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心不可侮!——介绍有关教育部张保庆副部长的一组材料/姚国祥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5年11月17日)
    
    原抚顺市艺术幼师第一任校长、高级讲师
     (博讯 boxun.com)

    辽宁省学前教育研究会顾问组组长 姚国祥
    
    介绍一组材料。这些材料,都是从国内一些主要网站上下载的。其中包括国家通讯社新华社主办的新华网、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主办的人民网,等等。
    
    国家教育部张保庆副部长,在即将退休之际,通过报刊、网站等,为普通百姓、困难群众、贫困学生,说了几句真心话,表达了他对人民群众、对贫困学生的一片真情。虽然,张保庆副部长的多次讲话,并没有给广大群众解决太多的困难问题,但是,“一片冰心在玉壶”,他的多次讲话,还是受到了赞扬和好评,以至于在他被免职之后,许多“网民”都为他祝福,愿他安度晚年。
    
    这是因为,张保庆副部长,为普通百姓仗义执言,说出了真心话。高额的学费,已经成为国人“不堪承受之重”、 “挥之不去的痛”,已经惹得“怨声载道”。九成以上的百姓认为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不足,八成以上的群众对我国教育现状不满,而国家教育部的前任、现任部长以及其他有关领导,却对此置若罔闻,我行我素,张保庆副部长的多次讲话,“一石激起千重浪” ,是不足为奇了。
    
    我历次辑录的有关教育的材料,都来自国内的报刊、网站,其中包括国家通讯社新华社主办的半月谈、新华网,包括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等等,既没有泄露国家机密,又不会威胁国家安全。我看,危及国家安全的,倒是那些不得民心的种种举措。“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天地之大,难道就容不得说真话的人,难道就容不得为老百姓仗义执言的人。张保庆副部长已经退休了,“免职” 了,我们衷心祝愿他健康、长寿,晚年幸福!
    
    我们也衷心希望,国家教育部的前任、现任部长和其他有关领导,也能站出来为普通百姓、困难群众、贫困学生说几句真心话,当他们退休、“免职”的时候,也能有许多“网民”,为他们祝福、告别,而不是额手称庆!
    
下面是有关张保庆副部长的一组材料:

    

教育部副部长称高校学费偏高超过百姓承受能力
    
    2005年09月08日04:57 中国青年报
    
    近几年来,每到新学年开始的时候,身材魁梧、理着平头、乡音不改的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便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官员”。
    
    这位个性鲜明、敢于直言的副部长,在8月29日公开点名批评8省份推进国家助学贷款不力之后,最近几天,又接连在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人民网露面,继续宣讲那个已不再新鲜的话题———国家助学贷款实施情况及政策解读。
    
    其实与国家助学贷款相关的问题还有很多,其中一条就是“现在的大学学费是不是太高了”。就此问题,本报记者接连几次专门采访了张保庆。
    
    中国大学的收费是否太高
    
    早就有人惊呼:中国大学收的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学费!也有人不停地拿数据说话:现在的大学学费是10年前、20年前的数倍甚至上百倍,认为这是导致贫困大学生绝对人数增加的重要原因。
    
    记者看到,中国农业大学三四名同学当着张保庆的面,介绍了自己的家庭经济状况。他们的情况大体相似:来自农村或西部边远地区,全家人辛勤劳作1年,全部的收入只有 3000元~4000元,如果遇上天灾人祸、父母有病,家庭经济便脆弱得不堪一击。
    
    “中国大学的学费是不是确实太高了?”记者不失时机地逼问张保庆。
    
    沉吟片刻,张保庆点点头,回答说:“是有点高!”
    
    张保庆曾在很多场合不止一次说过,现在的大学学费已经超过了老百姓的经济承受能力,短期内绝对不能再往上提了。他甚至说,我自己就知道,我和我夫人两个人的工资加在一起,也只供得起一个孩子上大学。
    
    在教育部工作了26年的张保庆,是分管财务的副部长,中国教育这几十年投入支出的一本账,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让他犹豫的是,这笔账怎么算给老百姓听?
    
    大学收费是如何计算出来的
    
    中国大学的收费真的很高吗?张保庆认为,如果与中国每个家庭的现有收入相比,大学学费确实不低,但与国家对高等教育的整个投入相比,还只能算是一个小头儿。
    
    那么,现在的大学收费究竟是依据什么标准计算出来的?
    
    张保庆认为,高等教育的成本核算目前还是一个大难题。对教育成本通行的计算方式有两种:一个叫实付制,即当年搞项目所花的钱都要算在教育培养成本里面;还有一个叫权责制,则是要把所有用于支持高校发展,所有与学校有关的费用统统要计算在里面。实际操作起来非常复杂。
    
    ———譬如投资一个项目,建教学楼、科研楼或学生宿舍,是要长期使用的,这个成本当然不能集中在新入学的这一两届学生身上,由他们来全部承担,但具体如何来分解?按多少年折旧比较合理,还没有一个比较科学的统一标准;另外,还有校园征地的费用、水电网的铺设、大型科研仪器设备的投入等等,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费用应该算谁的?怎么个平摊法?
    
    ———现有的几千所高校不是今天才平地而起的,它们是历史的产物。学校建设历年的累计投入,如何偿还?人民币币值的变动,能否计算精确?还有,中国高校目前还没有像企业那样对离退休人员进行剥离,走社会化的保障之路。有些高校离退休教职员工的人数目前已超过了在职人数,学校的包袱背得很重,能够扔给谁?这个成本也不能不算。
    
    ———学生培养的成本不一。现在活跃在校园里的,有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成教生,各自的培养成本是不一样的;专业不同,学生的培养成本也差别很大。一般来说,医科、艺术、工科的培养成本高,文科相对低一些。学校与学校的差别就更大。
    
    清华大学一名本科生1年的培养成本大约为5.2万元,而一般院校的学生,培养费用可能只需两万元左右……
    
    张保庆所言不虚。今年 5月30日~31日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召开的“高校教育财政:成本、入学与学生资助”的国际会议上,
    
    北京师范大学首都教育经济研究院王善迈教授就作了《高等学校学生培养成本计量方法探讨》的专题报告,教育部财务司副司长、学生贷款中心主任崔邦彦也是这一课题的直接参与者。
    
    张保庆介绍说,对学费有两种核收方法,一种是按实际成本;一种是按日常的运行成本。考虑到中国的国情和成本计算的复杂性,我们选取了后一种办法。我们对高校生均年日常的运行经费进行过充分调研,高的超过1.4万元,低的在1万元左右,综合一下,按25%提取,每个学生每学年的学费定在3500元,现行的学费标准就是这样计算出来的。
    
    中国高校现在收钱收上瘾了?
    
    然而,人们的实际感受却相差很远,一名学生所交的学费要远远高出3500元这个数。张保庆严肃地说,大学高收费,责任在高校。因为对大学的学费标准,国家是有严格规定的,是不允许乱来的,但是一些高校总是想方设法,巧立名目掏学生口袋里的钱,这是不对的。所以,教育部三令五申,严格控制学费上涨。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掌管着财政大权的张保庆心里也有许多难言的苦衷,手里也有几笔轻易不敢算的账。
    
    这几年,中国高等教育的规模突飞猛进,由精英教育一步跨入到大众化教育,在校大学生人数由1998年的340多万猛增到今年的1400万。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可想像的事情。目前维系中国高等教育正常运转的经费大约需要4000亿元,而国家现有的实际投入只有800亿元,高校现在向银行借贷的总金额已经超过了1000亿元,差额部分就是各高校靠收学费填充的。高校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现在不是中国政府在办中国的高等教育,而是中国的高校在办中国的高等教育。”
    
    投鼠忌器的事情也很多。
    
    目前,我国全日制的研究生人数已经超过80万。在一些中央部属的重点高校,研究生的人数已经超过了本科生的人数。相比本科生,研究生的培养成本更高,而且是里外里都得花钱,对研究生不仅不收学费,而且在科研等其他方面,还要增加经费。张保庆说,关于研究生的收费问题已经研究10年了,但还是不敢轻易出台,直到最近,才选择了9所高校作为试点。顾忌的主要原因在于,本科生收费已经嚷嚷得不行了,担心引发新的不稳定因素。
    
    人才的培养,可以说是花费成本最大、周期最长的投资。试算一下,一个人从小学到接受本科教育,需要16年时间,如果再上研究生、博士生,差不多需要20年,加上教育的环境、条件还要不断改善,这些决定了对教育的投入是永无止境的,不可能不受到其他方面因素的限制和制约。
    
    发展中国高等教育有两条思路:一是大学生的所有费用全部由国家包下来,但是依照我们现有的国力,全部靠国家背是背不动的,如此一来,我们的高等教育只能选择小规模的发展模式,大多数适龄青年只能站在大学校门外;二是国家、社会、学生家长和个人共同分担现有的高等教育成本,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高等教育保持一定的规模并持续发展,从而满足老百姓日益增长的科学文化需求和愿望———让更多的学生享受到大学的教育。
    
    这真是一个两难选择,处在发展阶段的中国该怎么办?
    
    张保庆是个明白人。他响当当的话就放在这儿: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能以学校乱收费代替政府必要的投入;同时,我们要拼命抓好国家助学贷款这件事,帮助那些贫困学生顺利完成学业,走向自立,这关乎广大老百姓的根本利益,关乎中国高等教育能否继续走下去,所以我才说——— “这是个天大的事儿!” 作者:记者谢湘刘万永
    

教育部副部长称高校收费确实很高
    
    人民网北京9月7日 讯 记者关莹报道: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今天作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表示,贫困正增加是因为高等教育基数的扩大,而不是国家穷了,同时表示就当前老白姓生活水平,高校收费确实很高。
    
    张保庆说,今年来家庭困难学生的绝对数增加的比较快这正常。原来学校规模很小,98 年在校生为340万,目前已经接近1400多万人。高校的规模扩大,上高校的人多了,因此贫困生人数也就增加了。这不能说明国家这些年来变穷了,而是因为绝对数增加了。
    
    关于学费问题,张保庆表示现在的收费标准已经很高了。过去高校不收费,后来收一部分费用,现在收这么高的费用,客观上和不收费相比,确实加重了家庭和学生个人的负担。另外,虽然改革开放以来老百姓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但是整个社会生活水平还是偏低的,家庭收入很高的或者说有钱人还是极少数的。按照现在城乡老百姓实际收入水平,现在的收费标准确实很高了。
    
    正因为如此,2000年开始中央国务院、教育部、财政部、 国家发改委每年都发文反复强调要稳定收费标准,不能再提高。此外就是一定要做好资助高校家庭贫困大学生补助。收费加重了家庭负担,但是如果工作做得好,能够帮助家庭困难的学生完成学业,就弥补了这方面的工作。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表示坚决反对将教育产业化
    
    新华网消息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2日在网上回答问题。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表示坚决反对将教育产业化
    
    新华网消息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2日在网上回答问题时说,教育部历来是坚决反对教育产业化的,因为教育是一个要体现社会公平的最重要的部门,教育是一种崇高的公益事业,对凡是能够接受教育的人都要提供教育,所以将教育产业化违背了我们的办学宗旨,也违背了我们的办学方针,也直接违背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可以说,直接违背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个根本原则。所以产业化的问题,我们教育部是坚决反对的,是绝对不能把教育产业化的,教育产业化了,就毁掉了教育事业了。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当前治理乱收费有两个重点
    
    新华网消息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2日在网上回答问题时说,现在社会上对学校乱收费问题反映很大,国家已经把它当成一个纠正行业不正之风的重点工作来抓。当前治理乱收费主要是指有些学校、有些地方违背国家的政策规定,擅立收费项目,擅自提高收费标准,或者搞一些搭车收费。当前治理的重点是两个。>>>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本科生有钱也不准住单间
    
    新华网消息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2日在网上回答问题时说,到现在为止,我们规定全国的高校学生住宿费每学年是800到 1200元,在这个范围内调整是允许的。同时我们还规定了一个奋斗目标,就是421,我们希望为我们的本科生创造条件,4个人住一间房子,硕士生两个人住一间房子,博士生一个人住一间房子,当然面积是不一样的,这是从改善学生的学习生活条件来考虑的,但是收费标准还必须严格执行国家规定的收费标准。
    
    反正 我也要退了
    
    “这是一位很有个性的部长。”中央电视台一位当时在场的编导对记者说,“不带官腔,没有官话。”除了对教育问题的忧虑,张保庆的发言也有让记者难过的时候,“有一到两次,他提到,反正 我也要退了”,“他还说,‘我在教育部呆了二十六七年了,做事情我们都得凭良心。 ’”一位与张保庆相识多年的人士告诉记 者,今年61岁的张出身贫寒,他本人上大学就是靠国家资助才得完成,因此他天然地对帮助贫困生带有感情。在教育系统,张 保庆还有一段“名人名言”:“家庭贫困学生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 ,可先找自己所上的高中学校;高中解决不了,可找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教育行政部门解决不了,可借路费到高校报到;高校再解决不了,可以给我写信!”“要带感情做这个事情。”在发布会上,张保庆确实动了感情,“我们高校一天到晚到在做思想工作、德育 工作,如果这个学生家里有困难,就没人管,学都上不下去,那还有什么思想工作可做呢?”张保庆说,在贫困生遇到困难之后,“如果是一个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是党和政府出来帮助他,我相信这个人如果完成学业将来有所作为,他不会忘掉国家。”
    

国务院任免工作人员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被免
    
    新华网北京10月28日 电 国务院最近任免国家工作人员。
    
    任命李卫红(女)为教育部副部长,姜增伟、易小准为商务部副部长,钟攸平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副局长。
    
    免去张保庆的教育部副部长职务,张志刚、安民的商务部副部长职务,甘国屏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副局长职务,姜增伟的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职务。
    

新浪网友的话
    
    新浪网友 2005-10-28 19:17:25
    因为你那些话,我记住你了,部长晚年好,长寿
    
    祝人民的好部长退休愉快 !
    
    新浪网友 2005-10-28 19:26:03
    对张部长,除了敬佩还是敬佩,一位一直为普通百姓说话的部长,永 远记着您。
    
    新浪网友 2005-10-28 13:15:53
    张部长是好人啊
    
    新浪网友 2005-10-28 19:24:29
    支持张部长,现在像张部长这样敢于直言的官太少了。祝张部长退休 愉快。
    
    新浪网友 2005-10-28 19:05:00
    向张部长致敬
    
    新浪网友 2005-10-28 18:47:45
    希望有讲真话的人
    张部长退休愉快
    
    新浪网友 2005-10-28 19:12:05
    张部长,你是河南人的骄傲。
    退休后,身体健康,
    有时间回南阳 老家看看
    家乡人民欢迎你!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前高级讲师姚国祥:请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再说我国教育
  • 陈至立国务委员、周济部长:你们能为困难群众做什么?/姚国祥
  • 一个高级讲师的呐喊:但愿不要走过场─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姚国祥
  • 给《再谈我国的教育》补充两份材料/姚国祥
  • 前校长、高级讲师姚国祥:再谈我国的教育(触目惊心)
  • 姚国祥:对于几个重大问题的意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