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伟大的良师益友———深切悼念刘宾雁先生/邓焕武、曾宁
(博讯2005年12月10日)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虽然,笔者两人是标准的忘年之交;可面对刘宾雁先生的去世,却不显代沟上的差距。而是怀有相同情义上的感受与表达着共同的悲恸!在我们的脑海里,刘宾雁三个大写的字,同样占有十分突出的位置。就以邓焕武而言,刘宾雁先生是上世纪50年代东欧新思潮的"盗火"者,是人生道路上最初的指路人。如果没有刘宾雁先生当年力持在《中国青年报》上全文刊载铁托的《普拉演说》,他就不能从根本认知上否定斯大林主义与行动上迅速且坚定地走上反毛泽东专制主义的人生道路。即是说,促使形成邓焕武那一代人认识到"毛泽东就是中国的斯大林"等一系列"第二种忠诚"的"反叛"意识,是同刘宾雁先生的卓越作用分不开的。亦可以这么说:在那个时代背景下,历史塑造了圣女林昭,但在悲壮的塑造过程中,就有刘宾雁先生的一份普鲁米修斯式的艰难承担。在那种时代背景下,刘宾雁先生既造就了他自己,又相当广泛地造就、影响了一大批以大学生居多的青年知识分子。因而,招致极权主义魔头毛泽东的切齿憎恨,就一点也不足为怪了。再就曾宁而言,作为1980年代后期的青年人,同样感受到了刘宾雁先生的道德、思想等层面的非凡感召力。比如《人妖之间》、《第二种忠诚》等传世报告文学作品,深刻地影响了这新一代年青人的成长,即促使他们在选择人生道路上,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巨大作用。因而,刘宾雁先生又成为了极权主义新头子邓小平等的眼中钉、肉中刺,就非得拔除不可了。由此可知,这前前后后长达半个世纪里,我们中国几代觉醒人们的命运,是颇为相同、共同的即苦难、苦斗、苦苦操守良知与苦苦坚持思想自由!……
     (博讯 boxun.com)

    所以,就上述时代背景而言,我们这几代人不存在明显的代沟。无论是思想情感上或是思想认知上,数代人均无实质性区别。不是吗?当刘宾雁先生于1950年代后期被打成"党内极右派分子"与1980年代后半期又被扣上"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之间,有什么实质的差别吗?所以无庸置疑,我们的老、中、青几代人在反极权主义战线上,携手奋搏,共同抗争,不显代沟阻碍,而是接力地勇往直前,步调颇为一致。因而,这是尚可使我们感到欣喜与自豪的。这,也是值得告慰刘宾雁先生等老前辈的,亦是他们含笑亲眼看到了的令人鼓舞的事实。
    
    值得强调的是,我们之所以如此步伐一致,实同刘宾雁先生等老前辈身体力行做出的榜样,是分不开的。他们是中国人的良心守望者,也是中国良心的体现者。良心是为人之本。缺失良心者,不是真正意义上大写的人。这决不是空言,而是用良知才能体察到的精神存在。所以,良心亦是人权之本;若离开了良心与良知,何谈人权?谈何人道与道义呢?例如,对于早已堕落为利益集团的政治无赖们来说,他们会浪笑着嘲弄曰:"良心值多少钱1斤?我白给你喂狼去罢……" 。所以之,与狼讲人权,无异又是现代东郭先生也!但是,这不等于说狼窝里就没有良知者。相反,喝狼奶长大的良知者,大有人在。不然,社会转型期的所谓"和平演进"与非暴力原则,就失却了基石、根据。
    
    须知,能够体现良心的力量是无敌的。同样,"无权者的权力" 是有奇效的。
    
    可是,面对刘宾雁先生等先辈,我们常常耳闻一些人发出所谓"局限性"之声声嗟叹。是的,刘宾雁先生是有他的思想局限性,这是事实。但问题在于,谁能没有思想局限性呢?难道登上自由主义理论高峰者,就没有这种局限性了吗?不然,怎么会爬上一个小山丘,头脑里立马产生"一览群山小"的幻觉呢!殊不知,这不正是自身认知上的局限性吗?其实,不应当这样;不应该面对先贤而发出这种唯我独尊式的感叹。因为,比如在美国,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之间,虽然在竞选中互相攻讦,但在平时,谁都不会这样唯我独"高";在世界上,西欧思潮与北美思潮,亦不会这样自以为 高明。学说或主义、宗教等等,大概情况亦都是这样。当然,邪教与邪说不在此列。
    
    显然,马克思主义作为学说,有其局限性与不科学的一面,但决然不等同于斯大林、毛泽东主义与法西斯主义。就作家或艺术家而言,最最关键的问题是富有人性的善良心地与道德情操,而不在于持何种意识形态。同时,诺贝尔奖无疑是具有伟大的、正面的意义,但若对之产生了迷信而不察其评委们亦有局限性、例如意识形态偏见等,那就会步向事物的反面。当此悼念刘宾雁先生之际,我们感到很有必要阐述一下这些观点。谨供友人们参考与争鸣。
    
    亲爱的刘宾雁先生,您老安息吧!
    
    刘宾雁先生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2005.12.8. 泣悼!
    
    ( 注 :前日我们国内部分异议人士发给刘宾雁先生治丧委员会的唁电文中,联名上本应有宋保卓先生名字,但由于执笔者的操作失误而遗漏了,特此深表歉意!)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悼刘宾雁先生/南峰
  •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悼刘宾雁先生/曾节明
  • 郝一匡:闻刘宾雁去世
  • 铁皮鼓:怀念刘宾雁
  • 评刘宾雁被拒绝回国:冷血制度的寒光/黄河
  • 七律--悼刘宾雁/林泉
  • 哀悼刘宾雁/阿朵(纽约)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朱蓬:雪飞魂去雁何归--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 槟郎:悼刘宾雁先生
  • 悼刘宾雁诗二首并纪事/韩三洲
  • 傅正明:悼念刘宾雁先生
  • 郭少坤:沉痛悼念刘宾雁先生
  • 牟传珩:那是峰脊上扛着的风度 ——祭刘宾雁老
  • 王金波:沉痛哀悼乡贤刘宾雁先生
  • 烟波渔者:悼刘宾雁先生
  • 杨天水挽刘宾雁先生
  • 金钟:刘宾雁逝世是中国文学界一大损失
  • 北明:中国当局严密封锁刘宾雁逝世的消息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刘宾雁逝世讣告
  • 刘宾雁:天下大乱和天下大变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 余世存: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