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植荣:感受巴黎校园的马克思主义
(博讯2005年11月27日)
    作者:刘植荣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笔者在法国留学。刚到巴黎第七大学不久,一天中午下课后,在校门口发现十来个学生在热烈地讨论什么。好奇心让我凑了过去,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原来他们在讨论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我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国内也接受过马克思主义教育我,到要看看马克思主义诞生地的巴黎学生是怎么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的。 (博讯 boxun.com)

    
    巴黎校园的马克思主义小组在历史上为传播马克思主义作出了积极的贡献。马克思曾三次到巴黎,马克思关于国家和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学说直接来自法国工人运动的实践。马克思在巴黎播下了革命的种子,使巴黎各大学困惑的知识分子看到了新的希望。1892开始,巴黎大学中出现了一个“国际革命社会主义小组”,很多教师学生参加了这个组织,他们认真研究马克思的《资本论》,并进行热烈的讨论。当时,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索烈尔也参加了活动,并在《哲学杂志》上发表了关于马克思主义的文章,他指出:“马克思主义是一门科学,应该像对待所有的科学学说一样去研究它。”后来,学生乔治·迪亚芒狄在巴黎创办《新世纪》杂志,公开打出马克思主义的旗帜,引起了恩格斯、考茨基、伯恩斯坦、倍倍尔等的极大的关注,并为之撰稿。芬拉·拉法格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就是在这份杂志上发表的。
    
    最近法国发生了全国范围的骚乱,许多媒体报道说,这次骚乱是法国“五月风暴”以来最严重的社会动荡。而“五月风暴”正是巴黎的学生导演的。导演“五月风暴”的左派学生反对资本主义制度,反对法共的议会斗争路线,对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感到失望,转而向“西方马克思主义”和“毛主义”寻求真理。他们认为传统的请愿、谈判等斗争手段已经过时,不起任何作用,现在需要采取革命行动,不断向统治者挑衅,让统治者不得不诉诸暴力镇压,这样就暴露了其凶恶的本质,从而使广大人民群众觉醒;然后再挑衅、再镇压、再觉醒,一浪接一浪,一浪高过一浪,把运动推向高潮。当时,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毛泽东思想尤其是毛泽东的《实践论》也极大地鼓舞了法国学生的革命热情。共产主义(马列)青年联合会(UJCML)认为:学生要先走上街头,打出旗帜,一旦工会宣布支持学生,工人开始举行罢工、占领工厂,学生再通过串联活动深入到工厂支持工人以扩大运动。不久,在巴黎校园乃至街头就出现了身穿绿军装、头戴绿军帽、胸前佩戴毛泽东像章青年学生,其打扮就像中国的红卫兵。“五月风暴”得到了法国工人阶级和职员的广泛支持,总人口5000多万的法国有1000多万工人罢工,300多个工厂被工人占领,30多所大学被学生占领。在潮水般的游行示威中,学生、工人、市民高举马克思、胡志明、格瓦拉、毛泽东的画像,甚至打出了“沿着毛泽东指引的道路前进”、“再创一个巴黎公社”的大幅标语。当时的法国政府接近瘫痪,法国濒临革命的边缘。不管发动“五月风暴”青年学生的主观愿望如何,但在客观上很好地传播了西方马克思主义。
    
    现在,巴黎校园的马克思主义小组成员有不少是法国共产党的党员。在法国加入共产党简单得就像给网友发个E-mail,只要填张比名片大不了多少的表格,邮寄到巴黎十九区格罗耐尔-法宾广场二号的法共总部,就马上成为法国共产党组织的一员了。表上只有一句话:J’adh??re au Parti communiste francais(我加入法国共产党),填上姓名、年龄、地址和职业,入党手续就完成了,无须组织考察,也没有介绍人,更不存在预备期。目前法国约有20万共产党员,其中学生占1.9%,教师占7.1%。
    
    法国学生入党完全是信仰问题,没有名利的驱使。从我接触的一些马克思主义小组成员看,他们有的甚至连表都没填,自己信仰马克思主义,或对马克思的学说感兴趣,就参与进来了。通过和他们讨论发现,他们不认为中国搞的是社会主义,古巴、越南、朝鲜也不是,前苏联在斯大林时期也不是。我问他们,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呢?他们说,列宁领导下的苏联搞的是社会主义。我又问他们,那什么才叫社会主义呢?他们说,社会主义主要体现在“民主”和“人道”上。社会主义是超越了资本主义的社会形态,应该比资本主义更民主、更人道。这是法国年轻人对社会主义的主流认识。
    
    马克思主义小组的活动地点也很随意,校门口、学生食堂、楼道都是他们活动的地方。从我参加他们的几次活动看,他们在活动时都很认真,不是读报纸、念文件,而是讨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在实践中的应用问题,有时候争论得相当激烈。他们会利用一切场合在学生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加强各校之间马克思主义组织的联系,甚至还要组织罢课、游行示威等。“青年共产主义运动”(MouvementdesJeunesCommunistes)这个组织就很活跃,常组织学生罢课、游行示威。在校园里,我经常能看到法国共产党的刊物,如法国共产党的机关报《人道报》(l’Humnanité)、《共产主义者》(Communistes)、《经济与政治》(Economie&Politique)、《眼光》(Transparence)、《信息周刊》(Infohebdo)等。
    
    法国共产党已放弃了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制度,在组织上提倡民主,一切政策、决议来自党员个体,由上级党的组织组织讨论,再回到基层表决通过。在法共的民主生活中,把共产党人的多样性看作是党的一种财富。正因为如此,法国校园对马克主义有着多种解释,但法共当前的政治思想路线是坚持共产党的名称,坚持共产主义的奋斗目标。现在,几乎听不到青年学生提出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这一理论,七十年代中期提出的“法国色彩的社会主义”也逐渐失去了市场,人们议论较多的是“新共产主义”。他们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与共产主义社会之间,不存在一个社会主义的过渡阶段,主张在现有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框架内实行深刻的社会改革,即通过“超越资本主义”的形式实现共产主义。这种“超越”不是通过法律的形式消灭资本主义,也不是通过将现有社会打个落花流水的形式建立共产主义,而是在斗争中依靠现有社会的成果、需求和潜力来否定乃至取消剥削和资本主义统治,人类文明的发展不是先打破旧的一切,然后再建设新的东西,而是一边建设新世界,一边消灭旧世界。
    
    马克思主义在巴黎许多大学被列为主课,政治经济学、哲学、人类学、文学等都开有和马克思主义有关的课程。挑起“五月风暴”的被称作贵族学校的巴黎第十大学的学生大部分来自上层阶级,就是这样的学校,马克思主义仍然被列为一门重要的课程,该校的哲学系从学士阶段开始,一直到硕士、博士阶段都开设马克思主义课程。1987年创刊的《今日马克思》杂志的主编及编辑,多数来自巴黎第十大学的教师。
    
    近些年来,由于世界形势发生了变化,法国学生对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失去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时的热情,但热心阅读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仍大有人在。在高等院校里,依然存在着大批潜心钻研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教师和学生,除了享有“马克思主义者”称号的萨特、法国的解构主义大师德里达以外,还有巴黎第十大学第一副校长乔治·拉比卡,巴黎第十大学哲学博士梯也里·拉比卡,巴黎第八大学教授托尼??安德烈阿尼,巴黎第一大学哲学系主任奥利维埃·布洛赫。他们认为:马克思主义已形成了一种文化现象,不管你承认不承认,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方法论已深深渗透到法国的文化生活中,不研究是不行的。
    
    当然,法国校园中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目的不尽相同,一些激进的知识分子对资本主义现状不满,希望消除资本主义社会的某些弊端,但在资产阶级理论中又找不到出路,于是就试图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寻找答案。还有的学者把马克思当作一个哲学家、社会学家来看待,把马克思主义完全当作一门学问,对马克思主义进行非阶级性、非意识形态的分析,站在客观的立场上“中性”地看待马克思主义,这些人并不认为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而认为是“马克思学家”。当然,也存在不少反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他们篡改、歪曲、丑化马克思主义,以达到为资本主义制度歌功颂德的目的。
    
    当今,巴黎校园的马克思主义已经走向了“多元化”,用他们的话说是“发展了的马克主义”。现在,许多青年学生和教师对马克思主义仍有很高的热情,不像国内一些人想像是那样:“马克思主义过时了”。从法国的历史看,通过巴黎校园的马克思主义传播,使越来越多的法国人熟悉了马克思主义,但要使马克思主义在法国结出硕果,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者联系:[email protected] QQ:157001827) 来源:光明观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通向地狱之路:略论中共死硬派集团“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II)/叶宁
  • 刘晓竹:马克思在当代中国的三个特色
  • 通向地狱之路: 略论胡记“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叶宁
  • 马克思主义者必须站出来说话!/梁柱
  • 要全面恢复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主导地位/王子恺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下)/武振荣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下)/武振荣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中)/武振荣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上)/武振荣
  • 论民运人士对马克思的归档──民运中的马克思主义问题(3之1)/武振荣
  • 民运人士对马克思主义的收藏──民运中的马克思主义问题(3之2)
  • 论民运人士对马克思主义的批评/武振荣
  • “保先”整党为战争?胡锦涛仿效毛泽东要把各级政权“掌握在真正马克思主义者手里”
  • 马克思主义的命运一瞥/ 吴庸
  • 潘一丁:马克思也整合不了欧洲
  • 马克思偷大丫头有旁证,鲁迅偷窥弟妇洗澡无旁证
  • 潘一丁: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 马克思论无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的灭亡
  • 路志高:史密斯和马克思
  • 胡锦涛以马克思对付江泽民?
  • 部分地方领导称马克思主义过时 中央花巨资整顿
  • 中国经济的宿命——马克思的预言
  • 胡锦涛1995年谈树立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
  • 中共再次强调: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绝不能搞指导思想多元化
  • 对华援助协会曝光中共秘密文件,要求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
  • 中共中央正在建立一个全国性马克思主义理论网站
  • 中国举行哲学大会强调将继续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