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军宁:改革已经走入死胡同
(博讯2005年11月13日)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情颇受各界的关注,一件事是医疗改革被人宣告失败,另一件事是朗顾之争的主角之一,顾雏军因经济问题入狱。这两件事情似乎为对更早发生的两个争论进行定性提供了依据。一个是关于教育产业化的争论,另一个是朗咸平与顾雏军关于国企改革的争论。由于这两场争论和两个事件,中国在改革问题上出现了两个界限分明的阵营,一个是以主张市场化改革的经济学家(常被称为主流经济学家)和体制内改革派为主的第一阵营,这个阵营有一定的主流、官方色彩。第二阵营以财会专家朗咸平、非主流经济学家、国企改革的受害者、愤怒的年轻人和民间网络活跃分子组成。这个阵营有一定的民间、非主流的色彩。虽然第一阵营并没有公开认输,但是第二阵营已经宣布了自己的胜利。第二阵营不仅认为自己取得了道德上的完胜,而且使第一阵营所主张的那种扭曲的、不公正的改革遭受了实质性的挫折,完全失去了民意基础,并迫使执政者调整在改革上的立场。不仅如此,在他们看来,主流经济学家们“已经集体失语”。当初那些经济学家们为顾雏军辩护,现在这些人还有什么好说的?执法机关似乎也站在第二阵营一边,把朗咸平送入监狱。现在,第二阵营的声音铺天盖地,第一阵营的声音稀稀拉拉,不成队形,处于被动挨骂的境地。医改失败和顾雏军被捕,使得两个阵营之间的天平完全倾向第二阵营一边。
     第一阵营的观点是什幺呢?第一阵营的人士通常认为自己是现实主义者,所持的立场是从中国的实际国情出发。他们的判断是,既然中国不可能实行一步到位、彻底的、全面公正的改革,那么,为了继续推动改革,对其中出现的扭曲、不公正和负面作用,也要加以容忍。他们完全正视改革被扭曲的可能性,主张哪怕用不正当的手段也要改出一个新体制来,因此他们在改革中常常向旧制度、旧利益和旧意识形态做出很大妥协。他们的判断是,扭曲的改革也胜于完全停顿的改革。他们的保守治疗可能延误病情。甚至,也许她们根本没打算挽救病人的生命,甚至在病人的药膳里面掺些毒药,让病人慢性中毒。 (博讯 boxun.com)

    第二阵营由各种各样、观点彼此冲突的支流组成,在中国的改革路向并无整体的思路。他们善于批判,却开不出药方。或者,开出的药方千奇百怪,相互矛盾。是反对第一阵营所主张的扭曲的改革迫使他们走到一起。他们指责第一阵营假改革之名行不公正改革之实,大搞官商勾结、官学勾结、学商勾结,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致使许多普通人的利益在这样的改革中受损。他们的立场是,宁愿全面停止改革,也不要扭曲的、不公正的改革。朗咸平就一再呼吁停止国企改革,他甚至认为国企应该继续是国企,根本就不应该改制。其中有许多人士认为,中国所面临的选择是,不是在公平的改革与不公平的改革之间,而是在改革与不改革之间。第二阵营中的诸多人士选择不改革,即使是公平的改革也不要。在宣布医改失败的研究报告中也透露出了这种立场。
    现在,第二阵营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主流经济学家,在第二阵营眼里,已是破帽遮颜,大型国企的改革措施已经叫停,而且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再有新的实质性改革措施出台。关于目前的改革,第二阵营已经作出了道德判断:这是一场扭曲的、不公平、尤其涉嫌瓜分国有资产的改革。对于这样的道德判断,第一阵营似乎也没有表示出来任何实质性的异议,最多只是说,这样的改革是迫不得已。
    中国目前的两大阵营虽然势不两立,不共戴天。据观察人,他们之间的差异并没有那么大。这两个阵营其实是同属一个阵营,即国家主义阵营。一个代表是当今的权贵,一个向往的是没落的旧制度。一个采取的办法是,政治上继续奉行国家强权,经济上推行权贵经济,结果,牺牲都由民众付出,收益全归权贵享有。另一个开出的药方却哗众取宠,想拉着中国走回头路,实际上这是中国人一条已经用几千万条生命验证过的恐怖的死亡之路。这两种思路都是诉诸政治上的强权。第一阵营是诉诸现在的强权,第二阵营是回到过去的强权。而中国改革的路向在本质上正是为了摆脱强权,不论是新的,还是旧的。
    中国的改革已经进入死胡同!改革尚未完成,但是已经走到尽头。改革自身已经成为烂尾楼,豆腐渣工程。因为中国的改革被迫在必须在扭曲的改革和全面叫停改革之间作出选择。社会上的改革压力越来越大,而改革的步伐却越来越慢,以至完全停顿。这就是中国目前的改革的现状。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电动车与代议士:一个宪政事件/刘军宁
  • 刘军宁的文章“没有民主就没有安定”和跟帖
  • 刘军宁:没有民主就没有安定(新华网论坛上的惊人文章)
  • 刘军宁:文明即驯化——用宪政驯服统治者
  • 刘军宁:宪政乃是咫尺天涯
  • 刘军宁:联邦主义:自由主义的大国方案
  • 刘军宁:当民主妨碍自由的时候
  • 刘军宁: 电动车与代议士:一个宪政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