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工头靠什么富?/老戚
(博讯2005年10月23日)
     工头靠什么富?
    中国先富阶层是否包括工头?
     两会期间富人们发出两种声音: (博讯 boxun.com)

    “如何完善私有财产的保护制度。”
    “企业家安全和企业安全。”
    老戚见过形形色色民营企业家,最恶心的便是工头!
    
    80年代未期我从基层税所调回市城建办第二水厂筹建处,在一位朋友兼上司(筹建处付主任,给排水工程师)手下担任施工员和验收员(其实我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刚刚从讨厌的税务人员身份解放出来,又干上这一和工头打交道的站在河边的行当。我对工程一窍不通,一直不会看图纸,,只能拉拉尺,算算数。我的这位朋友因是个读书人,一本正经,铁面无私:
    “只有我捏工头,不可能让工头捏我。”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
    
    朋友除了抽烟外极难说话。这埋下了如后一连串的祸事。几次升迁让压下。说话大声、粗言烂语又让领导攻其一点。因此,赏识他的硬骨头领导遭冷落后,他便被冷藏了,一直至大病一场,几乎丧命。(得的是南方人百万分之一的动脉脉管炎)。
    当时,老戚劝他识时务。说他“太刚易折”。他却一条道走到黑。各位朋友换个思维。假如受贿(太间单了,他当时购买器材、有工程预算的验收权)。但他除了偶然要些烟外,从不肯收钱,比许多党员,官员强多了。原因是收了钱就不敢责骂工头,没法管工头,而工头是唯利是图的。
    
    从此,这位朋友彻底丧失升迁的机会。现在年届四十,依然单身。担任一个生产科长又因无法处理好和工头的关系,让单位领导削得就象一个光毛鸡。业务好的抽去项目办、抽到安装队、报装小组,留几个业务差的刺儿头和他呕气。各位朋友,这就是好人的下场。幸亏他只是骂骂,没有告状。真告状,不仅是穿小鞋,连职务,甚至小命也难保!最近领导找他谈话(因架空,他已愤怒辞职,但领导一直拖住、压住。)给他一个安慰性的职务(有职无权,只是闲坐的付总工)。
    
    这都源于朋友不同流合污的下场!公司的管网改造由两个工头揽建。一位是靠公司发迹的,一直和现任领导关系密切;一位是公司领导的内弟。请问,这样的关系谁能理直气壮地去管理?
    
    何清涟女士说:“中国的每一幢大楼,每一条道路都存在回扣8%左右。”从项目到招标、发包、,到材料采购,到现场管理、验收、结算。1000万工程到了峻工。大概流失400万。余杰说:每当走过九十年代后建的桥,便感到提心吊胆。(98年洪水的九江大坝豆腐渣。“重庆綦江的彩虹桥……。
    总之,提起工头,我便想呕吐。以至我后来提起和工头走得密切的人我也想呕吐。本来我和单位领导关系不错的。但便因这两位工头令我连瞧一眼的力气也没有,更别提打招呼。
    
    所有工头都是靠行贿致富的!如果立法保护私产。这巨大的灰色地带如何看待?灰色收入是脏产吗?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那个城市不是靠工头建设的?那个民工不对工头感恩戴德?那个单位的头头不和工头打得火热?六大结束时,我曾异想天开建议单位发展这两位工头入党,因为他们是“民营企业家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老戚
  • 哪个医院愿收治我病危的大嫂?/老戚
  • 死亡之城——平舆/老戚
  • “植物人”参政议政/老戚
  • 黄花菜都凉了/老戚
  • “民工之歌”是奴隶主的赞歌/老戚
  • 《钦州日报》别把钦州人民当“白痴”/老戚
  • 妓女合法化的十大好处/老戚
  • 老戚: 林樟旺能否回家过中秋节
  • 老戚:声援老枭,声援林樟旺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