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右翼,究竟是些什么人? (图)
(博讯2005年11月08日)
    
日本右翼,究竟是些什么人?

    
    
    
    
    
    【《看世界》编者按: 今年9期的《看世界》,以“记忆?还是忘却?”为题,大篇幅地刊登了本刊于4月至5月间,在日本东京对103名日本人就“我看中国”这一话题所作的问卷调查,不料即在国内引发了多种意见的争论,是耶非耶,见仁见智。当然,更有激愤的读者致电编辑部,怒斥我们是在表述“鬼子观点”,是“汉奸行为”。其实,我们表述的不是谁的观点,我们是想让我们的读者、我们的社会,尽可能地多听到一点日本民间的声音。古言“兼听则明”,我们以为听听这些声音至少是没有什么坏处的。所以,我们继续出动了特派记者,对一些日本学者进行访谈。】
    
    
    松本健一,日本丽泽大学国际经济学部教授,思想史专家,研究日本右翼多年。谈话就从日本右翼谈起。
    
    日本右翼,究竟是些什么人?
    
    ——《看世界》与日本学者松本健一对话
    
    本刊特约记者◎黄艾禾 刘婉媛
    
    对日本的右翼与民族主义者应该分别考虑。中国出现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会对日本的民族主义有一种反促进。实际上,在日本与其说是右翼分子的言论加剧了,不如说是日本普通的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被刺激起来了。
    
    “应把右翼与民族主义者分开来考虑”
    
    《看世界》:在许多中国读者看来,日本右翼在今天的日本势力是很大的,近年来右翼非常活跃,而且得到政府里许多高层官员的呼应和支持,是不是这样?
    
    松本健一:在中国人看来,中曾根康宏,石原慎太郎,这些人大概都可以归到右翼里去,实际上严格意义上他们不是右翼。他们只是民族主义者,或者说是极端民族主义者。所谓右翼,应该是在体制外活动的,而不是在现行的政治运作中来做事的,而且他们也不光是民族主义一方面,还有其他的各种流派,各种想法。
    
    《看世界》:那么右翼应该是怎么界定呢?
    
    松本健一:是指参加了右翼组织的人。在日本,真正登记在册的右翼组织成员,不到10万人。但完全准确意义上的右翼行动者,是不是有1万人都说不好。
    
    我的这个计算,并不是标准不同产生差异,实际上,他们是每个组织的成员,又同时参加好几个组织,每个组织的成员是重叠的,加上一些号称,数字就有了10万,日本全国右翼如果来个统一大行动的话,就不是10万人,而是1万左右了。
    
    《看世界》:在日本政府或者议会中有没有右翼?
    
    松本健一:现在日本大概没有一个国会议员出身于右翼团体。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么日本政坛是没有右翼的。但是如果说对右翼的东西有一种共鸣的话,这种政治家是有的,估计下来,也不会超过政治家人数的1/10。
    
    《看世界》:右翼为什么在国会得不到选票?
    
    松本健一:事实上,右翼好多人是出来竞选的,但事实是,他们一旦竞选,就处于全面崩溃的状态。一点胜绩都没有。普通的日本国民对他们不感兴趣。
    
    所以,右翼和民族主义,应该是分开来考虑的。
    
    在中国,去年以来出现了很多情况,亚洲杯足球赛上,放日本国歌时出现嘘声,后来还有更厉害的行动。这些事情会对日本的民族主义有一种反促进。实际上,在日本与其说是右翼分子的言论加剧了,不如说是日本普通的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被刺激起来了。比如他们开始讨厌中国,觉得中国怎么变得奇怪得不可理解了。
    
    
    “小泉不是一个有明确理念的人,他更多是一个情绪化的人”
    
    《看世界》:比如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至少是倾向右翼的?
    
    松本健一:小泉不是一个非常有明确理念的人,他更多是一个情绪化的人,他的行为不是出于一种很严整的理论,而是一种情绪,比如去看神风特攻队员的展览时,会掉眼泪。但是他还是自民党的一个政治家,从对朝鲜的政策就可以看出来,当时在人质事件时,别说右翼,民间也有种种要求制裁朝鲜的声音,但小泉没有动用制裁,他在政治选择上还是有一些自民党的很传统的东西。
    
    在日本人看来,小泉是个很难捉摸的人,性格多变,他不是有一贯行为的政治家,跟日本人的通常模式不同。他经常出人意料。
    
    《看世界》:那么小泉算是民族主义者吗?
    
    松本健一:我和小泉是一代人。在我的童年时,正是美军进来的时候。当时大家的印象就是,巧克力也是美国给的,粮食也是美国给的,美国守卫着我们,价值观就是这样。我们是喜欢美国的一代人。小泉大概也不会脱出这个窠臼。
    以今天的国会来说,几乎所有的议员都认为日本现在的状况,自卫队是没有真正的防守能力的。国会议员中,几乎没有一个人表示过希望美军撤出。但是在政治家里,也还有石原慎太郎这样的人,他是很早就明确表示希望美军撤走的。好多新右翼都是支持他的。
    
    《看世界》:那么现在真正的右翼到底是主张什么?
    
    松本健一:他们是很复杂的。这里有新旧右翼之分。旧的右翼,主导趋向是和美国携手,重视日美同盟,全面支持美国;新右翼有明显不同,当然它没有完全否定日美同盟,但认为不应都跟着美国走,认为应该根据日本的利益作出日本独自的判断,来选择他们反对政府支持美国的伊拉克战争,认为应该是日本自己来防卫自己。美国军队应该撤走。
    
    《看世界》:日本这几年来也有一轮民族主义的复兴,这对日本右翼是一种鼓励吗?
    
    松本健一:这几年日本民族主义活跃起来,这是事实。但这几乎和右翼的活动是没有关系的。民族主义情绪,应当说是日本全体人民当中形成的,它的背景是,这几年全球化的进程加快了,作为对它的一个反作用,生成了日本的民族主义。日本想要保持自己的独特性,不想淹没在世界的大潮里。
    
    我的看法是,1989年,冷战结束的时候,右翼就消失了。真正意义上的右翼,这时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我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但我和扶桑社的人是有明显差异的”
    
    《看世界》:扶桑社编的新历史教科书,是属于日本右翼的行动吗?
    
    松本健一:扶桑社的教科书,并不是属于右翼的活动或是它的延伸。这本书的编委,既想迎合美国,又想迎合国内生成的民族主义情绪,是出于这种想法编这本书的。当时他们邀请我成为7人编委之一。被我明确回绝。当时他们等我的回答,直等到第二天的早上6点。
    
    《看世界》:您为什么要明确回绝呢?
    
    松本健一:因为那本教科书有一个根本问题:它认为日中战争的责任,在中国,是中国引起的,这是我绝不赞成的,我的观点是,这完全是日本的错误而引起的,因为有“二十一条”,有日本政府的所作所为,才引起了日中战争。不光是关于中国,在整个涉外事件上,这本书都有把责任推给对方的倾向。比如日俄战争。当时俄罗斯是有不对的地方,但是它把责任全部推给俄罗斯了。还比如吞并韩国,责任全部推给韩国,说是因为韩国的朝廷无法理政了等等。整个是从这样一个思路来编这本教科书的。
    应该说,我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但是对日中战争的考虑,我绝不会认为是因为中国的不好而引起的,这明显是日本的错误,是日本做得不好。在这些问题上,我和扶桑社的那些人是有明显差异的。
    
    《看世界》:现在您和扶桑社的人还有来往吗?
    
    松本健一:这很复杂。他们中的代表干事叫西尾,是个德国问题专家,他完全亲美的。但也有些人原来曾是日本共产党。我和他们继续有交流,他们知道我不赞成他们的想法,但是我可以倾听他们的观点。
    
    
    “我不想从政。我想成为思想者,在体制外起作用”
    
    《看世界》:您对靖国神社的问题怎么看?
    
    松本健一:靖国神社的本质问题是历史问题。这也是我刚才说的,历史认识的两面性。这场战争,一方面是对美国的战争,一面还包含对中国的战争。我是很讨厌东条英机这样的人,但是日本很多人认为,和美国打一仗也是没办法的事,既然美国不太计较,把东条英机放进去也就放进去吧。但是从中国看,这些人是侵略者,供奉侵略者,不就是有意侮辱中国人吗?很多日本人没有意识到,这些战犯也是对中国的战犯,而他们觉得只是对美国的战犯。
    
    神道在日本是一个普遍存在,在日本各地也有其他神社,护国神社,是供奉日本军人的,那都属于是一种民间信仰。只有靖国神社这样一座神社是国家神社,实际上靖国神社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所以像现在靖国神社的做法,把战犯们混到里面,是错误的,因为你(指战犯们)必须要承担这个责任。这不仅仅是因为有中国的反对声音,也不仅仅是因为它是和东京审判相抵触,而是说,对错误的战争负有责任的这样一些人,是不能和普通的战死者同样供奉在靖国神社的。
    
    《看世界》:像您这样的意见,在日本有代表性吗?
    
    松本健一:我不敢说自己有什么代表性,但是我也曾在电视上发表自己的见解,在报纸上也写过文章,从反响上看,有相当多的人对我表示一种理解和支持。许多国民认为,我的这种解释方法是可以接受的。
    
    好多包括欧盟在这里的人,对于中国和日本对靖国神社的争论,搞不很清楚,我这样跟他们解释后,他们就容易明白了。为什么日本政府对这么简单的道理不能采取一种同样的思路,很好地解决问题?
    
    《看世界》:政府没有考虑过您的意见?
    
    松本健一:我是从研究的立场,一直对政府持批判态度,我这样一个人的学说,政府大概是不会采用的。
    
    当时美国《新闻周刊》、英国《经济学家》,都曾经采访过我,说你这样的人应该进入政府。你这种思路更具有实行性,可行性。但作为我个人的做人原则,我是不想从政的。我是想成为思想者,在体制外起作用。
    
    我一直是这样的,我写了很多东西,认为日本在战争中是错误的,是侵略战争。当时一些日本右翼对我是很讨厌的,甚至在机关报上说“把他杀掉”,那时经常有人拿着刀就闯到我的住处来。但是我明显感觉到,从1989年以后,这种情况就终止了,在日本右翼当中,出现了很多“应该听听松本先生的想法”这样的声音,他们也觉得,应该通过正当的途径去了解历史。
    
     来源:看世界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日本右翼叫嚣两小时消灭中国海军(图)
  • 和日本右翼势力斗争到底 (图)
  • 刘晓波: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 赵昕:论日本右翼的“进入”史观
  • 中国民间人士将赴东京舌战日本右翼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诉日本右翼作者案开庭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日本右翼侵权案今日开庭 (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日本右翼侵权案明日听证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两名日本右翼分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