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郎咸平风暴:一个时代的批判与救赎
(博讯2006年2月07日)
    林一柯
     “赤裸裸”的真话,“不怕死”的可怕
     (博讯 boxun.com)

      郎咸平现象”已经无可争议地成为这个“盛世”的重要符号。以监管水准与业绩著称的郎教授,自2004年起,在中国大陆刮起了震惊世界的“郎旋风”。其足以铭记于历史的重要之处,在于其对当代中国经济生活中诸多掠夺、侵吞、欺诈行径的严厉揭示与深层次分析,在于其观点被世人的普遍认可与广泛传播,在于官方态度的若即若离与默许赞成,在于市场面和企业家、学者群体反应的异常激烈与异常复杂。
    
      郎咸平直言不讳地声称自己是《皇帝的新装》童话中那个“说真话的孩子”。郎氏以自己的尖锐、深刻、独特而俏皮的话语,解构了一个从未真正被发现过,更从未有人情愿面对的“盛世”。
    
      郎教授甚至对于揭露这一现状给自身可能带来的危难与艰险有了充分认识和充足准备。他轻描淡写地说:“走到今天我这样的地步,没有胆量是不行的”,并坦言“我有一个特性是其他教授没有的,我不怕死。一个教授如果不怕死,是非常可怕的。”
    
      一种作为现状的“漏斗”经济,一个以“掠夺”为本性的形态
    
      我们拥有的是一个怎样的“盛世”?郎教授尖锐地说:25年的改革开放,创造出了中国经济的繁荣,但这些只是“非常表面的,非常浮浅的”,而“西方资本主义的精神,我们学习到什么?我们的资本家所学习的是自由、竞争、开放、民营经济,是不断地追逐利润。”但是,我们缺了引进西方资本主义的一个前提,就是“信托责任”。“我国经济发展未来最大的危机,那就是我们国家信托责任的沦丧。”
    
      郎咸平向我们揭示了经济运作中惊人的模式与可怕的状况:某些企业家尤其是国有企业家想的是“怎样把国家资产掏到自己口袋里去,想的是自己,有没有想到国家?没有。”他们通过“复杂的资本运作”来达到“坑害国家、坑害中小股民、坑害银行”的目的;某些企业家通过mbo或曲线mbo,以形形色色的有利于自己的方式完成了“保姆”对“家产”的收购;一些企业勾结信托公司、基金公司“利用中小股民的钱来迫害中小股民”,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运用新型资金运作手法操纵股价,套取、掠夺国有资产和公众财富。社会财富就这样被少数人攫取,“轻轻地走了,没有带走一片云彩”。他厉声质问:“我们这个社会还有没有起码的道德和良心!”
    
      郎氏对于践踏信托责任,又缺乏法治的现状一再呼吁:“一切向钱看的结果呢,是把整个社会的道德文化都打散了,你发现整个中国社会是个没有文化的社会,是个人吃人的社会”。据此,情势已经相当严重,如再不断然纠正,我们的国家“按照这种方式走,是不会强大的”。
    
      根本问题是,在一个缺乏法治尤其是缺乏执行的社会中,由一些缺乏信托责任的人操纵着掠夺式的经济运作。这不正是一种少数人夺取国家财富和大多数人利益、社会经济的增长总被肆意侵蚀的“漏斗经济”吗?
    
      宏大的历史视野,沉重的未来责任
    
      “中国的有识之士呼盼了200年的国家强盛,但每个人都是默默以终,好不容易盼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今天的汉唐盛世。但这种盛世是有代价的,会遭到叮咬,形成一个个脓包,在它变成粉红色即将要破的时候往往是最美丽的,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社会问题!”
    
      郎监管总是能够为我们打开历史的宏大视野,面对未来的沉重责任:
    
      “今天的中国社会是一个转折点,如果我们走得好的话,我们可以延续汉唐盛世,摆脱4000年来上帝对中华民族的诅咒;走得不好的话,20年以后,你给你的宝贝女儿写信,会象印尼、菲律宾的父母对他们的女儿那样写信:宝贝女儿,你在别的国家做保姆的日子还好吗?”
    
      现在的我们何去何从?怎样建立信托责任?郎教授以犀利的文字描述了出路所在:必须要“用严刑峻法让我们这一代社会参与者不敢不有信托责任”,以法制化的建设,规范社会个体行为,只有在这种情况之下才能让每一个社会成员在一个法制化的结构之下追求财富。这样才“不会侵害到别人的利益,才不会发生今天的上市公司坑害股民的问题等等”。我们这一代,“只有在法制的约束之下,才能保障社会群体”,信托责任这种理念才能真正“传承下来”。
    
      在结束对这个沉重命题的叙述之前,让我们共同面对郎咸平的一句发人深省的诘问:
    
      “大家不要问国家替你做了什么,想一想你替国家做了什么!”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郎咸平:中国的经济是全世界最浪费的经济
  • 反对抓贼,当然是人民公敌—支持郎咸平反对国有资产流失
  • 人吃人的中国亟待和谐化/郎咸平
  • 郎咸平:人吃人的中国亟待和谐化
  • 纪念“顾雏军郎咸平之争”一周年研讨会会实录
  • 郎咸平在上海复旦大学演讲纪录
  • 茅于轼:不喜欢郎咸平但应让他说话
  • 冼岩:郎咸平反证了“国退民进”的必要性
  • 郎咸平:我的意见不能成为主流 那是国家的悲哀
  • 阿蒙:郎咸平就象刘姝威 乐观其成斗争到底
  • 郎咸平:论中国股市最大的问题
  • 郎咸平:是谁在合谋“剥削”国有资产
  • 郎咸平:中国在纺织品贸易纠纷中暴露的政策误区
  • 人民币应贬2% - 郎咸平
  • 郎咸平身陷“学术剽窃”
  • 郎咸平再放惊人之言:高速成长的企业最危险 (图)
  • 顾雏军郎咸平公案反思 经济学界为何集体失语?
  • 抨击引来律师函 学者郎咸平回应企业家顾雏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