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既得利益集团疯狂反扑的“三个现象” /乐民
(博讯2006年1月28日)
    
    大家可以注意一下最近,也就是2006年初出现的这三个现象:
     一个是以“皇甫平”的《改革不动摇》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反击; (博讯 boxun.com)

    一个是以“争议人物”仇和为代表的人事调动;
    一个是以“国资委开禁MBO”为代表的私有化进程。
    
    一、以“皇甫平”的《改革不动摇》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反击。
    
    既得利益集团目前在话语权上的反击表现出自“郎顾之争”中的顾雏军入狱以来第一次的强势。从军事学的角度讲,这是新的一轮攻势;技战术方面,还是属于“炒冷饭”、以势压人,没有新的内容;但战略和战术的目的都很明确,战略上是为“私有化”开路,战术上是为MBO等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打掩护,起到转移视线的作用。“皇甫平”的《改革不动摇》,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篇。
    
    周瑞金,原《解放日报》评论员,《人民日报》副总编辑,自称1991年底至1992年初以“皇甫平”为名的“皇甫平系列评论”而闻名。
    
    我非常难以理解,在那个被称为远不如今日“民主”的“1991年底至1992年初”,区区一个《解放日报》评论员竟有何神通,可以使中央下派的“皇甫平”调查组铩羽而归,高狄、王忍之败走麦城?是“世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还是“贪天之功为己有”?
    
    皇甫之文自称“中国又走到了一个历史性拐点”,以回应其自视为同样是“历史性拐点”的“1991年底至1992年初”。倘若1991年底至1992年初的“皇甫平系列评论”真有在“历史性拐点”的指导意义,为何我等今日只能知皇甫之名,而不能知皇甫之文呢?
    
    至于皇甫之《改革不动摇》的内容,不在本文分析之列,只说一些题外话。文中内容过于陈旧,也不在本人愿意奉陪之列——特此声明,但凡既得利益集团所豢养者,不论何时何地在何方面有何创新,本人皆愿奉陪到底。
    
    二、以“争议人物”仇和为代表的人事调动。
    
    以“卖光国有资产”、“肯花大力气清除动迁障碍”成名的市委书记仇和升官了,而且是升到了江苏省副省长的位置上。
    
    媒体非常客气地把仇和称为“争议人物”,在客观上反映了对仇和评价上的对立性和对立的激烈性。仇和以“卖光国有资产”、“肯花大力气清除动迁障碍”为名,想来在卖光国有资产和清除动迁障碍方面的受益者眼中当然是一个实践“三个代表”、体现共产党员先进性的天使一样的人物;而在卖光国有资产和清除动迁障碍方面的受损者眼中,说不得,想来也有可能是一个崽卖爷式的,或者说是反动派式的魔鬼一样的人物。
    
    目前,以仇和为代表、与仇和类似的这样一批人物,逐步地进入了新的、更高的、更具有实权的工作岗位。
    
    三、以“国资委开禁MBO”为代表的私有化进程。
    
    国资委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实施意见》,其中的核心内容,就是 “在《意见》的基础上新增加了规范企业管理层持有股权”,也就是从2004年“郎顾之争”起被斗倒批臭的“MBO”——管理层收购。最终的结果是,变国有企业为以原管理层人员所有的私有制,这样一个过程就叫“私有化”,是与科学社会主义背道而驰的。
    
    与此相关的还有物权法。在秉承“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物权法遭遇巨大阻力被迫搁置的情况下,以进一步促进私有化为目的的“规范企业管理层持有股权”的出台,其进一步的意图是否在于重新洗牌,改变在程序上的对抗双方的力量对比?
    
    这样三个现象的同时出现,难免会给人一种晕头转向、不知所措的感觉。但经过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一切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具有必然的联系。
    
    首先,是争议人物的人事调动;然后,是MBO的私有化进程;最后,是言论造势。争议人物的人事调动,主要是对既得利益集团利益的组织保证。国资委开禁MBO之类政策的出台,又是对既得利益集团利益的路线保证(至于组织与决定路线的相互影响,不在本文分析之列)。在这种情况下,自顾雏军入狱后“失语”(这个失语,也不是不想说,主要是知道没人听)至今的自诩为“主流”们,此时不语,更待何时?上一轮受伤的,先歇一歇,第二梯队、第三梯队张牙舞爪、赤膊上阵,开始粉墨登场了(也不是他们不知道没人听,而是再不说,只怕就没钱花了)。
    
    问题是,这又能唬得了谁?我们都是经历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在什么平理论下吓大的。
    
    2006年1月28日星期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