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理安在?!公理何存?!有感於廖雙元等人《鄭重聲明》
(博讯2006年1月08日)
    
    作者:三位台商朋友
       我們是在大陸投資設廠和經營兩岸貿易的台商,也是曾對大陸八九民運解囊相助的“呆胞”。為了企業的生存發展,我等不可能同大陸異議人士直接投入民運活動。但我們是中國人,對事關中國前途命運的民運大業未能置身事外,在經營企業之暇,未忘從網路和報刊關注大陸民運人士的命運和海外民運的動態。因此之故,於一九九六年三月,在某“國代”競選活動中,有幸結識獲政府核准入台定居不到兩個月的民運人士陸光武先生。陸先生與我等曾多次接觸和晤談,動員到他家鄉貴州投資興辦企業,並請他貴州的朋友寄來當地政府對台商投資的政策規定及優厚條件的相關資料。正當我等醞釀決定到貴州投資,並派員前往貴州實地考察,結果遭國安部門“高規格禮遇”和“殷勤款待”,因此,我等害怕大陸“國家安全”的陷阱,而打消投資貴州的念頭。 (博讯 boxun.com)

      此後,因陸光武先生的身分敏感,雖不敢公開與之頻繁交往,但我們認為陸先生是一位值得信賴和可交的朋友,因此,仍一直保持接觸和聯繫。近十年來,在與陸光武先生晤談交往中,深知他是一位沒沒無聞,肯幹實事,不求回報,無聲無息地為大陸民運無私奉獻的朋友,其高風亮節、克己從公的精神,令人感佩,實在是一位難得的民運志士和受人欽佩的朋友。
      陸光武先生入台未及一月,還住在前“中國救總”烏來接待所時,為阻止政府遣返假釋出獄的大陸劫機人員黃樹剛和韓鳳英,經有關單位同意,親自前往新竹靖廬看望黃、韓二人,並至桃園台北監獄探視未獲假釋的另十四位劫機者。在獄警陪同下,親自到監房逐一看望每個劫機人員,詢問了解相關情況,並致贈黃、韓及另十四位劫機者每人壹仟台幣的春節慰問金,至今仍留存著十六位劫機人員親自簽字的名單和監獄為受刑人開具保管款的正式收據。陸先生到新竹、桃園看望劫機人員兩天往返的花費共兩萬多元,是當時救總致贈陸先生陸仟元台幣的春節慰問金和有關部門所發的生活費。陸先生為劫機假釋人員留台,反對政府遣返而四處奔走,並向總統和副總統兼行政院長及相關部會首長陳情。當其向救總請求支持刊登陳情書廣告費未果,即與我等商量求援。考量以其個人之力難以改變政府對劫機假釋人員的遣返決定,我等出資在四大報刊登陳情書廣告100多萬元的費用必定泡湯。陸先生無可奈何地放棄登陳情書廣告的念頭。但陸先生轉而向當時的執政黨中央相關主管陳情力爭,以“一罪二罰有違人道”等言辭諫阻遣返之舉,並為此而在執政黨中央黨部大鬧一場,亦因此而影響當政者對陸光武一家“妥適安置”的承諾,致使陸先生一家失去安身立命之所而寄人籬下度日。陸先生也喪失相關部門當初對其所承諾安置的工作。也因此,陸光武能有時間和精力投注於大陸民運,每日搜集剪貼所需資料和讀書學習。
      2003年元月26日,流亡韓國的大陸民運人士徐波,自韓國漢城搭乘至泰國曼谷班機,過境台灣時,於中正機場跳機,向台灣中華民國政府申請庇護,被留置於機場航警單位監護。陸先生當即與我等聯絡,要我等找熟人,請航警單位善待徐波,並請設法查詢中正機場徐波警備室的電話號碼。陸先生得到電話號碼後,立即向航警單位的外僑組和查驗隊聯絡,交涉徐波之相關事宜,並傳真徐波之相關資料,以證明徐波民運人士的身分。之後,又連夜寫信給陸委會主委蔡英文女士,請政府按“兩岸關係條例”的相關法規,以政治考量,允准徐波的庇護請求,不能遣返原機始發地韓國,更不能遣返大陸,次則要求按唐元雋模式,協助徐波向美國政府申請庇護。當晚,陸先生為徐之事操勞,直忙至凌晨四時許。2003年元月28日,陸先生又為徐波向陸委會,內政部等部會首長陳情,請政府以專案處理徐波一案,允准其居留台灣。陸先生於二月九日馳函航警局張四良局長,獲准親自前往中正機場探望徐波,並贈3000元台幣以應所需。此後,徐波的去留一直懸而未決,陸先生去函《北京之春》負責人,呼籲海外民運團體聲援徐波。4月8日,再次為徐波向台灣政府正副總統和行政院長及相關部會首長陳情,力陳徐波居留台灣的理由和法律依據,並通過外交部朋友聯絡親自向東亞司交涉:如果徐波不能居留台灣,請東亞司向東南亞各國聯絡,接收徐波居留。因台灣與東南亞諸國無邦交關係,徐波終被遣送馬紹爾而功虧一簣。陸先生就是這樣為大陸劫機飛台系獄假釋人員和入境台灣的民運人士給予關心和幫助而不為人所知。
      陸光武先生雖身在台灣,卻心繫大陸。當其友人盧勇祥和陳西等人,於一九九五年六˙四祭日,在貴陽、北京等地,以“中國民主黨貴州分部”的名義,公開進行民運活動而被捕判刑後,陸先生為濟助系獄的民運同仁,先後請同鄉、朋友帶美金現鈔或從銀行匯款濟助難友。陸先生曾與赴台受國賓級禮遇、下榻於圓山飯店的“民運領袖”聯絡,並以掛號寄去陳西、盧勇祥等難友的判決書和相關資料,並附函請安排晤談時間地點,共商民運大計和救援濟助難友事宜。或因陸先生“名不見經傳”,其所寄函件請交“北京之春”和“中國人權”及約見晤談之請求,不為這位“聯席高官”所重視。其所寄的陳西等人的判決書等資料,或許被圓山飯店的服務生扔進垃圾桶作廢料處理。在營救難友求助無門的情況下,因陸先生恥於求人和募款艱難的情況下,陸先生一家省吃儉用,每月將其太太一人的收入所有積蓄,逐月累積,悉數用於濟助受難同仁。從陸光武先生所保存的一疊銀行匯款憑據中,不僅有匯往大陸的若干銀行票據,還有匯往美國捐助《北京之春》的匯單和銀行匯票影件。匯往大陸的金額500~1000每元、匯給北春的100~300~500美金不等。匯往大陸的匯款單中,有張△選(陳西夫人)、胡△麗(盧勇祥夫人)。對《北京之春》的捐款,單是2005年就有兩筆;元月份100美金,七月底500美元匯票直接交北春負責人。陸先生多年來對民運的捐款究竟有多少,我們不得其詳,但我們認為以其個人之力作此奉獻,實屬難能可貴。基於上述原因,陸先生自家毫無積蓄,2005年九月上旬,當其所住公館房舍被強行收回後,竟至無錢租屋而流落街頭達一個月之久。我等從網路看到陸先生向國外求援的呼籲書,恐怕連中共都興災樂禍地看到這樣的新聞。陸光武一家至今仍居無定所,寄人籬下。
                      2006/1/8
    (未完待續)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