疑目前所推动的‘改革’已经被某些另有用心或者可以说居心不良的分子所利用了,他们张口是‘要继续深化改革,闭口又是‘改革到了攻坚阶段’,可‘深攻’了13年,居然发现国有资产差不多送完了,居然现在连社会制度都已经受到威胁了,居然现在才发现国人被人一步一步的钓上了钩,现在还在被人取笑。所以他们其实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拿‘改革’的旗号来作幌子,推行起使历史倒退的‘伪改革’,而所谓的‘改革先锋’说不定就是利用小平的口号而做起违反“邓小平理论”的反改革者。所以,目前在改革上的重要任务还是要扭转改革错位的方向,对即将滑向深渊的伪改革进行再改革——这些以后又时间再具体地论叙)有人也开始对小平地理论不满了(由于近两三年利益的受损,这方面左、右派都有所表现),试想而之,给中国带来了巨大飞跃的“邓小平理论”都受到了质疑,那在此理论下继承发展而形成的“三个代表”就可想而知了,而它现在又是怎样的命运呢,真的很痛心:这几年由于国家工人下岗,农民失地,而造就出了大批以掠夺侵吞国民财富而富的资本家产生,又允许其入党,还保障其权利,把这些人提高到了建国以来(政治、经济、社会等)最高的地位,联系相比,所以党代表中国最先进的生产力和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也就失去了它应有的光彩,因此,“三个代表”现在陷入了困境也就不足为奇了,毕竟没有真正实际的代表广大人民利益的东西都是不持久的,马克思说的,也没有生命力,因此,并不是新事物。但这始终是让我们这个曾经代表了工农利益的无产阶级政党所痛心,人民也没有想到20年过后,它会变得这么快!胡主席,您作为第四代中央集体的核心领导,一定要扭回这种局面啊!广大的工农群众不能再失望了,我们的党真的不能让他们流血落泪啦!
    
    在这也很有必要向您及中央提个醒,希望不是无知:阶级斗争学说是马克思主义最精典的学说之一,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正是运用了阶级斗争才创建了我们这个新中国。目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都说“阶级斗争论”过时了,或许我们党也信了,所以掉了轻心。但目前的现实中国,正是在阶级斗争中变化“发展”,由于党一时掉以轻心,20多年的发展,异化出了10大个不同利益的阶层(阶级群体),而或许连党也不敢相信的是,以“国家主人翁”之称的工农阶级居然被踩在了10大阶层的底端!这还是工农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吗?胡主席,这是不是阶级斗争?这是隐性的阶级斗争!它比以往的更残酷,更隐蔽!20多年过去,让工农阶级不明不白的回到了解放前,残酷的现实居然是在和历史开玩笑,这让人觉得以前的革命是一种欺骗,是对历史的欺骗。这些到底是什么形成的?我们以后还怎么走?而党怎么向老一辈交代,怎么向12亿工农交代?前20年,到底是谁向党中央提出的这些馊主义,责任要不要以“误导国家决策罪”追究?
    
    工农地位的巨变,这是真真实实的政权问题啊!胡主席,毛主席没有说错,阶级斗争时时都存在!
    
    是的,阶级斗争不会过时,永远不会过时,它贯穿于社会发展的始终,在进入人类大同社会之前,(隐性)阶级斗争始终存在,它只是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党要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同时,一定要格外的警惕某些人的反扑,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发展是不容质疑的,但也很遗憾,史上没有人能反驳的最精辟、最高妙的“资本论”,我们依着它形式化、口号化的批了资本家几十年,资本家不但没有灭绝,反而在推行马克思主义的国家里他们却活用了它,而且更加变本加厉的对工人进行剥削、奴役,由于对利益的驱使,这个社会也不断地在制造着新的剥削阶级,产生了大批对利润疯狂追逐(甚至是对国民财富也疯狂掠夺侵吞的)资本型罪犯。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悲剧,因为这些资本家(剥削)它就发生在目前遍布中国的中小私营企业,真的是血淋淋的事实,让人不堪想象(自己打过两次工,就深深的体会过),而现在又进一步地和国际大资本并轨,或许对我们国家剥削更深。
    
    胡主席,走社会主义这么多年,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也不少,在我看来,汇编出版‘马列主义’的“学者”是很多的,但就是不知有几个人能够解释这种现象?
    
    而为什么马克思为我们播下的是龙种,但收获的却是跳蚤呢?
    
    还是重点说意识形态。黑格尔曾经说过,国家并不单纯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更多的时候,国家还是建立在精神和思想上的,当一个民族缺失了它的精神和思想,那么这个国家也就随之崩溃了。面对当今中国的现实,被西方文化冲击之后,优良的传统道德已经颓废、人心涣散、信仰丧失、传统观念奄奄一息、集体目标全无——孙中山先生早在80年前的《女子为什么也要明白三民主义》中就提出了要实现小康社会,但一直到现在我们国家仍旧在提“小康”,难道历史真的需要轮回?共产主义或许可以说太遥远,但我们国民的精神和思想又往哪去找?一个国家是很又必要统一意志的,一盘散沙的国家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复兴和未来。欧美国民的思想道德(意识形态)的统合有基督教,在此基础上规范了道德才派生出了现代社会的民主与法制,不管民主怎么变化,但始终离不开国民对宗教的信仰。而我们的国家呢?政治当然时要民主的,社会也时需要法制的,但需要更多的还是传统的文化和道德,现代文明的社会需要历史文化的支撑,但经过无数革命的冲击与摧残,我们国家拿什么去支撑呢?
    
    在目前连唯一的国家的指导思想都被严重的边缘化,都被看作为“可笑”的时候,我们复兴伟大的中华民族是以什么为根基呢?不能在迷失了,毕竟世界不会再给中国时间,我们国家也受不起轮回的折腾。所以,胡主席,在高度关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我们的国家(政府)是不是更应该关注一下上层建筑,尤其又是国民整体的意识形态。因为一个民族总是处于不断循环的迷失状态是很危险的,因为它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命运,就像前苏联帝国。
    
    胡主席,要让他们知道重提马克思不是很可笑,马克思主义不是跳蚤,而是龙种。
    
    致以
    礼
    
    愿胡主席身体健康
    希望祖国能崛起
    
    周之金.敬上
    
    于北大图书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