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驳鲁宁所提的21年国企改革的两大悖论
(博讯2006年1月11日)
    鲁宁所提的21年国企改革的两大悖论:

      “第一,计划经济时代对国企实施的“利税”全额上缴,所需资金由政府按计划全额下拨的办法,将所有的国企“搞死”(企业内部要增建个厕所,也得由主管局审批),国企改革因而最初从“扩权”起步。”过去的管理是有些过死,可以从管理上解决,但不是就是产权的问题。美国的上市公司,不是公司有点小问题,就不能解决,就要连产权都要交给管理阶层,这不是非常的荒谬吗?这样一来,按你的逻辑,是不是任何时候,只要管理阶层一换,就又要将产权换掉。

     “但改革中活下来的国企一方面经营垄断化,包“赢”不包亏,另一方面内部分配高度‘市场化’,导致行业间贫富悬殊且与产权理论相悖。”行业间贫富悬殊且与产权理论没有绝对的关系。中国从来就不是一切都平衡,沿海地区与内地西部的贫富悬殊,这不是讲,沿海地区是是社会主义,其他地区就不是。盈利好的,企业收入多些,不就是按劳分配吗?这有什么奇怪的,这与产权什么关系。你的观点是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要一视同仁,收入都要一样,这才是国企的管理办法?这才符合你的国有产权理论,这思维方式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博讯 boxun.com)

    “可如果将利润重新收归国有,且不说相应的政策需要重新回到原点(先不问是否回得去,怎么回去),国企是否又得回到‘一收就死’的困境呢?”社会在进步,绝对不会回到“一收就死”,我们可以学美国上市公司的管理办法,或者新加坡的国企管理办法。

      “第二,凡企业,国家都得收税。非国有的企业,国家自然不能分红,但收税却是自然的事。现在国家自己做“老板”投钱办企业,也同样只能征税而分不到红利。人们不禁要问,何苦来哉?在继续深化国企改革的语境下,国家要分国企的红利,却处于欲罢不忍、欲收不能的尴尬境地。”什么是“在继续深化国企改革的语境下,”,不就是主流经济学家叫嚣的市场化吗,卖国企,卖银行吗?置国家于死地而为自己与瓜分派夺利的理论叫嚣吗?不就是你这篇文章叫嚣的目的吗?国家自己做“老板”投钱办企业,是为全民,未来当然要分红利,为全民,不是为一小撮人。

     “其一,市场经济条件下,国企无法成为真正的‘市场企业’因而,国企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欧洲,新加坡的国企,在市场经济不是好好的吗?凭什么中国的就不是‘市场企业’,当然也就可以成为‘市场主体’。“国企之所以要少量存在,在于弥补市场经济自身缺陷,替政府向社会提供资本不屑于此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这话差矣。政府需要作得事太多,很多要统筹安排,中国要强大,必须有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中国在一盘散沙的日子下,受到的屈辱,这才过去多久,你就忘了。原来,你们所主持的改革,就是要中国回到那一盘散沙的旧社会。

      “其二,市场经济条件下,国家不能也无须当“老板”,发展经济的事,尽可让“民力、民资、民智”去操持,国家只管通过政府搞好服务、从事监管、强化法制和法治,余下的就是坐等收税。”经济是那么简单的事吗?多少民企考虑国家的技术发展,并投入庞大的资金?多少民企考虑国家资源能用多久?多少民企考虑下岗人员?多少民企考虑国家安全?唯利是图是资本主义的本性,什么治安,什么社会文明,他人的死活,你们统统不会考虑,而这些人的手上掌握着国家大部分的资源,主要还是为自己服务。从中国每年20%增长率的奢侈品消耗看,资本家已在享受自己的成果,而中国科学技术综合国力却在下降。中国一盘散沙的日子,又要在你们这帮改革家们的手上实现了。

      “其三,21年国企改革磕碰不断、尝试不断,争议、质疑此起彼伏,搞过的名堂很多,但绕了一个大圈最终还得回到常识起点上来。这个常识就是,国企改革怎么都绕不过“产权”这道坎。”回到常识起点上来,这说明邓小平的走资本主义的改革,是不得全国人民的心的,是带有欺骗性的,与绕不过“产权”这道坎无关。你们的改革是欺骗全国老百姓的改革,没有经过全民的大讨论,就擅自主张出售国产,是独裁与违法行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