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都试验”见证中国政治进程/冼岩
(博讯2006年1月26日)
    [冼岩投稿]

    民主制与集权制是人类社会的两种基本组织形式,分别具有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的程序特征。依据自下而上的程序性组织起来的民主制国家,由于社会的不满情绪得到定期宣泄、政治决策可以定期纠错,因而较易保持长期稳定性。在现代社会背景下,如果进行抽象比较,民主制确实拥有集权制难以企及的优点。

     但是,在已经实行集权制的具体国家,如何向民主制顺利转型却成为难题。困难在于如何保证转型的可控、有序,越是规模庞大、国情复杂的国家,顺利转型的难度越大。前苏联的经验教训表明:如果转型做不到可控、有序,其结果可能导致社会基本秩序的丧失,国家动荡,经济倒退,许多人的基本生存条件难以保障。这种情况表明:如果政治转型能够做到可控、有序,那么它就有可能导致一种“改善现状”的结果,它就是可取的;如果不能做到可控、有序,那么它就只会导致“现状恶化”,就是不可取的。在后一种情况下,与其转型,不如维持现状;尽管现状也存在许多缺陷,并非尽如人意,但急于转型只会导致更糟。 (博讯 boxun.com)

    因此,是否应该启动政治转型、什么时候启动,取决于是否已有可控、有序的政治改革方案;对政治改革方案的评判,最重要的指标之一即是它是否能保证转型的可控、有序。前苏之鉴使中国的执政者与许多学者都相信:在中国这种人口众多、人均资源贫乏、经济基础薄弱、社会结构缺少弹性的规模大国,激进的、全面的政治改革只会使中国转入比前苏联更大的动荡漩涡、陷入更加拔不出来的泥沼;因此,中国只能走渐进的、逐层逐步推进的政治转型之路。

    中国从1980年代开始的村级基层民主,即是对渐进改革的尝试。近20年来,中国在这方面一直没有实质性进步,基层民主一直停留在村一级,未能向上延伸。这一方面是因为国内外形势的变化使执政者调整了政策思路,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对更进一步的民主扩展(例如扩展到乡镇一级),没有能够保持可控、有序的把握。

    激进、全面的政治改革要求的是政治秩序的历时性对接,即在砸烂旧秩序的同时建立起新的秩序。实践证明这种操作难度极高,在发展中大国更是难乎其难。渐进改革要求的只是共时性对接,即新秩序一点点地在旧秩序内部生成,逐步取代旧秩序。显然,这种改革更易做到可控、有序。但由于在相当长时间内,旧秩序还要发挥功能,即新旧两种秩序将同时发挥作用,这就产生了一个二者如何协调配合的问题。

    中国的民主试验之所以从村级起步,为的就是新旧两种体制能够实现顺利对接。实际上,由于激进、全面的政治转型风险莫测,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转型也是逐步渐进的。在17至19世纪时期,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实行的是以财产、身份甚至人种相界定的“等级民主制”,即将民主权利首先局限于少部分人,然后适用范围逐步扩大。西方这一政治渐进过程历时数百年,保证了政治转型的可控、有序,有效维护了政治稳定。在当代,由于观念的进步,以财产、身份甚至人种相界定的等级制已经失去土壤,政治渐进必须另辟蹊径。无庸讳言,由基层逐层向上扩展应该是在一个有着集权传统的大国渐进生成民主秩序的最可控、最有序的转型方式。

    这条路径对中国社会的政治转型意义重大,事实上它是中国对现代政治转型理论的一大独创性贡献。但在这条路上,中国遇到了阻碍:由于其间普遍发生的贫富分化,社会矛盾激化,在完成村级选举后,再进一步往上走,中国政府已没有能够保持可控、有序、实现新旧秩序顺利对接的把握。

    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制度要进一步在中国扩展,就必须找到能够保持可控、有序、实现新旧秩序顺利对接的更好方法;否则,执政者无论从其社会责任还是自身利益出发,都情愿终止政治进程而不愿见事态走向失控。这就是近20年中国政治改革停滞不前的根本原因。

    自2003年12月在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开始的基层民主试验,为中国在现行体制下进一步推进民主提供了新的进路。新都试验的特点是将向上扩展民主的路径局限于党内,即党内公推直选镇党委书记。由于党员比之一般民众受到更多的自上而下的约束,因此党内民主更易做到可控、有序。虽然镇党委书记由党内群众直选,但在党的纪律约束下,仍然能够保证更上一级指令的有效执行,实现新旧秩序的顺利对接,而不易出现基层官员在民意裹挟下与上级对抗的局面。

    这种从基层起步、逐层推进的民主化思路与王力雄先生的递进民主设想颇相类似。递进民主着眼于社会自治,能够更好发挥民主制自下而上的组织功能,但在与旧秩序对接上较少可控性,较难保证有序性,因此不易为执政者采纳,很难获得自我推行的“第一动力”。新都模式强调自上而下的可控性,这无疑会削弱民主制自下而上的自治功能,但它已是当前条件下能够与现行体制相兼容的唯一可行路径。

    在新都试验中,通过公推直选镇党委书记,并对当选人定期进行民主评议,辅之以选民质询、罢免等程序设计,改变了基层官员所处的利益格局。由于权力职位不再单纯是由上级委任而必须同时由底层的选票决定,基层官员不得不将底层群众的利益和要求放在重要位置。如此一来,当下中国最棘手的官民矛盾在新都也被有效化解,官民关系大为改善,行政效能大幅提高。

    但是,新都的这种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试点效应”。作为胡温“党内民主”的试验田,新都受到“上级高度关注”,其试验既为各方所注目、也得到各方大力支持。因此,这种“试验”的成功并不意味着“量产”时也一定能取得同等效果。一旦广泛推广,即使执政高层的意志坚定、统一,他们对其下各层级的推动力与关注力也会被逐层摊薄;在自上而下的体系中,事情的效果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将要取决于基层操作者尤其是其“一把手”。由于没有“试点”时那种足够的利益驱动,甚至可能还对自身利益损多益少,因此对基层操作者的动机与努力,不宜抱乐观预期。新都模式在推广过程中被一定程度的淘空、扭曲,似乎难以避免。

    即使这样,这仍然是值得肯定的进步。在中国,政治转型本来就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直线而行,必然要经历曲折盘旋。党内基层民主的进步,至少可以为下一步的进步搭建起程序性框架。正象中国民主进程的停滞与经济社会发生的变化有关一样,进一步的实质性政治进步,同样有赖于经济社会层面的变化。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如何渐进/冼岩
  • 冼岩:2005年中国人文关键词之郑家栋\方舟子\周叶中
  • 从汕尾事件透视中共应对群发事件的基本思路/冼岩
  • 解读中共密件/冼岩
  • 戈尔巴乔夫是怎么炼成的?/冼岩
  • “参拜”确实是“外交牌”/冼岩
  • 中国经济的真相/冼岩
  • 中国政治的病根/冼岩
  • 中国政府找到了对付互联网的方法/冼岩
  • 质疑笑蜀们的伪公正/冼岩
  • 人民币近年内不会再升值/冼岩
  • 白皮书展现中国意识形态格局/冼岩
  • 强势集团无力阻止制度变迁/冼岩
  • 政府与知识分子应站在弱势群体一边/冼岩
  • 作为政治解决方案的儒学仁政/冼岩
  • 胡锦涛的风险,江泽民的机会/冼岩
  • 中国式自由主义的缘起与困境/冼岩
  • 佐立克对胡锦涛的“超限战”? /冼岩
  • 从太石村悖论看中国社会的刚性特征/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