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致余杰/老戚
(博讯2005年12月31日)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您好!
     (博讯 boxun.com)

    从字面上直译“余杰”——我是英雄豪杰!好响亮的名字,比“我是流氓我怕谁”之辈强多了!康德为了观察闪电的神奇爬上大树的勇气你身上也有几分。中国的奴隶太多了,难为你罕见的锐气和勇气!
    
    我是个基层小城国企的小干部,因闲暇时间多,下海漂浮几年回到单位上班后重新拾起书本。该是 9 9年下半年,接触到第一个如此悍勇的特立独行的知识分子便是你。89年6、4后,赵紫阳的眼泪,罗京苍白的面容让我的信仰崩塌,没有勇气象海子般卧轨,便选择“不自由,毋宁不写”。然后随波逐流!
    
    我以为中国沦为四脚动物后,鲁迅已彻底死了。坟墓里的老爷子探头一望,净是暂时做稳奴隶和想做奴隶的人群,秋瑾、徐锡麟、谭嗣同们白死了。他呼唤的由此死也由此生的大时代不仅未来临竟更显遥远。顾准、张志新、遇罗克、林昭、戴厚英们努力用鲜血立起来的人也一个个死了、、、、、、、但一个响亮的名字又让我人到中年又开始拿起书本,然后我又认识了摩罗。我把小城翻寻遍,除了名著、教科书、谋术书外,能找到的传播思想的书籍只有贺雄飞出版的黑马文从了。
    
    当我在工会简陋的办公室低垂脑袋阅读《火与冰》时,莽汉和蠢妇时不时从后面拍我一巴掌,然后诡笑着骂我上班读黄色书、、、、、、
    我干脆把摩罗、罗素、斯迈尔斯一古脑从抽屉里端出来,把两叠书示威般摆在桌面,并口出狂言:“权力中心未必就是真理中心!”
    “经理的一枝笔未必比我的一枝笔更值钱,我拿了诺贝尔奖获得107万美元之后、、、、、、、”
    然后我切底斩断以前的生活。还花了三年心思写下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天才的复活》。
    
    是你、摩罗,还有后来认识的杨小凯、刘军宁、何清涟,还有在网上认识的任不寐、刘晓波。我特别喜欢狂飙式、异端式的知识分子,宁鸣而死,不默而生,随风倒的墙头草很多也很误事。新左派和自由派的争议煞是热闹。我从小接受的是毛左派。是半句不敢提右派的,地、富、反、坏、右是杀头的罪。
    
    但80年代初却异想天开要做中国的巴尔扎克,考上大学也不读,回到县城也呆不下,干脆一头扎到基层。巴尔扎克缀学十年写下《朱安党人》,我却仅发了两篇通俗中篇(且与朋友合作),随后便结婚,成家。
    
    重新读书后几乎读的是自由知识分子的书他们除了才气外,最厉害的是面对极权、浮滑、高调的勇气,不仅冒着坐监杀头的罪且还让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和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看客们刻薄的嘲骂。这种刻毒的咒骂甚至此比专制更厉害,他会象钝刀般磨平你的斗志,专制能存在,实是左毒之祸。
    
    我对战争均不抱好感,任何战争老百姓均是炮灰,战争是外交谈判卓上的延续,是政客的游戏。布什视萨达姆为心腹大患那是他的事。英美既然代表世界的主流,愿大兵压境,谅也有他们的苦衷。反正战争之前总要造议论,在做出结论之前,最好能透彻地了解真相。自由知识分子在后权时代做的应是国内启蒙民众和社会批判的事。这两件事你一直做得不错。但想不到你在9、11表态要做一夜美国人,今天和反战人士作对,招来那么多围攻,你真的敢“木秀于林,风岂能摧。”
    
    在一片咒骂声中我站出来支持你,正如读了《现代化陷井》很想认识何清涟女士。读了《灾变论》想认识任不寐。我觉得你们这批右派将产生大师级的人物。不管是专制或民主。都会产生大师的,你们都是中国的索尔日尼琴。中国的左拉们!你们发出的声音在一个老大帝国的黑暗的铁屋里嗡嗡迥响,醒觉的人们会更多!
    
    最后询问五个问题:
    1、 高勤荣、刘荻入狱近况如何?是否仍有人为两人积极奔走?这种因发出正义声言身陷囹圄的行径是否后极权时代无所不在的慌言和无所不在的恐惧的特征。无权者的权力便是说真话,办实事!但今天的中国是否黑到尽头?
    2、 何清涟出走美国据说是让搜查住宅,这类侵犯对自由知识分子究竟有多少,若没有任不寐,刘晓波、何清涟、余杰这样大的名气,是否发出声音的升斗小民会遭受灭顶之灾?
    3、 文字只能在网上贴又无经济报酬。哈耶克夫说:“金钱是实现自由的最大工具。”
    
    小地方死三、五个人实是小事一桩,象近来市工会主席便因政府行为,折迁市工会的事而神秘死亡。我写了一篇《钦州是个聋哑城》。但触角越深便越恐惧,最后不了了之 。
    4、 是否有兴趣阅读我的长篇小说《天才的复活》?阅读后能否提些建设性意见? 但你连体制内的作协都瞧不起(这很合我的脾气,80年代初中期我曾有机会入作协,但我象拒绝上大学般拒绝了作协。我非常自豪自己生存在体制内生活在体制外。)
    5、 可否介绍我认识摩罗!我想询问他《巨人何以成为巨人》的创作动机,他极象中国的别林斯基。他在民间的颠沛经历也很吸引我。你说他的文字有种惊心动魄的力量,我也有同感,我常常在阅读他时胸口砰砰乱响。
    
    2003年3月5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才的谱系/老戚-读书札记
  • 老大哥在圣诞节行动/老戚
  • 当太阳从西边升起/老戚
  • 不要冤枉老虎/老戚
  • 抢劫是中国的基本国策/老戚
  • 天才的先知!/老戚
  • 中国需要东海一枭/老戚
  • 民运英雄王有才/老戚
  • 伟大的高耀洁/老戚
  • 当代英雄(十九)郑恩宠/老戚
  • 当代英雄(二十五) 新青年学会四君子/老戚
  • “历史的义工”——王友琴/老戚
  • 以真话为生命的黄万里/老戚
  • 中国的良心——郑贻春/老戚
  • 高勤荣依然身陷囹圄/老戚
  • 汪洋中的一条船——罗永忠/老戚
  • 甘地主义践行者刘飞跃/老戚
  • 拿诺贝尔奖是拯救中国唯一途径/老戚
  • 新编中国辞典/老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