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怀念一位白天点灯的工头/老戚
(博讯2006年1月23日)
    凡工头者,靠行贿揽到工程而暴富的农民也!
    严格追究起来,中国的每一位工头都应坐监!但因工头的行贿都在暗室进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结成“闷声大发财的”难兄难弟!用学者吴思的语言叫“潜规则”。用封建社会的语言叫“陋规”。听何清莲说回扣率在8% ——20%。因此,反贪局要拿某单位领导出血最简单的招数便是找承揽单位工程的工头问话便行。我们单位曾发生此类事件。当时我以为很大锅,谁知却让轻易摆平了。从此我便知道中国的所有反腐败都是无正义可言的权力游戏!也无意做反腐英雄,很为反腐英雄们惋惜!但我因此患上一种病:恶心。只要我听到或见到工头,我便产生呕吐的感觉!
     今天的社会变得以丑为美,恶行当道,实因中国用腐败去推动社会发展有关! (博讯 boxun.com)

    80年代末期我刚从基层税务所回到筹建处。仍是一位浑浑噩噩,无悲无喜的大懒人。此种颓废的心态实因一个人从内心让击垮信仰而形成的,在理想和现实差距的困境下屈服。
    正是这种随波逐流的日子我认识了钦州一位最早靠承揽工程致富的工头。
    在青绿色石棉瓦下的橙黄色办公台,每当龙五走进时,我便拿出一付木质象棋,然后踞坐上台,而客气地让龙五坐椅子。然后便劈劈叭叭开战。我在乡村历练四年,除了读书与友人通信外,做得最多的便是下象棋。但龙五棋风剽悍,不管先后都是当头炮,他那急性盘头马的强攻我根本招架不住,以致他让我先手,场面才有得看。
    在下棋的闲谈中知道龙五是来城建办办报建手续。但约略知道,手续总办不下来。
    一直到某天夜晚在新闻中才知道龙五的问题让暴光了。那可是个令人头疼的大麻烦。
    龙五的地盘在东风路,即城建办后面。一天我怀着好奇去看热闹,我只喜欢瞧,而从不打听。但那场面甚是滑稽!
    城监的人正用一些大锤等原始工具砸他的临时建筑。而势孤力单的龙五只在一旁瞪眼!
    “斗官穷,斗鬼绝!”
    钦州人是从没有站出来和官府开战的!
    我当时纯是一付“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
    一个刁民和一个恶政府的扯皮而已!
    但令我印象深刻,灵光大闪的是,我透过近视眼镜突现发现,在热闹的破坏中,一条残断的砖柱下,一根木条,轻轻挂着一盏灯,在艳阳高照,朗朗乾坤下,一盏淡黄色的普通的电灯发出微弱的光线……
    多年以后,这盏普通的电灯仍照耀在我心头!
    我知道“斗官穷、斗鬼绝“的道理!
    但我更清楚,民间人士的抗争从未断续!
    我很憎恨工头!但我仍然怀念那个白天点灯的工头——龙五!
    地依然是龙五的。但房子却永远无法建起来。
    在黄金地段,龙五的一溜简陋,低矮的红砖瓦房特别刺眼!
    敢在白天点灯!好样的龙五!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条污黑发臭的河流/老戚
  • 又见蠢节、又见蠢节/老戚
  • 巨魔何以成为巨魔/老戚
  • 点燃自由圣火 照亮黑暗大陆/老戚
  • 钦州的甘地/老戚
  • 2006徘徊在十字路口的中国/老戚
  • 绿帽子丈夫冲击先进性教育会场/老戚
  • 官奶都是贪内助/老戚
  • 抵制新闻乱播 摧毁愚民障碍/老戚
  • 打破网络柏林墙,建立民主新中国/老戚
  • 超一流美女——赵晶/老戚
  • 立新功——梁卫东/老戚
  • 无人再识陆洁珍/老戚
  • 模范/老戚
  • 为杨在新律师喝彩/老戚
  • 汕尾东洲大闷杀/老戚
  • 致刘晓波先生/老戚
  • 黑暗的中国/老戚
  • 民办老师即将化灰/老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