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郭知熠
(博讯2006年1月22日)
    郭知熠更多文章请看郭知熠专栏
    作者:郭知熠
     (博讯 boxun.com)

    有关心我的朋友看了我的一些文章后,“质问”郭知熠为什么花很多的精力讨论爱情和性欲。这两个话题似乎与严肃的话题不甚相关。而且讨论这两个话题也似乎与郭知熠的志向相去甚远。
    
    当然,讨论任何话题在这个时代都是天经地义的。尤其是关于爱情和性欲这个领域。随着性的进一步开放,国人对性的兴趣大增,讨论的人自然不在少数。至于爱情,也是如此。人们对于爱情的困惑,在今天的热点讨论中处处可见。郭知熠似乎也不能免俗。
    
    不过,笔者对于爱情和性欲的讨论的理由不仅仅如此。笔者对它们充满兴趣的真正理由也不在此。这个理由只是附加的,而不是本质的。
    
    什么是笔者对于爱情和性欲感兴趣的真正理由呢?
    
    爱情也好,性欲也好,这是人类的两个永恒主题。不管世代如何变迁,这两个主题都会反应到人类的生活中。性欲代表着人类快乐的最高峰,而爱情代表着人类幸福的最高峰。而人类就是有这个毛病,它对这两个高峰永远不愿意放弃。
    
    以前的严肃哲学和科学似乎不包含爱情和性欲这两个部分。我们在哲学家的著作中找不到太多的关于爱情和性欲的思考。但笔者认为,这并不代表着爱情和性欲不具备哲学价值。恰恰相反,爱情和性欲和人生这个课题一样,是更应该被广泛讨论的。它们是比其它的很多东西都更具严肃性的课题。
    
    笔者不认为那些各个时代的哲学家会认为爱情和性欲是不重要的。笔者倒是觉得,这些哲学家不能把握爱情的实质,他们对这个课题本身感到困惑,他们不知道如何把关于爱情的讨论与哲学的思维联系起来,他们的尝试是失败的。我们也知道一些著名的哲学家对于这个领域的思考,但毫无疑问,他们的思考是不成熟的,也是不成功的。于是,人们就认为爱情是无法进行哲学思考的,可是,这是一个流行的错误观念。
    
    爱情是可以思考的,爱情的本质也是可以弄清楚的。郭知熠坚信这一点。笔者会继续讨论爱情和性欲这个领域。笔者也相信,对于这个领域的任何贡献都是有意义的,因为爱情和性欲对于人类的根本重要性。在这个领域的任何思考,任何突破,都应该欢迎,都应该受到重视。所以,郭知熠是把爱情和性欲当作严肃的东西来讨论的,而不是将它们作为纯娱乐来讨论的。
    
    另一方面,笔者以为,中国将要有一场思想上的变革。这个变革是对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思想的反动。毫无疑问,关于爱情和性欲的思想也会在这个变革中。其实,这一点“五四运动”已经给了我们一个证明。在“五四”运动中,爱情和性欲的成分是很浓重的。甚至于在文艺复兴时期,爱情和性欲的觉醒也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爱情和性欲是首先觉醒的。
    
    中国人的思想受限制的时间太长了,中国人的思想僵死的时间太长了。中国人的思想需要变革。传统需要抛弃。矫枉需要过正。性欲和爱情是一个很正常的导火线。
    
    只是在笔者看来,“五四”运动本质上是以失败告终的。中国的知识分子在“五四”的时候是想解放思想的,可是,这个努力最后被证明是失败了。笔者相信,邓小平开创的改革开放必将带来中国思想界的最后繁荣。而且,中国思想界的繁荣也将以性和爱为先导。
    
    这个中国思想界的繁荣将是几千年来所罕见的。这是郭知熠的预言。
    
    
    写于2006年1月21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为什么不能长生不死?/郭知熠
  •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郭知熠
  • 我看周恩来/郭知熠
  •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郭知熠
  •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郭知熠
  • 论权威与奴性/郭知熠
  • 幸福与快乐论/郭知熠
  •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郭知熠
  • 论名声/郭知熠
  •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郭知熠
  • 妓女与嫖客论/郭知熠
  •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郭知熠
  • 荒唐的裸奔者/郭知熠
  •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郭知熠
  • 评:论媒体的独立性-与徐沛商榷/郭知熠
  • 论媒体的独立性-与徐沛商榷/郭知熠
  •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郭知熠
  •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郭知熠
  • 郭知熠: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