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要看清中国社会的主流-有感于潘岳“打破官场潜规则”的幼稚判断
(博讯2006年1月12日)
    文:傅文

    亞洲時報譔文說,潘岳『打破中國官場潛規則』,『沖破「失勢」陰霾』。這篇文章與其說是判斷,不如說是一種善意的自欺,不過是代表了一些不熟悉中國政治特性的中小知識份子的一廂情願。以潘岳一己之力,就是在眼下開始的環境危機中,潘岳能否成為整治危機的一員,他的理論能否得到中國社會主流階層的認同都成問題,遑論打破延續千年的中國官場潛規則了。從歷史來看,清醒者往往守望的是悲劇而不是喜劇。潘的文人特性,書生情懷,注定他是中國社會發展的一位痛苦的承載者。當然,這種痛苦源自於他的出身和他的階層理想,在社會大潮面前,他的這種痛苦只不過是他的階級的痛苦,對於整個未來中國而言,那不過是一種短暫的掙扎或陣痛。

     2006年可以說是在水危機,更確切地說是在水污染中開始的一年。這在客觀上將一些人的目光轉向對像潘岳這樣的人復出期許上。但這不過是頭痛盼醫頭的心理反應,而並不是源於對中國社會發展的深刻理解上。 (博讯 boxun.com)

    2006年一月各大流域接連出事已經不是一個中國進入水污染時期的簡單預示,而是說明中國必須為不顧一切追求高速經濟增長付出社會代價的時期已經到來,這種代價不僅表現為環境危機,而且是一種綜合性極強的社會危機。

    因為只要我們的目光不被水污染集中爆發的新聞性所左右,就會看到,無論是就業,還是貧富不均,還是腐敗,都其實更為普遍地影響著中國人的生活。山西一個市一下子就拿掉了50多位官員,一個市,就算是一個省,這個數字也是比較駭人的。

    另一個證明中國潛伏危機深刻程度的是國家統計局對GDP的調整,歷年來均達到9%以上。這個調整的潛臺詞之一,就是為此前關於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是否太快的爭論,強行加上了有利於追求更高速增長的心理砝碼:快也沒什麼,那些擔心中國經濟發展過快會引發社會危機的觀點只不過是杞人懮天,快速增長是保持穩定的重要手段。就像在為高燒39度的病人提供了一個新的沒發燒的病理依據:40度不是發燒。

    全國的經濟普查為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提供了所謂的科學依據,這更讓人想起去年年中時,國家統計局對綠色GDP不符合中國社會發展需要的強調。

    很顯然,連作為中性的統計部門,都在為經濟高速增長提供理由,這種理由未心會影響決策,但至少會影響中國的經濟心理——讓人們在經濟快車上安靜地坐下來,以享受風馳電掣的歡娛。

    在種背景下,一直強調反思發展主義的潘岳,失勢只是情理之中的事,因為就連解振華這樣20餘年在環境保護上小心謹慎微步前蹭的人,都被借機拿掉,何況不知天高地厚的書生潘岳。從另一個角度看,解的下臺其實與潘岳有著莫大的關係,潘岳的到來,他雷厲風行的風格,他力求畢其功於一役的行為方式,或許正是解振華心裡多少年來敢想而不敢作的一個夢想,潘岳只不過是解振華夢想的一個現實證明和現實支持。於是去年一年,環保總局就像一個憋屈了很久的人一樣發飆了。其結果當然是迎頭撞上中國的經濟利益快車。明眼人都可以從事後的北江水污染、湘江水污染中看出,解振華下臺與松花江之間,是瞎扯蛋的關係。而且松花江之後的其他水污染,沒有一個政府官員被問責,更證明解振華的下臺,突發事件不過是一個等待已久的理由。失去了支持的潘岳,失勢只是一種必然。

    在這樣的背景下,潘岳的浮沈,只與中國社會的主流追求有關。而社會主流是什麼,想必人人都清楚。需要強調的是,這種主流不光是20餘年改革積蓄下來的,也不光是50餘年中共領導下的中國社會積蓄下來的,而是近200年來中華民族復興夢想的結果,不要指望一夜之間,社會主流會放緩對西式現代化模式的追求。反思當然有,但遠還沒有積纍到左右主流的時候。

    亞洲時報對於潘岳『復出』的判斷,來自於上海第一財經的一篇文章,但仔細看看網上的這篇文章,其實不是對潘岳的訪談,而是對於去年一年潘岳所做工作,所說言論的總結,更像是一種對已失事物的傷感紀念,一種對於現實懮慮的立此存照,而不是一種對未來的期許。很明顯,如果潘岳真的『復出』了,恐怕還輪不到像第一財經這樣的報紙報道,聚集京都的各大報早就會報道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潘岳失势联想/姚笠
  • 从潘岳为“世界工厂”下的新定义谈起/邬凤英
  • 比较薄熙来、潘岳、刘亚洲
  • 圆明园、潘岳与环境民主
  • 庸焉:潘岳环保遭遇官场潜规则
  • 朱学渊评《文扬:潘岳的山河》
  • 潘岳能做的有限,公众参与进来就会无限/老树
  • 潘岳與倒行逆施的"民主"/艾劉斯
  • 艾丽:劝潘岳莫煞费苦心
  • 别让环保成为潘岳们的独角戏/田立
  • 昔日政改明星,今成第四代“苍鹰”——第三只眼看潘岳铁腕治污/申言
  • 求知:潘岳环保风暴过猛可能刮伤自己
  • 晓冰:潘岳的铁腕与环保总局的强硬
  • 晓冰:潘岳的铁腕与环保总局的强硬
  • 郑义: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 易冰:潘岳叫停電站顯示大陸落實科學發展觀決心
  • 亦夫:潘岳叫停电站会否引火烧身
  • 郑史:反看潘岳,一语成谶——汉源事件的环境与公平
  • 麦珂:潘岳文章背后的中国思潮态势
  • 打破中国官场潜规则:潘岳冲破“失势”阴霾
  • 环保总局人事变动,潘岳前途成了中国走向风向标
  • 潘岳再次失势?
  • 得罪了利益集团?潘岳据称不再担环保总局新闻发言人
  • 潘岳:中国环境问题的根源是我们扭曲的发展观
  • 潘岳:中国将把环保同政绩挂钩
  • 潘岳:淮河应急预案启动
  • 潘岳:政府不能拍脑袋定项目
  • 潘岳猛刮“环评风暴”前程堪忧
  • 国家环保局副局长潘岳称干部任用应与环保绩效挂钩(图)
  • 潘岳:政府要制定政策保障公众参与环保合法权利
  • 艾劉斯:潘岳帶領學生築長城的真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