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防止人祸:中国需要良政/方觉
(博讯2005年12月04日)
    方觉更多文章请看方觉专栏
2005年12月3日

     近日中国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解振华因松花江苯污染的人为灾祸引咎辞职。这再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需要良政的深切关注。 (博讯 boxun.com)

    
    解振华先生是“文化大革命”后期的“工农兵学员”-非正规的大学生。那时的大多数“工农兵学员”不仅专业水准低下,而且政治上极左。解先生就读的清华大学又是“文化大革命”中最左的大学之一。这样一个平庸无能的“工农兵学员”竟成为中国政府的最高环保官员长达十二年之久,显然不是一种恰当的安排。
    
    不独如此。最近三年来一些“文化大革命”中的“工农兵学员”,甚至一些仅仅受过中等教育的官员,主要凭借特殊的政治派系背景,成为了中国的部长、省委书记、省长。为了派系利益重用无能亲信很难使中国出现良政。
    
    任用官员除了实行派系标准,中国的执政党还坚持“台阶标准”。一批批平庸的县委书记逐级升迁为省委书记,一批批刻板的处长逐级升迁为部长。这种一生在封闭的官僚体系的阶梯上爬行的人,往往失去了创造性,失去了同社会生活的紧密联系,失去了正义感,成为僵化的职业官僚。中国的重大安全事故不断发生,中国的公共卫生灾难-艾滋病、萨斯病、禽流感-处理不力,中国的环境污染日趋严重,突出地表明了当今中国僵化的职业官僚没有能力应对现代化进程中的诸多新问题。在现代国家,一个称职的小城市的市长未必有能力做一个大都市的市长,一个出色的科员未必有能力做政府领导人。继续官僚体系的“台阶标准” 很难使中国出现良政。
    
    尽管中国共产党无论在中央一级还是在地方各级都是中国的权力中心,但是中国对重大责任事故的人员惩处,从来不包括相关中央或地方党委的负责人。中共每一级党组织的负责人作为中国每一级当局的负责人,却不对管辖的区域内的重大责任事故负责,这不是法治表现,也不是政治公平。中国的执政党不承担中国公共安全的责任无法使中国产生良政。
    
    两年多前,中国的中央当局和地方当局一度有意掩盖了危险的萨斯病的爆发与传播。不久前,吉林省和黑龙江省的官员又一度有意掩盖了危险的松花江苯污染。它们和他们之所以能够一再对本地人民和全国人民隐瞒灾祸的真相,根本原因在于它们和他们都不需要对人民负责。中国的各级官员不是人民选举产生的,他们可以为了保住上级给予的官位而对公众说谎;中国的各级当局掌握了过大的权力,它们可以为了保护执政党的利益和政权的利益而控制媒体、压制公众。中国不建立对选民和人民负责的各级民主政府就不可能形成良政。
    
    中国缺乏良政不仅损害了中国人民,而且损害了世界人民。松花江的苯污染正在向俄罗斯境内的阿穆尔(Amur)河流动。一位俄罗斯的抗议者这样呼喊:“阿穆尔河不是黄河!”日本早已受到中国大气污染的影响。近来的检测证明美国大城市洛杉矶(Los Angeles)空气中所含污染物的相当一部分也来自中国。如果回顾萨斯病给其它国家带来的严重的生命损失和经济损失,答案就更明确无误了: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良政不仅是一国的内政,而且有国际意义。
    
    最近一些年以美国为首的民主阵营在敦促发展中国家进行综合改革时,将实现良政作为基本改革目标之一。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同样面临着实施良政的严峻任务。
    
     (完)
    
     (作者是在美国的中国政治活动人士)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超过胡耀邦/方觉
  • 欧洲天平的重要变动/方觉
  • 北朝鲜继续拖延核危机/方觉
  • 美国的对华政策:今后4年的焦点/方觉
  • 中美关系的长期问题:民主和安全/方觉
  • 韩国政府的荒谬主张/方觉
  • 轻率使用核语言/方觉
  • 伊朗政治倒退的后果/方觉
  • 增加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意义/方觉
  • 方觉:美国总统进一步明确台海政策底线
  • 不再重复“雅尔塔时代”/方觉
  • 方觉:对日外交要有现实主义
  • 中国应该采取负责任的对日外交/方觉
  • 方觉:民主改革是改善人权的基础
  • 方觉:中国政治形势的几个问题
  • 方觉:无党派人士参政与多党直接选举
  • 方觉:布什政府第二个任期的外交态势
  • 方觉:由改革的执政党逐步转型为现代左翼民主政党
  • 方觉:促进中国的发展•改革•开放——关于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
  • 任畹町:《博讯》网 惧怕暴露“方觉现象”
  • 任畹町发起对方觉的攻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