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僭主毛泽东及其七个偶像(上)/解龙
(博讯2005年12月09日)
    解龙
    
     (本文是刘军涛先生撰写的《僭主毛泽东及其偶像》一书的导论部份,本刊征得刘先生同意,预先摘要发表部分内容,以飨海内外广大读者。因为篇幅较长,分上中下三次予以连载。) (博讯 boxun.com)

    
    一,毛泽东与南京大屠杀
    
    距今六十五年前的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国首都南京被侵华日寇攻陷,疯狂的倭人进城后,对无辜居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进行了长达两个月的血腥大屠杀。据不完全统计,集体屠杀中国军民十九万余人,零散杀害居民仅收埋的尸体就达十五万多具,被屠杀总数达三十四万人以上。日寇军还大肆奸淫妇女,在占领后的一个月中,发生了两万起左右的强奸事件,许多妇女在被奸后又被杀害;日寇军向百姓抢劫他们所想要的任何东西,无数住宅、商店、库房、机关都遭侵入和抢劫,他们经常在劫后把房子烧掉,全市约有三分之一的房屋被毁。这场大屠杀,是在日本当局策划与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等战犯的指挥下,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的。
    
    那么,毛泽东与南京大屠杀有什么关系呢?
    
    据不完全统计,在毛泽东窃夺政权的二十七年(一九四九──一九七六)中,中国人民被处决、害死、饿死、斗死、气死(自杀)的被害总人数,有八千万之多,占中国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以上。我们曾经算过这笔血债:
    
    1,日寇在南京大屠杀中,两个月杀害三十四万人,每个月平均杀害十七万人。
    
    2,毛泽东在窃夺政权期间,二十七年杀害八千万人,每个月平均杀害二十四万六千九百一十四人。毛泽东每个月比日寇多杀害七万六千九百一十四人。这是因为,汉奸毛泽东除了是我们民族的敌人,还是制造阶级的凶手(村村见血,红色恐怖万岁),比日寇多了一层杀人需要。
    
    3,毛泽东不愧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汉奸。他的二十七年暴政,充分延长了南京大屠杀,执行了日寇想做而没有做到的兽行,更彻底、更大规模、更长时间地进行了"三光政策"(杀烧抢光)。例如,日寇抢走霸占了中国人的许多财产,毛泽东则抢走霸占了中国人的全部财产。日本人推行奴化教育,毛泽东则嫌奴化还不够,甘脆关闭了全部学校,其中大学一项被关闭到他死,这仅仅因为他自己考不上大学,只能在大学里短期看管图书(即使连看管图书也不称职)。毛泽东窃国期间的许多"创举"实际上是继承了日寇占领时期的奴化措施,如粮食配给、统购统销、驱民修路、思想灌输、强迫劳改和集体屠杀。中国共产党与日本占领军之间这层继承和发展关系,人们迄今还研究得很少,甚至没有引起足够的警觉。
    
    毛泽东这个超级汉奸还是一个血腥骯脏的僭主。
    
    这里所指的"骯脏",不是某个个人卫生方面的污秽,例如就毛泽东而言,不是指他不刷牙,不洗澡,乱搞破鞋故意传染花柳病──据他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在《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书中披露,毛甚至明知自己患有阴部滴虫病,也拒绝治疗,并把他的性病恶意传播给他的众多"女友",以便让那些"女友"的丈夫或是其它"男友"总之是共产党的高低级干部们,都来分享他毛泽东赐予的骯脏的"恩惠"。
    
    我们这里所指的骯脏,指的是政治方面的骯脏,如撒谎、欺诈、阴谋、虐待、绑架、抄家、劳改、陷害、伪证、拷打、逼供、肉刑、割取器官、大规模屠杀、挑动群众斗群众、散布歧视言论、制造社会仇恨,甚至吃人、挖掘祖坟、毁灭文物、伪造文书、篡改历史记录……因为毛泽东的意义,仅仅在于他是中共首脑,并因为中共的独裁统治而攫取了对于十亿中国人民的”无产阶级专政”的骯脏权力,否则单凭他这一个赃人,是一钱不值的。
    
    据中共原《人民日报》社长,"全国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
    组副组长"胡绩伟《伴君如伴虎──毛泽东是怎样把邓拓逼入绝路》一文披露,毛泽东进了北京城以后,完全变成了一个封建帝王。中国谚语'伴君如伴虎',在毛与臣下的关系中得到最充分的体现。《人民日报》是'党的喉舌”,邓拓率领报社一班人极其谨慎地按照毛的意旨行事,但是毛却翻云覆雨,出尔反尔,使下属手足无措,动辄得咎。如果是一介匹夫,胡搅蛮缠不过为人所不齿而已。然而毛贵为一国之君,没有人能够管他。所以他可以任意生杀予夺,把整个国家搅得一塌糊涂,并且把身边的人一一吃掉。邓拓就是最早被吃掉的牺牲品。
    
    胡绩伟回忆说:"当我走进毛的卧室,见他满屋子是书,床上的一半也是书,使我肃然起敬,觉得毛真是一位满腹经纶的知书识理的伟人。很快,从他那样谩骂邓拓,骂他'占着茅坑不拉屎',骂他'增加板凳折旧费',骂他'当了皇帝非亡国不可',这些粗俗的不着边际的辱骂,实在有失一个党的领袖的身份。……说老实说,毛泽东本人一进北京就住进皇帝的御用禁苑中南海,这不是帝王思想的反映是什么?……邓拓终于被迫辞职……在他离开报社以前,他曾约我到京郊潭柘寺去转悠了一次。在那曲曲弯弯的山道上,在那幽深寂静的寺院里,我们两人怀着沉重的心情,拖着沉重的步伐,边走边谈,有时就在石头上坐下来谈。……他说:'我们党员,连当和尚的自由也没有,我真想在哪个深山名寺,落发为僧,读一点自己想读的书,写一点自己想写的文章。'………多少年来,我多想过他的这句话。 "
    
    毛泽东品性下贱,因而嗜杀成性,不仅容不下比他高强的人,就是连小小的麻雀也不肯放过。在他的亲自布署下,仅仅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十三日这一天,为了庆祝毛泽东的生日,上海就消灭了麻雀一九四四三二只!全国各地都大同小异,相当多的地方都是有过之而不及。据不完全统计,从五八年三月到十一月上旬,八个月的时间中全国捕杀麻雀十九.六亿只!为此,《人民日报》还专门发表文章予以讴歌。到了一九五九年春,上海等一些大城市树木发生严重虫灾,有些地方人行道树的树叶几乎全被害虫吃光。在这种情况下,生物学家朱洗先生等人强烈要求停止杀戮。然而,一九五九年七月十日下午在庐山会议的一次讲话上,毛泽东再次提到麻雀问题,他咆哮说:"有人提除四害不行了,放松了。麻雀现在成了大问题,还是要除!”(《为麻雀翻案的艰难历程》) ……一九六六年文革爆发,毛泽东指使共产党红五类崽子们(红卫兵),把一九六二已经病逝的朱洗先生,砸碑掘坟、曝其尸骨,因为他"反对毛主席杀麻雀"。
    
    我们现在研究毛这样"骯脏的僭主",首先要不怕弄脏了自己的手,其次就不得不先谈谈什么是"僭主",然后再看看毛的骯脏事业到底能够骯脏到什么地步,最后就明白中华民族到底有没有能力产生一种超人的勇气,攻占红色巴士底狱封建割据的最后一块骯脏根据地──中南海匪帮的淫乱巢穴。
    
    
    二,什么是僭主?
    
    首先,什么是僭主?
    
    十九世纪的英国学者格罗特(George Grote,一七九四-一八七一年)在他的《希腊史》中曾经提到,"僭主政治"是传统王政过渡到寡头政体和民主政体之间的个人专政的形态。所谓僭主政治,是指"无限制的个人专政","大约在公元前六七0-六00年之间,在西库翁建立了俄尔塔格拉的僭主专政。而值得注意的是,科林斯、西库翁、墨加拉这三个城市,在同世纪中经历了类似的政体变迁。三个城市都有一个僭主上台执政,俄尔塔格拉在西库翁,库普塞罗斯在科林斯,特阿格尼斯在墨加拉。这种政体变迁同时发生于希腊世界的不同部分,大陆的、岛屿的、殖民的等不同城邦。在公元前六五0──五00年间,许多城邦中不同的僭主和僭主朝代兴亡交替。而在接下来的一百五十年中间,虽然还有僭主,但却越来越罕见,因为政治焦点转移到另一个方向上:民主政治的兴起。"
    
    僭主(Tyrant),从来是史不绝书的。在古希腊早期,这个词用来指代那些未经合法程序而取得政权的人,”僭”,在中文里与"拟"相通,《广雅﹒释诂四》:”僭,拟也。”下拟于上,称为僭或者僭越。通过僭越的途径取得政权的人往往比世袭制下的君王更加残暴无情,所以在中文里,多将这个词译为"暴君"。但这与君主制下的暴君又有区分,因为严格来讲,僭主还不是"君",所以比传统的暴君更加残暴。
    
    在古希腊的公元前七世纪初贵族政治开始解体之后一段时间,被称为"僭主时代"。对比那些此起彼伏的希腊僭主们,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定义,所谓僭主就是那些完全无视过去的任何政体及其传承、而凭借强权暴力夺取统治地位的独裁者。僭主通常都在民族国家的危机时刻崛起,因为危机为权威及其膨胀创造了契机并提供了舞台。危机也为非常的暴力提供了部分的令人无法拒绝的理由。尤其在一个缺乏民间力量和个人主义素养的地方如中国、俄国,危机也使得大多数老百姓呼唤强权人物,对铁腕充满了从站立的方位开始瘫软下去的依赖感。就像毛泽东当年在湖南在井冈山煽风点火,制造冲突,逼着农民去造反,一路烧杀抢掠,裹胁大量游民入伙。不想参加的,便烧了尔等房子,杀了尔等老母,看你还参不参加!
    
    僭主其个人的本性往往也是残暴的。如同安德鲁斯在研究希腊僭主时说,"甚至在真正有此需要的时候,僭主也大抵超越当时危机的要求:因为个人野心与社会需要既难解难分,而独裁者自行引退也绝非易事。"所以中共不可能消灭"终身制",而中共取消终身制的许诺,不过是打击政敌的卑鄙手段,如邓小平时代打击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等儿皇帝;江泽民时代打击乔石、李瑞环等开明派。因此不难理解贡当斯对于僭主政治的厌恶感。他说:"我当然不是专制制度的信徒,但如果让我在僭主政治和稳定的专制制度之间进行选择,我会奇怪为何不选择后者"。
    因为比较起来后者显然不那么卑鄙和骯脏。
    
    格罗特所分析的希腊僭主政治,其实也存在于中国先秦的西周、东周、春秋时代,如:共伯和之废周厉王,后来的"三家分晋"、"田氏篡齐"、"陪臣执国命"等等。僭主现象也广泛存在现代国际间,如英国克伦威尔、法国拿破仑、中国袁世凯、俄国列宁-斯大林、意大利墨索里尼、土耳其凯末尔、德国希特勒、西班牙佛朗哥、埃及纳赛尔、印度尼西亚苏加诺、北韩金日成、北越胡志明、缅甸的奈温、古巴卡斯特罗、菲律宾马科斯、埃赛俄比亚门格斯图、叙利亚阿萨德、中非帝国博卡萨、伊朗霍梅尼、伊拉克侯赛因、还有南美洲的军事独裁们……每一个站在现代社会门外的国家,都要产生至少一个僭主。而往往,是僭主不断,宪政无望。所以,它对本书的议题具有意义。
    
    在古代希腊,僭主的权力具有以下几种起源:
    
    1,作为行政长官,逐渐变质,不守承诺,窃取足够的权势,不再理睬推选他出山的人们。在近现代社会则如袁世凯、拿破仑。
    
    2,作为煽动家,精力充沛、野心勃勃,以无权者的斗士的名义挺身而出,博得人民的好感,得到拥戴,推翻旧政权,自立为僭主。如墨索里尼、霍梅尼。
    
    3,甚至用不着受拥戴的借口,干脆运用一支军队,夺取政权。如拿破仑、列宁、纳赛尔。
    
    4,以上手段兼而有之者,例如,集僭主骯脏手段之大成的毛泽东
    
    鸦片战争以来,中国政治舞台上的权威人物中,洪秀全只算得一个传统型人物,尽管他运用了基督教的旗号。而清廷里掌蹄带尾的人士除了光绪,都缺乏现代意义。在分析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毛泽东、邓小平时,可以发现:曾国藩、李鸿章,是权臣而不是僭主,袁世凯先是权臣后是僭主,毛泽东是僭主,邓小平则始终是以权臣而非僭主的身份在操纵中国政治,因为他始终不是国家主席,又不是共产党领袖,后来甚至不是军队的统帅,但却以非法的个人犯罪手段控制着独裁权力。
    
    
    三,骯脏僭主的七个偶像
    
    毛泽东此人的骯脏卑鄙、心地歹毒,绝非出于后人的褒贬,而是来自他本人的供述。
    
    据他的舞伴兼护士孟锦云女士回忆,一九七五年的一天,毛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看外国电影"红与黑"(请注意,那时全国人民被禁止观看,只有毛可以观看这种"资产阶级垃圾")。看过以后,大家不免对影片的情节议论一番,客厅里出现了少有的热烈气氛。毛泽东只是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等大家走后,毛看了一眼仍坐在那里的孟锦云问,"孟夫子(这是毛对情妇的爱称,取自李白诗"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对刚才的电影有何意见哪?"没等孟锦云回答,毛就接着说,有何高见,今日可以不谈。你去借一本"红与黑",至少看一遍,然后再谈。再借一本"红楼梦",对比看一遍。
    
    过了几天,毛对孟锦云说,"你说于连胆大包天,我看,他是有些胆大,却没有包天。他只敢在小桌下面摸夫人的手,还是夜晚没有人的时候。他到夫人的房间里去,也是紧张得很啊。即便是胆大包天,也不是什么坏事。我看那个夫人就是欣赏他的这个胆量……"
    
    "你说于连不值得同情,我可是多少还是有些同情他。你看他多可怜,想说的吞吞吐吐,想干的躲躲闪闪。为了感情影响了他的职守,我看也不足深怪嘛!那也不能光凭感情用事呀!你说于连破坏了别人家庭,是幸福的就破坏不了。破坏了,可见不幸福,那个家庭是有压迫。我看于连是帮助夫人进行反抗的解放者。……你不了解那时,也就是十九世纪,西方的家庭,尤其不了解那些家庭的虚伪和残忍。至于家庭,我看东西方加在一起,真正幸福的不多,大多数是凑凑合合地过……"毛泽东厚颜无耻地说。
    
    "那于连把人家的家庭搅得四分五裂总不好吧。"孟锦云说。毛哈哈大笑,"不破不立嘛!"
    
    "那于连到处钻营,一心往上爬,不像个堂堂正正男子汉。”孟锦云说。
    
    "照你的看法,堂堂正正男子汉,就不应该往上爬,而应当往下爬?"毛说,"当然了,对于连还要分析一下,他眼前没有路,都是崖……他不能走,不能跑,只能爬……"毛停了一下,突然问:"如果于连是个有钱有势的人,而夫人是个穷人家的奴女,结果将会怎样?"孟锦云想不到毛会问这样的问题。她怔了好一会儿,说,"那就好办了,于连就娶这个奴女吧。"毛说,"你看,换个位置就好办多了。有钱有势就可得到一切。关键是那夫人没有实实在在的权势。于连虽然失败了,但他的雄心勃勃是值得赞扬的。说到底,还是阶级的压迫,阶级的较量。"
    
    好一个奸雄的自供!原来,毛泽东自己当年就是这样利用自己的恩师、著名教授杨昌济的女儿杨开慧,先奸后弃,搞大了肚皮迫使对方不得不嫁。原来,这就是毛泽东的”阶级斗争”,毛泽东的心地就是如此尔虞我诈的诡秘。
    
    下面我们配合毛的这副贱骨,来透视一下其骯脏事业的七个偶像,可以一目了然共产主义的荒唐闹剧,何以如此之深地祸乱中华,以致几度"马裂"(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五马分尸)了中华。
    
    1,毛泽东为商纣王翻案
    
    五千年文明古华厦,史籍之多,浩如烟海。"一篇读罢头飞雪",虽皓首也难以穷经。但是大家都知道,孟子称商纣为独夫:"闻诛一独夫纣,未闻弒君也。"因为他滥用职权,为自己享乐,在修造重重楼阁和金碧辉煌的鹿台中,不知耗费了劳动人民多少金钱和血汗,那些酒池肉林、折胫之说,证明他的放荡、荒淫、独裁和残暴。
    
    当年纣王与他的那个妲已,以砍断樵夫的脚胫取乐;比干冒死进谏,被他在剖腹挖心;周文王──姬昌,被他打入监狱,囚禁了七年之久。由于他的暴虐残忍,排拒批评,一意孤行,人心背叛,终于被周文王的儿子周武王乘机进攻,率大军攻破殷都大门──牧野,刚刚组起的奴隶军反戈一击,导致了殷的彻底灭亡。
    
    商纣王原是一个相当聪敏,并且勇力过人的君王。他早年曾亲自带兵,平定了东南夷,把商朝的文化传播到淮水和长江流域一带。但后期的纣和毛泽东一样,只知个人享乐,不知百姓死活。自听信佞臣费仲(相当于康生)谗言,纳妲已为后(相当于江青),朝欢暮乐,荒淫酒色。他挖了左右两个大池。左池以糟丘为山,山上插满树枝,树枝上挂满肉片,名曰"肉林";右池注满醇酒,名曰"酒海”。他与脱光了衣服的男女,整日整夜地在里面追逐嬉戏,渴了喝酒;饿了吃肉。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酒池肉林"(相当于毛泽东和女演员们在游泳池里终日鬼混)。更有甚者,他听信妲已的谗言,造炮烙(将人缚在烧红的铜柱上活活烤死),设虿盆(将人投入藏蛇的坑内喂蛇),相当于文革期间”马裂中华”的种种暴行。
    
    商纣王是中国古代暴君的典型,已成定案。但是毛泽东仅仅为了推行"人民公社"共产试验,就饿死五千万人民,比商纣的多种暴行尤有过之,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对商纣情有独钟,相反,却把反抗商纣暴政的姜太公比作美帝国主义。
    
    一九四九年八月二日,一心巴望与中共建交的美国原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在苦苦等候四个月而被一心投靠苏联的中共冷落无果之后,悄然离开南京。二毛子毛泽东为讨好老毛子苏联干爹斯大林,让秘书杜撰了《别了,司徒雷登》一文,说"美国人在北平,在天津,在上海,都洒了些救济粉,看一看什么人愿意弯腰拾起来。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嗟来之食,吃下去肚子要痛的。"相传姜太公逃离商纣暴政后,投奔西伯侯姬昌(后来称周文王),在渭水之滨住下,用一种无饵的直钩在水面三尺上钓鱼说:"负命者上钩来!"毛泽东用这个典故指控美在中国的援助,是一种圈套,谁要去弯腰拾起来,谁就会"上钩",就得跟着帝国主义走。其实,这种指控被后来的历史证明,是二毛子集团中共政权卖国投靠苏联的宣传辞藻罢了。二十多年以后,毛泽东还不是照样跪在美帝头子尼克松脚下,恳求美帝帮助中国统一!再后来邓小平八十年代推行的所谓改革开放,不过是在”两霸”之间重新回到一个比较中性的立场罢了。
    
    相反,对反面人物商纣,毛泽东则假借其"矛盾论"的骯脏诡辩术,"一分为二"地予以翻案。这在他攫取了马裂中华的独裁权力后,日益显著──狼,终于脱下了羊皮。
    
    一九五二年十一月,毛泽东沿黄河旅行,来到河南安阳殷墟,竟然缅怀商纣说:"这里,是中国最早的一个古都。殷纣王很有本事,是个能文能武的人。他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了起来,在历史上,对发展文明的区域曾有过贡献,是有功的。"这位骯脏的僭主还进一步引申发挥说:"把纣王、秦始皇、曹操看作坏人是错误的,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纣王伐徐州之夷,打了胜仗,但损失很大,俘虏太多,消化不了。周武王乘虚进攻,大批俘虏倒戈,结果使商朝亡了国。史书说:周武王伐纣,'血流漂杵',这是夸张的说法。"
    
    好一个"商纣有功"说!暴露出毛泽东阴暗的内心,十分清楚自己就是商纣的再生,命中注定要马裂中华、对国家和人民犯下滔天的罪行。
    
    一九五八年十一月,毛泽东在同吴芝圃(当时河南省委书记)等人谈话中,更上层楼地吹捧他的政治偶像商纣说:"纣王是很有才干的,后头那些坏话都是周朝人讲的,就是不要听。他这个国家为什么分裂?就是因为这三个人都是反对派,而微子最坏,是个汉奸,他派两个人作代表到周朝请兵。武王头一次听到孟津观兵回去了,然后又搞了两年,他说可以打了,因为有内应了。纣王把比干杀了,把箕子关起来了,但是对微子没有防备,只晓得他是个反对派,不晓得他通外国。给纣王翻案的就讲这个道理。纣王那个时候很有名声,商朝的老百姓很拥护他。纣王自杀了,他不投降。微子是汉奸,周应该封他,但是不敢封,而封了纣王的儿子武庚。后来武庚造反了,才封微子,把微子封为宋,就是商丘。"其实,此时的毛泽东之所以要"谴责汉奸",是因为他的老毛子干爹斯大林已经死了,而且被苏联人自己揭露出来,是个荒淫无耻的刑事犯和处心积虑的杀人狂,所以毛泽东在牺牲了高岗、保全了自己之后,决心不再扮演汉奸的白脸,而开始高唱"民族主义者"的红脸了。
    
    其实,二毛子毛泽东后来的反苏活动,和吴三桂晚年的反清活动一样,是"儿皇帝造反",是盗匪集团内部的权力之争,并不能洗掉他们早年开门迎盗、充当民族敌人之可耻内应的骯脏历史。所以毛泽东企图高叫"造反有",来隐瞒自己充当汉奸的罪恶历史问题,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
    
    到一九六零年,马屁文丐郭沫若在《新建设》杂志撰文《替殷纣王翻案》,毛腔毛调地学舌骯脏的毛僭主说,纣王其实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他对古代中国的领土开拓有其贡献,所谓"纣克东夷",就是开拓淮河流域和长江流域。西周正是乘"纣克东夷"的机会东进灭商的。
    
    郭马屁如此胡说,无非因为,商纣的显著罪行,如杀比干、囚箕子、宠妲己、信崇侯、拘文王等,比起毛泽东当时正在饿死五千万人民的滔天罪恶,也就算不得罪孽深重了。如果算上毛贱人窃国前后总共杀害一亿两千万中国人的庞大血债,商纣当然可以算是一个仁慈的君王了。而毛泽东这位二毛子僭主,不仅发扬光大商纣的杀人如麻,而且推陈出新商纣的纵欲,大肆挥霍人民的财富。
    
    其一,五九,六零年正是全国大饥荒,饿死人口五千万的极困难时期,毛却命令中共喽罗给自己营建了几十个行宫,供他这位刚刚和老毛子决裂了的二毛子儿皇帝一家人荒淫享用,尝尝那些地方官进贡给"领袖"的美味佳肴(这些好货在臣服苏联时代都是进贡给老毛子享用的)。这些行宫作为毛的私产保存至今,多数并未对外开放。这些行宫中比较知名的有:北京西郊新六所一号院;西郊玉泉山别墅一号;西山一号;北戴河燕子窝一号;大连棒垂岛一号;上海西郊宾馆一号;杭州西湖徐庄、汪庄;武昌东湖宾馆一号;庐山芦林一号;长沙蓉园;韶山滴水洞;广州珠岛宾馆一号;南宁明园……表面美不胜收,内里白骨累累。
    
    其二,毛泽东的稿费是多少?只此一项就足成全国最大富豪。当时城市人民工资每月几十元、农村人民收入每年几十元、全国知识分子普遍挨斗、抄没家产、没有一分钱稿费的时代,毛一次就给江青三万元"稿费"买照相器材(毛派份子竟然辩护说,江青拿毛的"稿费"到商店买东西按规矩付钱也是美德)。这里先不讨论毛该不该拿他禁止其它任何人拿的稿费,而是看看他的"书"完全是通过行政命令强制印刷的,用国家的钱泛滥成灾地出版,根本是浪费。根据经济原则,毛及其家族,不仅没有稿费可领,而且应该赔偿中国人民巨额经济损失。
    
    例如,某个不识字的掏大粪的劳模,先后当奖品就领回家二十多套毛选。这里的问题是,浪费了国家大量的钱,以出毛选为名,把钱转移到他新近反苏的二老子僭主的私人账户里。据中办一退休老人无意中透露,毛生前在中南海储蓄所里拥有二十多个由毛自己保存的存折,江青也不能过问。有人统计:仅仅从一九五一年到一九六六年六月,《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总计发行一千一百多万套,平装本每套六元九角,乘以百分之十,毛共得印数稿酬七百五十九万元(折合现在几乎近亿了)。以上还不包括《毛选》精装本,线装豪华型的定价。还有大量诗词及语录和选读本等等。更不包括文革期间用"不准停机"的严令强制印刷的上百亿本"毛着"。
    
    其三,毛泽东当时拿国家行政一级工资。月薪三百六十元。当时大学毕业生工资是五十六元。工厂学徒是十四元。又由于这位二毛子僭主享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各种特供和特殊待遇,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睡的一切用费完全由"供给制"免费供应,根本不必动用其工资。亏着还有人说"毛主席不爱钱";如果这位二毛子主席"爱钱"的话,那又会是什么局面呢?是否学习商纣,把全国财富统统堆到中南海里的"鹿台"上,到他临死的时候一把火统统烧光?其实,早在毛死前十年,这位汉奸屠夫就通过"破四旧"的三光政策,完成了商纣、日寇加老毛子的玉石俱焚的"鹿台盛典"了。
    
    2,毛泽东欲与秦皇试比高
    
    毛泽东喜欢以秦始皇自居,常说自己杀害的知识分子要超过秦始皇一万倍,秦始皇仅仅杀害四百六十名,而二毛子政权仅仅处决一项,就超过了四百六十万。毛泽东这种欲与秦皇试比高的贱人心理,也迷惑了西方某些研究毛泽东的学者,认为他是二十世纪僭主群里面很特殊的一个,认为他既有暴君的一面,也有理想主义的一面。有的毛崽之所以把毛泽东与秦始皇相比,则完全是因为无知,如毛泽东自吹"统一了中国"(其实相反,二毛子是禀承老毛子的旨意分裂了中国为台湾、大陆两部份)。其实,下面我们会谈到,毛泽东的"统一",最多也就是曹操的水平,比导致五胡乱华的司马炎都不如,毛贱人自比秦始皇,完全是土包子的极端自卑感作怪,只要拿来镜子一照,肯定无地自容。因为,毛贱人至少七点不同于秦始皇:
    
    1,秦始皇王族出身,毛贱人流氓出身(从来没有一个稳定的职业,而是以四处煽风点火、投机钻营、敲诈勒索、抢班夺权为生);
    
    2,秦嬴政继承王位,毛泽东抢班夺权(人为制造阶级斗争,杀害四千万中国人);
    
    3,秦嬴政统一中国,毛贱人分裂中国(造成台湾中华民国与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迄今半个多世纪的分庭抗礼,两岸人民流离失所,伤亡数百万);
    
    4,秦始皇建立制度,毛泽东破坏制度(包括共产党自己制定的制度);
    
    5,秦嬴政稳定统治,毛泽东运动不断(为此又在四千万血债的基础上,再活活整死八千万中国人);
    
    6,秦始皇北击匈奴,毛贱人朝拜苏联(做苏联的儿子党,签订丧权辱国的"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
    
    7,秦始皇殖民越南,毛贱人巴结越共(以抗美援越为名,倾城倾国养活越共整整三十年)。
    
    尤其是最后两条,丢尽中国人的颜面,完全是汉奸行为。
    
    众所周知,作为国际屠夫老毛子斯大林之二毛子走狗的毛泽东,刚刚攻入北平不久,就急急忙忙奔赴苏联叩头,并签订丧权辱国的"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毛泽东如此热衷于充当老毛子的二毛子,看来他姓毛的窃国夺权,真是中华民族即将进入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时代的不祥预兆啊!
    
    这样一个二毛子贱人,又哪里能和刚刚统一中国就发兵三十万进攻匈奴、扩地千里的秦始皇相提并论呢?
    
    毛泽东死前说他一生作了两件事:一是打倒蒋介石;二是搞了"文化大革命"。以这两件事给毛泽东下结论,是个什么结论呢?孙中山打倒封建帝国建立民国政治,毛泽东打倒了民国政治,又建起共产帝国的卫星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明显是专制复辟,而且分裂祖国,罪不容诛。”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流氓思想的大暴露,其卑贱性大家都已十分清楚,不用重复细说了。后来邓小平”改革开放”,完全是背叛老毛,师承两蒋的三民主义台湾经验,
    才使得人民免于大规模饥荒。可以说,毛的这"两件骯脏事"都是中国人民的灾难,是”马裂中华”的祸根,都使中国社会大倒退了。邓小平的改革就是推翻文革,邓小平的开放就是回到蒋介石,尽管还是很不彻底。事情非常明显,任何国家机器都不能掩饰"毛事"的荒谬。如北韩,民不聊生,却在平壤建一座世界第二大高楼,还能发导弹,制造核武器,制造不准人民乘坐的电气化铁路。这能说明什么呢?所以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毛泽东永远都是一个”马裂中华”的反面人物。
    
    例如,二毛子贱人的重大罪恶之一是他毁灭了中华文化和中华传统道德,代之以老毛子苏共斯大林的杀人哲学。
    
    毛泽东为了投靠斯大林,对待苏联的敌人虽不是全诛九族,但其配偶、父母、兄弟、姐妹、子女、亲戚、朋友、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都要株连。重则枪毙,坐牢,家破人亡;轻则被管制,受歧视,或者丢掉饭碗。一九五七年出了五十五万多右派(加上无帽右派,至少反一番);十年文革走资派,修正主义份子,牛鬼蛇神更是遍及九州。试想全大陆有多少人遭殃!这些不是所谓"犯了左的错误"就可以总结的,这是犯了滔天大罪。 充斥中国人尤其年轻一代人灵魂的,是骯脏的唯物主义,把礼义廉耻的中国人变成了没有礼义廉耻的中国人;畸形的没有灵魂的共产党”人”,变人性为兽性。
    
    这样谄媚苏联的二毛子,可以和秦始皇相提并论吗?简直是二十世纪中国最大的笑话!然而其流毒所及,至今腐臭遍地。二零零二年底,中共出身的土八路导演张艺谋弄了
    一部名为”英雄”的影片来吹捧秦始皇、污蔑反抗秦王霸权的英雄,有人说这个陕西人(张艺谋)是剽窃李安的电影《卧虎藏龙》。在我们看来问题还要严重一些,其艺术也许是剽窃,但是其思想却是出自中共骯脏的唯物主义,是没有礼义廉耻基本文化的表现,是畸形的没有灵魂的变人性为兽性的共产党性。例如,其电影主角梁朝伟竟然对一家南华传媒出版的英文杂志”B International”厚颜无耻的说什么”六四”大屠杀是正确的。可见电影”英雄”为秦始皇辩护是虚谎,为血腥骯脏的中共暴行进行开托,才是目的。难怪中共为这个毛式的”英雄”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全球首映式”,中共外交部还选中此片,并在招待各国”驻华使节”的晚会上播放。真是骯脏。
    
    (未完待续)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