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将中国的苦难转化为人类的精神价值―写于《亚太写作者网络》会议
(博讯2005年11月08日)
    对于中国人,喜剧总是独幕剧,而悲剧常是多幕剧。但是,命运在使中国人体验更多痛苦的同时,也使中国的自由写作者获得了更深刻地理解人性的可能。喜剧永远不会具有悲剧那样震撼人心的文学艺术魅力,因为,悲剧比喜剧更接近人性。
    
     向往自由的心灵是文学诗意和美感的永不枯竭的源泉。而心灵在自由被剥夺状态下承受的人性苦难,乃是文学创作丰饶的金矿。最动人的文学的诗意和美感来自于人性的苦难;没有人性的苦难,就没有文学。―― 这是残酷的,但也是真实的。 (博讯 boxun.com)

    
    在丧失自由的人性苦难中,心灵对痛苦的理解才最锐利,对悲哀的感受才最生动,对爱情的追求才最真挚,对自由的向往也才最绚烂。而锐利的痛苦、生动的悲哀、真挚的爱情,和对自由的热恋,是伟大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
    
    在中共暴政统治下的五十六年间,八千万中国人因政治迫害、思想迫害,和其它社会灾难失去了生命;难以计数的思想犯、良心犯、政治犯被处死,被囚禁,被流放。中国人为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人性自由所承受的苦难,比任何其它国家的人民都更加深重。如果说人性的苦难是文学创作的金矿,那么,当代中国就拥有人类有史以来最丰饶的文学创作的资源,中国的苦难就是产生一个辉煌的文学时代的基础。
    
    不过,人性的苦难只是文学创作的基础,而不是文学本身。人性的苦难只有通过中国自由写作者的笔,升华为自由的哲理和生命的史诗,才可能转化成为不朽的精神价值。
    
    人世间有千难万难,最艰难的要数中国自由写作者的创作。他们不得不为自由的写作承受严酷的政治迫害,甚至可能失去自由,踏上苦役犯的命运之路;他们的作品由于官方严密的出版检查制度,而无法出版;凝聚着他们辛劳和血泪的手稿随时可能被秘密警察搜走、毁掉。正因为如此艰难,中国的自由写作者是孤独者,他们的人数像清晨天空中的星辰一样稀少,尽管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
    
    中共暴政一方面不断制造新的人性悲剧,另一方面又指使百万御用文人,用谎言来伪造历史,以掩盖真实的苦难。如果中国的苦难最终被埋葬在谎言伪造的历史中,中国的文学就失去了复兴的希望;中国所承受的惨痛的人性悲剧,也就丧失了成为精神价值的可能。
    
    孤独的中国自由写作者必须用小说、诗篇和其它文学形式,承担起拯救真实历史的职责,在中共暴政摧残自由精神造成的文化废墟间,重建心灵的家园;在中共暴政摧残自由写作造成的文化荒漠间,开拓文学的绿洲。
    
    中国深重的人性苦难预言着中国文学的一次伟大复兴。当人性的苦难经过自由写作者的努力,变成自由的哲理和生命的史诗,变成精神价值的时候,我相信,这种精神不仅属于中国,同时也属于整个人类――与自由人性一致的精神价值,一定超越国家和民族的界限。
    
    作为一个中国的自由写作者,我希望世界上所有关心人类文化的人们,关注中国自由写作者的艰难和孤独,并给我们以道义的支持。因为,我们――中国的自由写作者,正在创造必定属于人类的自由精神价值和文学之美。
    
    不过,我们创造的精神价值是否能成为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中国自由写作者的作品,能否及时地翻译成其它世界性文字。
    
    世界不可能从中国当局的官方宣传中了解真实的中国,唯有中国自由写作者的作品才能向人类讲述真实的中国。成功的文学翻译则是一座桥梁,中国的苦难将通过这座桥梁走向世界,并转化为人类的精神价值;世界探询的目光也只有通过这座桥梁才能寻找到现代中国文学的真正魅力,才能寻找到真实的中国。
    
    国际笔会,及其它任何关注中国自由写作者的组织,如果愿意成为这座伟大精神桥梁的设计师和建筑师,艰难的中国自由写作者们将感到欣慰。
    
    不久前,中国文化复兴运动基金会已经在悉尼注册成立。这是中国的自由写作者为重铸中国文化的自由之魂所作的努力。希望关心和热爱中国文化的朋友们,给基金会提供宝贵的支持。基金会愿意将中国自由写作者的作品推荐给国际社会。最后,我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自由写作者的作品翻译――以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的名义。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七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袁红冰:共产党在戕害中国军队
  • 陈弘莘:袁红冰的眼睛-诗的栖息地
  • 袁红冰:中国新诗的困境
  • 袁红冰:冲天一怒为尊严
  • 袁红冰:官办知识分子是人民苦难的原罪
  • 袁红冰:中国史学的伟大历史使命
  • 袁红冰:中国现代文人为什么仇视英雄的概念和情怀
  • 任诠:读袁红冰教授的的《世界不应低估中共杀戮的意愿》
  • 风流倜傥、羁糜不拘——袁红冰单挑中共女大使傅莹/天虹
  • 袁红冰:公开信――就陈用林出逃致傅莹大使
  • 袁红冰:祭六四圣血----写于悉尼纪念六四大集会
  • 袁红冰:六四血,我生命的图腾
  • 愿做一根压死骆驼的稻草—一名大陆人士读袁红冰《中国呼唤大政变》有感
  • 千载云: 圣山神鹰——写给袁红冰先生
  • 袁红冰:联邦中国议会选举―以和平方式决战中共极权专制
  • 史山:驳张雁“驳袁红冰文”
  • 袁红冰:道德法律化的悲剧----儒学的历史命运批判
  • 张雁:驳袁红冰《召唤中国文化复兴运动》一文
  • 任诠:评袁红冰的《为法轮功辩护》
  • 袁红冰驳斥星岛日报不实报导
  • 袁红冰就赵晶政治庇护被拒回应移民部(图)
  • 安魂曲评袁红冰的助手赵晶女士的政治庇护被拒
  • 中国外交部呼吁澳正确处理袁红冰申请政治避难案
  • 自由派法学家袁红冰出逃投奔自由
  • 袁红冰:我为甚么要逃离中国(图)
  • 美国之音采访逃离中国的学者袁红冰
  • 出逃法学家袁红冰接受新唐人独家采访
  • 中国异见人士袁红冰访问澳洲申请避难
  • 袁红冰出逃澳大利亚的缘由
  • 袁红冰可能携带机密资料
  • 贵州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袁红冰向美寻求政治庇护
  • 中国自由派法学家袁红冰出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