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橫眉:对面的女孩看过来—中国未婚男人心中的痛!
(博讯2005年12月29日)
    澳门被誉为嵌在祖国南方边陲,在回归后绽放出更璀璨光芒的一颗明珠!不久前我有幸应友人之邀因商务到澳门一行,虽说只有短短两天,但期间令人五味杂陈的感受如骨鲠喉,不吐不快。
    
     澳门素有东方“拉斯韦加斯”之称,以赌业闻名,在亚州可算首屈一指,无出其右者。我这次去就下榻在澳门历史上最悠久的赌场酒店—葡京酒店。赌博业一直以来是澳门的经济命脉,由于亚州的金融风暴影响,东南亚的许多富人变得一贫如洗,赌客的人数大减,令澳门的赌业在1999年回归前巳陷入低潮。没想到回归后由于中国“经济改革”产生了不少富人,又开放了内地到港澳的“自由行”,基于华人的嗜赌本性,给澳门的赌场送来了一批批人数众多的赌客生力军,竟占了赌客总数的90%以上,遂令赌业起死回生。随着赌业的兴旺,吃喝嫖赌、声色犬马又再成了澳门的生活主题。澳门这颗明珠就是靠祖国这样的“支持”,在回归后重新焕发出了“光芒”! (博讯 boxun.com)

    
    白天的澳门市中心看上去像是一座充满着欧州风情的小城,犹如纯情的少女。甫入夜,五光十色的霓红灯就在各个设有赌场、夜总会、桑拿浴的酒店的外墙及顶层上闪烁起来,整座城市立即化成了个浓妆艳抹、高张艶帜的神女,向人们送出各种诱惑的信息。吃完晚饭,朋友领着我在葡京酒店内参观了十来家里面人头涌涌,不时传出以国内各种方言呼卢喝雉的赌厅,看着那些一掷万金而面不改容的中国人,直教身为同胞的你恍觉国人都巳经富得流油?
    
    随后朋友又带我下到了酒店的底层,这里有一条长约五十米的迥廊,约三米宽的过道两边排列着一间间名牌精品店和食肆,光线十分灿烂,有不少中外游客模样的人在那里倘佯。当我们也走在了过道上时,我忽然觉得眼前一亮,迎面而来的是一群薄施脂粉,明眸皓齿、笑靥如花且身材窈窕袅娜的大陆女孩,她们三三俩俩地从对面走过来,清若秋水的眼睛不时地向两面看,似乎意在购物。如果在内地,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位走在街上都能导致很高的回头率,何况是数十名以上地聚在一起,那效应可想而知!
    
    正当我作为中国人的自豪感又将为此上升时,一个曲线玲珑的身影从后面越过了我,随之,回眸嫣然,这意外惊喜顿令其貌不扬的我心摇旌曳、神为之夺,竟没听清楚她那樱唇微启所轻轻说的几句什么话,也不敢相信她在对我说话。只见她急急地继续前行,不再回首了。正怅然间,视线又与迎面一位看上去清妍绝俗的少女相触,她立即向我走近了几步,然后努起小嘴发出了“嘘”、“嘘”的声音,听上去极象哄小孩尿尿似的。我错谔地回过头去看我的朋友,他正一脸的坏笑,状甚促狭。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看上去颇有气质、容貌出色的女孩竟都是在这里公然抛头露面地买淫的?之后,迎面而来的“艳遇”就令人应接不暇了,除了不断抛过来的媚眼外,还有上前来问你要不要去楼上房间里“休息”一下的、更有直接了当地介绍自己的“服务”很好的……,不断的有中外男士愿意携美而去,上楼“休息”,他们当中不乏獐头鼠脑、面容猥琐、满口污言秽语者,但一概被美女们“笑纳”了。
    
    朋友告之这里所有的色情场所的妓女都是以内地女孩儿为主的,每天的数量少说也过千,其余的来自越南、蒙古、俄罗斯等,基本上都是社会主义或前社会主义国家。而这些在酒店里兜客的内地女孩主要是不堪色情场所老板的苟刻盘剥,所以才完全不顾一点儿脸面地自己出来拉客,为了可以多挣一点钱。看着这些本应是偎在父母怀里撒娇或受着情人呵护的花季年华的女孩,如今却全无尊严地在异域卖笑,令人倍觉凄凉。更不堪的是当她们兜搭被拒绝后,脸上那一掠而过的失望,使你感到拒绝也是在伤害她,竟生出一丝负疚之感!
    
    但若按照中共的爱国标准,无论他是大陆来的同胞还是外国人,能跑到这里热衷于赌博嫖妓的,都不应是属于拥护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或热爱中国的行列了吧﹖但偏偏他们中间的大陆同胞又大都属于改革开放之后党的政策允许先富起来的少数人群,这批中共政权的受益者却为何不因此更爱党和祖国,反而到境外不甘人后地去狎玩自己的女同胞呢﹖而这许多漂亮的女孩究竟是天生淫荡还是自甘坠落,抑或是有意损害祖国的形象?
    
    因此,我情愿相信她们是为了生存以及要供养下岗的父母和上学的兄弟,她们为了不给政府增加负担,为了配合构建和谐社会的国策,情愿自食其力、背井离乡去牺牲色相,用自己的身体换取外汇,是一种“爱国的行为”么!那么,那些少数先富起来到境外的嫖客的行径自然也是出于“扶贫”,肥水不流外人田,当然也是“爱国行为”了!总好过说她们被迫沦为“海外反华、反共势力”的“泄欲工具”吧?
    
    或许有人说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日本和台湾当年也有出口娼妓,诚如斯言!但人家是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战争刚结束后,经济复苏期间所出现的现象。当到了七十年代它们终于经济起飞,变成了亚州四小虎后,这种“出口现象”就基本绝迹了。台湾男人和日本男人还组成了一个个“寻芳团”、“买春团”到亚州其它国家寻花问柳,去“支持”世界“革命”了。可我们是在中共执政了五十多年直至21世纪,目前声称GDP增长全球名列前茅,更拥有世上屈指可数的强国才有的核飞弹和能上太空的神六飞船,竟然开始大批出口娼妓,这就有点令人匪夷所思了!因为娼妓问题许多国家都有,不过大多是本土问题。但是一个自夸“人权状况是最好的”国家的女孩大批涌出国门,到世界各地做娼妓却是极罕见的,这是值得中国人民自豪还是羞耻的现象呢?又如果说“专制”、“贫富悬殊”、“卖淫”现象都是发展中国家必经的过程,那这个过程不是早在1949年前,国民党政权下巳经开始了吗?那中共当年为何还要打着反对上述现象的旗号,用战争的手段,以几千万条人命的代价推翻中华民国,自己执政了半个多世纪后再来重新开始这个过程?当年这究竟是一场革命还是反动?难道不是一个值得人深思的问题吗?
    
    最近的报导说,由于男女出生比例严重失调,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三次单身危机正在开始袭击中国社会。但同时却有数目庞大的内地女孩在国内外卖淫!可怜许多身在大陆的未婚男人们终有一天会遇见那些令其惊艳、疑为天人而不敢亵渎的梦中情人们,也许在热烈的追求下,她们其中的一位真的成为你的妻子。但可曾想到昔日在澳门的葡京酒店里,只要她们走在你的对面又看过来,你和她的视线稍为接触一下,她便会过来与你搭讪,你再肯掏500元,她就是你的了!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中国未婚男人心中的痛!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