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大是个“养老院”/老戚
(博讯2005年10月25日)
    人大一直给我的印象便是养老院。
    人大各代表基本是从党政机关捞得盘满钵满后来找张懒佬椅养老的。
     (博讯 boxun.com)

    自从由市委书记担任人大主任后。人大委员反映地位提高了。但怎样提高呢?
    钦州的俞芳林担任书记兼人大主任时,为了安抚这批老同志,让这批老同志担任城市建设大会战指挥部成员,并分任小组长。大会战结束后。报纸便大吹大擂为钦州人民办了多少件实事。如修了几条路等。
    按项目上马,干部下马的规律。中纪委大摇大摆便下来抓人。
    
    其实从玉林到钦州时俞书记便号称“俞千万”。区党委就这样残忍地把一位大贪污犯摆在钦州,又恨又重地捉钦州300多万人奸了一遍!其匪气十足的名言仍在钦州上空回荡:
    “谁想整我,我便先踩死谁!”
    俞芳林同志让判了死缓能保命,在于他有“重大立功表现”俞芳林当然咬出一批巴结他的喽罗。但真是进去的才两个,其他继续操练。最爽的是那批指挥部成员,每人均摊上一幢漂亮的中西合璧的有草地的八面见光的别墅,估价约80万元左右。世人传说合浦有条腐败街,但人大、政协两套班子的别墅群相比,失色多了。
    
    我一直不明白这群老家伙除了剪彩、喝酒、开会时鼓掌、举手外,还有啥用?如果不叫“人大代表”叫“元老院”或“养老院”、或“福利院”倒也不难为他们。但为啥叫“人大代表”呢?人大不是代表国家监督,是人民对国家事务进行管理的最高权力机关吗?头上有一个党委书记担任主任,党就躺在头上,党能为民请命,能为人民服务吗?党领导人大监督市政府。人大的老同志又是刚刚从党委或政府那幢楼搬过来的,那帮家伙刚刚投资,正要大捞特捞,那里需要你监督呢?
    
    十届人大不同了,十届人大新气象,可不。年轻同志未按惯例到市政府和市委去厮杀,便先来和老同志为伍,老同志叹茶打麻将喝酒游山玩水竟有新人加入,老同志的劲头十更足了,反正五六十岁仍算年富力强,正是折腾的好时光。
    但且慢侮蔑人大。本届二十名新人是来做事的。
    
    信春鹰、47岁,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教授,党委书记兼付所长。
    沈春耀、国务院法制办财政金融法制司司长党组成员。
    作为本次人大召开前最受关注的焦点。人大常委20名志职委员被视为一种象征,即中国人大代表作为职业找议人将就此发轫,人大行使最高权力的刚性将逐步获得强化。
    天呀,这可是好兆头呀!身具专家和权贵的身份。人民可有出头了。这是否中国逐步踏上依法治国的重要转变。意味中国的人大逐渐成为真正的人大;逐渐和宪政接轨。不要总让一批文盲、法盲、流氓等坐在人大的交椅。
    
    那么,这二十个年轻力壮的专职委员应该不是来捞钱而是来做事的。那么国家幸甚,人民幸甚,我巍巍中华还可以活存下去。党天下仍可维持。新闻封锁仍继续。有这20个不是来捞钱的生力军——中国的政治黑暗、政府腐败的局面将大为改观。什么“三权分立”、“五权分立”继续靠边站,无聊文人们慢慢探讨
    铁汉刘骏
    今天是2003年6月16日。铁汉刘骏离开这个罪恶却又是无限留恋的世界刚好一年!
    有一万名职工的益兴泰公司真象一座封闭的城堡。在无耻的公有制里单位领导均是皇帝,天老二,他老大。公有制的社会里只有两种东西——畜牲和番茹。有权有势的去抢,象一头永不厌足的饿狼;象一群暗夜滑行的蝙蝠。无权无势者象一堆散乱的如泥沙一般黯淡的番茹。
    “出头的缘子先烂!”
    “枪打出头鸟!”
    一身侠气,一身傲骨的刘骏站出来了。NBA的十大中锋“马龙”号称铁汉。刘骏是足球队队长。而我少年时便是萌芽队的左前锋。。在中国大地上涌现出不少“反腐狂人”,“反腐老人”“反腐斗士”。既有体制内的李尚平、陈荣杰,亦有富甲一方的孙大午,何海生。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的目标便是——光明。在中国的反腐英雄榜上,一年前让几双看不见的脏手从二楼扔下摔 死的铁汉刘骏当占一席。
    李昌平说孙志刚是为他死的!几年前我很野蛮地对公司领导宣言:
    “不要搞厂务公开,再搞下去不是经理死,便是我死!”
    然后在谭嗣同和梁启超之中我选择了比死艰难的梁启超。
    我在家中排行老三,62年出生,当年若不错批马寅初,也许便没有我老戚。因而,我一直感到我在这个世界纯属多余。
    我成功地实施了诺曼底登陆,彻底绕过单位的一切鸡零狗碎,全力以赴冲击诺贝尔文学奖
    我途中发现不少倒下的英雄,他们正当年青,正当壮年。正是在人生的高原时期;正是燃烧如一团大火时却骤然熄灭了。
    於时,刘骏的死便是我的死!
    我知道,一万余名的职工仅是一团散沙。刘骏如一只一头撞向一堵混凝土墙壁的弱小生灵。刘骏只能撞得头破血流,刘骏不甘奴役,刘骏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铁汉。于是,畜牲们颤粟了,在猪圈里跑出一头特立独行的,狂飙突进的生命,令猪们傻了。於是动物农庄的畜牲们便合计把这灵长类动物暗害。然后他们才在猪圈里愉快地打滚,继续过他们猪猡的日子……
    而铁汉却在酷热的夏天的深夜让几双猪猡的脏手摔死了。
    刘骏的同事们,刘骏的亲人们,一年了。这条铁汉离开你们一年了,你们为他做了些什么呢?无权无势的奴隶们,奉行你们的最后权力吧!——讲真话。让你们公司的真相大白于互联网(中国的良心均跑上互联网了)让整个可以自由呼吸的属于人的世界的人们看你们单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好端端的要一条鲜活的生命扼死?
    何海生走了,李尚平走了,刘骏也走了,下一个,该轮到谁呢?
    丧钟为谁而鸣?
    丧钟为每一个正常、正直的人而鸣?
    汇聚起良知的力量去挽救我们这片苦难的土地,让我们真正寻找到一片适合栖居的大地,何为诗意地栖居?
    
     2003、6、16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声援高智晟大律师/老戚
  • 工头靠什么富?/老戚
  • 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老戚
  • 哪个医院愿收治我病危的大嫂?/老戚
  • 死亡之城——平舆/老戚
  • “植物人”参政议政/老戚
  • 黄花菜都凉了/老戚
  • “民工之歌”是奴隶主的赞歌/老戚
  • 《钦州日报》别把钦州人民当“白痴”/老戚
  • 妓女合法化的十大好处/老戚
  • 老戚: 林樟旺能否回家过中秋节
  • 老戚:声援老枭,声援林樟旺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