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阿衍:略論大陆需要“理性、道德、智慧、力量”的融合
(博讯2005年11月14日)
在大陆,人民的现实生活中,特別是在政治領域中,和在輿論界裏,每當我們談論政治主張或一些個人的見解時,都脫離不開“理性、道德、智慧、力量”的融合。而作爲一流的思想家,他所注重的確實是道德和理性的最基本準繩,而且,不講究道德与理性的基本規範,在封建王朝裏就已经不行,而在今天就更不行了。這是因爲,沒有道德的行爲,便不能使絕大多數人樂意接受,而不能使絕大多數人接受的任何通俗的理念都是不高明的,甚至絕大多數是有害群體利益的。 (博讯 boxun.com)

      現在大陸政治局面只所以糟糕到了如此程度,就是因爲只有極個別的權威者很想執政道德理性化,但是,他們所擁有的領導群體已不是講究道德理性的種群,也就很難說什麽道德理性的标准化了。在中國,很多的文士學者,以及能夠得上政治家胸懷的人,儘管是滿腹經綸,三皇五帝如數地娓娓道來,天文地理地又無所不通,然而一旦涉足大陸政治運作系統,很少有能夠得心應手的,甚至已是沒有得心應手的應時決策,到是大多有正义感的人眼看著“鼠輩”紛紛輪番得志而無力回天,使我們不能不感到:其中還有更難理解、更難說清的道理依在或混淆着我们的視聽。

      我們感受到,許多政论家只是一介書生,真的不能成爲政治風雲人物,哪怕作爲一個即将崛起的政治新势力需要的幕僚,也難夠格,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很多擅長政治運作之設計的人,卻不善於在現實政治的運作中立足。因为在設計政治運作中時所表現出來的虽然清晰却不是精確,以及他那充分的自信心,虽也能引起雄圖霸略之主的注意,而且他個人还有進入政壇角逐的準備,但往往是因爲不入時更理性而被权家冷落,或被時代最终抛棄了。
      也是說,許多人做好書齋裏的政治學者絕對的可以,但讓他們做政壇上縱橫捭闔的高手就不行了,也只有産生一些能適應環境的具體工作者來完善這一事業才行。

     我們知道秦朝時期有個韓非子,他的政治謀略在當時已經是一流的,致使李斯、姚賈類的也相形見絀,直到今天我們還能感受到他的偉大,可是,他卻被幾個小人就關進了監獄然後被无辜的毒殺。大家仔細想想,象他這麽一個擁有大謀略的人,爲什麽卻被小人戕害了呢?我在拜讀梁一群先生的《韓非子一日一語》一書時,看到了梁先生的評語是多麽地精闢:“韓非沒有在現實政壇追逐名利的迫切需要,他只是象做學問那樣來對待現實政治。他太認真刻板了,以爲只要真理得到揭示,接下來就肯定是萬事大吉,一切順遂——他錯了。學問是學問,現實又是現實,兩者從來就沒有這般輕易地接軌合併過……”

  是的,我們都知道韓非的悲劇是封建帝王朝的制度不合理的犧牲品,而到了今天,在中國大陸,許多的政治角逐者不還是被害的被害、被關的被關嗎?我們在這裏,不妨分析一下,遠的如韓非、晁錯,他雖然能設計出一流的政治策略,但由於不切合實際地具體作爲,就很難不被一些小人、專門害人才能取而代之地的人戕害了,這種人,世間上又是太多太多。鄙人認爲,沒有切合實宜的政略不行,但沒有進入政治旋渦的適勢本領更加理性一樣地不行。也是說,能夠進入政治旋渦裏順勢運轉又能不同流地産生出自己的利益來,更不是常人所能夠的了。

  在我們的面前,時勢是實實在在的一個勢能,逆反它就將被它融化,順應它又很容易被胃化,所以,也就有了一個“度”的問題了,能把握住“度”的人,才是真正的政略家。
  作爲我們,在對中國大陸設計可行的政略時,雖然需要具備三個方面思考:“道德、智慧、力量”,但更重要的是你怎麽才能更理性地理解,你將取哪種条件唯你所用,針對什麽樣的人,你的對手又是採用著哪種?對於什麽事,應該採用什麽更準確的理性策略?當然,這個前提依然是:道德、智慧和理性還是力氣?

  而作爲主導者,他自然會把道德觀念放在主位,哪怕是很難做到。例如大陸的管理體系中人,他們根本就做不到,但他們還是要遵循,哪怕是陽奉陰違,也得提倡,要不然,就一天也穩不住,很快就要倒塌。同时,我們也確實看到了,大陸的管理者,從上到下,已經沒有了道德智慧加理性,只剩下了力氣,最終也就不難倒下。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道路。因爲他們是人民的對立者。他們不相信人民能對他們做些什麽。

  我認爲,上等思想主張的人,必須具備道德和理性的同时思考,中等思想主張的人,也須具備智慧思考,只有下等思想的人,才只會採用力量或不择手段的法子。而作爲一個領導體系,不論是處在什麽時候,什麽地方,如果不具備智慧和理性與道德這三種條件,也就不要說什麽優越性了。當然嘍,沒有勢力——力量時,也不行。但對於真正的強者來說,他們依靠的不只是勢力而是道德的感化和智慧的理性牽引。若僅僅依靠力量,那麽,對於它的人民來說,抛弃它,只是時間和準確了的方法的問題了。

  我們面對大陸管理者的殘酷掠奪和卑鄙鎮壓,也已經知道了它的強勢也只是一種表像,所以,很多的欲動者就急需大有作爲,驰骋在中原的疆场上,因爲他們急需溝通,急需扶植,急需用武之地,和及时拥有自己的实际利益,這也是中共滅亡的前提与先兆,也是邓派党人的非为的自然结果。
(Modified on 2005/11/1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各党派组合,利于政治事业的发展
  • 蜀狂:章子怡的屁股和中国人的脸(阿衍推荐)
  • 阿衍:大陆的官拿筛子过一遍
  • 阿衍:到歌厅找小姐也是执政为民?
  • 阿衍:革命的烈火何时燃烧?
  • 阿衍:谁能回天?我们该爱谁?
  • 阿衍:听听国内的不同的呼声,我们为什么不能利用呢?
  • 阿衍:争取民主斗争的阵势在国内应该全面地展开
  • 阿衍转:最优秀的指导者才能具有最优越的方略
  • 阿衍:中部长贺国强走基层想到的
  • 阿衍:關於呼應九評的中國政治機制戰略上的思考
  • 阿衍:人民都再说,社会是该变变了
  • 阿衍:关于中国应对新时期的政治机制战略上的思考
  • 阿衍:略论“道德、智慧、力量”在人们心中的位置与效应
  • 阿衍:只是理论没有行动是不明智的选择
  • 阿衍:中华民族应该具有新的政治理念
  • 阿衍:打杀假李逵的又一枚锋利的匕首
  • 祖国啊,我只想摆个小摊就满足了!/阿衍转
  • 阿衍:我遇到一位也准备从政的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