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文谦:任何政治人物都无法逃脱历史的审判
(博讯2006年1月13日)
    多维记者吴小雯/在中国已故总理周恩来逝世三十周年之际,大陆官方在北京、南京等地隆重举行各种纪念活动外,还高调推出《周恩来的晚年岁月》一书,介绍周恩来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经历,“为周恩来辩诬和正名”。香港《星岛日报》为此发表文章,说这是为了反击高文谦写的《晚年周恩来》中提出周是文革“帮凶”的观点,并说前中国驻纽约总领事张宏喜撰文不点名地指高文谦是“中华民族的败类”。
    
     为此,多维访问了旅居纽约的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以下为访谈摘要: (博讯 boxun.com)

    
    高文谦:我曾传话给北京
    
    多维:您对《星岛日报》关于《晚年周恩来》的报导有何评论?
    高文谦:我看到了多维网和博讯网转载的星岛日报的报道,其中博讯网使用的标题是“官方新书为周恩来辩护,斥高文谦民族败类”,赫然在目。扣这样大的帽子,凸显对方的恼羞成怒,理屈词穷。作为一个历史学者,我只是想把“文革”浩劫的历史真相告诉国人,以史为鉴,避免今后重蹈覆辙。出书之前,我曾传话给北京:《晚年周恩来》只是目前已经出版的众多评周书籍中的一家之言,欢迎批评指正,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总是越辩越明的。
    
    曾长篇论战
    
    多维:星岛日报说,《晚年周恩来》“出版之后北京一直保持缄默”。
    高文谦:事实上并非如此。去年香港左派杂志《广角镜》刊登了署名“司马公”的长篇系列文章,批《晚年周恩来》一书。为此,我写了《把历史的知情权还给民众》一文,发表在《当代中国研究》上,对“司马公”提出的责难一一做了回应。多维网和《多维月刊》转载了双方的论战。
    
    关于这场论战的是非曲直,我想自有公论。就连网上着名的亲中国官方写手“冼岩”在看过双方的论辩后,也评说道:“仅从争论双方所引用的论据和所作推理看,也不难看出双方的高低真伪之别。高先生无论在资料的扎实还是解释的合乎情理方面,都明显高于对手。”
    
    刘武生何许人
    
    多维:《周恩来的晚年岁月》是不是这场论战的延续?您认识作者刘武生吗?
    
    高文谦:在“司马公”败下阵来的情况下,躲在马甲后面的中共官方史学的御用文人只好真人露相,推出《周恩来的晚年岁月》一书。所谓“为周恩来辩诬和正名”,实际是继续维护周恩来这尊中共神坛上的偶像。
    
    我认识作者刘武生本人,他是在“六四”后出任周恩来研究组组长的。我和为此书写序的金冲及先生也很熟,曾在他的领导下工作过多年,了解他的为人和文革中的历史。我希望这本书是严肃的,能够以理服人,而不是像“司马公”那样躲躲闪闪,避重就轻,掩盖歪曲历史真相。不过,作为官方史学的御用学者想这样做也难,因为毕竟要端官家这碗饭。我还没有看到这本书,等看后再作回应。
    
    《晚年周恩来》留有余地
    
    多维:我们曾经访问一些看过《晚年周恩来》的读者,包括官员,他们多认为您的这本书很平实,并没有“狠批”周恩来
    
    高文谦:客观、公正地评价政治人物,是每一个历史学者追求的目标。我在写《晚年周恩来》时,本着“既不讳过,也不苛责”的原则,并没有把周恩来全盘否定,而是把他放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加以审视考察,是留有余地的。凡是不带偏见的读者都会感受到这一点。
    
    正因为如此,一些读者认为我对周在文革中的罪错辩解开脱过多,评价不到位。对此,我的想法是,《晚年周恩来》一书只提供准确可靠的史实,至于对周恩来的评价,应由读者本人根据自己的经历和价值取向做出自己的结论。人们在看过《晚年周恩来》一书后所呈现的多元的看法和评价。这正是在我预料之中的。
    
    回应张宏喜
    
    多维:前中国驻纽约领馆总领事张宏喜在《世界知识》杂志上撰文说:“有那么一两本书说,周恩来是中国造神运动中所造的一尊神,要把他从圣坛上请下来。根据我在纽约工作的经验,我可以断言,有些所谓的作品不过是几个中华民族的败类,在想置我们于死地的具有特殊背景的某机构的操纵下炮制出来的”。虽然没有点名,但他所指却是呼之欲出。对此,你如何回应?
    
    高文谦:实际上,张宏喜先生对我不指名的谩骂攻击还不只星岛日报所转载的那些。我到《世界知识》的网站上看了张的全文,文中没有指出一处《晚年周恩来》在史实上存在的错误,满纸文革式的污言秽语,极尽诋毁攻击之能事,诸如“敌对分子”,“满口喷粪、胡说八道”,“仰仗洋人鼻息”,“拿几个臭洋钱讨生活的家伙”,等等。
    
    张宏喜先生如此不顾身份,破口大骂,实在让人瞠目结舌。他这样气急败坏,好象被挖了“祖坟”一样,正说明《晚年周恩来》触到了疼处。
    
    我的书出版后,在海内外引起很大的反响,在香港一直高居畅销书榜,在中国大陆广为流传,在网络和书摊上屡禁不止。尤其是在党内老干部和知识分子中间,人们在私下争相传阅,影响很大。在学术界也得到好评,认为是当今大陆领袖人物传记中写得最好的一本。如北京丁东先生表示:“最近几年,来自海外而对大陆读者在思想深层发生影响的,首推高文谦的着作。”
    
    北京有些人对《晚年周恩来》一书又恨又怕,可是又拿不出史实来反驳《晚年周恩来》书中的内容,所以只好搞人身攻击这一套。可笑的是,这位张宏喜先生不敢指名道姓,怕对自己所说的话承担责任,只好采取含沙射影这种下作的手法。
    
    愿与张宏喜在法庭上对证
    
    多维:您写作《晚年周恩来》是否得到海外政治机构的赞助?张宏喜先生对此似乎有所暗示。
    
    高文谦:不同观点可以讨论,但不能诬陷。我想请问张宏喜先生,你敢站出来对你所说的话负法律责任吗?你敢把所说的“想置我们于死地的具有特殊背景的某机构”指出来给大家看看吗?我很愿意与张宏喜先生在公开的法庭上对证。
    
    我到美国来,曾经在哈佛等大学做过访问学者,后来在纽约一边工作一边写作,没有任何政治机构赞助过我。如果说有的话,只有一个政治机构试图阻止我,不想让我写《晚年周恩来》,那就是北京官方。
    
    张宏喜身为堂堂的一个前驻外大使,竟然如此谎话连篇,一副恶霸作风,实在是给中国外交队伍的脸上抹黑。由这样的人做外交工作,是国家的耻辱,又怎么能取信于人?真不知身为“新中国”外交“教父”的周恩来在九泉之下对这样的不肖弟子作何感想!
    
    我想强调的是,任何政治人物都无法逃脱历史的审判,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我与大陆官方史家论争的实质在于:是否还中国老百姓对历史的知情权。由于官方的垄断和阉割,中国现代史和当代史存在着太多的黑洞和谎言,有意制造整个民族的失忆症。解构虚假的历史,重新评价本国重大的历史事件和人物,这正是每一个有良知的历史学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2006年1月12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文谦:心底的怀念
  • 高文谦:赵的问题是中共一个死穴
  • 高文谦:给胡温提个醒
  • 高文谦:奉劝胡温,莫学毛邓
  • 高文谦:邓小平的政治局限,赵紫阳的改革悲剧
  • 江棋生读《晚年周恩来》给高文谦先生的信
  • 高文谦:毛泽东一生无敌手,最后却栽在周恩来身上(1)
  • 官方新书为周恩来辩护,斥高文谦民族败类
  • 退休高官:高文华恢复代表资格 王亚忱上演最后疯狂(图)
  • 金秋高文谦谈林彪事件
  • 高文谦:参加4-27大游行的经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