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胡锦涛的最后一张牌
(博讯2006年1月10日)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胡锦涛先生的最后一张牌是民族主义。正因为这是最后的一张王牌,所以小胡一直舍不得打出来,不过毕竟形势比人强,图穷总要匕首见的,这把刀还是要亮出来,而时间很可能就在2006年。个人以为,这是件好事,这个脓包早点破皮,比晚点破皮要好。事实上,在伪爱国主义这一次皮下面,藏污纳垢已经很多年了,明眼人都知道,里面无非是一囊坏水,只不过,现在该到挑皮的时候了。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说胡锦涛的爱国最后要变成脓包?其实道理很简单:真正的民族大义,真正的爱国精神,那是很沉重的,如同置身于石头与铁板之间,需要忍辱负重的锐意政治改革,需要有担当,以中国的国情及发展阶段看,尤其如此。我认为胡锦涛没有这份担当,这一点可以从他处理松花江污染案看出来,此外,我们看他“新政”了三年,无非是爱权爱利爱一个权势小集团,看不出他有什么大的担当。当然,嘴巴上的爱国比什么都容易,那是叶公好龙的把戏,等民族主义的真龙下凡,又当别论。
    
    现在真龙没下凡,胡公以愚民之心,行愚民之政,还可以勉强维持,但真龙一下凡就不是那个情况了,再想一手遮天是不可能的。中宣部这把纸糊的破雨伞能挡住满天风雨?我不相信。其实,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复苏之日,也就是中国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之时,这个东西一旦形成某种政治意志,不可能是胡锦涛手底下的木偶,那时候,胡锦涛就必须在民族大义与利益小集团之间选择,在民族前途与权贵钱途之间选择,在民之所欲与一党之私之间选择,想躲躲闪闪是办不到的。
    
    在我看来,胡锦涛时代应是三个阶段,如同程咬金的三斧头,但恍惚之间,似乎已经过了两个阶段。第一是“胡风”阶段,也就是贪污腐败之风越演越烈,我原想胡锦涛能“执政为民”,起码把这个贪腐势头压一压,但没想到这个人如此银样蜡枪头,于是就很快进入了第二个阶段,这就是“胡臭”阶段,也就是先进性教育与整肃知识分子的发酵阶段,这个“胡臭”有多臭,大家心照不宣,用不着我多说。总之,腐风加胡臭,把个中国搞得乌烟瘴气。怎么办?只好第三斧吧。
    
    现在,胡锦涛时代正滑向第三阶段,这就是打民族主义牌,我认为没有什么了不起,当年老太后不是带领拳民们玩过一把吗?今天小胡哥也可以带领愤青们再玩一把。乍看上去,这第三斧很吓人,好像山雨欲来风满楼,但落下来无非是酸雨,因为这里面有太多的藏污纳垢,有太多坏水了。然而,既便如此,让它落地也是一件好事,起码可以长一长民气,一扫腐风胡臭,一扫假冒伪劣的乌烟瘴气,利空出尽,而雨过必然天晴,一片白茫茫的大地,老百姓就可以建立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所谓“尔曹身与名具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www.liuxiaozhu.com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竹:烂出一个新中国
  • 胡锦涛的头发/刘晓竹
  • 刘晓竹:胡锦涛的头发
  • 刘晓竹:打一场和平的人民战争
  • 刘晓竹:中国何以成为自杀大国?
  • 刘晓竹:思考汕尾血案的深层原因
  • 刘晓竹:从汕尾血案看胡锦涛来日无多
  • 刘晓竹:对汕尾血案的五点分析
  • 刘晓竹:胡锦涛应去吊唁王伟亡灵
  • 刘晓竹:华容道上的胡锦涛
  • 刘晓竹:哭宾雁
  • 刘晓竹:中国应对禽流感的三个薄弱环节
  • 刘晓竹:胡锦涛不该拿清华小学弟解振华开刀
  • 刘晓竹:骂出一个新中国
  • 刘晓竹:张左己比胡锦涛有担当
  • 刘晓竹:请胡锦涛先生少过左瘾
  • 松江污染:对胡锦涛七点看法/刘晓竹
  • 刘晓竹:中国应收敛外交黑厚学
  • 刘晓竹:关注中国百万尘肺病伤残劳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