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通向地狱之路:略论中共死硬派集团“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II)/叶宁
(博讯2005年11月25日)
    最近,以胡锦涛“同志”为代表的斯大林主义死硬派中共统治集团, 频频出招,从高唱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到恩准纪念胡耀邦等种种“德政”,让人眼花缭乱.对此,外行人雾里看花,晕头转向.凡此种种,无不赢得幼稚者,大脑炎患者,或者居心叵测者们一片闹哄哄的喝彩.
    
     在这种升平气象下,一个最容易被忽略,同时却是最能叠显以胡锦涛“同志”为代表的中共统治集团本质的事物, 是胡记“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滥用几近无限的国库资源,最优先地强化极权主义国家的“国教”,“马克思主义”的显学地位.这一个中共重大政治决策提出的直接政治文化背景,是中华民族一批最优秀的儿女,从浸浴在被残酷镇压的血泊中站起来,作为历史的首创组成规模性政治反对力量,通过发表传播对中共统治实质的系列批判,推动大规模退出中共组织而拉开中国大地的一场”天鹅绒革命这样的历史场境. (博讯 boxun.com)

    
    中共死硬派集团通过“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将史无先例地大规模提升其国教“马克思主义”的显学地位.在普通高校系科设置方面,由于一直被奉为国教,却日益遭到冷落的马克思主义现在已经恩宠有加地正式提高为国家一级显学,从原来政治学下属的二级学科分离出来, “建国”以来第一次被批准为一级学科。从而为一个全面崩溃的罪恶的政治道统招魂,把“马克思主义”这个在受害人民的一片哄笑中出丑的政治僵尸,拿来升格成为重建极权主义国家精神支柱并用以教化人民(洗脑)的”可兰经”.
    
    按照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计划, “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需历时10年.头三年要出阶段性的成果: 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直接控制下,在国库的大规模优先拨款支持下,出版13本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思想、邓小平 “理论”和“三个代表”的基本教义. 其中四本公共课教材的提纲已经政治局常委审定通过,三本基础理论教材中的《科学社会主义概论》和六本重点教材中的三本的提纲已通过了学术咨询委员会的审定,正等待政治局常委审定。”中共强调“所有马克思主义的教材提纲首先要通过工程咨询委员会的审定,然后报政治局常委审定。”
    
    课题组去年设定的启动资金是2000万元,这样,平均到每本书约为100万元。 课题组严书翰表示,一本书花这样大的成本,这是 “新中国”成立以来少有的。根(据严的测算,现在一般学者出一本书,五万块钱的成本足够了,而他此前出版的供中央党校使用的科学社会主义教材成本更大一些,不过10万元也已足够.) 显然这一“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既非普通意义上的学术活动,也非一般意义上具有普遍意义的国家行为,而是合法地*劫持国家公权力神器,滥用国库资源,用以强化党文化与无产阶级专政的结党营私的行为.没有报道提到作为象皮图章的全国人大或人大常委会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这项专横跋扈的决定和措施背书.
    
    “工程的任务概括为三个主要的方面:对马克思基础理论的研究、高校教材的编写和重大现实问题的研究。”
    
    其中四本公共课教材的提纲已经政治局常委审定通过,三本基础理论教材中的《科学社会主义概论》和六本重点教材中的三本的提纲已通过了学术咨询委员会的审定,正等待政治局常委审定。” “所有马克思主义的教材提纲首先要通过工程咨询委员会的审定,然后报政治局常委审定。”
    
    逐步沦为散兵游勇的辫子兵们现在重新整列成军.由于马克思主义现在已经
    
    正式提升为国家一级显学,将逐步演化成类似穆斯林原教旨主义国家的可兰经的地位,从原来政治学下属的二级学科分离出来, “建国”以来第一次被批准为一级学科。从而需要相应地组建新的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所所长李崇富,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程恩富主持筹建工作. 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将在今年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时正式成立。而这一学院的成立,是配合中央正在进行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重建”. 以“工程”的方式来进行大规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这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是第一次。这一工程在中共中央的直接领导下进行,日常的组织工作由中宣部负责,由一批资深专家组成工程咨询委员会。中央党校、教育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编译局也成立了由主要负责人牵头的领导小组,统一组织课题的研究工作。 包括中央党校、社科院和国防大学在内的全国七个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基地,中联部、中央党史研究室、教育部和中宣部等,都承担了相应的任务。新的学院将比原来的马列所研究范围更大、人力更强:原来马列所的编制是75人,现在学院中编办定的是200人,学科建设更全面,将成立五个研究部,分别研究马列原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十六大以来重大理论问题;国际共运史;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像越南、朝鲜、古巴等,各国共产党的发展,以及世界各种社会主义流派等。”
    
    由于实践的马克思主义工程—极权主义,遭到被迫害人民的道义唾弃而深感失落的前朝或当朝专业马克思主义近卫军士们,突然重新发现了自己的价值,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重新恢复了当年的显赫,如果不是更加显赫.
    
    “关于“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目前的进展情况,首先是根据课题研究需要成立了相关的课题组,制定了规划:一共20多个课题组,每组约15到17人,有的年事已高的专家,要有工作班子协助工作,第一批专家队伍有200多人,还在不断扩大,现在大概有300多人。”
    
    癌细胞再一次扩散.这一个来头不凡,侵略性十足的 “工程”决定要鲸吞更多鲜活的年青生命.它要野心勃勃地扩大队伍建制: “在队伍建设方面,提出了“四个一批”,即培养一批年轻的理论家、节目主持人、记者和编辑,第一批共80人已经选拔了出来。” (消息引自 “博讯”转载《瞭望东方周刊》)
    
    这个主要体现21世纪的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的 “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其根本宗旨,是为了使中共避免步”老大哥”苏共的后塵.”苏联解体的教训,最根本的是丢了马克思主义” (中央编译局副秘书长, 工程的课题协调人杨金海先生的极富感情色彩的评论,较能集中反映主事者们的共同心声: “在一些地方,马克思主义的声音比较弱,自由主义思想明显。 我们搞过一个调查,发现在有的大学里面,讲哲学的不愿讲马克思主义哲学,讲经济学的不愿讲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大量的西方原版教材引入,没有导论,也没有说明,完全照搬西方,造成很大的思想混乱。苏联解体的教训,最根本的是丢了马克思主义。” 引自 “博讯”转载《瞭望东方周刊》). 今天中国共产党政治局常委提出并实施“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充分说明中国共产党人今天决心 “重捡(建)”早就被前苏共丢弃的政治文化垃圾,根本抵制,全面拒绝中华民族的自由,解放与进步.
    
    在一个“马克思主义”实践彻底破产,“马克思主义”遭到越来越多的人类唾弃的时代,重新抬出马克思及其跟班们的政治僵尸,与其说是叠显了根本缺乏想象力的共产党技术官僚们的丰富的想象力,还不如说是反映了死硬斯大林主义份子的敢于大开历史倒车的凶悍之气。试图把中国大陆的政治日历的水银柱,永远冻结在1956年3月16日(苏共20大)之前。
    
    需要指出的是,今天以胡锦涛”同志”为代表的斯大林主义死硬派中共统治集团推出的 “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标志着北京的新领导核心,在统治方式上,与其前任发生了重大的歧变, 尽管本质一脉相承.
    
    在理论和意识形态问题上,后毛时代的中共一代统治权术大师邓小平一贯方针是消极避战,高挂免战牌.这绝不仅仅是此君本人在理论问题上先天不足,而是这位老于世故的权术大师本能地,敏锐地意识到以马教作旗帜的中国共产党整体缺乏理论和意识形态等政治文化软体方面的优势.作为中共统治集团的实际党奎和至高无上的精神教父,此君给他的跟班与继承者们耳提面授的法宝是 凡事关“无产阶级专政,必须 “多干少说”,或 “只干不说”,理论上”不作争论”.个中奥妙,居然今天无法为他亲手挑选的隔代”皇储”所破解.
    
    后毛时代的中共一代统治权术大师邓小平深知,尽管中共掌握着包括国家暴力机器,全国性硬体资源的绝对优势,但它绝对没有把握继续掌握包括理论,意识形态,道义,合法性等软件资源的优势.在这一领域, 邓小平先生和包括中国被奴役的人民在内的政治反对力量打的是一场麻雀战,游击战,非对称性的超限战,如果无法避战.这样做,使得中共的敌人在这一可望取胜的领域对他狗咬刺猬,无处下嘴. 显然, 后毛时代的中共一代统治权术大师邓小平深知, 马克思主义本身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劝告非洲的左倾总统不要 搞”社会主义”.因此他试图让一个拥有巨大的独占利益的极权统治集团和一个了无生计的僵化意识形态适当保持距离,不让活人受死人之累.这是邓小平的高明之处.
    
    今天这种包括理论,意识形态,道义,合法性等软件资源方面的优劣态势改变了吗?没有.我们看到,大法的“九评中国共产党”系列文章刊出并广为传播后, 掌握着包括国家暴力机器,全国性硬体资源的绝对优势的中国共产党统治集团立即陷于无法应对,不置一词,装聋作哑的尴尬处境. 不管中共喜欢与否,形势比人强,实际生活中中共在理论道义和意识形态方面的绝对劣势,迫使中共退回邓小平的“不争论”的蜗牛壳里.明明中共今天面对如此险恶的理论劣势现实,以胡锦涛先生为代表的中共统治集团却偏突发奇想,在一批早已脱离实际,误导好大喜功的君王”何不食肉麋”的酸儒挑逗下,要来挑起一场理论大战,把被冠以“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政治文化豆腐渣,拼凑成方阵,与人民对决.这种把乐于长命的中共和臭不可闻的政治意识形态僵尸-马克思主义理论捆绑在一起的轻率做法,对中共统治集团,绝对不是好兆头,因为一旦马克思主义理论再次成为箭靶遭到毁灭性批判,被绑在一起的中共连带遭殃.
    
    对反文明,反自由,反人道,反人类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实施催枯拉朽般的毁灭性打击(批判),附带提出一个崭新的, 具有革命和建设性的新思维及其较为完整的方法论体系,也许并不需要十年时间,十个月就足够了. 这就是今天以胡锦涛先生为代表的中共统治集团为中国终究要来临的历史性变革无意识创造的时机.
    
    何物卡尔-马克思?一个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带着反人类,反人道,反文明的基因的,一无是处的恶魔,一个从少年时代就对人类毫无善意,反而立志要摧毁人类,践踏文明的“假先知”,典型的撒旦。至于马克思主义是什么东西,其实这个
    
    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
    
    当人们分明面对着马克思主义实践给包括中华民族在内的东方世界泰半人类带来的空前浩劫与惨祸,超过一亿的生灵涂碳,却依然执迷不悟,一种似是而非的论调,在替这一政治僵尸继续害人打马虎眼: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深厚的人道主义哲学,只是以列宁为代表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背离了这个老祖父的遗训。
    
    尤其滑稽的是,英国人在1999年竟然把这个人类第一号“假先知”列为人类社会1000年来最伟大的十大思想家之一。可见马克思主义学说,在商业发达,思想浅薄贫乏的西方世界,从未得到过认真的清算。
    
    其实,马克思主义既非哲学,更无人道可言,(有的只是可以由他本人申请专利的“次人道”体系。)至于说到散见于这位假先知早期著作中的“深厚的人道主义哲学”,用来包装真正属于他本人的误导毒害人类社会的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的,那版权完全不属于卡尔-马克思。
    
    当然首开“打马虎眼”的鼻祖,是卡尔-马克思本人:“我撒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至于说到我本人,我从来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龙种”未必是好种,但从马克思主义那儿,确实不能指望收获比跳蚤更好的东西。
    
    “从好树上结不出坏果子,从坏树上也结不出好果子来。”(马太福音)只要正视一下马克思主义实践给包括中华民族在内的东方世界泰半人类带来的空前浩劫与惨祸,超过一亿的生灵涂碳的后果,就可以对马克思主义是一棵什么样的树,有一个清醒的了解。限于篇幅,以下展开的理论讨论只能是提纲式的:
    
    马克思主义的剖析:
    
    认识论:凭借19世纪极其不发达的对“物质”的认识程度,宣告经典哲学在认识论领域的终极:粗鄙的物质主义一元论(“马克思主义者”对此有争议),在认识论领域提供否定自由,导向奴役的哲学基础。
    
    在此认识论基础上发展出典型马克思脸谱的历史观和宏观社会发展观:不可救药的线性“决定”论,在历史观和宏观社会发展观方面提供否定人类思想自由和行动自由,导向人类普遍奴役不可逆转的伪哲学基础;
    
    政治经济学:马克思无法否定近代”资本主义生产总过程”正是近代自由资本主义的物质经济基础, 孕育着以突飞猛进的科学技术带动的巨大的生产力:现代人类自由的早期物质基础. 如果真诚地设定其研究对象为”资本主义生产总过程”,就应在研究的过程中自觉维护研究对象的完整性. 作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的经典著作” 资本论”, 其副标题为”资本主义生产总过程”.其贯穿始终的目的论是论证”剩余价值”学说,一种用来支持(流氓)无产阶级革命, 激励(流氓)无产阶级专政所提出的不正当权利诉求, 从而用以割裂乃至否定”资本主义生产总过程”的逻辑混乱. 马克思用他独特的话语系统否定了他为自己规定的研究对象,从而陷入自相矛盾的形式逻辑困境. 马克思用其哲学思辩惯用的鬼辩扭曲其本身规定的研究对象的完整性以便抽象出旨在根本毁灭现代自由的经济基础的伪理论体系:剩余价值: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边成了“半过程”:对掠夺性破坏性的再分配的不正当诉求用来建构否定“另一半总过程”:以“剩余价值”的必要提留作为自由经济自身发展规律的正当性和内在合法性:自由和自由资本主义本身迫切需要的人类社会物质财富扩大再生产。为了达到破坏自由,蒙蔽人类常识和良知的目的,这个半通不通的伪学者,竟然不顾形式逻辑的基本要求,硬把完全不在“总过程”以内的“所谓”“资本原始积累”生扯过来修补其理论漏洞。
    
    “科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及其法哲学/国家学说:“深厚的人道主义哲学”曾经被捡过来, 偷过来,现在该被踩在脚下,代之以::九九归一,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的内核与终点:流氓无产阶级专政(dictatorship of “proletariat”),今天正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总纲第一条里面。
    
    方法论:
    
    伦理哲学。。。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祸害人类社会的,反民主,反自由,反文明,反人道,一句话, 反人类的伪科学。是敌视和践踏我们伟大的造物主所创造的一切良善事物与法则的魔道邪说。在今天创导重建“马克思主义”,实为逆天而动,与全人类为”敌”,也与中华民族为”敌”。
    
    (未完待续)
    
    作者:叶宁 *执业律师,多家中英文媒体资深评论员;享有盛誉的作曲家;著有:“权利宣言”;“自由法典”;”自由进行曲”“安魂曲-不朽者的礼赞”“1989—新世纪序曲” “皎洁的月亮””鹿回头”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通向地狱之路: 略论胡记“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叶宁
  • 马克思主义者必须站出来说话!/梁柱
  • 要全面恢复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主导地位/王子恺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下)/武振荣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下)/武振荣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中)/武振荣
  • 胡记“马克思主义工程”批评(上)/武振荣
  • 论民运人士对马克思的归档──民运中的马克思主义问题(3之1)/武振荣
  • 民运人士对马克思主义的收藏──民运中的马克思主义问题(3之2)
  • 论民运人士对马克思主义的批评/武振荣
  • “保先”整党为战争?胡锦涛仿效毛泽东要把各级政权“掌握在真正马克思主义者手里”
  • 马克思主义的命运一瞥/ 吴庸
  • 资本原始积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最后谎言 樸石
  • 改革,必须破除马克思主义的紧箍咒
  • 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文革残暴的思想武器
  • 阿尔都塞: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改造
  • 求实:马克思主义是野兽吗
  • 部分地方领导称马克思主义过时 中央花巨资整顿
  • 胡锦涛1995年谈树立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
  • 中共再次强调: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绝不能搞指导思想多元化
  • 对华援助协会曝光中共秘密文件,要求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
  • 中共中央正在建立一个全国性马克思主义理论网站
  • 中国举行哲学大会强调将继续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