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2005年的中国:政治停滞/方觉
(博讯2005年12月31日)
    方觉更多文章请看方觉专栏
2005年12月30日

     (博讯 boxun.com)
    2005年的最后一个月,中国政府大幅度调高原先公布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以此向国民和世界显示共产党中国正在迅速强大。
    
    但是,中国政府无法向国民和世界展示2005年的中国在政治进步方面有任何提高。
    
    曾经流行过为中国的政治停滞作解释的借口。
    
    1997年2月邓小平先生去世前,这类借口这样说:江泽民之所以没有进行政治改革,是因为以邓小平为首的老人政治家的阻挠。然而,邓先生去世后,完全掌握了中国的政治权力的以江泽民为首的第三代领导人不但没有开展政治改革,而且在政治上比邓先生更保守。
    
    2004年9月江泽民先生彻底退休前,这类借口这样说:第四代领导人之所以没有进行政治改革,是因为占据着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的江泽民的掣肘。然而,江先生放弃了军委主席职务后,第四代领导人仍旧没有进行政治改革。
    
    现在很难再找到中国政治停滞的借口了。当前中国的政治停滞应该由中共第四代领导层负责。
    
    第四代领导层的一部分成员起步于左派技术员或低层政工人员,只是在中共的不经民选不受监督的官僚机器的运转中,他们才侥幸成为高级领导人。保持这部官僚机器的政治稳定,才可能保持他们意外获得的巨大权力和奢侈享受。他们认定改革官僚政治的民主化不符合自己的利益。第四代领导层的另一部分成员来自特殊的政治派系。没有这些派系的提携和安排,他们不可能进入高级领导层。他们注重的是在各个派系之间分割政治利益,而不愿意有人用民主政治改革派系政治。
    
    中国政治停滞更深层的原因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苏联-东欧的共产主义国家制度在民主改革中迅速崩溃后,中共的一代又一代的领导层不是准备政治改革,而是准备尽可能久地拖延政治改革,以便维护个人的政治地位,维护共产党的政治垄断,维护共产党政权的政治控制。
    
    改变中国政治停滞的主要途径,是推动民间社会的进步力量开展政治竞争。2005年的一个例子在广东省番禺市的太石村。那里的大多数村民提出罢免涉嫌贪污腐败的村委会主任。一些大城市的人权活动人士和正直的律师直接支持了村民们的合法而正义的行动。虽然这一罢免动议因为当局的压制而失败,虽然若干参与其事的人权活动人士和律师一度被当局拘押,但是这一事件至少表明了三个正面含义:大多数民众的意愿是真正有力的;人权活动人士与普通人民相联系就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和影响;争取民主选举是改善政治现状的积极方式。
    
    不仅需要在非政权的层次-村级-开展政治竞争,更需要在各级政权层次开展政治竞争。政治竞争的主线是要求开放各级政府领导人的普选和县级以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普选。中共领导层最忧惧的就是普选,他们深知只有普选才会突破共产党对政治权力的垄断。中国从1980年开始县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普选,四分之一世纪以来普选层次毫无提升。中共从1949年执政,半个多世纪以来任何一级政府领导人都不是普选产生的。如此之久的政治停滞在全世界是罕见的。
    
    前共产主义国家的“颜色革命”是冲破新的政治停滞。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中东地区越来越多的民主变革是冲破旧的政治停滞。这些“颜色革命”和民主变革的中心都是进步力量与守旧力量政治竞争下的普选。它们也向中国人民提供了有益的政治启示。
    
    (完)
    
    (作者是在美国的中国政治活动人士)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5/12/3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解决法轮功遗留问题/方觉
  • 只能同台湾的民选政府谈判/方觉
  • 民主转型的两大关键/方觉
  • 日本政府的主流对华立场/方觉
  • 对民众滥用武力/方觉
  • 方觉:颜色革命的共同努力
  • 防止人祸:中国需要良政/方觉
  • 超过胡耀邦/方觉
  • 欧洲天平的重要变动/方觉
  • 北朝鲜继续拖延核危机/方觉
  • 美国的对华政策:今后4年的焦点/方觉
  • 中美关系的长期问题:民主和安全/方觉
  • 韩国政府的荒谬主张/方觉
  • 轻率使用核语言/方觉
  • 伊朗政治倒退的后果/方觉
  • 增加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意义/方觉
  • 方觉:美国总统进一步明确台海政策底线
  • 不再重复“雅尔塔时代”/方觉
  • 方觉:对日外交要有现实主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