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鹤云:反毛泽东论-什么是毛泽东思想以及他如何复辟奴隶制度
(博讯2005年12月01日)
四 社會主義不外是封建農奴制度

    顧名思義,社會主義是把社會的整體利益,當作是社會運作的唯一目的。然而,這種做法,是違背他本身的思想依據----辯證唯物主義的。整體與個體,是辯證的同一。把任何一方絕對化,這同一物的存在,就毫無意義。社會利益與個人利益,是互相對立同時又互相依存的。沒有個人的利益,怎會有整體的社會利益。這有如去一個沒有樹木的地方去找森林,沒有水的地方去找海洋,是同樣可笑的。"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把公放在第一位,是反映封建社會的生產關係詩句。更何況是公而無私,這是一種甚麼樣的生產關係。至於甚麼鬥私批修,把個人利益鬥垮鬥臭,簡直是全部抹煞個體存在的意義。這樣的主義,怎能為人民所認同哩。儘管他們整天地唱社會主義好,也唱不出甚麼好處。好與壞,是自有公論的,不是唱出來的。如果它真的那麼好,就不會走進經濟的死胡同裏;就不需要開放市場經濟。馬克思的社會學說,和歐文一樣,同是空想的。他的共產主義理論,和宗教的天堂沒有兩樣。只是一種美好的幻想,而它的手段,就更是有害的。他崇尚暴力,以暴力去奪取政權,以暴力來達致社會目的,導致對人命的傷亡,生產力的破壞,對社會造成的禍害,對人類造成的痛苦,是有目共睹的。以暴力去消滅私有制度,是違背社會發展規律的。私有制的出現,是歷史的產物。也就是說,它是歷史的必然結果,是不以人們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至於由私有制帶來的矛盾,如甚麼生產的社會性和生產資料私人佔有的矛盾,嚴重地阻礙生產力的發展,這種說法,更是故意地別有用心地誇大其詞。任何事物,它的存在,有其利必有其敝。這也是辯證的規律。事實證明了,以暴力的手段,去推翻現存的社會制度,它所造成人類的痛苦和對生產力的破壞,更是無可估量的。矛盾,是事物發展的動力。馬克思主義也強調這一點,那又為什麼一定要消滅這自然存在的基本矛盾呢。任何違背自然律的行為,都會受到懲罰的,共產主義革命所造成對生產力的破壞,人民的貧困,物質的缺乏,使它最終走上瓦解的道路。
     (博讯 boxun.com)

    其次,關於共產主義社會的物質條件,甚麼生產力的高度發展,使物資的供應源源不斷,這也是不切實際的幼稚的幻想。要知道,豐足與貧乏,也是相對的。人類的慾望,隨著生產力的發展,也不斷地提高的。生產力的狀況與人類的慾望,是永遠也不會平衡的。否則,社會就失去了發展的動力。人類對慾望的追求,才是人類社會前進的動力。理想主義,離開人們的欲念的社會藍圖,是毫無意義的。甚麼"鬥私批修","存天理,去人欲",是唯心主義和宗教的禁欲主義。如果說,慾望是有限的,那麼人類至今仍然穴居野處。既然人類的慾望是無限的,要實現"各取所需"是不可能的。看來,毛澤東也看到這一破綻,因此去求救於唯心主義 。甚麼"政治是統帥","人的思想第一",把教育,洗腦當作救命的稻草。如果教育真有神效,社會早就不會產生罪惡的資本主義。馬克思的共產主義是那麼綿緲,它比天堂還要渺茫。而且,甚麼各取所需,這種無政府狀態,根本不應該讓它實現。甚麼國家消亡,消滅階級消滅了黨,又怎能"千秋萬代",保住紅色江山。所以,必須要有一個改裝了的共產主義,以適應專制政體的國情。一個專制政體加平均主義的,軍事共產主義藍圖,就這樣出爐。只要把"各取所需"改為"按需分配"只要徹底消滅財產的私有權,實行甚麼一大二公,甚至連思想也要公有化,割資本主義尾巴,三餐著飯不要錢,共產主義就已經實現。這就叫做"大躍進"一天等於幾十年,只要思想解放,有偉大舵手來領航,精神就會變物質,荒山也會變糧倉。
    
    社會的發展,社會制度的的演變,有它自己的客觀的規律,不能憑主觀意志去轉移的。更不可以以暴力,強而為之。故道德經雲:"天下神器,不可為也,為者敗之,執者失之。"
    
    現在,讓我來探討一下,這個要整天唱好的社會主義制度,看看它有那一點是天才地,創造性地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毛澤東的社會主義,最根本的特色是生產資料的公有制。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是"秦始皇加馬克思主義"。也就是說,是中央集權專制加公有制。但是公有制度,並非就是馬克思所發明,也不是社會主義所僅有的 。
    
    首先,我們看一看,他在生產關係上進行的"革命",他推行的社會主義改造,是甚麼性質的東西。中國幾千年來的封建專制統治者,都把對土地和人民的佔有,控制,當作是頭等重要的大事。歷史以來改朝換代的流血戰爭,都是為了掠奪對土地和依附在土地上的農奴。這就是"受民受疆土"。秦始皇說過,"六合之內,皇帝之土,人跡所至,無不臣者。"孟子也說,"諸侯三寶,土地,人民,政事"。中國是個農業為主的國家,所以,土地問題,是歷代皇朝的頭等大事,在周代,就有所謂"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關於土地改革問題,孟夫子向滕國有過這樣的建議,他說:"夫仁政必自經界始,方裏而井,井九百畝,其中為公田,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詩經上有"雨我公田,遂及我私。"衛鞅的經濟改革,以廢井田開阡陌為大事。戰國時代,貴族逐漸沒落,其土地逐漸轉入私人手裏。秦漢時代,兼並之風甚盛,朝廷監於貧富懸殊,易生變亂,是以董仲舒向武帝建議,限民名田。新漢時代,王莽下令,"更名天下之田曰王田,奴婢曰私屬"。皆不準買賣。歷代的農民革命,也是基於土地所有制的原因。毛澤東利用農民對土地的慾望,奪取了政權。但他並非為了滿足農民對土地的渴望,也不是為了解放生產力,他只是為了奪取和永遠保住他的紅色江山。他害怕生產力的發展,會使生產關係隨之而發生化;商品生產的發展,會導致兩極分化,產生資本主義;破壞他那封建閉塞的,甚麼"亦工亦農"的自然經濟;動搖他的紅色政權。所以當土地改革一旦完成,就立即著手去剝奪農民的生產手段,把它們變成一件勞動工具。使他們都一無所有,只剩下爹媽給的一雙手。這名義上是國有化,而實際上,是實現了真正的"溥天之下,莫非王土"。 毛澤東成最大的地主,因為國家,也只是他的統治工具而已。
    
    不要以為,實現了土地公社化,消滅財產的私有權,就消滅了剝削和壓迫的現象,就能實現向無階級社會,向美好的共產主義社會過渡。在世界歷史上,也曾出現過很多土地國有制的奴隸制生產關係。在古代伊朗,全部土地都算是國家的,當然也是皇帝的。皇帝把一部分土地賜給貴族和廟堂,大部分土地的使用權是屬於公社的。在皇帝和貴族莊園中勞動的,是奴隸和雇傭勞動者。在中國的周朝,土地是國家所有,為公社所使用的。但這些農奴,他們還有自己的生產工具。並用以耕作公田和自己的份地。在伯羅奔尼撒半島上的斯巴達社會,是不允許有財產不平均的現象發生,私有財產是不存在的。雖然,斯巴達人成長以後,便從長老手中,分得一塊面積相等的份地。但這塊份地,他既沒有權利出賣,也沒有權利轉讓。斯巴達統治者,和中共統治者一樣深知,商品生產與和貨幣流通,貿易的發展,會導致財產不平均的現象出現。所以斯巴達人嚴禁貿易,同時使用沉重的鐵鑄貨幣,使人們不容易積蓄。在希臘化時期,全部土地都為皇帝所有,國家把土地分為兩大部份,王田和賜田。在土地上耕種的是奴隸和雇傭勞動者。和中共一樣,土地佔有者---國家擁有很大的權力。她可以干涉任何經濟活動,甚麼時候播種,種些甚麼東西,都由中央機關統一規定,統一管理。伯羅奔尼撒以後,斯巴達財產不平均現象迅速發展。國王亞基斯四世,監於大土地佔有者會削弱王權,主張改革,實行廢除債務。收集燒毀債券,廢除土地私有制。以後,克裏昂米尼發動軍事政變,武裝奪取政權,他也沒收了富人的財產,分給窮人,恢復公有制。但這都完全沒有改變奴隸制的社會性質。
    
    所以我們不要認為生產資料的國有制度,就是一種美好的制度,就是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制度。而且,生產資料的公有制度,也不是馬克思所發明的。它也是歷史的產物。既然原始社會的公有制度,必然被私有制所代替,那就更說明了,任何社會制度,都不是永恆神聖和絕對美好的。社會制度是上層建築,也就是說,它也只是一件工具。它可以為任何階級集團利用。而毛澤東也只是利用了它,來達到復辟封建專制的目的。毛澤東把一切東西,甚至連思想都實現國有化,只是為了更好地利用和駕馭這個工具。這國家是我締造的,它應該屬於我的。就是這樣,毛澤東成了最大的,也是唯一的私有主。他才是這個國家的唯一的主人,其他都是奴僕。
    
    現在我們看一看,生產關係的另一個要素,即生產者在社會中的地位。在階級社會中,歷代統治者都把人民,當作是被統治的工具,當政治權力一經確立,頭等大事就是對生產資料和生產者的支配。這就是所謂"受民受疆土"在奴隸制社會,戰爭的目的,就是為了掠奪土地 和奴隸。
    
    中國是最早進行人口調查,和最早制定戶籍制度的國家。所謂"黃籍,民之大紀,國之治端"。與戶籍制度相配合的是裏甲制度,五家編軌,十軌一裏,四裏一連,十連一鄉。這是嚴密控制人民的政治組織。共產黨政權的組織更為嚴密,生產者除了在工作時間,受生產單位的黨團工會組織監督以外,在家裏,還得受居民委員會的監視。治安保衛委員會,每天都向公安派出所匯報所謂敵情,把民眾的思想,言論,行動報告上司。壓迫者最先受壓迫。黨團員在每周的組織生活中,必須匯報自己和群眾的思想狀況。在所謂人民公社化後,共產黨更取消鄉村組織,把它變成軍事組織。甚麼大隊小隊,"亦文亦武"。戶籍制度剝奪了人民自由遷徙的權利,不要說遷徙自由,甚至到外地探親,也要申報戶口,憑証明領取糧票。這樣一來,人民就永遠依附於工廠,土地。這和奴隸有多大的分別呢?如果說奴隸制中的奴隸,是一件會說話的工具。而共產黨統治下的"馴服工具"就完全沒有說話的權利。雖然,奴隸主可以像買賣牲畜一樣地自由買賣奴隸,而共產黨則不可以。但並不是說明,他們就是國家的主人。因為,人民和土地都從屬於國家,而國家則從屬於共產黨的。所以買賣這些所謂"國家的主人"是毫無意義的。在奴隸社會中,奴隸主可以任意殺害奴隸。而在中共社會中,共產黨政權也可以隨意把一個小商販,一個批評共產黨的人抓去坐牢,槍斃。
    
    中共為了強化對人民的統治,除了加強軍隊,警察,監獄的作用以外,就是分化人民。讓人民自己去壓迫自己,他們劃分階級,就像古印度人劃分種性,和中國歷史上的專制統治者一樣,把人民劃分階級。元朝的異族統治者,把人民分為十等。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醫,六工,七獵,八民,九儒(中共稱為臭老九),十丐。中共把人民劃分為,工人階級,貧下中農 和地主,富農,反革命份子,壞份子,右派份子。工人階級和貧下中農,士兵,就是所謂工農兵,是名義上的領導階級。而地,富,反,壞,右,是專政的對象,是被壓迫階級。在印度,僧侶,軍人,壟斷了國家的高級職位。首陀羅和普通的奴隸,是低賤的被壓迫,奴役的階級。中共統治下的五類份子,和斯巴達的希洛人一般,不但要負擔沉重的勞動,而且還要受經常性的管制 鬥爭。甚至不經審判,不容辯護,動輒被抓去勞動教養,關進監獄,或公開槍斃。斯巴達統治者,非常害怕希洛人起來反抗。因此對他們採取高壓手段,常常派遣武裝青年,在深夜突襲希洛人的村莊,把一些懷疑有反抗意圖的人殺死,使希洛人常常生活於恐懼之中。中共毛澤東王朝比斯巴達統治者更甚,他對所謂敵對階級的壓迫統治,更為廣泛。不僅對"五類份子"本人,而且連同他們的子孫,甚至不論出身於任何階級家庭的知識份子,及一些敢於獨立思想,敢於懷疑黨和領袖偉大,正確的人。毛澤東煽動人民,"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每在節日來臨之前,各地公檢法機關,必召開公開宣判大會,公開判處一些"階級敵人"以徒刑或死刑。讓民眾觀看死刑執行的殘酷情形。還有連綿不斷的政治運動,下達指標抽階級敵人。他們煽動所謂工農兵出身的群眾,對階級敵人或懷疑是階級敵人的人,進行批判鬥爭。毛澤東就這樣為了加強對人民的統治,控制,以階級鬥爭來分化人民。使人民常懷恐懼之心。使鬥別人者,覺得自己是國家的主人。毛澤東王朝這些瘋狂行為,在文化大革命中,達到"史無前例"的地步。毛澤東赤膊上陣,煽動"紅衛兵"對階級敵人,對自己的政敵及同情者,進行抄家,綁架,鬥爭,毆打,遊街,凌辱,使恐怖氣氛籠罩著整個中國。"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歷代王朝的株連制度,被發揮到前所沒有的地步。那些五類份子的子孫,他們長期以來所受的壓迫和歧視,比死亡更為痛苦。
    
    我們再看一看生產關係的第三個要素。在過去,歷代皇朝無不奉行"崇本抑末"的政策,限制商品生產的發展。山澤江海,鹽鐵酒茗,布綿絲帛皆有禁例。在中共統治的公社和國營工廠裏,勞動者完全沒有參與生產計劃,管理的權力。黨委是最高的決策機關,其他組織只是裝飾門面而已。一切生產皆得納入國家的計劃經濟裏,工商業全部都是國營官辦。不僅控制了人民自由謀生之路,而且,連人民一切生活必須品的分配,從糧食到螺絲釘,皆由政府計劃生產供給。這是歷代皇朝從沒做到的事。所謂"工商食官,鹽鐵專利"也遠不及他控制得那麼徹底。昔者榮胡公好專利,厲王悅之,以至被流放於彘。但共產黨卻可以把所謂投機倒把的小商販,關進監獄。大家想一想,這到底是甚麼樣的生產關係,甚麼樣的社會制度。
    
    毛澤東說,"備戰備荒為人民",其實最大的受益者是他的統治權力,毛澤東利用國有化和統購統銷政策,把工人農民辛辛苦苦生產得來的糧食和物品,全部集中在自己手裏。中國勞動者對於自己創造的財富的分配,完全沒有參與的權利。歷史上也是如此,"積谷政策"歷代皇朝都非常重視。他們以"濟民"為口實,建造官倉,屯積糧食。和中共政權的統購政策一樣,"和糴"是中央集權國家的一種征購政策,餘糧一律由國家以官價收購儲備。他們認為國家掌握了糧食,就能"足食足兵",民眾就可以得到控制。試想一個要憑糧票才能買到一點點糧食的國家裏,人民還能跑到那裏去。他們以為再加上種種控制措施的配合,就可使他們的統治權力,得到穩定鞏固,"千秋萬代"永不變易。
    
    和歷代專制政權一樣,中共一向都非常害怕民營工商活動。韓非子把商人稱為"五蠹"。秦漢把商人編入"七科謫"對他們的經營加以種種限制。儘管如此,也沒有中共政權的國有化來得那麼徹底。孔子弟子子貢,可以經商致富。長安巨賈王酒胡,曾和皇帝一同進食。秦王也曾為一位商人建築懷清台。八大商家也曾是清廷的座上客。但歷代專制王朝對私營工商業的壓抑,也沒有如此之甚,因歷史背景不同,共產黨要鞏固專制統治,就必須如此。
    
    下面我們再探討一下,毛澤東王朝在政治,思想上,如何強化對人民的控制。
    
    首先是對知識份子的壓迫,控制。戰國時代,是知識份子在中國歷史上,唯一的黃金時期。自秦始皇建立了中央集權制度以後,歷代王朝對知識份子的迫害,就一直沒有停止。韓非子提出"言軌於法,以吏為師"。秦始皇"焚書坑儒"是盡人皆知的事。儘管毛澤東的禦用文人要為他翻案,但其對文化的破壞,也是舉世公認的。不錯,秦始皇只坑了幾百個儒生,比起毛澤東的反右鬥爭,真是望塵莫及。及至漢承秦制,董仲舒倡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漢高祖也不過是,把儒冠當作便壺。明清時代,文忌之多,文網之密,文禍之廣,也是歷史所罕見的 。明代文字獄有因"光天之下,天生聖人,為世作則"一詩而被殺。雍正時有因"維民所止"的考題而僇屍。著隆舉人因一首"大明天子重相見,且把壺兒擱半邊"的所謂反詩,連同其孫及參校,刊行一併慘被處死。但這一切一切的文字獄,都都比不上毛澤東皇朝這麼浩大,這麼普及。歷代皇朝也懂得利用知識份子,而毛澤東卻不如是。說甚麼"讀書越多越蠢 "把知識份子,學術權威,下放農村"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還有所謂"向黨交心",整風運動,以此來鎮壓思想上的異己,剝奪人民的思想權利。甚麼統一思想,"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按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黨的馴服工具"。
    
    諸位,請想一想,這是一種甚麼社會制度。生活在這個毛澤東時代的人民,他們被當作甚麼東西。他們是國家的主人,而政府官老爺,則是人民的公僕。這不能不說是一個莫大的諷刺。這只有在偉大的毛澤東時代,只有在槍桿子出政權,出真理的時代中,才會有如此顛倒黑白的事。這是用頭站著的時代。而這唯一的偉大腦袋,是屬於偉大領袖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鹤云:反毛泽东论-什么是毛泽东思想以及他如何复辟奴隶制度
  • 黄鹤云:“执政为民” 的真缔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