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伟时,你怎么就不如一个小学生?
(博讯2006年1月30日)
    
    中国有如此教授,让我为中国精英学者的悲哀。
     (博讯 boxun.com)

    看过 袁伟时 教授的《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一文。我只有一个感觉,如此水平也能当教授?真个误人子弟。莫非如今教授只要英语好点,书读得多点就行了?难道一名学者不需要严密的思维以及良知?
    
    我在网上查了一查,发现这位袁教授也并非泛泛之辈,乃是中山大学哲学系的教授。并且他对近现代的国际关系和格局十分感兴趣,多次发表大作于各大报纸,杂志。鼓吹所谓中日关系“缓和论“,宣传所谓:“对于日本右翼势力的发展再等六十年又如何“的奇谈怪论,真与马教授的“对日新思维“如出一辙。
    
    如今这位 袁教授 又在中青报上大谈所谓“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历史真相”,深刻反思所谓“中国教训”,俨然一幅忧国忧民,客观中立的模样。然而看他的思维逻辑,却是漏洞百出,不堪一驳,只怕不及高中生的水平。
    
    文章开头,作者就声称目前的历史教育只会让孩子“偏见伴随终生,甚至因而误入歧途“。真个惊得人一身冷汗。莫非中国的教育到了如此地步?再读下去,却是让人不知所云了。
    
    首先是 火烧圆明园 的问题
    
    作者先是轻描淡写的一句“火烧圆明园是英法侵略军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然后赶紧转入正题,开始“考察双方的应对得失,吸取教训,让各国人民更好地共处。“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从这句话以后,再无对英法侵略军的罪行深入揭批,所谓“考察双方的应对得失“就变成了通篇的“考察中国之失误,罪行了“,真不知道是袁教授记忆力不好,还是有意为之?
    
    
    关于马神父被杀一事,作者先是说“至今仍是一笔糊涂账“,是被“被广西西林代理知县张鸣凤所杀“,“广西按察使和两广总督到了1858年初还信以为(马氏未被杀)真“,“是西林地方官员的行为“,可见此行为只不过是个别人的个别行为,然而作者后面却又斩钉截铁的说:“中方无疑理亏“。
    
    既然是个别人的个别行为,何来中方理亏?莫非张鸣凤的能够代表中方的基本立场?他的个人行为成了中方的行为?这真是混淆视听。
    
    更不要说作者为了显示才学,还自以为是的搬出了“程序正义优先的法学观点“的高论。可惜鄙人在大学恰好研习的法学,这点似是而非的把戏还瞒不过在下。
    
    所谓的中方理亏在何处?据袁教授说是根据了“ 1844年10月订立的中法《黄埔条约》“
    
    然而这条约乃是法国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严重的侵犯了中国的司法权和行政权,根本就是恶法一部。那么袁教授可知道“恶法不为法“这一“公平正义的法学观点“?
    
    也就是说,《黄埔条约》从“公平正义的法学观点“出发,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效力。何来依据其产生了“中方理亏“的说法?
    
    其后的入城问题,也是由所谓《江宁条约》,《望厦条约》产生。与《黄埔条约》一样,《江宁条约》,《望厦条约》也是帝国主义列强强加于中国的,都是恶法,从法理上没有效力。
    
    
    即使退一万步,假设这些条约都是有效的平等条约,又都是中方首先违约,那么是不是英法联军入侵中国就有理呢?答案是否定的。
    
    以上三个条约虽然都是国际条约,却都是民商条约,即使出现了双方纠纷,也只应该以民商的办法协商解决,决不是以武力强行解决。
    
    马神父仅仅是一名神父,并非外交官员,他的死也是一般的刑事案件,并非国际战争法调整的范围,应该由双方司法部门进行国际司法的协调。绝对谈不上动兵的问题。
    
    这些都是基本的法学常识。并不难理解。
    
    用通俗的说,就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一命抵一命“如果你要别人“欠债偿命“,“十命抵一命“,那是绝对错误的。
    
    这点简单的道理,只怕未曾读书的文盲也是略知一二的,怎么到了深悉“法学观点“袁大教授这里,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抑或是袁教授外语功夫了得,又是博闻强记,竟然得了外国若干国际法学权威的最新研究成果,以至于我这才疏学浅的法学晚辈孤陋寡闻,产生了误解?若真如此,我愿当面请教。
    
    综上所述,我们可知道,所谓的引起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四大原因“:1.外人入城问题。2.续修条约问题。3.阿罗号船事件。4.马赖神父事件。没有一条是真正从法理上来说构成战争的理由。
    
    然而我们的袁教授却深以为然。可见袁教授在法理上对中国是“从严要求“,步步紧逼,对于列强却是“宽于律人“,处处袒护。却还是口口声声在所谓“公正,冷静地思考问题“。这样的言行不一,双重标准,居然出自一位知名大学的哲学教授之手,真让人费解。
    
    如果说我国的初中教材是语焉不详,史实有误的话。那么袁教授就是史实正确,观点谬误的典范了。
    
    
    接下洋洋洒洒几大段来对僧格林沁炮击英法战舰的愚蠢行为进行了详细地描述之后,便大加抨击之。
    
    其后袁教授就又开始发表他的高论。“面对咄咄逼人的强敌,作为弱势的大清帝国一方,明智的选择是严格执行现有条约,避免与之正面冲突,争取时间,改革和发展自己。而当时的政府和士绅,完全被极端的情绪支配,在小事上制造违约的蠢行,结果酿成大祸。如果清政府决策层和有关的地方督抚不是那么愚昧,这场灾祸是有可能避免的。“
    
    然而我只要稍微改动几个名词,大家只要一看,大约便能会心一笑吧:“面对咄咄逼人的日本,作为弱势的中华民国一方,明智的选择是严格执行现有条约,避免与之正面冲突,争取时间,改革和发展自己。而当时的政府和军队,完全被极端的情绪支配,在小事上制造违约的蠢行,结果酿成大祸。如果国民政府决策层和有关的地方军队不是那么愚昧,这场灾祸是有可能避免的。“
    
    那么我说的灾祸是什么呢,大约大家都了解:那就是七七事变,日本全面侵华。
    
    按照袁大教授的高论。帝国主义入侵中国,中国要做的就是敞开大门,讨好侵略者。然而中国即使“严格执行现有条约,避免与之正面冲突“,侵略者就会罢手?
    
    印度人并不“被极端的情绪支配,在小事上制造违约的蠢行“,也未能避免被英国全面侵略的命运,袁教授何以武断的认为在中国“这场灾祸是有可能避免的。“?
    
    东北军也是曾经不抵抗,算是“避免与之正面冲突“了吧?然而何曾满足了日本的胃口?到头来又来到了宛平城外。可惜宛平的十九路军就“被极端的情绪支配“了。大约袁教授是甚为遗憾吧?
    
    只可惜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袁教授当年尚且年幼,不然与当年的汪总统精卫携手,共同“中日亲善“,只怕也开创了一番天地也有未可知呢。
    
    接下来袁教授又开始批起义和团“敌视现代文明和盲目排斥外国人以及外来文化的极端愚昧的行为“了。这话虽然对。但是说:“义和团烧杀抢掠、敌视和肆意摧毁现代文明在前,八国联军进军在后,这个次序是历史事实,无法也不应修改。“就让人生疑了。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起义和团乱杀洋人是不假,然而义和团并不是本*拉登,绝没有突然开着飞机撞了英法的大楼,一直都是待在中国本土,未出国门一步。怎么能说义和团是祸因呢?
    
    事实上,如果不是帝国主义列强长期在中国为非作歹,丧尽天良。一向驯良,热情好客的中国百姓何以无缘无故突然兽性大发,大开杀戒,滥杀无辜?然而在袁教授的眼里,这些只不过是“民众与传教士和教民的矛盾“,相关史实竟然是一笔带过,何其轻描淡写。
    
    袁教授一向喜欢追根溯源,连英法发动第二次战争的丑恶行径,都扯出了四条理由为其辩护。却不肯分析义和团的成因,只提义和团杀人放火,却只字不提自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侵略者对中华民族的蹂躏。这种断章取义,颠倒因果的行为,真是为人所不齿。
    
    纠根溯源义和团源头的产生始于第一次鸦片战争。而袁教授的文中居然一次也没有提到第一次鸦片战争,大约袁教授也知道这次战争是西方列强的不义战争,是列强率先践踏了国际法,无法为其辩护,所以干脆只字不提。但是不提也罢,却又突然放出个义和团,似乎义和团是凭空产生一样。一到中方的失误,过错,便大加笔墨,到了列强的恶行,却是敷衍了事。完全有失公正。
    
    至于慈禧等满清王朝的反动势力代表,新中国以后一向都是批判其丑恶行径的,即使她对列强宣战,也被注明是为了维护其腐朽的统治,并不是爱国之举。任何一本中国近代史教科书都如此,何以到了袁教授这里。就是“专制淫威惹来滔天大祸竟只字不提“?
    
    看来只能解释为袁教授老眼昏花,除非连篇累牍的描写中国的过错,少少几笔地描写,他是决计看不见的。
    
    还有不少关于义和团事件以及慈禧的论据,本人不再一一赘述,可以参阅http://www.qglt.com/bbs/ReadFile?whichfile=155144&typeid=92
    
    接下来,袁教授就开始总结了“一个辩论不休难于取得共识的问题是:内因还是外因是导致这个状况的主要根源?“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任何一本大陆的历史书都说得很明白,这个问题主要是由于清政府腐败无能,封建制度不适应当时的生产力,同时在列强的入侵下,加剧了动荡,最后共同作用形成的。
    
    可是我们的袁大教授居然毫不知情似的继续追问,到底为什么?后面的答案就揭晓了” 后发展国家和地区(殖民地、半殖民地)改变不发达状况,改变被动局面的惟一道路,是向西方列强学习,实现社会生活的全面现代化。成败的关键在国内的改革。……不过,有一条是肯定无疑的:必须千方百计争取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为国内的改革和建设赢得充分的时间。“
    
    说的倒是头头是道,可是试问如何争取和平环境?就是用割让土地,赔偿大量白银来做到吗?如果这样,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印度的不反抗的确获得了“和平“,他也学习列强,怎么就没有得到袁教授所说的“经验“呢?
    
    正好相反,历史无数次证明,一个和平强盛的国家,必须是以民族独立,国家独立为前提的。世界上无论国家大小,地理位置,人口多少,有哪个国家是在割地求和,殖民地遍布的情况下和平的发展起来的呢?一个都没有!真不知道袁教授的理论和所谓的经验从何而来?
    
    文章最后,他又不忘批评一下目前的中国,说是在目前的教育下,人们会有错误地认识,以为“因为“洋鬼子”是侵略者,中国人怎么做都是有理,都应歌颂。这是爱国主义的要求。“ 产生“1.现有的中华文化至高无上。2.外来文化的邪恶,侵蚀了现有文化的纯洁。3.应该或可以用政权或暴民专制的暴力去清除思想文化领域的邪恶。“的谬误。
    
    看了这些描写,我真不知道袁教授是否和我活在同一个中国?
    
    看遍全中国,外国人来华,少见有被中国青年不明就里的殴打侮辱的,即便是日本人也是,反倒是那些“向西方列强学习“的东南亚,屡有华人受辱以至于受到迫害的情况;至于外国文化,满大街的麦当劳,肯德基开得红火,也没谁去砸,倒是美国一再声称中餐馆不干净;说道暴力,中国并未侵略任何国家,倒是美国高举反恐大旗,到处排斥异己,
    
    明明是一个对外和善的国家和民族,何故在袁教授眼里,就是一个蛮荒遍地,思想极端的国家和民族?
    
    至于“法是人类文明的结晶,社会运行的规则。国际条约是有法律效力的。人们可以指责这些规则和条约是列强主导下形成的,不利于弱国和贫苦民众。人们应该不断批判和揭露它的谬误,通过各种力量的博弈,形成新的规则,修订新的条约。“这一段,更是荒谬至极。
    
    历史一再表明,践踏国际条约的不是弱小的国家,而是列强。没有列强公然践踏国际条约,悍然发动第一次鸦片战争,哪来的其后的一切?
    
    不仅仅是中国,所有被殖民,被奴役的国家,有几个是他们首先践踏国际条约的?践踏条约的正是那些侵略者。
    
    对此,我只能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费厄泼赖当缓行“帝国主义者侵略的时候,何曾顾及过国际条约,这时候袁教授就一言不发。等到弱小国家有所反抗,违反了所谓条约的时候,袁教授却跳出来,大声喊“停!“
    
    简直是连基本的是非曲直都不分,连一个小学生都不如阿。
    
    
    看完袁教授全文,我只能说:袁教授的书是读得不少,基本史实引用无误,但是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无法透析事物的本质。表面公正,却塞了不少私货,纯粹是为侵略者张目。
    
    中国有此类“精英“把持中国的大学教育,真是中国之忧。 
    
    
     中国有如此教授,让我为中国精英学者的悲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花岗杂志文选:批判袁伟时教授
  • 对袁伟时文章的史实和逻辑的质疑
  • 现代化与中国的历史教科书问题/袁伟时
  • 袁伟时:失败的第一次(图)
  • 《冰点》停刊:中山大学袁伟时教授驳斥中宣部
  • 导致《冰点》停刊的袁伟时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