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走近黑人区/美新
(博讯2006年2月07日)
    作者:美新
    
     常听人说美国是个种族大熔炉。到了纽约,身临其境,果然名不虚传。走在曼哈顿的大街上,各色人等尽收眼底,真象一个人种博览会。 (博讯 boxun.com)

    
    初来乍到,首先关心的是安全问题。朋友常告诫,黑人犯罪率高,很多吸毒、抢劫、小偷小摸等,要警惕。胆小如我者听了牢记在心,对黑人也就敬而远之了。
    
    有一天晚上,朋友开车带我们途径布朗克斯,进入黑人区,马上说快把车窗关上。我紧张地摇上后,向外看去,马路上汽车川流不息,两边大楼鳞次栉比,商店一家紧挨一家,在闪亮耀眼的霓红灯照耀下,人来人往,一派平和、繁荣昌盛的景象。和我心目中破败、阴暗的黑人区形象大相径庭。其实我知道这是瞎子摸象,片面的看法。我眼前看到的只是商业区一隅街景,还没有一点直接接触和人际交往呢。时间一长,看到的、听到的、亲身体念到的多了,也就有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住进了布洛克仑一个意大利裔为主的社区,这里不久发生了一件大事。有天晚上,一个黑人青年,看了卖车广告按址找来,被一群意大利青少年碰见,疑有不轨情事,当街争吵扭打起来,人多势众把那黑人青年打死了。这下黑人群情沸腾,不仅诉诸舆论和法律,并在民权运动领袖夏普顿牧师领导下,到我们社区示威游行。那天上午,只见一批骑警跨着高头大马率先到场,随后上百名警察在马路两旁列成人墙,护卫着游行队伍同步向前移动。黑人高呼维护人权的口号,一些白人青少年在旁骂骂咧咧,现场气氛相当紧张,所幸没有直接冲突。后来几个为首肇事者依法被判重刑;过了一阵子,媒体发表了他们诚恳地、动情地向被害人家属公开道歉的消息。这一悲剧似乎引发了一种良性的反省,以后新移民不断地涌入这个社区,但在种族问题上一直比较平静,多年来没发生重大的歧视性犯罪事件。
    
    说真的,如果在冷落街头遇见几个黑人结伴对面走来,我心中就会直发毛,赶紧远而避之;但是平时常会碰到热心肠的黑人,令人感动。后来我又想到,今天美国的新移民能享受平权,和黑人锲而不舍,努力争取权益不无关系。
    
    我们曾经开设一家美式杂货店。附近没有黑人住户,但每天有校车送黑人孩子来上学,还有许多非裔人士在这里上班工作,成为我们的常客。有个熟悉的黑人女顾客,在邻近的老人院当护理员,看到我手腕背上有个硬块,关心地动问情况。我说,我正困扰着呢,硬硬的,推也推不动,揉也揉不下去;医生以为有积水,就用针筒抽,可是没用。她说有过同样经历,是一种中成药治好的,叫我不妨试试。她叫不出中文名字,第二天拿来了中药的纸盒。我马上去把药买回来,服了一盒,这硬硬的块就软了下来,再推拿几次就好了。既觉得神奇。又想想好笑,竟由一位美国非裔介绍中药给我这个华人。真是谢谢这位热心的黑人女士,帮我解决了一大难题。
    
    纽约的公共交通事业十分发达。地铁设施规模宏大,四通八达,虽然显得陈旧,可是人家已经享受了一百多年这样方便、快捷的服务了,而且不断翻新改进。 有一次,我在曼哈顿四十二街地铁站转车;蜘网般的枢纽,很多地方在施工,把我弄糊涂了。一位中年黑人看出我碰到困难,就走来礼貌地问能帮什么忙吗。我说了要去的地方,他马上告诉我该怎么乘车,我按照他指的方向走了几步,只见他急急赶上来说,让我陪你去吧。我说不用麻烦了,他热情地表示没关系,一直领我到了转车的站台上,还留给我一张地铁地图,又匆匆忙忙地赶去他原来要乘车的地方。
    
    回家后对我先生说了这件事,他说:本来嘛,不能以偏概全,我也常碰到好心的黑人。
    
    一天我先生因工作需要去位于黑人区的布碌克伦图书总馆查资料,我想见识一下,就一起去了。到了图书馆,在庞大的阅览室里面,静静地坐满了读者,有看书的,有查资料的,有边阅读边写笔记的,有忙着复印的,里面黑人学子占了绝大多数。当我看到这些学生勤奋好学的场面,对照那些黑人懒惰不好读书的说法,心头感到了震撼。
      
    可不是,在当代美国黑人中,奋斗有成的最佳典范当属来自前英属殖民地牙买加的第二代移民,出身纽约市贫贱的黑人区的鲍威尔将军(Colin Powell ),官拜四星上将,先后出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国务卿,并被英国女王册封为荣誉爵士。脱口秀女王欧普拉(Oprah Winfrey) 在美国福布斯年度百位最有权势女性榜中名列前茅。当今国务卿,政治学博士康都莱莎.莱斯(Condoleezza Rice),两度名悬此榜首位,被看好为下届美国总统人选。另外,体育界、娱乐界、各大电视台新闻主播、各类节目主持人,都有黑人的身影,真是人材济济。
    
    春末夏初逛植物园是最好的选择。布洛克仑植物园和纽约市最大的布朗克斯植物园都座落在黑人区。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我们乘巴士前往位于Flatbush的布洛克仑植物园。车内很挤,上下频繁,随着巴士向前进发,车上乘客的肤色也越来越深,到后来差不多都是黑人了。开始我有些紧张,后来发现一切都静悄悄、有礼貌的进行着。我特别注意到,这里的乘客上车后都尽量往里走,在后门下车,不像我们那个区里,大部分人爱从前门下车,所以格外节省时间,从容有序。
    
    后来空座多了起来,我们就找地方坐了下来。这时前排有个黑人乘客回转头来文绉绉、怯生生地说,刚才你踩了我的脚,欠我一声道歉啊。我想,也怪他脚偏放在过道上, 不知不觉中碰了一下;但我还是欣赏他绅士式的请求,就好声好气地说对不起啦。找回了尊严的他,满意地连连点头说没事,重新坐端正了。
    
    布洛克仑植物园(Brooklyn Botanical Garden)地处展望公园(Prospect Park)东边,草木青翠,繁花似锦。园中有香醇浓郁的玫瑰园,小桥流水的日本庭园,令人发思古幽情的莎士比亚园,以及充盈奇花异草的植物温室。倘佯花草树木中,心旷神怡间,看见一群群黑白黄棕各种肤色的小学生,在老师带领呵护下鱼贯而入,欢笑玩乐,实验种植,相融无间。我想起了马丁路德. 金的著名演说《我有一个梦》中寄望:“从前奴隶的子孙们和从前奴隶主的子孙们将能像兄弟般地坐在同一桌旁。”“那里黑人小男孩、小女孩可以和白人小男孩、小女孩,像兄弟姐妹一样手牵手并肩而行。”此时此景看来,莫非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2006年2月 纽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