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隔岸观火》台北应对北京的心态之新的形成
(博讯2006年1月24日)
     让对手感到棘手是台北政治家的胸怀,目前就陆台力量的对比来看,台湾采用武力使北京败亡的条件依然没有成熟,但是,北京在腐败透顶的共家帮掌控下,进入败亡的进程已经没有什么可值得怀疑的了,特别是胡锦涛们严酷镇压人民的政治花样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并依然利用擅长杀害人民的刽子手当政或当权,也就注定了他们的死亡的命运被自己锁定。
     是的,在这里,我想对《隔岸观火》来点左料,供大家思考。《三十六计》中对《隔岸观火》的说明是:“在敌人内部矛盾激化,分崩离析之时,我方应静待敌方形势的恶化。届时,敌人横暴凶残,相互仇杀,必将自取灭亡。我方要采取顺应的态势,然后相机行事,坐收渔人之利。”
     大家都知道,让别人做我们想得到实益的事是最好的选项了。最近,日本人也在叫嚣着如果大陆对台湾动武,日本决不袖手旁观,或不会置之不理。说这话后,我们的愤青就十分地恼火。也可以说,这原本就是一句废话。如果陆台真的打起来,日本人美国人都会坐收渔翁之利的,他们还要有不坐视不问的道理吗?通一点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陆台战事对中国不利特别是对共家帮不利,因为共家帮自己的屁股都擦不净它还有什么功力把自己的独裁专制强加给台湾人民?要我来看,现在不只是北京的操纵者怎样让台北的政治家们伏首称臣的问题了,而是台北的政治家们如何迫使共家帮与台北妥协向大陆人民低头认罪的问题了,只不过需要一些新的开局而已。 (博讯 boxun.com)

     现在台北的势力应该是中华民族的势力不只是台湾人民的势力,这样定势那么大陆人民一旦与共家帮成了敌人,试想,共家帮的势力还有多大呢?是的,如果大陆人民没有作为,根本管束不住共家帮,依然今天般地奈何不住共家帮的为所欲为,台北确实与大陆人民联袂只能是一句空话。不过,我所看到的未来前景是:共家帮如此的肆虐会激起人民的频频反抗,甚至把暴露在表面上的害人虫采用暴力的手段来杀死,甘肃农民钱文昭老人在甘肃民乐县法院制造爆炸案的形式决不会是最后一例,因为共家帮的罪魁祸首们不会终止自己的卑鄙思维,再加上他们的行为又注定了不制造几万万个钱文昭侠士岂能知道马王爷头上有三只眼。
     说过来,我们也不能责怪这些制造悲剧的罪魁祸首们,他们是上苍灭共的一个基因,若没有这个基因制造悲剧,岂能迫使共家帮的最终灭亡呢?是的,共家帮灭亡与否,我们都没有决定权,就如同台湾的政治势力的成败不是共家帮有决定权一样,是有着其中的自然因素在起作用的。
     在这里,鄙人是想告诉台北们的政客,不要看共家帮有多强大,首先要使共家帮自己怎样逐渐弱小,使他们内部产生恶斗,让人民有点条件地向共家帮开火,并能在组织、训练、技术方面给予大陆人民全力的支持,使大陆人民能够具备打杀共家帮的最基本条件,才能获取渔人之利。也就是说,给共家帮死亡布局是台北权者高瞻远瞩的行为。同时,也不要因为共家帮不怕,不要认为台湾不可行,更不要认为中华民族都没有计谋,关键是要有实际的结合与懂得得到中华民族的全力运作,那么,任何在常人的心里所不可能的,都能可能。
     到了能使大陆人民有所作为的时候,狼烟四起的日子也就到了。当然,我们并不想中国内乱,但也该知道,这样任由共家帮嚣张肆虐,内乱也就注定了中国的命运。而早动手,也就更能使中国少一些损失。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看到法轮功的信仰者的两段话后,我想大家参考
  • 阿衍:《暗渡陈仓》的积极思考
  • 阿衍:我观“借尸还魂”之政略
  • 阿衍:狗毕竟是狗,也看高智晟险些被杀
  • 阿衍:我们的绞杀共家帮的套索紧不紧?
  • 阿衍:對越來越好的感悟
  • 阿衍:犹大之吻看笑里藏刀所对我的感悟
  • 阿衍:混水摸鱼的新的理解
  • 阿衍:没有比采用适宜的人才更重要的了
  • 阿衍:我们要为袁大法官组成的人民法庭做好警察工作
  • 阿衍:刘邦没有多少能耐却能服人得天下
  • 阿衍 与张国堂先生一些商榷
  • 阿衍:陈水扁、马英九是中国民主的后台
  • 阿衍:也论中国将在湖南扩建毛泽东纪念馆
  • 阿衍:宽善自然能战胜凶恶
  • 阿衍:江泽民说交错了实在是老胡在某种程度上做对了
  • 阿衍:高智晟的待遇太好
  • 阿衍:我们的反思——也论彭明被抓
  • 阿衍:宁可在人世牺牲自己的福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