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爱贝拉/老戚
(博讯2005年10月29日)
    
    毕乔林真幸运,竟然遇见马克西梅奇。
     这是《贝拉》里有趣的人物。这是一个在危险、艰苦和战斗中千锤百练的高加索老兵的典型。他的脸晒得黑黝黝,显出严峻的威光,他的举止愚钝而又粗鲁,可是他有一个美丽的灵魂,一颗黄金一样的心。 (博讯 boxun.com)

    纯粹的俄罗斯精神!
    从俄罗斯的大自然承受了慈爱的灵魂、慈爱的心。
    他曾经长期担任过困难的、艰巨的职务,参加过流血的战斗,在深山在塞中度过隐遁的单调的生活……
    我不明白我们的民族为啥孕育不出如此简练的普通人!我们匮乏、单调的生活只能把人压榨得狡猾又贪婪、压榨得眼冒绿光,怎么会有如此博大的的灵魂呢?
    还有贝拉。
    马克西梅奇:“她实在长得漂亮;身材苗条,有一双象羚羊似的黑眼睛,一直照彻你的灵魂。”
    毕乔林出了神,眼睛一刻也不离开她。可是凝望她的不止他一个。我们作家笔下能出现如此纯净的少女吗?在弥漫着妖雾的大地上,你还能寻找到如此拔动你心弦的少女吗?在中国的乡村和城市,伪现代化下的少女让遭踏得如同一个饼印;一脸俗气,徒有其表的塑料花!
    “咱山村里有许多美人儿,
    眼睛象星星闪耀在夜空,
    爱上她们是鸿运高照。
    ……
    准尉毕乔林的进攻开始了!
    但贝拉冷淡地看待毕乔林每天给她送来的礼物。不屑地把它们推在一旁。他长期毫无效果地向她献着殷勤。
    我知道今天的农家女是抵御不了金钱的强攻的!甚至为了金钱嫁给狗官、恶棍、八十多岁的台弯佬!今天,我们几乎找不到一个幸存的“贝拉”。幸存的“贝拉”也让贫穷压垮了。正如湖南的“鸡头村”那群如花的少女如其嫁给穷困的年轻人,不如让“鸡头”带领走上一仅靠一张床便可致富的道路!
    绝望的毕乔林问她?
    “我真要死了,你说,你是不是会快乐一些呢?”
    贝拉沉思起来,一双黑眼睛一刻也不从他的身上移开,然后莞尔一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握住她的手,开始进行劝说,要她来吻他,她软弱无力地抗拒着,只是重复地说:
    “我请求您,不要、不要!”
    这是多么优雅,同时又是多么忠实于天性的性格特征啊!大自然从来不会自相矛盾,而深刻的感情、坦率的胸怀所表现出的美质和优雅,在一个粗野的契尔克斯女人身上。如同在一个雍容华贵、教养有素的女人身上一样。……。自由山谷的半开化的女人,站在你的面前,她的这种柔和,这种构成女人的全部魅力和女性特点,是这样令人神往地打动你……
    准尉骄傲地向马克西梅奇坦言:
    “不过我向您保证,她将是我的人……”
    毕乔林有其骄傲的理由,不久他便知道,贝拉第一眼看到他时就爱上了他。是的,她是这样一种感情深刻的女性性格;看到男人时,立刻就会相爱,可是,却不会立刻向他承认爱情。她不会很快就要委身于人,可是一旦委身于人之后,就再也不可能属于任何别的人,甚至也不可能属于自己……
    不久,贝拉的父亲遭人杀戮。毕乔林花四个月的时间呵护陪伴她。
    但有一天贝拉脸色苍白、神色凄惨告诉马克西梅奇:
    “现在,我觉得他并不爱我。”
    她哭了起来,然后骄傲地抬起头,擦干眼泪……
    马克西梅奇告诉她,她要是再这样发愁下去,那只会使毕乔林更快地厌烦的。
    “对,对。”她答道:“我要快乐起来”她大笑着,拿起了羯鼓,在马克西梅奇身边唱歌、跳舞、蹦跳起来。不过,就连这边没有持续多久,她又投到床上用手遮住了脸。
    从未和女人打过交道的马克西梅奇有啥办法呢?有一刻工夫,两人都沉默着……
    毕乔林向马克西梅奇如实披露自己的心病。
    “我有一种不幸的性格,是教育还是上帝?这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我是造成别人不幸的原因,那么,我自己也并不稍微幸运一些。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享受一切用金钱所能买到的欢乐,当然,这些欢乐使我感到了厌烦。我爱上交际场中的美人,也被她们所锺爱。可是她们的爱情只是刺激了我的幻想和自尊心。而我的一颗心空虚的……学问也使我厌倦我看到无论是名誉或是幸福,都和学问毫无关系。因为最走运的都是不学无术之辈。得到名誉只要机灵圆滑就行。来高加索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刻。当我第一次把贝拉抱在膝上,吻她的漆黑的鬈发的时候,真以为她就老天爷可怜我,给我送来的安琪儿……蛮女人的爱情比名门闺秀的爱情只略胜一筹,她的无知和忠厚也和名门闺秀的媚志一样令人生厌……一天比一天空虚令我只剩一个办法,旅行。
    
    毕乔林就对可怜的贝拉冷淡起来了。而贝拉却更厉害地锺情于他。
    后来,贝拉出事了。她让当地的恶棍强抢并打伤,刚好出外打猎的毕乔林和马克西梅奇遇上了。马克西梅奇把坏人打伤并赶跑,两人跑到贝拉身边——她负了伤,血象小河一样从伤处汩汩流出……
    大约晚上十点钟,她神志清醒过来,张开眼睛呼唤毕乔林,然后一直不断的胡话。毕乔林默默地听着,把头伏在手上,他的睫毛没沾过一滴眼泪。
    临终之前,她用嘶哑的嗓子喊道:
    “水!水!”
    毕乔林的脸白得如布帛,抓起一只杯子,斟满水,递给了她。
    她喝过水,立刻觉得舒服了一些,过了约莫三分钟,她去世了。……面无表情的毕乔林坐在地上,树荫下,用一根短棒在沙上画些什么。马想安慰他,他抬起头,笑了起来……这笑声令马浑身发冷。
    第二天一大早,贝拉安葬在要塞后面,围墙的旁边,就是她最后一次坐过的地方,她的坟墓周围,蔓生着白色金合和接骨木的灌木林。……
    大约过了三个月,消瘦了许多的毕乔林离开要蹇,马克西梅奇再也没瞧见他啦!
    
    
     2003、4、18 老戚读书札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偷了老周的营运三轮车/老戚
  • 谁黑了自由中国和震旦文化/老戚
  • 蚌埠恶人桑殿鹏/老戚
  • 人大是个“养老院”/老戚
  • 声援高智晟大律师/老戚
  • 工头靠什么富?/老戚
  • 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老戚
  • 哪个医院愿收治我病危的大嫂?/老戚
  • 死亡之城——平舆/老戚
  • “植物人”参政议政/老戚
  • 黄花菜都凉了/老戚
  • “民工之歌”是奴隶主的赞歌/老戚
  • 《钦州日报》别把钦州人民当“白痴”/老戚
  • 妓女合法化的十大好处/老戚
  • 老戚: 林樟旺能否回家过中秋节
  • 老戚:声援老枭,声援林樟旺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