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民主的表象和本质
(博讯2005年12月16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科学认识论理论应用实例介绍-
     在以科学《认识论》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新人类社会学”,认为“民主”是人类自从走出丛林(属于自然生态环境系统),靠集体分工合作和努力,进入那个自己创建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后,就一直客观存在的一个事实。所以接下来,人类任何社会的形成,都取决于那个社会中当时大多数人的文化思想观念和认识水平,以及由这些观念和认识的积累,逐步形成的习惯势力互动所致,而不是取决于少数人的主观愿望或死板教条的制度形式设计。也就是说,占社会人口绝大多数的民众,始终就是决定任何形式社会的主体,根本不存在什么有没有“民主”的问题。只是“民主”就像“空气”和“水”一样,因为客观始终存在,所以感觉不到。以至于博大精深如中国文化者,似乎也没有认识到空气的存在,所以只提到“民以食为天”,反而不知道提出比“食”更重要得多的“民以气(空气)为天”或“民以水为天”,让今天的中国人在养成大吃大喝的奢靡习惯的同时,吃足了一向不重视“空气或水(污染)”的苦头!而空气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能被感觉到。一种是当被强行剥夺时(如过去专制帝王时代使用过的一种刑罚,用湿纸蒙住受刑者的口鼻,使其窒息而死)才知道它的存在和不可或缺性:另一种是在自然科学基础上的“知其所以然”认识,不仅知道其化学成分,而且知道空气一直存在于地球的大气层中,和水一起成为生命的产生、以及维持不断延续繁衍存在的必要条件。 (博讯 boxun.com)

    
    “民主”也一样,人类自走出丛林,进入自己通过集体分工合作创建的人造环境--社会。开始时,由于生产力低下,所有成员都要为自己的生存和起码的温饱而挣扎、努力。这时,大多数人在初步尝到集体合作(绝对不是竞争)的甜头后,其人性(约束、控制天性的能力)由于求生的欲望,理智地知道,离开集体回到丛林,就意味着有必须面临个体体能(力量、技巧),或生理机能(如有毒性)比自己更强的其它动物的竞争挑战,可能随时有死亡的危险。所以被迫要去自动限制、约束自私、贪婪等天性的过分膨胀,以维护所依赖的那个人造环境所必须的稳定,因为社会的一切都才开始形成,经不起动乱折腾,需要和谐,以便集中有限能力,一起对付大自然中的灾难。而公平的要求,就像大陆“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孩子多的家庭要用秤来分饭的道理一样。这些行为可以被看成是人类社会后来形成的“道德或法制”的起源。而那些不想适当约束天性、要继续追求原始动物般自由的人,不是自己从新回到丛林去当高等动物,就是受到社会的排斥而被淘汰。
    
    但是随着工具的发明和普遍使用,社会生产力得到迅速发展和提高,使得物质开始丰富起来,并有了积累的可能,完全脱离了动物丛林世界那种“鸟为食亡”的处境,更逐步形成了专门用于享受的物质文明,提供了一部分人可以“饱暖思淫欲(泛指精神层次以外的所有贪婪和追求的所谓“幸福、快乐”的无止境的天性欲望)”的客观物质条件和可能。
    
    这时,那个被当初现实环境所迫、而不是建立在理性认识基础上的“人性”,也“时过境迁”地、因为物质丰富而放松了对天性的约束和控制。于是那个永远不能被消灭的天性,就在没有人性加以约束和控制的环境下迅速膨胀起来,一发而不可收拾地、埋下今天人类社会不稳定的所有祸根。只是在语言文字产生之前,包括领袖在内的大家,已经习惯于在自然生态环境下必须遵守的“运动规律--丛林法则”,形成一种类似猴王和猴群之间的互动关系。所以自愿接受靠智慧和力量的更多付出,而取得领袖地位的人的多吃多占(包括对异性的占有),形成一种潜意识“按劳分配”原则(就是所谓的原始共产主义)。而这些领袖又因为天性永无止境的膨胀,不断发展到对他人予取予求、为所欲为的地步,必然引起多数人的不满,在不断反抗和镇压的循环过程中,产生了由少数人重新按客观存在的“丛林法则”,靠原始暴力统治多数人的奴隶社会。多数人则受条件限制,出于理论的无知和对领袖的迷信崇拜,实际上默认、接受了这个事实,直到事情恶化到不能忍受,才会有小说中描写的那种“斯巴达克“式反抗出现,为封建社会打下了基础。
    
    直到可以表达精神思想的语言、尤其是文字出现后,少数智者、天才的思想成果也开始可以保存、积累或传播,具备了迈步走向“文明进程”的客观条件。但起初也总是由富裕或条件比较好的上层家庭的子弟,先有接触学习的机会(客观上形成了“上智下愚”的事实表象)。所以他们在考虑社会问题时,首先就会从天性自私为出发点,要以稳定当前社会现状,保护自己家庭(或家族)利益为考虑重点。或者以迎合当时统治者的胃口为前提,以便取得他们的欣赏、赞同和支持实施。孔子的儒家理论、学说,就是其中有代表性的典型。其它如法家、道家理论也一样,无非是具体的实施方式和重点优先考虑的顺序不同而已,但是为统治者服务和出谋划策的目的永远不变,就像后来毛泽东指出的“只反贪官,不反皇帝”那样。不过可以认为,从中国有历史记载以来,无论哪朝哪代的社会,都是得到当时社会大多数民众首肯或默认的。或者可以说,任何朝代政权的更替(不包括内部争权夺势的“宫廷政变”),一定代表了社会大多数人的民心向背(当年国共内战的进程和结果,以及后来以毛泽东的无比威望作靠山、想接国家“班”的“四人帮”轻易倒台,就是证明),这才是比表象上“一人一票式选举”更本质的民主。而从这样本质的民主概念出发,去认识或解释今天世界出现的各种有关“民主”的矛盾或问题时,就不会有任何难以自圆其说的矛盾、尴尬,最后不得不需要还是以动物般恐怖野蛮杀戮的肉体战争(如美国政府出于自身利益考量,却以“民主”为幌子发动的“入侵伊拉克战争”),来解决“民主问题”的荒唐行为发生了。
    
    其实,当前流行的“民主”概念,完全是有绝对方向、原则性错误的西方社会理论误导下的主观产物,所以只能算是一种“假冒伪劣”的货色。它不仅和上面阐述的民主原理大相径庭,构成逻辑上“非此即彼”的典型二律背反。而且事实上也已经被自美国立国以来的种种表现,以及两百多年来向全世界推广的实践效果证明,这种以选举为特征的所谓“民主制度”根本没有普遍性价值,在世界范围内也是完全行不通的,更是今天人类社会产生的一切灾难的总根源。因为根据西方在自然科学领域里取得成功的经验,一个总是产生错误结果、更解释不了一切相关问题的理论,只能被认为是绝对错误的。
    
    如果从“知其所以然”的认识层次来看当前的所谓“民主观”(包括马克思和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式民主),就不难发现,这只不过是对历史上经历过的王朝,或“君主”时代的一种表象上的反动,只要把过去的君主概念,变成今天的“大众皇帝”就可以了,前后之间并无本质的区别。因为两者都是由一部分人当主人统治或压迫另一部分人,只不过封建君主时代是少数人统治或压迫多数人;而所谓的“民主(或无产阶级专政)”时代,则是多数人统治或压迫少数人,无论自称为多么“民主”的社会,无一例外,所以本质上都是反民主的,因为对真正的民主社会而言,理论上就不可能有主人和非主人之分,否则就难以自圆其说,而现在这么说大家都是社会主人,再编出个矛盾百出的所谓“公仆”说,就是这场拙劣的“自欺欺人”骗局典型的证明。因为无论古今中外,从那些被社会说成、或自称为“公仆”的人,实际上总是要表现出高人一等地,爬到主人头上去“作威作福”的嘴脸,就知道是整个一“口是心非”。这只要看看被说成是“民主样板”的台湾社会,在选举中丑态百出的表现就知道了(美国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要是按照上面阐述过的正确民主观,认为所有人都是社会的主人,各级官员是由主人们从优秀、杰出者中,按被社会接受、公认的标准,推举(或选举)出管理自己社会的领袖,而不是低人一等、可以让主人呼来唤去的卑微下三赖“仆人”,正是这种“公仆说”,让“仆人”有了乘机以谋取私利,来平衡被扭曲了的变态心理的理由。这是今天错误“民主观”的必然产物,这只要想想,要是自己到人家中去当“佣人”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和表现就体会到了)。
    
    所以,只要把过去的“皇帝(或君主)”概念,代之以现在的“大众皇帝”,来认识、解释今天的社会现象,一切就会迎刃而解的。直接说白了,今天社会那些令人不安、忧虑失望的乱象和表现(如社会风气败坏、出现诚信危机,贪污腐败盛行、假冒伪劣泛滥等),就是社会的主人们整体表现出的一种“昏君现象”。因为今天的所有“大众皇帝”。一直就生活在始终被各种“太监、佞臣”般的、平面及影视媒体包围的社会环境中,在“开放、自由”口号的怂恿、放纵下,那个生来就有的一切自私、贪婪、好吃、好色的天性,都得到充分的释放,只要有机会,随时随地就会付诸行动,结果社会也就成了今天这个样子。而大部分不满的“骂街”式舆论,其实只不过是一种对自己得不到的那些物质欲望,产生羡慕、妒忌的一种“酸葡萄心理”,所以才会在“反腐败”行动中“刚打倒一个,又生出一批”。因为在这种大环境下,一旦有条件,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贪官污吏的“接班人”!
    
    试想一下,要是所有的社会主人,无论在公开场合,或私底下和家庭谈论中,都一致把贪污腐败之类的丑陋行为,看成就是对自己“江山(社会)”的破坏和盗窃,是一种绝对可耻的不道德行为,“(大众)皇帝”们一致认为不仅无法容忍,而且必须加以公开谴责、鄙视,甚至应该主动制止的。要是再出现这样的事例,主人们就应该带头自责,检讨自己是否有“上梁不正”的表现?一起下个“罪己诏”,检讨自己对社会约束不力的疏失,再共同设法“亡羊补牢”。一旦形成这样的社会舆论共识并植入人心的话,那以后进入政府,又享受到恰如其分待遇(绝不是什么“高薪养廉)的官员(本身就是大众皇帝中的一分子),在自豪和责任感的约束下,就怕想要他不清廉都难!
    
    当然,一定会有不少人对这种民主理论不以为然,更会因为像皇帝听惯了赞美或恭维那样,听不进嘲笑自己的实话,而千方百计地希望有人出来“护驾”,仗势加以批驳、否定甚至封杀,或故意装没有听见,把自己当成不把唐吉坷德放在眼里的“城墙”!
    
    但是有一个不能否定的事实,那就是无论“大众皇帝”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自己都要为一切社会行为(如参加WTO,还有政改、医改、教改、国企改,矿难、环境和水污染等)失误产生的后果“买单”,旣赖不掉,也躲不掉,只能真正担起主人的身份和责任。要是再不接受自己从来就是“主人”的事实,再去嚷嚷“要民主”或以为“选举就是民主”的人,只能证明自己是弱智、低能,是只配花大钱去买骗子裁缝做的“龙袍”来穿的凯子皇帝。西方或美国人也一样!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
    http://www.newmilestone.0rg/05/czl051215.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诺贝尔“和平奖”奖励的是和平还是战争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潘一丁:联合国是“鬼”吗?
  • 潘一丁:给某网友的公开信
  • 潘一丁:原则性很强的美国人
  • 潘一丁:APEC能够消除贫困吗?
  • 潘一丁:为什么撞了南墙还不回头?
  • 潘一丁:巴黎骚乱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超女”热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腐败是人的文化和动物的丛林法则兽交的结果
  • 潘一丁:谈电视剧“亮剑“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韩非“禁心说”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五--真正的言论自由是“科学发展观”的试金石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四--“道德”是建立科学发展观的基础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三--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是真理吗?
  • 潘一丁:真理不变,变的一定不是真理
  • 潘一丁:我们必须首先科学地对待“科学”--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一
  • 潘一丁:东西方文化互为“跟屁虫”造成的恶果
  • 潘一丁:伦敦爆炸案的痛定思痛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