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偷了老周的营运三轮车/老戚
(博讯2005年10月29日)
    
    钦州的治安非常糟。
     城中南住宅小区尤其严重。 (博讯 boxun.com)

    曾说农村“治安基本靠狗。”
    城中南治安的第一功臣首推狗。这证明钦州城中南和农村无异。而城中南有一个别墅群号称“钦州中南海”,富人区如此。其他住宅区的情况又好到那儿呢?
    不管钦州官员是如何海吹“大工业、大旅游、大港口。”
    钦州就是一条村庄。
    钦州330万市民仍是村民。
    构建和谐中国首先要构建和谐家庭,单位、社区、城区。中国人已大多由单位人变成社区人。
    彼此还异常陌生(因来自不同的行业、单位、阶层)
    如何在社区里安居乐业便是每一个市区、居委政府考虑的首要问题。
    但城中南显然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地方。
    在“钦州中南海”边缘曾搭了一座治安亭。每晚十二点钟前有两三位民警或治安的执勤人员。后来不知何故治安亭竟让撤走了。
    最要命的是我入住此小区六年多了,小区仍然没有路灯。
    夜晚狗一吠,整条街,整个社区和农村无异。在如此糟糕的治安硬件下,能算是安居乐业吗?
    社区也曾动议集资请联防队。但众口不一,有的居民说:“请联防队?说不定他们伙同盗贼一起来个里应外合。”所以就一直不了了之。
    有这种组织召集功能的当然只能靠社区居委会。
    小时住在四马路,便称四街居委会为“街政府”。
    现在城中南社区居委会也成立运作多时。除了老人娱乐室显眼外(实质是麻将馆)。也不知居委会有何丰功伟绩。
    小区乱糟糟的治安他们不清楚吗?
    居委会也许认为应是派出所的责任吧。而城中南社区是向阳派出所的辖区。派出所的警力也许严重匮乏。
    不管黑夜或白天,城中南社区的案发事件层出不穷。让居民常常生活在恐惧里。
    上周四晚才九点多钟。靠营运三轮车搭客为生的老周家出事了。
    当我走近时发现老周家聚拢了不少街坊。旁边停着一辆警车。
    一高一矮两警察正在询问老周及其妻子。警察走后我问了一下老周情况。
    原来是三轮车被贼佬偷走了。
    “你为什么不开回家里放?”我问他。
    “一般情况下我们两公婆轮流驾驶的,我老婆刚刚开回来,我还未下来,车便不见了。”
    街坊们议论纷纷。
    有两个明显的意见:
    “贼佬偷了拆散卖给收废品的;或卖到效区或乡镇、交警少到的地区。”
    大家对报警没有信心。
    我也只是认为警察仅是记录在案罢了。警察无力也无心为你破案。
    除非有钱人或有权人的东西丢了,警察才会重视。
    平头百姓丢了东西只能自叹倒霉。
    后来在议论中一搞装修的街坊说:“有没有本事的关系。十八一家人都去香港打工,湿湿碎。”
    一在财政上班的女街坊委婉指出:
    “不能这样说的。”
    老周是三重损失。
    第一,不见了一辆三轮车;第二、不见了三轮车上的一切证件,特别是营运证,是非常昴贵的。钦州政府已有取缔三轮车营运的意图,早就一律停办营运证。老周不知能否重新办证。且重新买车后原来的营运证也跟着作废,需办新证。第三、老周夫妻一家靠三轮车谋生,现在连开饭都困难。
    这是一个黑心的贼佬。
    青年街坊说:“老周向警察透露说走不出这条街。”
    意思是老周怀疑是这条街的人内外勾结干的。
    女街坊有点愤怒了,认为老周的怀疑很愚蠢。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怎么能无端怀疑呢?这不令人寒心吗?
    这条街有富人亦有穷人。这条街曾有多人遭殃过。这条街的人不可能齐心。贼佬使人愤怒。警察的无所作为使人失望。而老周的无端怀疑也令人寒心。最寒心的是整条街的人心就象一片沙漠。
    
     2005、10、2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黑了自由中国和震旦文化/老戚
  • 蚌埠恶人桑殿鹏/老戚
  • 人大是个“养老院”/老戚
  • 声援高智晟大律师/老戚
  • 工头靠什么富?/老戚
  • 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老戚
  • 哪个医院愿收治我病危的大嫂?/老戚
  • 死亡之城——平舆/老戚
  • “植物人”参政议政/老戚
  • 黄花菜都凉了/老戚
  • “民工之歌”是奴隶主的赞歌/老戚
  • 《钦州日报》别把钦州人民当“白痴”/老戚
  • 妓女合法化的十大好处/老戚
  • 老戚: 林樟旺能否回家过中秋节
  • 老戚:声援老枭,声援林樟旺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