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英年早逝的杨春光/老戚
(博讯2005年11月01日)
    杨春光更多文章请看杨春光专栏
    将近上班时间才打开电脑,来到了自由中国时政论坛。突然瞟见一个震惊的题目:
     东海一枭:沉痛悼念杨春光! (博讯 boxun.com)

    但却无法打开,我便急急拔了电话给老枭。从电话中得知诗人杨春光先生死于脑溢血。
    我和老枭交谈了几句。然后便出门上班。
    我毕竟是个靠上班养家糊口的穷人,和老枭没办法比。
    “民主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我望着满街闲散的游人。感受着晴朗的天气。念叨着老枭这首小诗,也顺便为英年早逝的杨春光不值。
    我慢慢梳理着和老枭在电话上的交谈:
    “老枭吗?杨春光怎么啦?我看见那篇贴子的题目,却看不见正文。”
    “杨春光先生过世了。他不是有的脑溢血吗?前段日子辽宁有个郑贻春不是被抓、被重判吗?他一直为此事操劳。又是在海外网站退dang;又是撰文为他呐喊。也遭到了当地警察的警告、搔扰……”
    “去年的脑溢血不是治好了吗?当时在你震旦文化网站上你和杨银波还为他募捐。我因为经济紧张,才捐了100元,还写了一篇短文《千里送鹅毛》。”
    “喔,记得,记得。我近来还和贵州一个诗人为他和海外一些学术团体联系,为他争取到海外进行讲学和学术交流的机会,事情已办得差不多,谁想到却突然……”
    “所以说,每临大事有静气,许多人都是说说而已,有几个人能做到。写文章、写诗歌。愤怒都可以。但不能总是把情绪带到文章外。过后该干吗还是干吗。该喝就喝,该爱就爱;该唱就唱。那种伟大崇高的感情要放下。重新变成一个凡夫俗子。因为没有你一人,地球还是转的。象你也是一样,妹夫一点小事便搞得方寸大乱。”
    “是的,是的。我投入太深了。”
    “你看见我那篇《林樟旺能否回家过中秋节》吗?”
    “看见了,议报说是佚名,我一看便知道出自你手笔。”
    “所以说前段日子邀请你到北海散心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还可以再找机会到北海看看大海、美女游泳、踩踩沙滩。”
    “好吧,一定,一定。”
    “由你自己决定。就这样,先聊到这里。”
    
    可怜杨春光先生抛下幼子和年轻妻子蔡东梅
    。就这样倒在争民主、争自由和专制搏击的战场上。
    
    我和杨诗人唯一缘份是在老枭办的震旦文化网上。我和他都是专栏作家。知道他是一位在军队呆过的诗人。他是中国第三代诗歌的主要辩护人之一,是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流派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和理论奠基人,现在主旨进行后现代解构政治中心权力话语的本土化先锋写作。他从事诗歌创作18年,在80年代的诗坛曾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暴。他主编出ban有《中国当代青年诗人大辞典》等。迄今已经在海内外上百种报刊发表诗作和诗歌理论研究论文等500 余件,创作诗歌作品3 千余首,部份作品被译成英、日、法等文,现代诗歌评论60余万字左右,其主要作品90% 至今因强烈的反极权话语仍遭大陆埋没。
    89年时积极投身学动,为那场伟大的爱国民YUN动奔走过、呐喊过。
    因此也让当局迫hai。
    
    杨春光一直坚持认为,诗人关注和干预生活,就必须关注和干预政治人权生活,而且,我们从以上论及的已知,政治人权生活是人生的最大和根本生活。不关注和干预政治人权生活,而只关注和参与所谓的无病呻吟的日常生活,这不能成为我们作为一个民族灵魂精英的写作人生的责任要义与根本快乐生活。因为,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就在于:人有政治人权生活,而动物没有。在我们专制国家里,我们老百姓的政治人权生活是从根本上被奴役着的,也是从来没有过什么政治自主(特别是没有选举和公决参与)人权的,即已丧失了作为每一个人都应必须基本具有的政治生活自由权利。而我们诗人、作家都应该是、或者都在自以为是人类种族群中的精神灵魂工程师或形而上世界里的思想贵族,那样我们就更不应该没有、或丢弃、或不顾我们必须时刻具有的这一比本身即在虚体物化生命还重要的永在实体精神生命——人之所以是人的政治人权权利与权力!
    
      但见时下我们的有些诗人是怎样总是大讲写作人性的?他们总是把写作政治人权生活认为是非人性的,而且,不管诗歌是歌颂政治的还是批判政治的,凡是诗歌涉及到政治和政治人权的,其都被他们认为是不人性的云云。有这种认为的,他们还不以为这是多么荒唐而又极其无知的,反倒却以为这是多么多么非常明智的。如果有谁不这样和他们一样认为,他们还要斥之为“弱智”也。真是岂有此理!他们也许真的就不知道,人性一旦失去了先进制度的政治人权性,人也就会真正地失去了人的善良性。就如我们的现存社会一样,由于这个现存共党政权一直是坚持着侵害、压制和剥夺人权的所谓中国特色社HZY极权专制的制度,所以我们社会人人几乎没有基本人权,并因而造成了从上至下腐败不堪,人伦道德低下,物欲横流,人欲膨胀,社会风气每况愈下,人心普遍利欲熏心,人和人交往之间除了利益权衡就是尔虞我诈,人与社会越来越黑暗不堪,也就越来越不利社会人的自我生存环境。从而也可以一言以蔽之,人之所以有人(善良)性,就是因为人有(文明)政治人权性。人一旦没有了文明政治人权性,人就失去了善良的人性,人就如同低级动物一样成为恶劣的兽性(发作)。希特勒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M等历次整人运动,其都是兽性发作的结果。
    
      我们诗人的诗歌写作,是人的社会存在的高级社会存在的主客观反映,是属于社会意识形态的艺术再现,其既是在反映社会存在的,也就主要是在反映人的社会政治权利及其派生的人文历史最高现实虚构真实等等。这即是属于社会政治监督机制的人生艺术参与机制,又即是社会政治人权的高级人权表现形式,当然也可以普遍日常化地表现为人与人之间的各种社会存在之美学欣赏以及这种纯艺术人权关系等等。人类社会越是向前文明发展,就越是少不了诗歌等文学艺术的高级政治人权自由表达的推动参与作用。如果说,文学艺术是表达人性的,那么,人性的基本内容与要义所体现的就是人的政治人权性。如果没有了人的政治人权性,所谓人的善良人性就是根本不存在的了,也可能将是非常抽象存在的,或者就只会剩下了人的恶劣人性了。所以,我们诗歌文学艺术要想真正坚持弘扬我们的这种人文、人性艺术精神实质,我们就必须经常关注和坚定干预政治及其政治人权社会人生,如此,我们的诗歌文学艺术,才能为我们的社会与人民担当起社会道义与责任来,才能在社会人文历史的不断发展进程中,永远起到它干预政治、扞卫人权和推动人类历史文明进步的伟大作用。
    
     
    他曾发过短信问我是不是四川的老威。我在短信中把简历回过去。但没有答复。
    然后知道他病了。
    大家为他募捐。然后杨银波和他的夫人天天通报他治疗的进展。然后知道他病逾出院。
    很为他及妻子及幼子高兴。
    也为海内外朋友们的义举感动。也明白了两个事实:许多民主人士大都穷。而穷是无法投入民YUN动的。
    这是当局高明和卑劣的地方。
    那是去年底的事情。然后震旦文化网让黑手关闭了。
    以后就是在海外网站发现他又可以上网;可以写诗、可以作文。便很为他、为东北、为中国的诗歌、中国的民主事业高兴。
    知道他在* **公开退dang。在议报看见他为郑贻春呼吁,我还签了名。
    又陆陆继继知道辽宁的邪e力量一直在威胁和敲打他。
    杨诗人就是这样抱着病躯在邪e力量的持续不断的打压下猝然离世。
    在杨诗人倒下之后,东北及中国的民主历程步子会迈得更快吗?悼念诗人最好的举动便是更多人站出来为结束独cai统治继续奋斗!
    诗人杨春光先生千古!
    老戚
    2005、9、19
    
    老戚家园
    http://zyzg001.126.com
    http://zyzg2005.126.com
    
     2005-9-20 09:41 P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超一流美女——卢雪松/老戚
  • 请老枭将正义进行到底/老戚
  • 仰卧街边的老人/老戚
  • 阿勇之死/老戚
  • 失踪的民主使者郭飞熊/老戚
  • 阳光男子肓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老戚
  • 我爱贝拉/老戚
  • 谁偷了老周的营运三轮车/老戚
  • 谁黑了自由中国和震旦文化/老戚
  • 蚌埠恶人桑殿鹏/老戚
  • 人大是个“养老院”/老戚
  • 声援高智晟大律师/老戚
  • 工头靠什么富?/老戚
  • 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老戚
  • 哪个医院愿收治我病危的大嫂?/老戚
  • 死亡之城——平舆/老戚
  • “植物人”参政议政/老戚
  • 黄花菜都凉了/老戚
  • “民工之歌”是奴隶主的赞歌/老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