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加坡的教训:限制学术自由和发展知识经济二者不兼容
(博讯2005年11月18日)
    新加坡---英国著名学府华威大学(Warwick University)最终决定不在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建校。这对新加坡当局不谛是一个深刻的教训,同时对新加坡吸引更多外国学生和学者的战略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可能也是这个岛国在发展知识经济的过程中遭遇的一个暂时性挫折。
    
     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该国的决策者就一直梦想把新加坡发展成从文化艺术到科学技术都兴旺发达的国家。作为减轻国家经济对制造业的依赖的一种战略,该国政府计划使国际学生的人数到2015年翻一番,即达到15万。 (博讯 boxun.com)

    
    华威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是唯一两个被新加坡经济发展局(Singapore's 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选中在这个岛国创办可以颁发本科学位的外国大学。
    
    其它的外国学府(以美国的居多)在新加坡有卫星校园,提供专业(通常是职业)教程,或与当地的大学维持某种联系。新南威尔士大学将是第一个在新加坡开放的外国大学,并将在2007年招收500名学生。
    
    与此同时,许多人对华威大学的拒绝感到不解。也许我们可以从华威的最高管理机构-理事会通过其48名成员表达的不快中找到答案。症结似乎在于该校的生活方式和名誉-实际上是“华威生活方式”。
    
    据英国新闻社《路透社》透露,华威理事会主要担心的是学术自由的问题。该校发表声明称:“由于学术界未给予积极的评论,理事会已经决定不再继续在新加坡建设第二个综合性的华威大学校园的计划”。
    
    据《路透社》报导,曾为华威大学草拟咨询报告的新加坡法律教授Thio Li-ann曾提醒该校,“如果学术报告披露了新加坡政策的负面性,其政府就会进行干涉”。新加坡要求外国教育机构决不能干涉其内务。因此两者之间显然存在价值观冲突。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华威大学曾要求新加坡当局保证保护其学生在集会、言论及进行宗教活动等方面的自由。(目前耶和华证人教的信徒们在新加坡受到了短期束缚,因为他们反对义务兵役制。)
    
    一个以学术研究著称的大学必须首先寻求这种保障,同时这意味著它认为存在某些有待消除的疑虑。华威显然不愿在没有得到学术自由保证的情况下就冒冒失失地创建大学。
    
    与其它一些大学不同,华威的专业和声望主要在于它的社会科学。这类学科要求学者提供的学术论文必须以大量分析和社会调查为依据。为了不让某些自己不喜欢看到的东西出现而限制学术研究的某些方面,这恐怕与新加坡当局吸引外国大学的努力是背道而驰的。
    
    华威大学也早该从新加坡著名小说家、学者林宝音(Catherine Lim)的经历和醒悟中汲取教训。林宝音1994年因在《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上发表题为“The Great Affective Divide”的文章而遭到当局的严厉批评。她在文中写道“政府与人民感情疏远”。只是到了今年,她才能在该报上发表自己的一篇文章。
    
    另一名学者契连•乔治(Cherian George)也同样因发表令当局不快的评论遭到指责。美国学者克里斯多夫•林格也因在《国际先驱论坛日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上发表了一篇批评新加坡当局对政治反对派采取围堵政策的文章而惹上麻烦。
    
    按照新加坡的标准,华威大学就得牺牲自己的学术自由原则,而这也许是这所大学的决策者们认为不值得在该国建校的原因。就此看来,华威的担心似乎不无道理。对于华威大学停止建校的决定,新加坡许多学者都三缄其口,默不作声。这进一步加剧了华威大学对新加坡当局干涉学术自由的担心。
    
    华威大学在《泰晤士报》英国名校排行榜上名列第八,其生源多样化是出了名的,学生来自各个不同的政治派别。
    
    例如,华威最近邀请作家拉什迪(Salman Rushdie)时并没有回避争议。拉什迪1989年发表的《魔鬼诗篇》(Satanic Verses)一书激怒了敏感的穆斯林,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甚至下达了追杀令(fatwa),以至于他至今仍活在死亡阴影之下。
    
    这种高度的学术自由在新加坡肯定是不会得到允许的,因此观察家拉曼(Rejini Raman)说该国还没有为华威大学进驻做好“准备”。
    
    但奇怪的是,负责制定国家经济发展计划的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既然知道该校独特的社会学科特征,为何还要去吸引它来新加坡建校?为了保持该国继续行驶在知识经济的轨道上,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将从华威事件中汲取什么教训?这一点值得关注。
    
    这起大学停办事件无疑会降低新加坡成为教育中心的机会,因为其它大学一直在密切关注该事件的发展。如果华威大学打算在一个学术自由不会受到限制的地方建校,东道主会张开双臂欢迎它。
    
    不过,新加坡不是英国,也不是美国。德滕彼斯(Benjamin Detenbeas)说,不管学术媒体出版什么内容,只要出现在新加坡主流媒体上就会受到政治谴责。德滕彼斯是一名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教授媒体心理学的美国人。
    
    简言之,学术自由与新加坡争取教育中心的愿望之间存在著一种紧张关系。但由于各种自由(如学术自由、言论自由和政治自由)是相互依赖的,因此某些联系在新加坡就不得不被切断,至少作为一种权宜之计。
    
    就华威大学而言,要是它知道如何更好地与其它持不同观点的人打交道的话,就更值得称赞了。毕竟,对自由的不同解释取决你所处的世界。
    
    来源:亚洲时报(撰文 Jaya Prakash )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