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關於呼應九評的中國政治機制戰略上的思考
(博讯2005年10月24日)
    導語:本論作為探討中國社會、特別是中國政治問題的手稿,希望不同信仰的需要者能夠本著中華民族總體利益來共同探討我們所關心的、社會所存在的、一切政治問題。因爲,只有認識到邪惡的共產黨的統治應該早日結束還是遠遠不夠的,我們應該應時出臺一些實際的、更有利於消除共產黨的、邪惡統治的、才能對我們的中華民族真正的振興有益。我們認為,中國大陸實行的機制應該是我們人類上最佳的機制才對,也是最終取代資本主義制度的必然產物,雖然目前還沒有達到最基本的程度,決不該是“九評共產黨”所論的共產機制一無是處,但是,在中國,只因現實的共產黨人基本褻瀆和背叛了共產黨發展人類社會的基本原則,才導致了公有機制原本就不完善就越加不成體統了。達從江時期的到來,中國的共產機制到了越來越不利於人類生存的地步,實在是人類的一大悲劇。不過,誰能在中國能扭轉乾坤呢?而且,在中國,再依靠胡中央來完成這歷史的光榮使命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況且是,一旦任其發展,共產機制也就會不復存在。當然,鄙人覺得,只要我們人類發展到了一定的高度,真正的、科學的、合乎人類道德的共產機制依然會誕生。只不過尚須更進一步地得到完善,或是完全移交給人民的公有機制,才能成為更加一流的人類社會制度的運作系統。這就需要大家必須做些新的努力,或剷除中國假的共產黨來積極克服中國管理體系中的惡劣傾向,才能有望發展中國主義道路。也是說,不論你出至什麼目的,來至何方?只要是為人類著想,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怎樣合法、合情、合理地為自己的祖國做出你應該能做出的貢獻,並能為自己的民族拓展出寬宏的民主自由之路。更須明白,凡事都有個輕重緩急,欲速而不達,只有徐徐漸進,在不受現權力者絕對制約的前提下,走好我們的人生之路,並擁有適宜的基本條件,爭取做一位更具有智慧又講究政略的開荒者。
    也是最終打敗中囯共產黨的基本原則。
     (博讯 boxun.com)

     *      *           *
     如今,由於法輪功練習者以及其他宗教信仰者、民運人士和共產黨裏的左派的頻頻攻勢,加上中國共產黨人的貪汙腐敗墮落十分惡劣,和又願意與大陸人民公然爲敵,現在的國內形勢已是危機四伏、到了即將崩潰的程度,而退黨熱潮又就象一把利劍給予共產黨猛烈刺殺,這就更促使公有制進入了搖搖欲墜的邊緣。而且,那些尋求人民民主需要公平權利的普通民眾,也在期待著新的領導體系早日地誕生。其實,共產黨人本身已經不再信仰共産主義,只不過表面上不敢承認罷了。
    
     也是說,新的革命鬥爭須採用新的鬥爭形式又得結合大陸政治環境,才能有效地削弱共產黨的邪惡勢力,而這種思想已經在大陸的內部普遍地醞釀著,但在國外卻沒有得到重視。我們都知道,共產黨政權已經喪失了對國家權力控制的合法性,加上廣大人民皆在渴盼社會加快大動蕩的程度,好使邪惡的共產黨人受到原就該受到的懲罰。可是,我們所有的反對者,誰又更好地解決了這一問題了呢?
     是的,大陸現政府的實際作爲在共產黨人的執掌下,已趨向了流氓犯罪的狀態,國人也在開始普遍地覺醒起來,都在想早日結束被欺壓淩辱的現實和有效地結束共產黨的殘酷統治。
     可是現在許多的“我”還沒有形成一個“我們”這個團結的、具有凝聚力的先進團體,不能夠合法地採用各種形式地組織起來,尚沒有正確的基本原則逐步壯大,加上共產黨人的野蠻扼殺,也就很難形成龐大、不可阻擋的強大的反抗洪流;不能夠使真正受害者這一廣大群體能夠有效地進行初始的鬥爭,使大陸的邪惡權力早一日地被人民終結。
     現在,我們就當前的國內形勢感悟到有五種怨氣正在膨脹,這五種怨氣一旦達到極限,就必然的轉化成五種不同的力量來打擊大陸表面上強大、實際上已經十分脆弱的、邪惡的共產黨。
     我們看到,不僅是中國的敵人也在努力推翻它,建立西方式的民主政權,就連我們這種尚未形成氣候、一旦形成、很快就能形成的大陸人民的左派勢力、也在尋找推倒它的具體辦法。因爲只有這樣,才能夠使我們的民族與國家避免一場浩劫。也是說,精英們只有先團結起來,形成統一的政治理念,才能夠實現我們的奮鬥目標!
    
     多年來,針對社會主義中期時代的推論,鄙人屢次撰稿,從未得到過世人的重視。四處碰壁以後,依然認為,人類科學機制的導向、應是世人都來參與的事項,為之又深感到:在中國,大陸許多現行的政策,乃是限制中國人在大陸幫助共產黨更好地發展國家政體並向更科學時代轉型的主要障礙。因此,我們認為,把公有社會更切合實際的政略要著率先推入中國社會、已是每位至愛者(左派)的義務。
     在中國大陸,實現中期時代全面民主開放政策和早日結束一黨執局乃是當前國人的首要任務,它比發展國民經濟還要重要,只有政治問題得到妥善的解決,方能更好地發展或深化中華民族總體事業的戰略目標,理由是:一旦實現了公制下的全面民主開放政體,隨之而來的祖國和平統一問題,官僚腐敗問題,公平競爭競餘或人民當家作主問題,和佔有佔用社會公益均衡問題,等等,也已能迎刃而解了。
      ——中國管理員的大換班,雖然充盈了新的領導群體,由於是私黨的大換法,而不是廣大民眾推崇的,到了今天,不免使國人更加受害。因爲新的領導者已完全失去了或不具備良好的工作能力,和基本素質的條件,再加上社會管理機制的陳舊,便導致了我國政治事業不能迅速發展和人為的障礙不能及時地剷除。
     我們已能看到,僅憑共產黨自己在短時期內,已不能使大陸的管理機制從質地上更臻于完善,或使共產黨能及時跳出一黨執局又易得民心的圈子(許多以長官自居,都是爲一己私利做事),更不可能使國內各種不同信仰者獲取正常發展的路數。而實現全面民主開放政策,與實現大中國政治一統,和克服官僚腐敗又僵化的獨政模式,以及其他存在著的一些社會問題,今天看來,國人尚需擁有新的政治理念或者社會機制朝著中期時代轉型以後才有可能。而實現這些,就須及時有效地進行較實益地變通、方可使中國大陸有條件擁有一個更科學、更公正、更合理的社會管理機制。
     目前在中國,不少僵化反應遲鈍又十分自私的權威先生,除了蕭規曹隨、自我滿足外,就只能原始地哄弄人民截取共產黨的眼前利益,卻未有注入因勢利導的方略來深化新時期全面民主開放政體的新的競爭程式,以及解決好社會仍存在著的尚不能解決的實際客觀問題,或者未看准發展自己路數的機巧,只好僅憑幾個人的思維來應對人類群體的反對,更無法完善早就應能完善的歷史成命。
      然對反共人士來講,消除中國共產黨的現實統治或者推翻公有機制、暫時已不是演變人民大中國的正常通途,更不利於中國事業的正常發展和人類社會的正常發展。雖然現實的共產黨幾乎都用血腥鎮壓來統治一些地方,但是,早期的共產黨除了選擇這種手段,在自己的群體中,還有更好的辦法取代嗎?在中國,只有面對現實,在不回避共產黨根本利益和大原則上的領導外,進行一些有效適中的政略轉化,方能切合當前形勢和有效地發展自己的道路。當然,一旦條件成熟,把權力奪回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不是說,共產黨就沒有退讓妥協的條件;也不是說,其他黨派一旦在大陸合法地作為就非要在共產黨的羽翼之下繼續今日大陸般地搔首弄姿方才能正常地生存,或者是國內不同信仰者必須無條件地服從絕對權威方可有所成;而是說,在現實環境裏,大家都能摒棄前嫌,審時度勢,順應潮流,爭取早日進入新的、更合理更健全的時代或能夠及時有序地製造出自己適宜生存和進化的政治鬥爭空間、才是最理性的選擇。也只有這樣,才有希望較早地突破中國大陸的殘酷羈鎖,和有效地形成一個不同政見党群的全新的把政體,使所有的管理人員不能再分裂祖國、出賣祖國領土和利益或強姦眾意、踐踏民主秩序地回歸自己的位置。
      而完成這些,當然還須一些時間過渡。
     鄙人並不想看壞共產黨,雖然官霸和官庸已經充斥著中國大陸的管理體系,給人民直接製造著各種式樣的悲劇,和損失,但這不是共產黨的最終目標。並仍然認為,中共的主導地位在近時期暫時無須取代,基本國策不僅不須質變,而且更需要昇華。理由是:科學的共有社會依然有利於人類事業的正常運營,不同的乃是人為地緩慢了一些有效的節拍。在利害面前,大陸不少的管理人員或衍生的其他純為己益的權者,由於私欲尚重,不顧及眾益,或以己利為先,也就自然玷污了共產黨的門庭。更況,共產事業是新大陸的鼻祖毛澤東們認定來的,自然會有其道理,而且它能在中國滋生,沒有生命力是不會引發這麼多的人們為之付出生命的,再說,在原則上它並沒有離開為我們中華民族服務的總航、為何不能繼續信奉呢?更況,任何事業都不能與己民族的實際利益相衝突?否則的話,就是形而上學地脫離了人生本根了吧?
     同時,我們還能知道,資本主義國家的現行機制,乃是為完美個人私欲而設置的現代管理機制,它仍然不是我們所信賴的時髦機制。只有把公益放在首位的才是我們人類應當寵信的。除非你不是站在民眾利益的基礎上思考問題。
    也是說,中華民族的事業,已很需要北京以外的勢力進行權威地、獨立地參予,或有效地平衡,才能使官權具有競爭的壓力,使真正的民主建設興盛起來,不再僅靠共產黨的權威者替代民眾說與做、民眾自己卻不能獨立地思考、以及不能選擇自己的長官只有容忍被長官任意宰割的命運還要陪著笑臉。
     事實上,在大陸,不少的官員綜合素質已相當地低劣,一直到北京的官員;還不珍惜現有的章法,導致了廣大民眾對絕大多數的官員基本失去了誠信的後果,雖然一些共產黨人不會忘本,在維護公有機制上也能十分竭力認真,也在力爭與人民同心同德,但許多由於不能真正、完全地充實管理中的精英(卑鄙者較多),仍繼續喪失著老共產黨員們的高尚情操,就自然惡化著害國害民又害黨的趨局,使民眾不斷地增加著新的受害者……。
     並且,我們大陸施用著的現實制度裏,尚存在著恐懼國民平等競爭或獨立自主地獲取建黨議政與監政的基本權利,使民眾只能被動地生存在私有社會裏(這也是公共事業的致命殺手)又不能使眾人支配自己的時間去做自己樂意去做的事。特別是,隨著歲月的遞進,官員們,如果不被更有效、更妥當地制約,僅憑他們的覺悟和共產黨自己建立的監督隊伍,在利害面前,在刺激感官之中,焉能不做些下滑的動作?蘇共的敗北,說是經濟崩潰,毋用說是自己的目光短淺,或縱容自己人墮落、僵化、專制、又不敢准允不同信仰者權威監督和有效校正的緣故。
     在社會群體中,一旦人文素質得到提高,眾人對信仰自由的渴求就必然要超過對物質的佔有,並且也更不願意容忍恥辱的非人格待遇,或者說是沒有起碼的人格尊嚴來維繫自然生命甚至對於這種苛求、僅僅由著長官的恩賜卻不允許獨立地繁衍眾人豈能歡娛?只有把自由權還歸給合法的廣大民眾(包括在野黨系),才能滿足不同信仰者的政治上的需求。再說,不同政見者,若不能權威地參政議政又不能獨立地監督(包括指導),和得不到言論與建立新體系之自由,豈能對共產黨有多開放的看法?倘若共產黨真正地賦予了公民們這些權利,廣大民眾豈能都走向與共產黨為敵的道路上去——共產黨人也太小看自己的生命力了吧?人們誰還不是個百年?所欲享受的不還是擁有相應的社會機遇和權利?或做些自己更喜歡做的事?如果說在合法的權益裏就能得到相宜的權益,怎不知道更好地恪守法度而非去做有害國家和本民族的事方才能達到目的?這——,未免汙沒了國人的基本素質了吧?
      中國大陸上,以公共事業為重的知識份子雖然不是絕大多數,但決定國家運數的、仍然離不開這種人的設計和參與。如若使高瞻遠矚的人們更能高瞻遠矚,就必須促動其完全進入現實政權裏公平競技,公共利益中公平競餘!使真正為民益服務的人又有別於共產黨原則上的智者擁有獨立的、符合民意的基本行動權來取代那些依靠自己獨政或喜怒混入管理領域做蠹蟲的人們,才能從根本上斷掉官僚腐敗的源根。當然嘍,為了更完整地保證公有社會的健康存在,就不能急於蘇聯那樣演繹(那種進步不如說是倒退,歷史會證明這一切的錯誤),或為了不戕害中國的總體利益,有利於國家的強大穩固和進程,就須絕對避免被西方化。但是,共產黨也沒有必要為了防範不測就不再設計公有制裏的全面民主開放政體的新模式,因為,國人一旦擁有了這種理念和基本人生權利,那麼國外的私有機制便會明顯見拙。只要公有機制更加完善美好,私有制的擁有者才會最終領會其奧義,並加以接受。
      對於慧者(包括共產黨人)來講,能縱觀天下大趨,或能及時出臺公有制下的新綱領,方可更加健全好大陸社會的監管系統,也就更利於公共事業的正常運行或發展。
      大家都知道,沒有共產黨的主導思想和領導主權,一樣能使中華民族擁有安定團結、大陸穩定國局的保障。同時也能看出,其他黨派,一時也沒有取代共產黨的經驗和基本條件。大凡關心中國命數的政略家,只要審時度勢,便會明白推動公有制下的全面民主開放的新時代意義,並能更實效地結合國情來打破西方的自然滲透,積極主動地進入新的社會發展領域,來攫取自己應該得到的政治空間。
      在這裏,鄙人與嚴家其先生們觀點相悖(不是嚴的失敗影響,而是他的政治綱領在中國不應該行通)之處是:雖然西方機制許多成分此時比中國大陸(初期時代)的公有機制尚有不少的優越實益性,但是,我國只要使初級階段轉升到中期階段,那麼西方機制就明顯暴露出了許多不足,理由是:社會主義中期時代裏,雖然不能完全平均物質上的佔有和佔用權,卻能得到西方廣大民眾難以得到的佔有和佔用權的平等氛圍,同時更不會完全接受西方只有為少數人服務的社會運作系統,雖說可以接受西方的許多確實有益於我們發展的一些形式,不外就是尚須在公私制中進行適宜地綜合,然後產生出更益於廣大民眾的先進社會,以此來進化公共事業的路數,同時我更不認為完全取代共產黨的統治是件好事或正確的事。 而為少數人服務的政治生命是不會持久的,也是私有機制最終結束使命反被公有機制收容的根本所在。
      就今天來看,私公制的轉化,條件依舊不成熟,但有一點大家都很清楚,馬克思們的預見,有些理論已經烙上了時代的印跡,讓我們現代人感覺到,公私制的轉化,已沒有必要再用血與火來完成,文明的競爭足以促使不合理的機制逐漸消失(九評裏,作者對我們的不同時代的領袖進行人格上的侮辱與誹謗,是不道德和缺乏理性的行為,雖然我不反對對領袖們的一些正確的評價)。
      ——理性者,不會因為已有的就不能大膽地進行超越式地思考,更不會把已有的被對手已實踐過、已很正確的路數不能拿過來為己所用。
      目前中國,從初期到中期過渡,還須花費一些時間和國人的自然醒悟才行,而中期時代不到來,眾人就很難(合法地)得到不同信仰的自由權。在今天,只有進行切合實際地探索,和正確地深化對黨意義的認知、方才能在新的政治理念促發下,產生出一個比較完備、屬於公有機制必然產物的新結果。
      只要愚昧的權威不受到有效地攻擊,新的管理機制就不可能順利地到來,也導使公有制在人類上無法堂堂正正地受到更多國家民族的崇尚或採用。而消除大陸愚昧權威、是中國不同信仰者共同關心的客觀問題,更是投機者或愚昧者逐漸失勢的一個新開端,是所有不同政見者求大同存小異的基本綱領。是的,一談到公有機制,好多人很反感,其實,只要你懂得打擊敵人的最好的武器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或則是用敵人的矛去刺敵人的盾沒有落空的道理,那麽,你對我所將的道理就能從另個角度得到你該得到的東西了。
      真正的政略家,已知道用什麼辦法促動對手自己樂意去做又能達到政略家目的的謀略乃是最最上乘的謀略;同時也知道,任何敵對的鬥爭,都難免摻雜著你你我我我我你你,不可能涇渭分明。
    (文章到此中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