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天笑:中共能改良变好吗
(博讯2005年12月07日)
    考查这个命题常用的方法是历史演绎论,即中共的杀人史、谎言史、搞运动史、整人史等等,每一个历史都证明中共一直在重蹈覆辙,狗改不了吃屎,因此中共是不可能改良变好的。
    
     但有些人认为,以史为鉴只能说明过去,不能说明现在与将来。有些人说,时过境迁,中共的暴政、杀人等都是过去的事情,今天的中共特别是现在胡温领导下,正在努力改良,要给中共一些时间去变好等等。尽管你可以证明中共现在的每一个罪恶特征,如流氓黑帮的治国手法、荒淫腐败的高层官员,都可以追溯到其最初的历史起点上,如流氓暴动起家和第一任总书记向忠发搞腐化等,有些人仍在幻想中共“下一次”会改好。中共隐瞒萨斯后开刷两位高官产生了“下一次会改好”的效应。这次隐瞒松花江污染事件后,黑龙江省省长张左己在电视新闻中喝下了第一杯水,并称隐瞒真相是“善意的谎言”,尽管手法与萨斯后是一样的,但有些人又产生了 “再下一次会改好”的幻觉。 (博讯 boxun.com)

    
    我们有必要先撇开历史的比较,因为“历史”和“下一次”是循环套论。比如,当中共的“下一次”应验成为罪恶历史的时候,中共的“再下一次”还可以作为幻想拿出来。以此反复,是没有底的。
    
    应该从中共本身来考查中共,即中共内部机制是否和能否使中共成员的素质改良提高。如果中共内部机制非但不能使中共成员,从高层到底层,发生根本的良性变化,那么中共改良就是不可能的,反之则是可能的。换句话说,关键是中共本身是否存在自我改良机制。
    
    中共内部是一个逆向淘汰机制。中共的洗牌规律是“两头”清理,即有正义感的人士和罪恶昭彰的恶人都被洗刷出去,留下的都是非常尖滑的恶人。也就是说,中共的机制不断用恶人淘汰好人。共产党虽然一直在把好人拉入党内,但这些好人一旦被拉入党内以后,迟早会面临一个根本的选择:如果要想坚持原则继续做好人,很可能就会受到打压、流放、甚至迫害致死。如萨斯英雄蒋彦永医师提出对六四的不同看法,立时遭到软禁。中共从上到下,只要你不同意中共的意见,哪怕你有忧国忧民的抱负和理想,想为人民做点事,结局都很惨,如赵紫阳,胡耀邦等。六四后,大批党内精英流放海外,正是这个逆向淘汰机制所创造的奇观。还有一些好人和精英的选择是同流合污,泯灭良知屈从中共。最后的结果是留在党内的好人越来越少。许多忧国忧民之士和各类专业人才以“进入上层、实现报负”的理想打入中共,但最后都不免落入中共的陷阱。
    
    反之,能在中共的逆向淘汰机制中生存和上升到高层的一定是最善于伪装的,最能压抑和泯灭良知的。中共这种逆向淘汰机制在每次大的党犯下的罪恶过后,“懂事的混蛋留下,不懂事的混蛋滚蛋”,有保护伞的恶棍留下,无保护伞的恶棍滚蛋。中共在形式上姿态上是改良了,但改良的结果中共越改良越糟,尖滑狡诈之辈越来越成为中共主体。纵看政治局常委中的曾、罗、贾、黄,都是这类货色。
    
    这个逆向淘汰机制在使好人变成坏人的同时,也使坏人变得更坏,变成帮凶。由于社会精英不断被吸纳进去,不断被转化为专制的鹰犬,这个逆向淘汰机制实质上帮助中共延续了其在49年后的统治。一方面,它削弱瓦解了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另一方面,它不断增强和美化了中共独裁专制的镇压力量。
    
    这样,中共的逆向淘汰机制使中共成为充满恶人的黑帮,而社会精英在蜕化为中共帮凶后又加强了中共的自我保护和统治,使中共每一次表面的改良都成了对罪恶的掩饰,从而使真正的改良成为不可能。在不用革命造成巨大社会成本的情况下,中共和平解体下台成了唯一的现实出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天笑:台湾“三合一选举”评析
  • 李天笑:白道黑道和谐 红帮黑帮共治
  • 李天笑: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的虚与实
  • 李天笑:太石村与弹簧效应
  • 李天笑: 惊世骇俗的末日狂赌
  • 李天笑: 俄罗斯与中共的无声较量
  • 李天笑 :朱成虎三脚踢进自家球门
  • 李天笑:七月烈日刺骨寒
  • 李天笑:美国智库发出惊世警告
  • 李天笑:爱泼斯坦在“六四”前死去
  • 李天笑:今天与“六四”的根本区别
  • 李天笑:中共是否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 李天笑:中共是否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 李天笑: 千年“太岁”之谜
  • 李天笑:千年“太岁”之谜
  • 李天笑: 解决中共 才能解脱“反分裂法”
  • 李天笑:中国精英的淘汰
  • 李天笑: 一只蝴蝶终结了人类旧的历史
  • 李天笑: 摆脱中国人背负的“原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