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贪官在交欢,人民在哭泣
(博讯2006年1月03日)
      蚂蚁是有等级的,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蚁王,数量极少,高高在上,无偿占有资源,无限制地交配。第二类是雄蚁,蚁王的性伙伴,数量较少,依附蚁王生存,不劳而获。第三类是工蚁,占群体的大多数,每日辛苦劳作,养活蚁王和雄蚁,无生殖能力,无交配权。
    
       人也是有等级的,与蚂蚁相似,亦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各级“公仆”,人数不多,权力不小,严重近视眼,分不清什么是为人民服务,什么是掏空国库。第二类是对应“公仆”的各类“三陪”,数量可观,要么是一人得道后随之升天的鸡犬,要么是舔足跟屁、媚态尽现的狗狗,他们以亲情或钱色为资本,变相使用“公仆们”的权力,方式灵活,关系通天。第三类是号称当家作主的人民群众,手中无权,朝中没人,处处碰钉子,时时遭棍子,有门不敢进,有理不敢说,有冤无处申,有家难维持;他们有权,是宪法赋予的,他们无权,是事实证明的。 (博讯 boxun.com)

    
      人如蚂蚁,蚂蚁如人。当蚁王和雄蚁肆无忌惮地交欢,当蚁王满意地享受性快感,当雄蚁靠出卖肉体窃取劳动果实的时候,无数的工蚁在夜以继日地劳作,他们也叫“蚁”,也是家族的一员,却只有劳动的义务,没有交配的权利。他们的身体已经残缺,他们的思想也被阉割。尊贵的蚁王教育他们:“我们是昆虫,虫口多,底子薄,进化程度低,没有条件民主,没有条件普选,没有条件虫务公开;西边住的是飞禽,他们的民主是伪民主,他们的自由是伪自由,他们的权力分配体制是一小撮老鹰剥削广大鸟类的遮羞布,飞禽的民主宪政不适合我们,因为我们有我们的虫情···”可怜而又可悲的是,一部分工蚁在醒悟,一部分工蚁却仍然执迷不悟。在他们的眼里,蚁国一片大好,蚁民苦也幸福。他们高喊着“蚁王英明”,殊不知利益已被侵占,输得只剩下一条裤衩。
    
      人如蚂蚁,人却不是蚂蚁。人之为人,是因为人有思想。思想看似虚无,其实强大。头可断,血可流,唯有思想是不能钳制的。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群众利益无小事”,胡哥是这么提的,各级“公仆”贯彻了吗?小平同志说过“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可成克杰、胡长清、王怀忠、李嘉廷这些“公仆们”为什么非要逆流而上、作人民的老子呢?再看看目前的社会状况,贫富分化是否严重了,弱势群体得到保障了吗,人民群众是否真正在当家作主呢?民主、自由、宪政、人权、法治,是海市蜃楼还是空中楼阁,我们究竟还要等多久?贪官们在肆意交欢、攫取快感的时候,是否还记得党的重托,是否愿意倾听人民呼声、帮无助的老百姓们擦一把眼泪呢?
    
      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贪官在交欢,人民在哭泣,强国不富民,一切是放屁!
    来源:祖国论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有感于“三峡贪官肃不完‘还要留岗继续干’”
  • 中国贪官排行榜 仅列出后50位(前50位。。。。)
  • 警惕贪官污吏组成“还乡团”!
  • 留学阔少有多少是贪官之子?
  • 贪官为何倡导“情妇经济”
  • 看媒体是如何舔贪官屁眼的(图)
  • 贪官公子印象记(图)
  • 乔新生:发展民主才能防止贪官外逃
  • 余杰:中国贪官的“西游记”
  • 陕西省高院最黑最大的贪官—副院长田平利
  • 千岁兰/王雨墨:“和谐社会”的敌人——从林樟旺案看中国贪官
  • 讲“诚信”的贪官更危险(图)
  • 贪官"豪言"给谁听?(图)
  • 许贵元:二奶出手 贪官落马(图)
  • 杨在新:岂容贪官吞了国产劫私产?
  • 贪官们真是活该有此劫
  • 高智晟:贪官是暴露一个处理一个
  • 贪官外逃带走的不只是金钱!
  • 我为贪官作“十辩”
  • 中国12大贪官住的房子 有什么样的下场(图)
  • 狗咬狗 贪官是就这样被“咬”出来的(图)
  • 黑龙江两贪官韩桂芝田凤山殊途同归
  • 农行贪官温梦杰贪污受贿千万元一审被判死刑
  • 三峡贪官肃不完 “还要留岗继续干”(图)
  • 贪官喜欢性贿赂的三大原因
  • 安徽涡阳女贪官为女儿升官行贿县委书记
  • 大陆外逃贪官4000 海外生态圈成形(图)
  • 中国拟批准联合国反腐公约 以利遣返贪官(图)
  • 百姓杂志:美丽新贪官(图)
  • 三贪官妻子同时“嫁”到美国 取得公民资格之后
  • 中国法院的“文字游戏”是否已成贪官逃生之门?
  • 监察部将双管齐下严打携款外逃贪官
  • 上访农民卖官,骗倒一群贪官(图)
  • 《财经》:黄金高案始末-反腐斗士变贪官(图)
  • 快讯:《百姓》扳倒了周口太康贪官(图)
  • 百姓杂志:“扶贫”,大陆贪官新伪装
  • 他们在逃亡路上被捕 部分外逃贪官归案
  • 中国外逃贪官的外逃轨迹被披露
  • 陕西省高院最黑最大的贪官—副院长田平利
  • 贪官为什么需要有个圈子呢
  • 贪官用品咋就这么香
  • 请贪官污吏留给我们一点活命钱吧!
  •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许以穆:司法系统大贪官第一人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河南贪官的狱中生活:外面做官,里面还是官
  • 贪官为何喜欢“三讲”
  • 贪官敛财 待遣叁无女子遭转卖做妓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