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马英九时代两岸三地关系国际研讨会
(博讯2005年12月25日)
     張英按:
    
     聖誕平安夜祝平安,歲歲平安!新年好運,吉祥如意! (博讯 boxun.com)

    
     現公佈中國之春雜誌社、歐洲導報社等發起《馬英九時代兩岸三地關係國際研討會(徵求意見稿)》,就算是一份聖誕新年“禮物”吧!
    
     此件已達大多特邀人士之手,但因有些友好失聯、喬遷或節假日大忙等種種原因,當事人尚未見悉,故煩請知情者代轉奉致,並祈海涵,不勝銘感。當然,歡迎您也來助拳。至於有的老友,對研究兩岸問題獨具匠心,未及一一列名,屆時亦會邀請。
    
     我出的38道研討題目,夠寫幾本書,供參閱知情,自己沒有空,就讓大家集思廣益,而且更具影響力。由於大陸媒體尚欠透明度,大陸學者專家也資訊匱乏,附件加些海外已知的資訊,以助全方位思考,减少盲點,以免誤判。
    
     此次研討會具開創性、包容性、交流性和開放性,容許各種觀點自由發表,不設限,祇要對話理性,互相尊重。正因為“大陸學者對馬英九台灣論沒話說”,故今加一道研討題目:解讀與詮譯馬英九的“臺灣論述”,就是要大家有話說。
    
     今天,繼台灣海峽基金會董事長辜振甫先生今年一月三日謝世之後,大陸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汪道涵先生上海病逝,使得十餘年來的“辜汪會談”終成絕響,從此走入歷史。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等表達對汪道涵哀悼,讚揚汪先生扮演兩岸關係的關鍵性角色。馬英九表示,尤其是1993年辜汪會談簽署的四項協定,展現汪老的溫和理性加上創意,創造兩岸關係的最好階段。1984-85我在上海做籌備《世界經濟導報》北美版總協調人時,汪市長正是世經導報理事長。今發表《馬英九時代兩岸三地關係國際研討會》修訂稿,另加一道研討題目:《關於恢復海協會與海基會制度化協商管道》,以資紀念汪辜兩位先賢。
    
     馬英九時代兩岸三地關係國際研討會
    
     一、宗旨:
    
     隨著馬英九於2005年7月16日高票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領導國民黨在同年12月3日全臺灣23個縣市長直選,藍營取得17席的壓倒性勝利,使藍營在地方政權和在國會均占多數,代表著反獨非獨的主流新民意,獲得一中兩岸三地四海廣大華人的歡呼支持,標誌馬英九時代的來臨。
    
     正視體認馬英九現象,把握馬英九時代到來的歷史契機,支持一貫反獨的藍營統派主帥馬英九主席,並支持中共從促統轉型為反獨,共同反對臺灣獨立的分裂勢力,營造台海兩岸和解的氛圍,促進兩岸關係的改善而祥和,以期真正雙贏,謀兩岸三地的人民福祉,為將來中國民主統一,創造有利條件,奠定成功基礎。
    
     反獨是長期的艱巨任務,統一遠景有著歷史過程,為著加快這個進程,研究百年罕見的馬英九現象,展望馬英九時代的兩岸三地關係走向,各方因應之道,正確的方略、佈局、政策和步驟,抓住機遇,甚有必要,而且可行。為此,中國之春雜誌社、歐洲導報社等國際媒體發起,舉辦首次“馬英九時代兩岸三地關係國際研討會”。歡迎中國大陸、臺灣、港澳、海外的新聞媒體和研究機構聯辦,歡迎專家學者前來歐盟,赴會演講、點評和討論,和而不同,共襄盛舉。
    
     二、主題與子目:
    
    1、馬英九現象的歷史性、現實性和前瞻性;
    2、馬英九是中國國民黨中興的代表;
    3、馬英九是台灣乃至中國復興的象徵;
    4、台灣選舉形成馬旋風的主因在於其清廉愛民形象;
    5、泛藍整合的成功之道;
    6、分裂後團結的國民黨和團結後分裂的民進黨比較;
    7、分析馬英九對扁政府兩岸政策的影響;
    8、如何化解民進黨內有識之士的台獨情結;
    9、關於恢復海協會與海基會制度化協商管道;
    10、馬英九時代的國民黨定位新國民黨謅議;
    11、預測2006北高兩市市長選舉;
    12、評估2007立法院選舉藍綠之爭;
    13、馬英九2008進軍總統府的可能變數;
    14、馬英九訪問大陸時機的適宜性;
    15、馬英九倡導台北、香港、上海三市城市論壇的現實意義;
    16、馬英九推動兩岸三通的功能和時效;
    17、兩岸對九二共識的進一步解讀;
    18、解讀與詮譯馬英九的“臺灣論述”;
    19、評論馬英九大陸先民主、兩岸再統一的理念;
    20、點評馬英九提出大陸學習臺灣民主推動政改之說;
    21、馬英九法律化身典範給大陸法制建設的借鑒;
    22、馬英九親和力是兩岸三地高官促成社會和諧的楷模;
    23、香港民主政制自治與否對台灣的示範效應;
    24、展望國共同反台獨的走向和合作機制;
    25、國共同反台獨對美日兩岸外交政策的影響;
    26、新聞自由對兩岸反獨促統的巨大作用;
    27、兩岸經貿互通、文化交流和軍事互信;
    28、兩岸地方政府的互訪與友好合作;
    29、馬英九時代兩岸共同保衛釣魚臺和合作開發東海油田;
    30、大陸應否開放馬英九時代的台灣國際生存空間;
    31、馬英九時代聯合國一中二席的探討;
    32、開放黨禁並各政黨在對岸互設黨部的研考;
    33、兩岸民主統一不設時間表但可預測展望;
    34、馬英九時代反獨促統三階段論;
    35、以聯邦中國或邦聯中國模式的統一考;
    36、適當時商議成立兩岸等額代表為主吸納各方賢達的中國統一籌備委員會。
    37、統籌會主要使命是起草《國家統一法》和《全民選舉法》;
    38、其他的相關議題。
    
     三、會議規則和對象:
    
    1、此次研討會容許各種觀點自由發表,不設限,但對話要理性,互相尊重。
    2、中國大陸、台灣、港澳、海外的新聞媒體和研究機構以及個人,中國問題
    的專家學者和漢學家均可報名參加或作書面發言。
    3、擬特邀大陸台辦、外宣辦、僑辦、大使館、海協會、社科院、北大、清華、復旦、廈門大學等臺灣研究所專家學者,上海社科院院長尹繼佐教授、上大朱學勤教授、民間學者曹思源教授;台灣立法院吳敦義委員、蘇起教授、吳育昇博士、賴仕葆教授、蔣孝嚴博士、顧仲廉上將,台中市長胡志強博士,前海基會秘書長焦仁和教授,台灣大學法學院明居正教授、龐建國教授,政治大學法學院院長蘇永欽教授,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所長陳一新教授、國際戰略研究所所長林中斌教授、大陸研究所所長張五嶽教授,民進黨前立法委員沈富雄博士,海基會,台北代表處;香港前政務司长陳方安生,立法局前議員司徒華主席,李柱銘、劉千石、李卓人、何俊仁、鄭家富、張文光等直選議員;澳門立法會吳國昌議員、區錦新議員;司馬璐教授、于浩成教授、嚴家祺教授、蘇紹智教授、郭羅基教授、陳一諮教授、屠新時教授,王策博士、仲維光教授、蔣學嗚教授、漢學家法國院士白夏教授、瑞典院士馬漢茂教授、荷蘭萊頓大學梁兆兵教授等等,歐盟高官和媒體。
    
     四、研討會會場:
    
     主會場擬設在布魯塞爾歐洲國家聯盟總部會議廳(備選場址:巴黎,法國高等社會科學研究院;荷蘭,萊頓大學漢學研究院。)
    
     五、時間:
    
     暫定2006年3月27日至29日,為期三天。
    
     六、報名辦法:
    
    1、主講人15名左右,點評人10名,自由發言人名額不限,主講人須在2006年3月10日前向研討會籌備組報名。其他與會者須在3月15日前報名。
    2、演講稿、書面發言稿件宜在3月20日前送交籌備組,以便匯總資料袋(外文件請自譯)。
    3、籌備組聯絡方式:通訊:Postbus 10047,1301 AA Almere,The Netherlands
    Tel: +31(0)36-844 5766 Fax: +31(0)36-533 2166 E-mail: [email protected]
    
     七、費用:
    
    1、與會人員出席會議的交通費自理,需要會議補貼的請事先與籌備組聯繫。
    2、會議期間的住宿、交通和飲食每人繳付100歐元(演講人、點評人與嘉賓免繳),其餘由會議補助。
    3、會後如需旅遊觀光,本報代為聯絡安排。
    4、會後本報(刊)出版發行《馬英九時代兩岸三地關係國際研討會》專輯。
    
     八、其他:
    
    1、以上為徵求意見稿,歡迎批評指正,補充完善,集思廣益。
    2、歡迎各方合辦或協辦,譬如北京央視、瞭望週刊、社會觀察雜誌等,台北聯合報、中國時報、新新聞週報、東森和中天電視等,香港蘋果日報、鳳凰衛視、亞洲週刊、前哨雜誌等,法廣、風箏衛視、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BBC等等。
    3、順此說明:本人從事傳媒,民間外交,雖有傾向,嚴守客觀中立,已多年不與兩岸任何駐外機構打交道,但如今更好為著復興中華民族,一改以往清流而“入世”,是故屆時謹向相關的中國大使館、台北代表處也發出邀請,一視同仁,提供溝通交流的平台,有點創意,與時俱進。國共兩黨最高領導人尚且握手言歡,同志們總得“與黨中央保持一致”吧?當然,閣下出席與否,兩岸同是中國人,講究智慧,“和而不同”,或在場視而不見,失禮變態,悉聽尊便。
    
     總之,一中、兩岸、三地、四海,我們的旗幟是:同一個民族,同一個夢想!
     (One Nation One Dream)
    
    中國之春雜誌社社長
    歐洲導報社長兼總編
    張 英 2005-12-15(聖誕平安夜修訂發表),Amsterdam
    --------------------------------------------------------------------
     附件:近作拙文,一家之言,僅供知情,敬請參閱。
    
     張英:點評台灣縣市長選舉藍贏綠輸的名人論說與後記
    
     今天早晨,我抱病發表《臺灣三合一選舉的選前隨感》,曾公開表達:
    “今天臺灣舉行全台23個縣市的三合一選舉,對台海兩岸關係走向,以及將來中國民主統一,至關重要。中國國民黨馬英九主席是我們共同的朋友,這是一場國民黨2008重新執政的模擬考, 馬扁藍綠兩軍決戰結果,將影響小馬哥2008競逐總統的步伐。對此, 我們預祝藍軍大贏!”
    
     不出所料,全台23個縣市長選舉揭曉,藍軍對綠軍決戰結果17:6,大獲全勝。在此, 我們海外華人,更要祝賀藍軍大贏,更加祝福台灣同胞民主選舉圓滿成功!
    
     選後當晚,即見海內外諸多報道、講演和評論,其中不乏國共親三黨名人要角,略作點評。
    
     據中央社記者廖真翊北京三日電,清華大學台灣研究所所長劉震濤先生表示, 台灣縣市長選舉結果, 有利於維護兩岸關係和平與穩定發展, 這話不錯。這話也與中共中央台灣事務辦公室副主任王在希前晚在華府說“選舉結果不會對兩岸關係向前發展的趨勢發揮大的影響”,有點不同。但是,藍營大勝,眾所周知,主要是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一人敵一黨”(民進黨),劉先生竟聲稱連戰、宋楚瑜與胡錦濤“為泛藍謀到了選票”,是御用專家睜眼說瞎話。
    
     所謂“達成開放台灣農產品零關稅優惠等多項協定”,其實因執政的民進黨作梗,並未實施;而“開放台灣農產品零關稅”, 主要針對有農產品的南台灣,恰恰又是綠軍民進黨拿下台灣南部六個縣市長,這叫“為泛藍謀到了選票”?陳水扁一貫給藍軍戴紅帽子,幸好紅軍這類話說在選後,說在選前又替綠軍加分助選,幫藍軍的倒忙。
    
     宋楚瑜正因為胡宋會,親民黨任務型國代選舉慘敗,這次全台23個縣市長的選舉,僅得了國民黨不參選的連江縣長一席。基隆市長選舉,綠營台聯與民進黨已整合為一,宋還堅持不退候選人,責怪泛藍整合馬英九不讓步,國民黨在被動打一對三的選戰,結果贏了,實踐證明馬對宋錯。
    
     三合一選舉結果,國民黨開紅盤,宋楚瑜仍認為,“選後除民進黨將為接班問題發生內訌,藍營同樣會出現爭議。國民黨這次選舉擠壓親民黨與無黨籍空間,犯了戰略上的嚴重錯誤,眼看各項重大法案、NCC委員人事案審查在即,國民黨在國會很難再有主導機會”。他還指責馬英九:國民黨的算盤很清楚,“不過就是想藉著封殺親民黨,對橘營立委招降納叛”,但這些已是大家都瞭解的事實,未必能有效執行。【雙十二馬宋會後,對於親民黨員個人入黨的問題,馬英九表示:之前已有李慶華、周錫瑋等人回歸國民黨,一切有前例可循,國民黨不會主動吸收、挖角,但若有親民黨員個人入黨,國民黨也不會拒絕,這方面已取得宋主席諒解。不過,宋楚瑜十五日到海外出席「全球和平論壇」轟國民黨,痛批所作對不起臺灣的“凍省”、“戒急用忍”以及“兩國論”三件舊事,這與馬英九何干?又在瞎折騰了!】顯而易見,宋楚瑜選後當晚尚且“爭議”,遑論選前對國民黨助選乎?泛藍共主馬英九率領深藍取得十六席縣市長,占全台縣市長三分之二以上,藍軍對綠軍如此大勝,馬主席功勳卓著,與宋楚瑜風馬牛不相及,劉震濤先生卻把是役功勞,反而歸於扯小馬哥後腿的連宋與遠在北京隔岸觀火的紅軍,實在令人費解,莫名其妙,歎為觀止。
    
     劉先生貴為中共中央臺灣事務辦公室前局長高官,他表示“今後,就看馬英九能不能繼續堅持這個方向”,這一句話大有玄機,“能不能”三字,反映中共對馬英九還是不信任,難怪把馬主席勝選大功算在別人頭上,也難怪過去一直貶低、乃至打壓馬英九。
    
     譬如,據去年歐洲導報第17期第2版報道,11月22-23日在雅加達舉行由東亞十二個首都城市組成聯誼性的「亞洲主要城市網」,在北京市長反對臺北市主辦年會而僵局時,十國首都市長協調聲援馬英九市長,2005年年會確定由北京取得主辦權,台北擁有2006年的優先主辦權,北京與台北外的十個會員城市都已經同意簽署文件。“馬英九是寶島藍營統派主帥”,“就馬英九而言,在這場城市外交戰上,力戰北京退席動作和台灣當局的兩面夾擊,聲望再下一城,這對他累積國內政治聲望應有積極且正面的幫助,有利於2008年大選向總統府進軍”。北京與馬英九為敵搶著2005,但2006東亞市長年會,馬英九連任台北市長任期已過,可能民進黨當選市長了。
    
     又如,去年8月18日,臺北市馬英九市長應西班牙巴賽隆納市長之邀,參訪巴賽隆納並為畫展開幕剪綵,有二十來個反華親中共大使館的傢夥,傻乎乎地在門外“抗議”馬市長來訪。再如,今年二月中旬,馬英九這位出生香港人,按香港法律也是香港的永久居民,陳水扁罵他是“香港腳”、中共的“台北特首”,應邀出席香港的大學演講,文化之旅,中共香港特區政府拒絕其簽證入境,這是大家知道的故事,不贅。至於不支持馬英九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也是公開的秘密。時至今日,北京有人對台灣統派主帥馬英九主席“能不能”,如同對台灣獨派首領陳水扁那樣,“聽其言、觀其行”。
    
     凡此種種,姑且不說美國政府不解,曾過問北京當局,為何連馬英九也不善待?一中、兩岸、三地、四海華人,也百思不得其解,其實不足為奇,見怪不怪。高級機關常犯低級錯誤,就這點政治智商,這是平和的解讀,也是最好的解讀。
    
     無獨有偶。中國國民黨前主席、榮譽黨主席連戰先生,自卸任黨主席之後,今晚第一次回到國民黨中央黨部,慶祝勝選。11月24日中國國民黨舉行111周年黨慶,因故未邀請榮譽主席連戰到場,或是黨工疏失,連戰當天沒有其他行程,在家空等,“不知道該怎麼配合”,再次引發馬連路線鬥爭的揣測,另當別論。北京不說是馬英九領導國民黨縣市長選舉勝利,連戰講演卻挑明說「不是一黨一人的勝利」,這是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勝利,言為心聲,究其實質,並非謙虛,而是否定馬英九“一人”領導國民黨這“一黨”的“勝利”,不约而同。中共說假話、大話、空話,人們習以為常,尚不知連先生甚麼時候,也學會假大空?難道真是連宋胡“為泛藍謀到了選票”?倘若改說:這是中國國民黨一黨的勝利,也是馬英九主席一人的勝利,更是臺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的民主勝利!即使口是心非,還可說得過去。
    
     至於立法院長王金平今晚說,選舉結果主因是前國民黨主席連戰奠定勝利基礎,其次是國民黨主席馬英九領導下將士用命,再其次才是黨工與各界支持。他是一貫尊連的,祇能這麼說。但是,連戰奠定甚麼“勝利基礎”呢?連副總統輔助“台獨之父”李登輝時期,國民黨一分為四:新黨(新國民黨)、親民黨、李登輝帶走獨派的臺灣民主聯盟(台聯黨)、留下的國民黨,連戰連敗,失敗的基礎!馬英九主席力主中興,才有國民黨今天的勝選。馬英九勝選感言不驕:真正贏家是台灣全體人民,“國民黨不是打敗了民進黨,而是民進黨打敗了自己。” 既有哲理,又是現實。對於藍天壓過綠地,馬英九時代來臨,倒是獨派大佬呂“副總統”秀蓮,敢講真話,向馬主席表達由衷祝賀,顯得大度。
    
     啊,世事就這麼混沌! 十二月三日子夜於阿姆斯特丹
    
     (馬英九與張英合影圖片說明:1996年7月25日,法務部長馬英九(右)與中國之春雜誌社歐洲社長張英(左)重逢於意大利米蘭。在歐洲中山學會第十一屆年會兩岸關係研討會上,馬英九作了台灣反黑、肅貪、緝毒的主題演講,張英則以《兩岸應以“小三通”促成“大三通”》的新思維命題講演。)
    
     【後記】據臺北十二月八日訊,馬英九選後首次召開外國媒體記者會,他本人的說法,印證與張某早先觀感完全相同。
    
     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強調,縣市長選舉是臺灣選民對陳水扁投下的不信任票,選舉結果不會對台灣現有的兩岸政策造成直接影響,但也不宜將國民黨大勝擴大解讀為台灣民眾選擇向中國大陸示好。
    
     對於“馬英九能不能繼續堅持這個方向”,馬英九本人表示:國民黨現階段首要任務是先具體落實“連胡會”五點共識,才談得上下一階段如何推動兩岸關係。他說,“連胡會”共識已進入國民黨黨綱,國民黨選前選後,兩岸路線不會改變。他也不認為民進黨政府會因為選舉大敗而緊縮兩岸政策,因為推動兩岸關係是大勢所趨,例如兩岸貨客運直航、台灣農產品向大陸出口、開放大陸遊客來台觀光等,都符合了人民的期望,民進黨政府不可能逆勢而為,問題只在於開放的速度是否能達到預期。
    
     至於對外界擴大解讀台灣選舉結果,馬英九並不認同,已有幽默回應:“大陸對台灣這場選舉有些觀察,認為選舉結果是胡錦濤政策的體現,這個觀察‘有意思’。” 中共貪污腐敗,甚麼都貪,慣於把“一切功勞歸於共產黨”,於是馬英九領導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勝選功勞,也貪為己有,就歸於中共了,真有意思!針對西方媒體將國民黨大勝解釋為“更多台灣選民向大陸示好”,馬英九則當場表示“我不認同”,並強調:“絕大多數台灣民眾還是希望維持現狀。重要的是台灣人不要戰爭要和平,選擇國民黨,因為國民黨能為台灣帶來和平”。
    
     馬英九難得面對國際媒體談兩岸,他雖沒有提出新的論述,但立場原則沒有絲毫退縮。有記者問他,當初說過 “六四不平反、統一不可談”,至今是否仍成立?馬英九重申:“我認為六四事件是中國民主發展過程中非常重要的歷史事蹟,沒有適當地檢討,兩岸自然難有談統一的空間”。(其實,馬英九還曾公開說過,法輪功不平反,兩岸也不談統一,祇是記者沒有追問,他不便重申。)馬英九“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不過他強調,“統一本來就不是當下之急”,這從來不是台灣的“urgent issue”(急需處理的事務)。此外,大陸領導人立場也已經由促統轉為反獨,“如今兩岸都必須擱置政治紛爭,將重點轉移到更迫切更實際的問題上來”。
    
     馬英九也在記者會上宣佈,國民黨和親民黨已就“國親合”達成基本共識。他也再次向扁政府施壓:“國親如今不只在國會裏掌握多數優勢,地方政府同樣掌握多數縣市執政權。民進黨少數政府的困境越來越明顯,他們卻始終不願依據憲法精神實行雙首長制,餘下兩年也只會讓政府繼續空轉”。
    
     馬英九現象是客觀存在的,中共號稱信奉辯證唯物主義,客觀決定主觀、存在決定意識,就應正視體認馬英九現象。早先民意調查就已顯示七成民眾滿意小馬哥的表現,六成五人支持他選○八年總統。清廉正派、英俊瀟灑的小馬哥有容乃大,在縣市長選舉中帥哥更發揮了馬旋風強大威力。這方面,有的民進黨人尚且自知之明。據新明日報報道,十二月十一日,臺灣行政院長謝長廷首次評論民進党縣市長選舉敗選,他歸咎於國民黨“馬英九現象”發威,指馬英九當上主席後,泛藍迅速整合,氣勢很強,連團結的泛綠也打不贏馬英九。雖然大家都不願長他人威風,但他認為“馬英九的現象要承認”。謝長廷呼籲所有民進黨、泛綠的領導者都應體認這個“馬英九現象”,他反問如果團結的泛綠都不會贏過馬英九,不團結又怎會贏?對於謝說的“馬英九現象”,馬英九謙虛回應說“不敢當”。
    
     藍營勝選構築兩岸新局。馬英九最近在接受美國《新聞週刊》專訪時表示,如果能重新執政,一定在兩年內開放三通。在兩岸統獨問題上,他指出,如果臺灣刻意搞正名、制憲、改“國號”等,恐怕難以避免大陸對台動武。馬英九受訪時分析,北京已不急於推動兩岸統一,而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就是不願見到“法理台獨”。他說,現階段大陸有內部問題要解決,“臺灣問題”存在,但不是最重要、急迫的問題,只要不推動“法理台獨”,維持現狀,大陸並不太介意臺灣人民選自己的總統,照自己制度運作,“臺灣維持『實質獨立』不傷害他們的利益”。
    
     不反獨,促不了統。中共既已由促統轉為反獨,歷史性轉折關頭,馬英九促成反獨非獨勢力成為主流新民意,雙十二馬宋會登場,達成多項共識,國親合併在一步一步的走,仍以“加強合作”為優先,他領導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就地反台獨最有效,陳水扁提前跛腳,大陸統派賢達,不堪三番五次誤判,也應當體認馬英九現象,把握馬英九時代契機,禮待准總統馬主席。只有香港直選,平反六四,平反法輪功,大陸民主化,健全法制,反掉台獨,兩岸才談得上統一,這是政治ABC,廟堂諸公應有的常識,以及勇氣。歡呼馬英九,支持馬英九!
    
     今年七月十六日,我在發表《熱忱祝賀馬英九高票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時,早已表達:我們相信馬主席,由衷期望:“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一路走去,也會“始終如一”;也祝福馬主席:“未來將創造有利條件,讓國民黨成為正派、清廉、改革、有競爭力的政黨,以利在二00八年重新執政。”
    
     一中、兩岸、三地、四海,我們的旗幟是:同一個民族,同一個夢想!
    
     張英:臺灣三合一選舉的選前隨感
    
     張某敢言,故有感言:
    
     選舉是盛大的節日, 選戰盛況空前。選舉也是政黨與民眾互動的最佳時期。
    一人一票更是民主的集中表現, 這才叫“民主集中制”,真民主與假民主的分水
    嶺。
    
     臺灣的今天就是香港的明天,也就是大陸的後天。這今天、明天、後天原本
    泛指,但今天(12月3日)臺灣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長三合一選舉,恰巧明天(12月4日)香港將有十萬市民上街遊行,正是為著政改爭取一人一票選舉的民主權利。後天(12月5日)大陸官方媒體倘若如實報道,已經不錯了。不做“語言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如若語言上也是矮子,侏儒永遠變不了巨人。
    
     【後記:香港發展民主政制已經走到十字路口,12.4香港25萬市民上街爭取民主普選的示威大遊行,要求民主和基層普選的路線圖和時間表,“香港良心”前任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也參與,代表著主流民意;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表示,香港在經濟、法治、教育方面都處於已開發階段,如果民主還是落後先進國家,對香港人不公平。據悉,大陸官方封鎖消息。甘做侏儒,真沒出息!
     又及:香港立法會否決港府提出○七特首產生辦法、○八立法會產生辦法的兩個議案,不出大家所料。不容陳方安生忠告“推遲決定,先冷卻一下,再尋求一個雙贏、三贏,甚至四贏的新方案”,在“彌留之際”還霸上弓,愚不可及。】
    
     應國內朋友知情的需要,發送《臺灣三合一選舉最後衝刺圖片》,供觀賞品味,一飽眼福。當然,亦可留給未來民主中國一人一票直接選舉借鑒。今天臺灣舉行全台23個縣市的三合一選舉,對台海兩岸關係走向,以及將來中國民主統一,至關重要。中國國民黨馬英九主席是我們共同的朋友,這是一場國民黨2008重新執政的模擬考, 馬扁藍綠兩軍決戰結果,將影響小馬哥2008競逐總統的步伐。對此, 我們預祝藍軍大贏!
    
     十冬臘月,窗外晨曦,呈魚肚色,天要亮了。(博訊2005年12月03日發表)
    
     馬英九主席首次正面向中共提出學習臺灣民主推動政改
     馬英九主席接受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專訪
     2005/12/13
     新聞稿
     九十四年十二月十三日
     中國國民黨文傳會 消息来源 (Modified on 2005/12/16)
    
     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日前在接受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專訪時指出,臺灣在發展民主政治上的表現,已透過各種資訊管道,傳播到大陸,對大陸民眾已產生相當大的衝擊和影響。他相信,中共領導人越是瞭解臺灣民主化的情況,應該越無法對台灣等閒視之,台灣的民主正是中共領導人應該學習的地方。對於兩岸關係發展,馬英九則表示,政府應該做的是,創造有利條件,使台灣在大陸市場上所享有的地理位置、文化、語言等各方面的優勢「極大化」,而不是反其道而行,將自己的優勢變劣勢,「現在做已經有點遲了,但如果馬上做,還是可以有所作為的」。
    
     對於縣市長選舉結果,馬英九指出,為使國民黨執政縣市的政務盡速上軌道,國民黨將在近期內在北、中、東部三地區分別成立「區域縣市長協調會」,定期舉行協調會報,以加強各縣市間的合作關係,使各縣市的政務都能順利推展,並使每一位黨藉的縣市長都能如他們所宣誓的,堅守「清廉、勤政、愛民」的執政原則。
    
     馬英九在強調這項工作的重要性時說,三合一選舉,民進黨失敗,是民進黨自已被自己打敗,並不是國民黨好,民眾把票投給國民黨,因此國民黨唯有重視每一個縣市的執政品質,才能塑造國民黨的新形象,也才能真正贏回臺灣人民的信任,重新執政。
    
     馬英九說,他很慶倖自己能同時身兼党主席和台北市長兩個職務,因為這樣,他可以把他如何將台北市在任何一項評比中,每次都是第一名的市政經驗和黨內同志分享,和大家一起努力,共同為中國國民黨的未來創造最有利的條件。
    
     對於兩岸關係發展,馬英九說,扁政府因囿於意識型態,不願採取較具建設性的兩岸政策,陳水扁寧可推翻自己在2000年就職典禮上所作的宣示,也不願開放兩岸三通,而使得原來只需八十分鐘的臺北─上海旅程,需花掉七個小時!臺北到上海的距離因此和雅加達到上海一樣遠,使往返的金錢和時間成本大幅增加,造成台灣人民和企業加速外移!
    
     馬英九表示,政府應該做的是,創造有利條件,使台灣在大陸市場上所享有的地理位置、文化、語言等各方面上的優勢「極大化」,而不是反其道而行,將自己的優勢變劣勢,「現在做已經有點遲了,但是如果馬上做,還是可以有所作為的」。他因此重申,如果國民黨能重新執政,一定在兩年內開放三通。
    
     對於兩岸是否可能走上統一之路的問題,馬英九分析指出,其實很明顯的,中共現在已不再急於推動兩岸統一,他們制訂通過「反分裂法」,主要原因是不願見到「法理台獨」,所以台灣方面,只要不做出挑釁的言行,安全上就不致於有太大的問題,但如果台灣刻意挑釁,搞正名、制憲、改國號等,則恐怕難以避免中共對台動武。
    
     他說,就現階段而言,大陸有大陸的問題要解決,「台灣問題」對他們來說確實存在,但並不是最重要或最急迫的問題,只要台灣不推動「法理台獨」,維持現狀,中共方面顯然並不太介意台灣人民選自己的總統,照自己的制度運作,「臺灣維持『實質獨立』顯然並不傷害他們的利益」,所以台灣其實在兩岸關係發展上是有主導空間的。聰明領導人應該要以臺灣人民的利益為優先,用智慧去處理兩岸關係。
    
     另一方面,馬英九也呼籲中共領導人,應瞭解、尊重台灣的主體性,台灣已民主化,台灣人民要選自己的總統和政府,不願見到大陸方面介入台灣的內政;有些人更是不願見到台灣和大陸有任何合作關係等等。這些都是在發展兩岸關係,大陸方面應有所體認的。
    
     馬英九同時更指出:大陸的經濟發展快速,已成為世界最重要的經濟體之一,但在政治方面,他們卻遠遠落後台灣。而台灣在發展民主政治上的表現,已透過各種資訊管道,傳播到大陸,對大陸民眾已產生相當大的衝擊和影響。以今年國民黨党主席選舉為例,七月十六日投票日當天的投、開票過程,電視轉播也傳送到上海,就有大陸網友因看到報道而在其網站留言,強烈質疑為什麼台灣人民可以享有民主,大陸人民就不能,「難道我們是二等公民嗎?」。此外,很多大陸民眾也都透過電視、廣播或網路,清楚掌握整個三合一選舉的過程和結果,並紛紛在網站上表達心聲。
    
     馬英九因此說,他相信,中共領導人越是瞭解台灣民主化的情況,應該越無法對台灣等閒視之,台灣的民主正是中共領導人應該學習的地方。
    
     但他也表示,雖然共產黨的本質是掌權愈久愈好,所以他個人不會天真到認為大陸很快就會像台灣一樣的民主化,但一方面由於資訊管道發達,中共要管制人民資訊的取得越來越困難。但另一方面,看到榮譽主席連戰的「和平之旅」,在北大演講,談到「自由主義」時,中共方面卻毫無檢查的予以全程播出,讓大陸人民對台灣政治領袖的氣質和風範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並改變了台灣人民在大陸民眾心目中的印象,單就這一點,就可看出大陸的變化之大了。
    
     對於是否會受邀訪問大陸的問題,馬英九說,目前沒有任何這方面的計畫。他並表示,連胡會所獲成果比預期的大很多,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如何先推動連胡會所達成的五項結論,再談訪問大陸之事,才有意義。
    
     台灣有評論指出:這是馬英九首次以中國國民黨主席的身份向中共提出學習台灣經驗,民主政改的喊話,預示三合一選舉後,國民黨的實力增強。泛藍不僅在台灣選戰中獲得大勝,對大陸的民主化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未來,不排除以馬英九為共主,國民黨為核心的泛藍陣營將進一步影響甚至是主導大陸的民主化運動。而這一運動是否會迎來一個中華民族的嶄新時代,我們將拭目以待。
    

馬英九:統一時機未成熟北京也沒推動統一
    
     據東森新聞12月20日報道,身兼國民黨主席的臺北市長馬英九,日前接受週刊記者約拿丹.亞當斯(Jonathan Adams)專訪,就兩岸關係發展,及台灣民主政治等問題表示看法。馬英九認為,就兩岸統一而言,時機尚未成熟,而且北京目前也不再推動統一。
    
     馬英九指出,民進黨受限於他們的意識型態,必須與大陸保持距離,導致怯懦、保守,在推動對中國大陸有創意的政策方面,相當保留。如果國民黨能重新執政,我們會在兩年內開放與大陸直航。這一點對於臺灣的經濟相當關鍵。他認為,台灣的地理位置與中國大陸非常接近,而我們一直沒有運用這項地理上的優勢,如果能縮短旅行的時間,企業就無需把總部移到大陸;他們可以留在臺灣。
    
     馬英九指出,大陸不願看到台灣在法律上宣告獨立,但是他們也不再談(統一),因為他們要應付的事已應接不暇。但是如果臺灣有挑釁的動作,他們就毫無選擇的只有動武;所以,對台灣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維持現狀,不要觸犯大陸,而是要增進貿易和投資以及舒緩兩岸關係。
    
     有關統一時間表的問題,馬英九強調,對國民黨而言,終極的目標是統一,但是沒有時間表;目前我們也不認為任何一方已準備好要統一,時機尚未成熟。
    
     對於未來是臺灣和中國兩個各自獨立的國家並存,並經世界認同的可能性,他認為,這非常不可能,因為對中國大陸在新疆與西藏也有同樣的問題。所以中國認為如果對台灣放鬆,中國在其他地區也會遇上難題。不過馬英九也指出,台灣不同於中國大陸有獨立或是自治期望的省份,因為台灣的情勢與世界上其他地區息息相關,任何對台灣的軍事行動都一定會牽連到美國。(博讯2005年12月20日)
    

透視中國】明居正:臺灣民意與統獨
    
     【張英按:台灣大學法學院明居正教授,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七十年代末台灣與大陸留美學生溝通交流的第一人,曾任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副秘書長,也是我的老友。擬辦“馬英九時代兩岸三地關係國際研討會”,理應特邀他也來演講。這是明居正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在芝加哥演講之三,將幫助我們瞭解台灣人民的所思所想,並供大陸專家學者參知。】
    
    (新唐人電視台芝加哥記者站報道)統一或獨立是臺灣問題中最敏感的話題,也是牽動大陸人民情感,影響兩岸人民關係的關鍵。
    
     林丹:真是像中共宣傳的那樣, 台灣人民非統即獨嗎? 爲什麽有些人贊成獨立?他們會不會改變呢?
    
     明居正:這是《台灣民意分佈圖》(略)。最右邊是最 “統” 的人;最左邊是最“獨”的人。最“統”和最“獨”大概各占百分之三。什麽叫最“統”呢?我先界定一下,最“統”就是我馬上要跟中共統一,即便接受“一國兩制”也在所不惜的人。這種人大概占三個百分點以下。最左邊是極“獨”的人,就是我要贊成宣佈台獨,而且越快越好,即便中共來打我,我馬上跟它打一仗也在所不惜的人,這些人也大概占一到三個百分點。在這兩個極端之外,一邊叫溫和統一派,一邊叫溫和台獨派,各占大概百分之十五左右。中間這大快叫做維持現狀派。就是維持現狀看看將來怎樣。這些人占多少呢?少則百分之五十,多則百分之八十。
    
     國民黨和支援他的群衆大部分在中線以右,我們叫他們泛藍。民進党的支持者大部分在這線以左,我們叫他們泛綠。泛藍跟泛綠的比值大概是多少呢?一般來說是百分之五十五對百分之四十五,泛藍略大一點點。如果沒有什麽特別意外的話,在一般情況下選舉, 國民黨選舉會贏,或者說泛藍會贏,而泛綠會選輸。什麽叫“不一般”情況呢? 國民黨內部出現了分裂, 分裂得很整齊的時侯,泛綠又團結的時候, 國民黨會輸。
    
     西元兩千年的總統大選的時候,宋楚瑜覺得我幹了幾年省長,我在底下布樁布得很牢,大家都欠我一份情,大家會投票給我,所以我應該有機會選贏,我要出來選。連戰相信說我國民黨的黨機器在運作了這麽多年,紮根紮得很好,所以我選我也會贏。民進黨認爲你們兩個鷸蚌相爭,如果分得很好的話,我剛好會贏。三個人就這樣去選了,結果剛好民進党的陳水扁贏親民党的宋楚瑜。宋楚瑜拿了多少票呢?三十六點幾;連戰拿了多少票呢?二十三點幾,兩個加起百分之六十上下。陳水扁拿多少呢?百分之三十九點九幾,將近四十。所以藍跟綠的比率是多少?六跟四。那麽二零零四的總統選舉,爲什麽綠的票多了一點點,藍的票少了一點點?我說是那兩槍,再加上神的意思吧。
    
     認同台灣 不等於台獨
    
     明居正:泛藍的朋友說陳水扁在搞台獨。我說,不是的。我們仔細看陳水扁講的話,絕大多數他喊的是: 維持現狀。陳水扁可以把這維持現狀, 強烈地轉變成爲對台灣的認同。在國民黨主導時代,台灣的教育是非常大中國化的。台灣的歷史;台灣的地理;台灣的文化;台灣的背景;總之台灣的東西扮演的角色非常輕,非常少。國民黨怕太過於本土化之後,這些人會忘記大陸,會真的台獨。所以國民黨花了很大力氣要培養大中國意識,只是最後呢功虧一簣。那大陸朋友說那他這不就是台獨嘛?不是的。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分野。認同台灣不等於台獨,台灣意識不等於台獨意識。
    
     你不要說別人,就是李登輝都曾經有過想要進取中原的興趣。大家不相信,我舉例子給你們聽。一九九零年總統選舉的時候,他選贏了,他的《總統文告》裏面,有段非常關鍵的話: “如果大陸同意不以武力解決兩岸問題;如果大陸同意用平等的關係對待我們;如果大陸同意台灣能夠在一個中國帽子下面,用中華民國的名義,在國際上開拓我們的外交空間的話,則我們願意全面開放跟大陸的交流”,這叫 “三個如果”政策。你說他騙你的,不是。爲什麽他那時候有這種想法? 爲什麽講這話?因爲“六四事件”剛過,他以爲中共要垮,因此說不定我就從兩千三百萬人的領袖,變成十三億加兩千三百萬人的領袖了。他以爲他看見東歐的垮台;看見蘇聯的垮台;最後中共的垮台,我就可以上去了。他真是這樣想的。一個基本上是台獨或台灣取向的人,曾經發展出想當十三億中國人領導人的野心,我認爲這不是件壞事。
    
     台灣民族結構與統獨
    
     明居正:大陸朋友可能還是很擔心說,那台灣內部台獨人會不會很多,不會的。它跟人口的比例並不相同的。大家不一定清楚台灣的民族結構, 在台灣社會裏面,外省人大概占百分之十五;客家人大概占百分之十五左右;原住民大概占百分之一上下;其他大部分是本省人或閩南人百分之七十。
    
     台灣並不是每一個都贊成台獨,也不是台灣所有閩南人都贊成台獨。在歷次投票、選舉當中,閩南人的投票行爲是分裂的,也就是閩南人的投票跟族群沒有必然關聯。但外省人的投票行爲跟族群有關聯。大概百分之九十到九十五的外省人,會投票給國民黨。
    
     反過來說如果本省人全部投票給民進黨的話,民進黨很多年前就執政了,因爲他有七成的選票就贏你了嘛,必然贏你。那爲什麽沒有這樣子呢?就是因爲本省的朋友們投票行爲是分裂的。也就是一部分投給民進黨;一部分投給國民黨,否則就沒有辦法理解今天台灣的這種政治現象。 “統”和“ 獨”的取向, 還與經濟地位;居住的環境;朋友的因素;他工作環境的因素有關。所以大陸的朋友在解讀這些台灣內部的民意分佈和投票行爲的時候,不要用中共所宣傳的,很簡單的二分法去理解它 ,“統”或“獨 ”或什麽,不是那麽簡單。
    
     說來說去我只想說一點,台獨的意識在台灣裏面不是主流,而且它是變動的。在過去幾年當中,台灣公開明確支援台獨比例的,大概在百分之二十上下。但是這個數位呢,請大陸的朋友特別注意,它是變數 ,不是定量。什麽叫變數?變數就是因爲外在或內在因素影響,它要發生起伏的。
    
     台獨是變數 不是定數
    
     明居正:那麼在什麽情況下, 台獨的民意會發生變動呢? 當兩岸之間發生了非常大規模的衝突或緊張的時候, 譬如說千島湖事件。通常支持台獨的比例大概在百分之二十上下, 千島湖事件的時候, 民調顯示支援台獨的比例沖到了百分之二十七或二十八。但是三個月左右, 又回復到百分之二十上下, 並維持了幾年的時間。在一九九五年、一九九六年“飛彈事件“的時候,支持台獨的比例升高,最高的時候達到百分之三十八,將近四十。後來又滑下來,停在二十五到二十八之間。在台灣內部明確贊成台獨的,大概在百分之二十五上下。比起前幾年是有增長。但這個數字是一個變數。
    
     我在台大教書十幾年,每年我都做些非正式的民意調查,我問我的學生說:你們對兩岸關係怎麽看啊?你們希望兩岸怎麽走?等等。我注意到,在我的學生群當中有比較高比例的台獨。贊成台獨的人,如果以教育程度分的話,不是很高,就是很低,中間的比較少。所以大家不要以爲贊成台獨的都是些荒腔走板的,不是的,他們很多是高級知識份子。
    
     我又進一步問我的學生: 你們不喜歡大陸什麽?他們講了很多理由。我問, 那我們反過來講,如果今天大陸發生了比較大的變化,譬如說 大陸將來民主、富強、康樂、繁榮,在政治上多黨競爭; “揖讓而升,退而飲”選贏了上台執政,選輸了下台回家種田,下次再來,像美國一樣。在經濟上面呢,都有私有産權,社會經濟非常發達,非常繁榮,大陸國民平均所得一萬兩千美元。如果大陸還進一步開放報禁,自由電視台,然後是可以自由結社, 組織工會,農會啊,什麽都開了,你們認爲你和你的朋友還會台獨的,請舉手!沒剩下兩隻手。
    
     我又問: 好,我退一萬步講,如果今天中國不變成美國,變成另外一個新加坡。經濟非常發達非常富裕,每個人平均國民所得兩萬多美元。但是政治不民主,反對黨要選中,他就抄家查財産啦,把你封掉。然後“人民行動黨”不斷地選贏,不斷地執政。但是法律非常嚴明,法制非常好,官員非常廉潔。但社會上沒有什麽太大自由,如果大陸變成另外一個新加坡,你認爲你或你的朋友還會台獨的有多少?又多了幾隻手。
    
     從這些對比我得到了個非常有趣的答案,台灣有人要台獨, 當然有一部分是情感的原因,這我們絕對不能否認是有一部分人在情感上喜歡台灣獨立。但是很重要一部分人是因爲經過理性思辨結果之後,他認爲台獨對台灣比較好。反過來講, 就是說當大陸如果發生了本質變化的時候;如果經濟、政治、社會各方面真正脫胎換骨的話,那麽台獨的比例會大幅下降。
    
     台灣人的大中國情結
    
     明居正:大陸朋友們可能還沒有體會到一點,爲什麽在“六四事件”時候,有這麽多不分省籍的人在中正紀念堂前面,爲六四的那些群衆或那些民運人士去喝彩,去加油,去支援他們呢?因爲在那一刹那,他們的中國情懷全部浮現了。你以爲在台灣的人沒有大中國的夢想?在台灣的人不想分享炎黃子孫的榮耀?當在台灣的人看見中國人在奧運當中得到第一面金牌的時候,多少人在那裏流眼淚,不分省籍。那爲什麽今天他們要離開呢?他們不是要追求的一個更好的生活嗎?只是他們用了一種更政治的方法,更集體的方法去表達罷了。我個人不一定同意,但畢竟是一種選擇,這種選擇反映了他們對政體的好惡。
    
     現在很多人選擇維持現狀,代表了他們或者是怕中共使用武力;或者他們對中國未來的美好發展仍然保有希望。如果在台灣的人看起來,中國大陸今天還沒有發生本質的變化,你叫他放棄手上現有的東西,拿去交換一個不可知的結果,他能選擇的話,他爲什麽要換?
    
     我想這可以說明台灣人民的心態。如果大陸沒有辦法拿出更好的吸引台灣的策略,還是要拿出《反分裂法》,我們馬上看到的就是直接刺激台獨,直接刺激兩岸關係,到最後把台灣意識逼成台獨意識。《反分裂法》不但不能阻止分裂,《反分裂法》可能刺激分裂。《反分裂法》讓大家更清楚地看見中囯共產黨不但沒有從過去的錯誤中學到教訓,它還繼續玩弄民族主義,繼續煽動民族主義,繼續挑動群衆鬥群衆,不同的是,這次是隔海挑動。你應該想辦法把台灣意識變成大中國意識,讓台灣人覺得做中國人光榮、驕傲,大家願意來做中國人,而不是無可奈何地來做中國人。你真的自己非共化了,真正走到民主化的那一步的時候,台灣會不回來嗎?會回來的。所以大陸如果不放棄共產黨一黨專政,不放棄民族主義的煽動,那後果會非常慘。
    
     大家會問說中國現在好像不能沒有共產黨,沒有共產黨中國怎麽辦?這句話是共產黨說的。你想想看中國沒有共產黨不可怕,很多地方沒有共產黨活得比原來更好,這個不是問題,真正是問題是中囯共產黨如果沒有了人民,它怎麽辦?幾年或幾十年之後我們會說,中國過去曾經鬧過共産,這話講起來非常悲涼,因爲畢竟付出了幾千萬條人命的代價,悲劇應該在某個地方結束,不能再延續下去了。
    
     林丹:一九八九年北京六四事件時,成千上萬的台灣民衆聚集在中正紀念堂前,聲援大陸人民的民主運動。台灣人民捐助的錢物運到了北京;中正紀念堂前的聲援聲傳到了北京。面對屠殺,台灣同胞的眼淚與大陸學生的鮮血一起流淌;面對專制,自由女神在天安門廣場倒下,卻在中正紀念堂前站起。
    
     心與心相連,手和手相牽,我們相信彼此之間距離不再遙遠。
     心與心相連,手和手相牽,帶著希望一起迎接民主統一的明天。
     我們特意爲中國大陸的觀衆朋友製作的三期介紹台灣的節目,今天全部播出了,希望我們的節目能爲您打開一扇瞭解台灣,認識台灣的視窗,幫助您在民族主義的大浪襲來時,冷靜面對。
    

大陸學者對馬英九臺灣論沒話說
    
     林琬緋(臺北特派員)
    
     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的“臺灣論述”,叫受邀到臺北出席兩岸學術研討會的大陸學者集體默然、“無言以對”。日前在臺北舉行的一場“兩岸關係展望”學術研討會上,京台兩地多名兩岸研究專家難得聚集臺北同台交流,就兩岸問題提出精闢見解、也因立場不同而碰撞出精彩火花。偏偏對“大陸如何評估與解讀馬英九的臺灣論述”,與會的大陸主講者一律選擇不回應。這個突如其來的沉默,不但使會議陷入尷尬冷場,也隱約流露大陸從官方至學界對馬英九兩岸路線存有的疑慮和焦躁。
    
     針對本報提問:大陸學界如何評估“馬英九臺灣論述”?兩岸接下來的發展是‘結’、或是‘解’?圓桌論壇三名來自北京聯合大學臺灣研究所的主講嘉賓,對“馬英九臺灣論述”一致表明:“沒有回應。”短暫的冷場,最後由同台的臺灣學者解了圍。
    
     文化大學大陸研究所教授邵宗海相信北京看馬英九會“多點寬容”:“同樣一番話,如果換成是綠色人士所說,可能就要引起多點誤解。”但是他也強調馬英九至少贊成一中、承認九二共識,“起碼前半段是大陸可以接受的;至於後半段……待他真能當選總統,再說不遲”。
    
     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教授張五嶽指出,連馬兩岸路線一脈相承下有著無可避免的本質差異。“除了成長背景不同、言語時代不同,一個在未來還要選舉的人,清楚知道國民黨能否執政取決於2300萬人民的票,而不是看到一個更廣泛的13億人口怎麼肯定他。連馬之間當然有延續性,但如果一定要強調路線和政策的一致性,現實狀況和外界的期待肯定有落差。”
    
     他指出,只要北京將當前兩岸關係發展定位在“反獨”,無論北京對馬英九的個人想法、民主理念、乃至人格有多大懸念,雙方的大方向仍是一致的。反之,若把目標放在促統,則跟馬、扁乃至臺灣主流民意都會相互衝突,“因為短期內,臺灣沒有人會認為兩岸具備統一條件。”
    
     這項“兩岸關係展望”學術研討會由中華歐亞基金會和臺北大學聯辦,邀請近20名京台兩地台海問題專家學者與會,包括曾經因言論強硬而遭臺灣陸委會禁止入境的北京聯合大學台研所所長徐博東教授。
    
     概括而論,北京學者傾向于將兩岸關係發展置放於歷史定律和法理架構來論述,臺灣學者則著重從歷史變革、現實狀態、國際形勢、民心價值觀等現實面看兩岸未來走向。
    淡江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林中斌就指出,台海兩岸對彼此都有盲點。大陸認定台獨勢力是臺灣政府由上而下蔓延的,又將臺灣人民追求尊嚴的宣示等同於台獨,有時候反而助長了追求台獨的力量。視臺灣民主如馬戲班,尊重不足,也是盲點。
    
     臺灣對大陸也同樣有盲點:認定大陸上下左右是鐵板一塊、中共本質不會改變,擔心大陸經濟會崩盤,結果訴諸悲情和對內自我發洩以求疏導外在打壓的抑鬱。
    
     好幾位元臺灣學者不厭其煩地舉出調查資料,讓與會的大陸嘉賓瞭解:臺灣民眾的自我認同,並不等同於政治選擇。過去20年來,哪怕政黨如何改朝換代,臺灣“傾統”和“傾獨”比例未有大幅波動,分別維持在15%和20%上下;“維持現狀”的,則始終過半。然而,在自我認同方面(見附表),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顯著減少,截至去年底只達6%;認為自己是“臺灣人”的則持續上升,從1992年的17%擴增到43%。
    
     但台大政治學系教授徐斯勤也提出:“臺灣新一代有了不一樣的歷史記憶,對臺灣土地認同增強,與中國的歷史紐帶相對消弱,這對兩岸未來可能產生什麼效果?同樣值得深思。”
    
     馬英九之臺灣論述
    
     正逐漸爭取到臺灣主流民意市場的“馬英九臺灣論述”,初步可概括幾個組成成分:一、聯結中國國民黨歷史與臺灣歷史,突顯國民黨“本土正當性”;二、承認一中原則、九二共識,卻也堅持一中各表、“不失臺灣主體性”;三、反獨不促統、反共不反中,目標是“維持現狀”,擱置政治紛爭、推展經貿交流;四、訴諸民主為兩岸統一必備前提:“六四不平反,統一不可談”。
    

大陸官員:台民眾同意才談統一
    
     【香港訊】香港訊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日前表示,“終極目標是統一,但目前時機尚未成熟”。針對這點,《文匯報》昨日引述不具名的大陸對台官員的話回應說,當臺灣大多數民眾擁護兩岸統一的時候,才是討論“和平統一”的成熟時機。
    
     身兼臺北市長的馬英九近日接受美國《新聞週刊》(國際版)專訪時,暢談了兩岸關係發展及臺灣民主政治等課題。馬英九指出,民進黨因受限於他們的意識形態,而與大陸保持距離,導致怯懦、保守。如果國民黨能重新執政,會在兩年內開放與大陸直航,因為這一點對於臺灣的經濟相當關鍵。
    
     “大陸目前也不再推動統一”
    
     至於統一時間表的問題,馬英九強調,對國民黨而言,終極的目標是統一,但是沒有時間表;他也不認為任何一方已準備好要統一,而且“大陸目前也不再推動統一”。
    
     在這個問題上,北京專家的看法也有相似之處。據《文匯報》報道,北京專家認為大陸因為認識到涉台工作的複雜性,所以不再提統一時間表,而是把重點放在反獨、遏獨。但這並“不意味著不統一”,而是對統一進行更加系統、細緻、包容的規劃。
    
     北京專家還指出,在主掌國民黨之後,馬英九對兩岸事務的看法,和北京觀點愈加趨近。
    
     報道也說,中國大陸對台研究圈普遍認為對台工作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目前以反獨優先的階段;第二階段是戰略僵持階段,維持“不統不獨”,以發展兩岸關係、爭取臺灣民心,製造兩岸交流的大環境;第三階段才是兩岸共議統一,平等協商包括臺灣當局的政治地位、國際空間等問題。
    
     北京專家也指出,大陸已將動武的“主動權”讓給臺灣,而以反獨為目的的武力佈局與以統一為目的的武力佈局也有很大不同。
    
     三言兩語
    
    ● 王楓好! 謝謝您發送瞭望週刊點題目錄與稿件。雲杉《美國的“顏色革命”戰略》、張西明《美國發動“顏色革命”的十種手法》、丁曉星《阿塞拜疆:“顏色革命”難克隆》三文已見,貴刊既然對“顏色革命”有興趣,我也發送一通談中國“顏色革命”的資訊,即《劉亞洲集團在籌備“顏色革命”》,出口轉內銷,供參閱知情。
    
    ● 附件:美國總統紀念橙色革命和玫瑰革命,劉亞洲中國軍人有權選擇不打台獨,請轉致雲杉再參知。
    
    ● 朱成虎少將與劉亞洲中將觀點針鋒相對,公開論戰,朱成虎受懲處不升遷,有助於劉亞洲(李先念之婿)晉升上將,更有助於劉亞洲集團籌備中國“顏色革命”。當然,這僅僅是一種聯想。
    
    ● 古人雲:“橫看成峰側成林,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盧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貴刊記者湯耀國、楊琳《主動 推動兩岸關係發展》大作,拜讀了,看來兩君是化一番功夫的,且不講兩岸關係出現新的發展契機,是誰“積極主動”,至少應是雙方的,在燕山腳下祇能這麼說,可以理解。
    
     但是,對三合一選舉藍勝綠敗的評價,與我十二月三日選後當夜點評的劉震濤先生說法,如出一軸:“在三合一選舉中,積極促進兩岸關係的泛藍陣營大勝,頑固堅持"台獨"立場的泛綠陣營慘敗。國民黨大勝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連宋來訪後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上所起的推動作用。”而全文通篇對馬英九也無隻言片語,卻把馬主席領導國民黨是役勝選大功,歸於與國民黨風馬牛不相及的宋楚瑜、扯馬英九後腿的連宋!對盧山橫看豎眺,既不是峰也不成林,似乎是阿里山,或者燕山了,南轅北轍。大陸打壓馬英九最不明智,至少認知上還有大的落差。
    
     反倒是綠營民進黨尚“識盧山真面目”,對於衆說的“馬英九一人敵一黨” 認輸,謝長廷認為“馬英九的現象要承認”,團結的泛綠都不會贏過馬英九,都應體認這個“馬英九現象”,正是“無可奈何花落去”。
    
     由此可見,您張大哥發起舉辦兩岸三地關係國際研討會,首次以“馬英九時代” 命名,凸顯馬英九現象的歷史性、現實性和前瞻性,熱忱歡呼支持寶島藍營反獨促統主帥馬英九,大有必要,更加迫切,以主動出擊贏得“階段性”變化!
    
     順附今天(十二月二十日)發表的馬英九日前接受週刊記者約拿丹.亞當斯(Jonathan Adams)專訪,再次就兩岸關係發展,及台灣民主政治等問題表示看法的資訊,再供參閱知情。馬英九強調,對國民黨而言,終極的目標是統一,但是沒有時間表;目前我們也不認為任何一方已準備好要統一,時機尚未成熟。
    
     現階段主要反獨也!
    
    Dutch Headquarter 荷蘭本部
    Address: Geldersekade 3-huis,1011EH Amsterdam
    /Postbus 10047,1301 AA Almere,The Netherlands
    Tel: +31 (0)36-844 5766 Fax: +31 (0)36-5332166
    E-mail: [email protected] http: // www.eurohua.com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