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特首政改受挫,中共软功分化/艾克思
(博讯2005年12月04日)
    艾克思

     曾荫权出任特首,在发表施政报告后,最近又放了两炮:一个是发布第第五号政改报告,一个是宣布策发会人事安排。与施政报告比较,显然这两个遇到相当大的反弹,是曾荫权出任特首后较大的挫折。

     政改围绕特首选举与立法会选举,这是针对民主派要求的○七、○八年普选而言。政改报告对特首选举的改革主要是将小圈子的选举委员会由八百人增加到一千六百人,这是民主的“扩大”,至于各界别的分配方式,比例上没有特别的突破。而立法会的选举则是议席由六十增加到七十,但是普选与功能仍旧是一半对一半,新增的五个功能界别议席,全数拨归“区议会功能界别”,即“区议会功能界别”的一席将增加至六席。当局宣传这些都是民主的最大“进步”,因为区议员有民选基础云云。 (博讯 boxun.com)

     香港的选民数字有三百四十多万。如果以每一届增加八百人的等差级数计算,要经过四千二百五十届,五年一届,就是两万一千二百五十年才能实现普选的目标,那还得假定香港人口毫无增加。如果以每一届选民增加一倍来说,也就是以等比级数计算,也得超过十二届,就是六十年。至于增加区议会在功能组别中的议席,由于其中有相当比例的委任议员,因此所谓“扩大民意基础”云云,也很有限。因为二○○三年的区议会选举泛民主派获一六一席,保皇党一○五席,其他中间派,但是当时特首董建华委任一○二席的亲共区议员,使亲共议席压倒民主派。因此这次改革中,因为规定委任议员也有投票权,因此肯定大多数的区议会选出的立法会功能议席将落入亲共人士手里。这是假借民意为亲共人士开路。在这个情况下,不但普选路途遥远,即使“循序渐进”的“进步”,果实也落在缺乏民意基础的亲共人士手里,不但民主派难以接受,市民又怎么容易接受呢?

     由于基本法规定政制改革在立法会中需要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席通过,这本来是为改革设立路障,但也因此为假改革设立路障,因为泛民主派在立法会的六十席中占了二十五席,政府需要挖掉六席才能通过这个方案。于是泛民的议员中哪六个可能被中共统战,成了人们议论的话题,甚至列出“大石斑,香麒麟”的名单。连中联办喉舌也不避讳的说,民主派议员中,刘千石、郑经翰、谭香文、李国麟、陈伟业、冯检基等“较能沟通”。因此如何阻止被分化,最要紧的是要民众行动起来,显示人民的力量,制止动摇分子。

     特区政府与亲共舆论除了鼓吹政改方案“民主”之外,更恐吓如果民主派不赞同,政改就只能原地踏步。极左的英文“中国日报”更扬言公布普选时间表违反基本法。这些中共媒体还不择手段进行挑拨离间,企图分化民主派。民主派本来内部就不怎样团结,因为缺乏“权威人士”,但是后来意见终于渐趋一致,主要有两个要求,一个是取消委任区议员参与投票的权力;二是要拿出普选的时间表。在这过程中有两件事起重要作用。

     第一件,十月二十八日,香港五家中文报纸苹果日报、信报、经济日报、明报、都市日报刊出一个全版广告,上面只有一条问题:“告诉我,我会看见普选的一天吗?”这是一个不署名的七十八岁老翁刊出的广告,能够刊出这个广告,自然也有相当的身家,起码是“中产阶级”。有人怀疑他的身份,其实他是在向民主党议员涂谨申抱怨普选遥遥无期后决定刊出这则“悲情”广告。这个广告产生巨大回响,激发民众的政改诉求,也坚定民主派的信心。

     第二件,十一月四日,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及浸信会牧师朱耀明等宗教领袖与民主派代表开会后,一致表明若政改方案欠缺普选时间表,他们绝对不会接收。当天与会的议员除民主党、四十五条关注组成员及刘慧卿外,被视为“撬票”对象的陈伟业、谭香文、郭家麒(大、香、麒)都同意这个共识。这样民主派就守住二十二席。

     这两宗事件振奋了人心,扭转了“战局”,使泛民原定在十二月四日举办的游行,有了人数上的保证。壹传媒老板黎智英更公开撰文要香港市民“行出来”,并且承诺在他的报纸刊登有关游行的广告只收半价,其他一半他倒贴。形势的扭转,使曾荫权乱了方寸,居然亲自出马在香港电台的“香港家书”中责问“民主派,你们究竟反对什么?”把民主派的民主诉求渲染为对抗,以此对民主派施压。

     此后,一位有过争议的上市公司老板顾明均也花了一百一十万元在十五家中文报纸刊登广告,质疑那位七十八岁的“民主老伯”是虚构人物,甚至向立法会投诉,要涂谨申公开这个人。这是强人所难。香港的富豪,往往与大陆有生意来往,因此要公开他们的名字,无疑是要把他们送入中共虎口,居心叵测也。

     但是曾荫权的麻烦还不在于这个政改方案不得人心。继之而来是十一月十五日公布的策发会名单。策发会等于是特区政府的“顾问”,起于董建华时代,原来完全排斥民主派人士,这次事先徵求民主派人士参加,因此比较获得好评,包括民主党主席李永达等应邀加入。但是名单公布时,策发会人数由原来的一百人急速扩张到一百五十三人,民主派却只有十五人,不到百分之十,而政协委员却占了三分之一,显然,就连这种清谈机构特区政府也不想民主派有太多的声音,因此引起民主派的强烈反应也就不奇怪了。因此身为曾荫权好友的名嘴、立法会议员郑经翰当天就宣布退出,郑经翰外号郑大班,是“大石斑”中的“斑”。其他民主派人士也宣称不排斥退出。不过也有“阴谋论”者说,策发会是董建华御用机构,由董人马刘兆佳统领,曾有意让他搞臭发挥不了作用而自行瓦解。到底如何天知道。

     吸取以前为民主派“助选”和“助游”的教训,除了小喽罗的极左表演外,北京对这场争议不像以前那样,而是“软得更软”。那些爱国头头反常的不出声,北京还继续邀请四十五条关注组成员访问北京;大游行后那些没有回乡证的议员也答应他们可以回广东。另外,与两边关系良好的前政坛大佬李鹏飞披露时间表不是完全没有商量,二○一二年有困难,二○一七年或有希望。因为曾荫权在访问美国与英国时就透露普选问题必须北京点头,所以在南韩釜山召开的亚太经合高峰会,人们也观察曾荫权与胡锦涛的互动情况。胡曾会晤后,曾荫权在记者会上声称胡锦涛非常“从容”。随团的新闻发言人孔泉则公开胡锦涛的谈话是:“他希望,香港社会各界人士在《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解释及决定的基础上,从促进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大局出发,理性探讨,凝聚共识,稳步、扎实、有序地推动香港政治体制向前发展,为最终达到《基本法》规定的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全体议员由普选产生的目标,积极创造条件。”这是共产党标准的模棱两可答案,胡锦涛就凭这种腔调韬光养晦十二年。不过居然胡锦涛没有否定普选,民主派当然也可据此去努力争取。相信具有智慧的香港市民不会因为这种软功而迷失方向和被分化,而是按照原先的计划在十二月四日上街表达自己的心声,让北京明白,让国际了解。鉴于北京相当重视香港的民意,董建华因此而下台,曾荫权就应该从容的与香港市民站在一起,为推动香港的民主路程而努力。(争鸣 2005 年 12 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