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汪红雨:人,政府,党,谁领导谁?
(博讯2005年11月30日)
      结党营私,说起来似乎不大好听,但它是人的本性,没什么不好.政党,就是人为了谋取私利而组合成的一个集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人类社会里,组成党来谋利,当然要比一个人的力量要大,这是人的聪明之处.另外,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一个人关心国家大事,关心自己和别人的利益,对比自己强的人敢于叫板,对比自己弱的人富于同情,这是文明的表现,不论他在哪个党,总比成日沉溺在电脑游戏中要好,比拿着来路不明的钱,出国狂赌狂嫖的人更要胜过千倍.这也是人们对在网络上,争论毛泽东伟大还是有罪的人,都表示尊重的道理.人们毫无反对某个党的必要,反党和反对别人谋利没什么实质区别.和反对你自己没什么区别,谁活在世上不为自己谋利呢.你不愿参加政党谋利,但你不能反对别人加入党谋利.
    
       政党在人类五千年的文明史里,不过是近两百年来才有的事.而一党执政的时间更短,在上个世纪初,冒出了人类的第一个执政党,后来的几十年,它有过一段辉煌时期,但也不过二十来个.到了上世纪末,十几个执政党竟然象几滴水一般,几乎一夜之间就在地球上蒸发了. (博讯 boxun.com)

    
      执政党为什么如此短命呢?要探讨它的原因,首先要看看,人.政府和党这三者,在人类社会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
    
      人是万物之灵,任何人,都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人人都怕死,好死不如赖活着,为什么?因人的生命不仅短暂,且死而无法复生.别人还在网上翱翔,还能搂着女友逛街,人类的明天还有那么多新奇美妙的事情,可你要是死了,就永远看不到了,世上也永远没你这个人了.你美丽的的妻子,你可爱的孩子,也永远看不到你了,谁不怕? 所以,你的生命是最宝贵的,你的尊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你要永远牢记,别人的生命也是最宝贵的,人与人在天赋人权方面是永远平等的.
    
      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更何况人呢?每个人的思想都是独特的,你就是你,你有思想自由,言论自由,选举自由,这是天赋人权,决不是任何它人给你的.
    
      谁不想活得更好一点更自在一点呢?谁不想自己拥有更多的财产呢?这也是人的本性,追求幸福的权利.
    
      但人的这些天赋权利,必须要有法律来保护,要有政府来保护.人必须要政府,就象足球场上要有裁判一样.
    
      那么,人离不开政府,必须要有政府,是不是就等于政府可以为所欲为呢?当然不是.政府和人民之间本来就是契约关系,任何一个人,只要他照章纳了税,守法,政府就管不了他,只有在他犯了法,政府才能依法处理他.至于一个人要学什么理论,信仰什么思想,那纯属私事,政府无权干涉,政府和人的关系,不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人要吃饭,就得上班,.在厂里或公司里,有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那是人类经济生活里的事.在政治生活中,人的领导是他的思想,人和政府硬要说领导关系的话,那人是政府的领导,人权大于主权.人有权利和权力,撤换一个侵犯人的天赋权利的政府.
    
      人们的利益不可能相同,一群利益相似的人可以组成党来谋利,另一群人当然也有这个权利.你说你那个党代表了全体人的利益,那明显是强词夺理,要是全体一致,还要党和政府干什么.运动员都是天使,还要个裁判干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各个党谁也别要吃掉谁,各个政党的人在一起组成政府,既相互竞争又相互妥协,相互监督,共同管理,社会才会稳定和谐.
    
      政党的定位呢?PARTY,党,政党,社交聚会,一群谈谈玩玩的人而已,政党说白了,不过是推选自己的人竞选总统,国会议员的一个团体而已,和什么围棋协会.钓鱼协会没什么两样.选举完了,政府成立了, 政党就该休息休息,为下次选举养精蓄锐.至于执政,那是政府的事,用不着党操心.你要把你那个党搞得象军队一样严密,那也是你自个儿的事,这是你的自由.可你认为这小看了你,你偏要用各种手段推翻政府,由你那个党一党执政,领导政府,领导国家,领导人民,那你就越位了. 你就会受到制裁,惩罚. 在人类历史上,党的出现比政府晚的多,但它的消失却要比政府早的多.党和政府不过是人造的机器而已,人可以打碎机器,可以造新机器代替旧机器,机器再强大,只能服从于人.
    
      人,政府,党三者的关系就是如此简单,有人把政府和党,象过去的皇帝一般,套上一件神秘的象长城一样厚的华贵外衣,在昨天,它确能吓唬人,但在自由民主已成全为人类共识的今天,它不过是一层窗户纸而已.任何一个独立思考的人站在人性的立场上,伸出 一个小指头,就能捅破它.
    
      那么一党执政有无好处呢?一党执政也有好处,最大的好处是决策快,因为它省去了利益相悖的人之间的争吵,它可以尽快办一些粉饰一党执政的面子工程,如广场,市政府摩天大楼,高价住宅楼等.因为全国的税收在一党手里,它要怎么用就怎么用,免得扯皮.
    
      有利就有弊,一党执政当然也有弊,而且弊大于利,这是它的本性所在,不是哪一个人所为,也不是哪一个人所能改变的,包括这个执政党的领袖对它也无可奈何.同样,站在人性的立场上,看一党执政的弊有哪些呢?
    
      第一个弊是: 一党执政必然是专政,不管你在专政的前面加上多美好动听的词汇,但它的实质依然是专制.要专政就必然要把人划成三六九等,什么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等等,有户口和没户口的人等,农民里还有地主,富农,中农,贫农,中农里又有上中农下中农等等,这些还不够,人堆里还得有左派,右派,积极分子,落后分子, 没有改造好的子女等等,五花八门,眼花缭乱,有的一党执政还显不够,在民族之间也要来划分,什么优等民族劣等民族.于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国家的利益,就需要实行剥夺,镇压,管制,管教,办学习班,隔离审查, 双规,说清楚等等,又是眼花缭乱五彩缤纷.甚至还要发动战争,消灭劣等民族.因而,在一党专政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永远是一句假话,几乎每个家庭都要受到伤害,却是不断出现的铁的事实.
    
      第二,一党执政管不好钱袋子,纳税人的钱归一党所管,不管这个党是如何自话自说的先进,是如何的伟大,但党终究是人组成,面对似乎是用不完的钱袋子,有几个能挡住诱惑?好吃懒做,贪得无厌,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天下有几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执政党之下的贪污腐化又有两种形式,一是变着法儿公然把纳税人的钱往家拿,如利用手里的权利受贿,把自己领导的国营企业低价评估,再抵押给自己领导的国有银行,从银行拿贷款买下国有企业归自己,一分钱不花,不仅一夜之间成为千万富豪亿万富翁,还有个好名声,搞活国有经济.这是有意识的贪污腐败.另一种贪污浪费是无意识的,习惯性的,如公款吃喝2000亿,出国考察2000亿,公车消费5000亿,占全国GDP十分之一,当然,这里有些是必要的,但能不能省下一半?
    
      第三.一党执政下的政府机构越精减越多,贪污的面和数目越来越大, 税收越来越高,世界通行税率是个人收入的10%到15%,而一党执政的国家有的高达70%.以上是因为没有制约的权利,具有自我扩张自我膨胀的天性.任何一个执政党,当然也有把国家搞好的欲望,但在什么样才算好的问题上又是一党的己见,于是,为了把这个一己之见的好的欲望落实,就想干很多事,干事要钱,国家政府的钱只有一个来源------税收.于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人民的利益,就可以随国家需要定税.收税要人,保护收税人也要人,说明收税是正确的还要人,税不够就收费,收费又要人,一环扣一环,环环都是执政党说了算,效率是高,但权利就随着不可遏制的欲望自我膨胀起来.吃国库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第四, 一党执政下社会道德风尚日益低下,纳税人眼看着国库里的钱,象流水般灌溉着官员吃喝玩乐嫖的绿地,自然心里不平衡.于是,上行下效,医生收起红包,学校乱收费,警察借着扫黄打非捞点外快,连向来神圣公正的法官也挤了进来,甚至连是玩游戏的运动员裁判员,也能变着法儿搞钱.为了权和钱,人人抛头颅洒热血都在所不辞,社会的天平向人性恶的一边急剧倾斜.道德伦丧就成了贪污腐败的孪生兄弟.
    
      第五,一党执政下的市场经济不是健全正常的市场经济,而是权利无处不在的裙带经济,于是,有了不怕假药怕假烟的怪现象,为什么烟草要专卖?无非是它的高税收.高税收的全以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被政府垄断着,至于卖苹果的擦鞋的,你们去竞争吧,为了搞面子工程要拆迁,说是招商引资么,盖大楼给你住还不好?给你几千元拆迁费,不够买十几万几十万的房?那你自个儿去挣啊,市场经济么.不全面不公正的市场经济只能带来畸形的经济发展,只能不断的滋生腐败,只能使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这种跛脚市场经济,只能产生虚假的片面的局部的繁荣经济,即市政府大楼,立交桥,服装鞋帽业等的繁荣,而繁荣的背后,却是农业依然是老牛拉犁,制造业依然是榔头加锉刀,核心软件必须靠进口的无情事实.
    
      第六.一党执政下社会治安恶化,人人都想着法儿利用一点点的权利关系,在别人那儿捞钱,那些毫无一点权利和关系的人也是人,他们的心理也会不平衡,他们也想过好日子,他们也要吃饭,怎么办?偷,抢成了他们谋生和报复的有力工具.尽管有武警,有公安干警,经济民警,小区还有保安警,还有城管等等,但家家户户还是从一楼到六楼,都把阳台和窗户封的象牢房一样,就是在大白天,走在大街上,也得把包挂在胸前,要不,遇上个飞摩,你就自认倒霉吧.除了被抢和偷的恐惧,老百姓还有被逮捕,高涨的学费,昂贵的医疗费,天价的房费,与日俱增的失业大军等数不完的恐惧感.
    
      第七,一党执政必然要采取愚民政策,在宪法上已有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前面,加以阶级,反党反革命等可怕字眼,无视天赋人权,制造新的人与人的不平等.于是,软骨头的学者,专家,教授,记者等知识分子一代又一代的跪倒在权利的脚下,伪造历史,编织谎话.欺骗一代又一代的青少年.他们毫无人格,良心全给权力和金钱吃光了.一个国家的资源毕竟是有限的,因此,一党执政下,只能保持党和政府的官员和他们的亲属,过着社会主义生活,而体制外的人只能在政治上过奴隶生活,在经济上过早期资本主义生活,一国三制.这也是党和政府要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根本原因.这也是必须让体制外的人不知道真象的原因,也是必须限制新闻出版自由的原因.
    
      第八,限制思想带来了人的思想麻木,科学,文学,艺术等等人的精神创造力也随之衰退,经济学家成了经济注释家,整个民族只能跟在别人的后面亦步亦趋.禁锢人的思想,比贪污腐化对社会和民族的危害还要残忍还要可怕.贪污腐化丢失的是国库里的金钱,而禁锢人的思想流失的人的良心和道德,它将慢慢抽掉民族的脊梁.
    
      第九.一党执政造成了党的领袖人物管不了党,党管不了党的领袖的奇怪现象.一党执政的党里也有廉洁的领袖,但他只能帮某一个民工要回拖欠的工资,却难以要回所有民工拖欠的钱,因为腐败的体制比他一个人的力量大得太多.杀了一个贪官,还会冒出十个,因为贪官的土壤还在.若一个领袖变成了草菅人命的疯子,国家主席将军元帅也难以幸免,而那个领袖却并没有违纪犯法.因宪法上写着党领导国家,党章上又有全党服从中央,民主集中制,最后自然集中到领袖一个人手里,领袖的话自然大于党纪国法.
    
      第十,是人,就有错,尤其是没有监督的领导人,在决策上难免有错,但一党执政没有竞选,只能是传子制,禅让制,选拔制,而无论如何,这里最显而易见的,是后任领导很难纠正前任的错误,即使万不得以要纠正前任的错,也只能是局部的,皮毛的.人是有感情的,感恩戴德也是人性之一.因而,一代代的错误难免越积越高.
    
      一些俄罗斯人,中国人,朝鲜人,残酷的掠夺本国的老百姓,毫无人性的摧残青少年,只是为了验证德国人马克思的一句话,”如果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之后,不解散自己的政党,那么它就会迫使全体人民,以自己的信条来做宗教的信仰,党就会腐败堕落成中世纪后期的宗教寄生虫一样的组织.
    
      一党执政的弊可能还有,但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党专政才是社会不稳定和谐的根本原因,重要的是它违背了人性,违背了自由民主的时代潮流.所以它注定是短命的.有人会说,不一定,希特勒的一党执政,才是注定短命的,但苏联共产党要不是戈尔巴乔夫,可能今天还在执政. 有这种可能,但也有另一种可能,即没有戈尔巴乔夫,也会有李尔巴乔夫,张尔巴乔夫,即使体制内没有,体制外也会有,波兰的团结工会,瓦文萨就是代表之一.
    
      其实,戈尔巴乔夫只不过是做了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替斯大林还债.把人民的权利还给人民,还政于民而已.但也正因为这一点体现了戈尔巴乔夫高尚的人格,因此他不仅赢得了俄国人,乌克兰人,德国人的尊重,也赢得了全世界热爱和平自由民主的人民的尊重.
    
      一党执政的党前途不妙,那其余的政党呢,它们是不是前途广阔呢,答案是它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拿现在最吸引全球人的视线的美国两党来说,它们也露出了衰退的端倪.首先,他们谁也没有尝过单独执政的甜头,即使总统是共和党的人,但总统只不过是政府的行政行政分支的一个首脑而已,政府的另两个分支不仅他管不着,反而还管着他.国会里是有不少共和党的人.但民主党的议员数量也和他们不相上下.在美国,从来就没有什么一党执政.布什政府和美国政府完全是两回事.
    
      其次,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没有什么党委政治局什么的,进了政府的总统和议员,压根儿不要向党汇报什么思想和工作情况.党员要进就进,要出就出,象进超市一样随便,尽管总统是共和党的,国会里有半壁江山,但党拿不到国库里的一分钱.党的活动经费全来自私人捐款,即使这样,法律对捐款的上限也有明文规定.这明摆着是不相信党.美国人相信上帝的比例远远大于相信政府,你还指望他相信党?
    
      三是别看他们每四年一次为了个总统的职位争得面红脖子粗,但你要仔细看看他们争吵的内容,就会发现,他们并没有什么你死我活的实质区别,他们的立场其实是越来越近,所争吵的问题无非是收税多一点还是少一点,同性恋能结婚还是不能结婚.因为几乎所有重大问题,在两百年前的一纸宪法里早已解决了.也正因此,近来几届的总统选举,已有个人抛开党来独自竞选总统了,个人不要党自己竞选总统绝不是不可能成功的事,两百年前早有先例.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就是不靠任何党当上总统的.
    
      你听说过绿党吗?这个欧洲不过二十来岁的不伦不类的家伙,象个幽灵一样,使选民象雾化般的,成为一个个不依附于任何政党的个人,使不可一世的一个又一个政党,变成泥足巨人,变成随时可能坍塌的王朝.这个绿党反对阶级斗争,反对暴力革命,不仅提倡人与人平等,还提倡人与大自然平等.他们已有不少人进了政府,但绝不承认自己是什么党,说他们不过是一群热爱人和自然的人而已.
    
      个人不靠党而自己竞选当上总统,不仅美国有,俄罗斯也有,普京第一任总统是借了叶利欣的光不假,但第二任就是他自己的事了.听说他在这届总统卸任四年后,还想竞选总统,到那时,他不靠任何党,自己竞选,也不是没有可能再当一次总统.
    
      巧得很,华盛顿和他的伙伴们把政府官员关进了笼子,戈尔巴乔夫和叶利欣打碎了执政七十多年苏联共产党的笼子,粗看,他们不亏为民族英雄.但细看,他们的后面是一个个的人,是千百万要维护天赋人权的人.
    
      也就是说,随着时代的进步,政党的作用会越来越小,它的消亡只是时间问题,而且并不遥远.相反,个人的作用会越来越大,尤其是互联网和电视的普及,技术的提高,你可以独自将个人的治国主张昭示于天下,争取选票.而不要坐着飞机,带着党的一大帮人到处颠簸,到处开会拉选票,,即竞选的成本会越来越小.说不定哪一天,你也可以不要任何党,而一个人竞选当上总统.
    
      但是提醒你,华盛顿说过,在美国当总统,就象做罪犯一样,所以他在当了两任总统以后,说什么也不干了.劝你三思而后行.
    
    
    原载: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